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当前位置: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书库首页 >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数学教室的真正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数学教室的真正

[更新时间]2012年09月23日 05:35 [字数] 7096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要多久才能学会?”

听红b这样一说,我登时成了苦瓜脸,窥敌弱点,以己之长怪蹋饪墒羌际趸畎。驮吕堑膁òng察之心完全不在一个等级,这分明就是要我这个种田的去研讨太空飞船。

“天知道。”红b一副无所谓的风轻云淡样子,超让人火大。

“好吧,那么换个方法,你做到这一点,用了多久?”

我来了一招曲线救国,心里暗想,假设红b用了1年的话,我大概5年就够了,假设他用了10年,我大概需求30年,假设他用了100年……抱歉,教练,我要请假去玩大菠萝树。

“这个成绩还真难倒我了,也不是无看法末尾学的,非要说的话,大概在十多年的战役中,才末尾渐渐掌握窍门吧。”红bmo着下巴,冲我冷笑的翘起嘴角。

表情仿佛在说,折翼的少年啊英勇向行进吧。

“你打算在这短短的工夫内,教会我你用了十几年才领悟的东西?”我一张脸瞬间变黑,见过耍人的,没见过这么耍人的,chou出武帝剑砍死你丫的hún蛋。

“我是觉得很风趣,你不是曾经用了短短九年的工夫,走完了别人一百年也未必达到的路么?按照这个比例的话……”

“别觉得风趣就这样做啊hún蛋,别什么都按比例啊hún蛋,你的恶劣xìng格难道也是按实力比例构成的吗?”我破口大骂。

经过一段工夫相处,和红b也算比较熟知了,他并不是一个介意被别人毒舌吐槽的人,前提是你也能忍受得了他的毒舌和冷傲。

“真的不想应战一下极限?”红b一副很遗憾的样子,耸耸肩膀。

“我曾经在应战本人的极限了对于你这不担任任的教诲快点教一些有用的东西吧你也想我的实力尽快提升吧”我怒掀心灵的茶几,这都什么啊,极限是那么好应战的么?为什么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把我当成小说里的主角了。

“好吧,其实我也从没有指望过你能在短工夫内学会。”红b悄然摇着头。

我:“……”

很好,等着瞧吧hún蛋,等当前我有那个实力,第一个揍成猪头的是老酒鬼,第二个决议就是红b你了。

“你呆在jing灵族的工夫不会长,在这段工夫里,尽量学一些在短工夫内能掌握的东西吧。”红b一副很仔细在思索的样子。

“学什么好呢?”见他貌似在很努力帮我的样子,我有点小感动。

“天知道。”红b答复的干脆拖拉。

我:“……”

这家伙完全没有为我思索,好吧,这的确是我自作多情了,对他产生了一丝的信任感,我真是个傻蛋。

“与其思索太长远,不如想一想如今该怎样对付我吧。”见我沉思的样子,红b爱说教的属xìng又忍不住冒头了。

“这到是个好办法,毕竟有现成的材料。”我看了他一眼,报复xìng的目光,就像是在打量一根红萝卜,惋惜对方毫不在意,让我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就学你刚才所说的势的感应,如何?”想了想,我觉得这个技巧,还是比较有盼头的。

势的感应,怎样说呢?大而化之的话,其实就算一个普通人也能做到。

就比如说一介平民,在面对国王的时分,自但是然的会感遭到对方身上高高在上,一国之主的势。

对于我们冒险者来说,则更为分明,哪怕一个刚刚新颖出炉的菜鸟,也能分发出势,将平民镇住,更上一步,其实伪范畴强者,范畴强者,他们所拥有的范畴,也和势有着莫大的关系。

而势的更为高级运用,比如说在神诞日的时分,数万名经过训练的兵士,从他们身上所分发出来的势隐隐聚集起来,扭成一团,所分发出来的威压,就连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些天赋范畴强者,站在旁边也觉得非常舒服。

可以说,势是每个冒险者的力气的重要组成部分,怎样能够对它毫无了解。

但是我也知道,这样的了解,距离红b所说的势的感应,有着很大差距。

正由于太过于了解,而且,面对的势太过庞大,想要抓住细节部分,就变得费事起来了,我不大会描画,只能打个比方。

就好比说,假设将对手的势,比作一道巨,朝本人迎面扑过去,那么,想要做到红b那种靠着感应对方的势来躲避的技巧,就等于是必须将这道巨的每一个水花,甚至是每一滴水珠,都明晰的印在脑海之中。

假设做不到这一点,那就等于是用一双高度远视的眼睛和别人打架,你是能模糊看到别人出拳了,但是不知距离,也不知详细要落在哪里,怎样闪?

敌人的实力越强,分发出来的势越大,想要捕捉到细节就越是困难,所以说,这依然是个技术活,就算是天赋也不能够随便学到。

其实想想,这种势的感应,和月狼从贝利尔那里学到的jing神力侦查,是不是很像?jing神力侦查是依托分发出去的jing神力,材动作,只是假设对方对jing神力也稍有涉猎,那么完全可以将我布置在周围的jing神力隔绝于外。

比方说,假设对方可以将我的jing神力隔绝在三米之外,那么我只能感应到一个三米左右的球体,这种状况下,只能捕捉到对方的详细方位,而一个人的势,或许往常可以完全收敛起来,不让人察觉,但是在攻击的时分却难以粉饰。

所以我以为,jing神力侦查和势的感应,这两种才能并不冲突,反而是相反相成,jing神力侦查捕捉大的方面,比如说敌人的详细方位,而势的感应,则是捕捉小的方面,假设能学会势的感应,妖月狼巫的实力无疑将愈加完美,地狱格斗熊的战役力也能提升一个层次。

“的确,势的感应,相对而言比较复杂一些,对你的协助也不校”大概早就料到我会这么选择,红b一脸安静的板着脸,道。

“我并不打算反对这个伟大的答复。”

“既然不反对就别加上奇异的修饰,莫非你还有什么不伟大的其他意见不成?”我对这家伙的毒舌多少也有了一些免疫,还能反chún相讥,用点ji将法。

“看来我不说,你大概下辈子也未必能察觉到。”丝毫没将我的寻衅放在眼里,红b残念的叹了一口吻。

然后,将目光落到我的背后,盯着某样东西。

这是……

我看了看背后,那六片菱形半透明冰翼下看法的浮动起来,飘落在我面前。

“你想做什么?”

见红b毫不粉饰的盯着冰翼,我登时警觉,将冰翼紧紧搂在怀里,反瞪起对方。

这可是骑士传承给我的重要宝物,想要打它的主意,狗dòng都没有。

为什么这六枚冰翼,会出如今这里,解释起来也复杂,由于偶然一次发现,装备上这些冰翼后,妖月狼巫本来就曾经妖孽的速度,很分明的更快了一分,这应该是装备阐明里没有罗列出来的隐藏属xìng。

正是由于这多出来的一点点速度,才让我很多次的躲过了被红b揍成猪头的凄惨命运,虽然就算如此,每天也还是免不了顶着个鼻青面肿的猪头样,在完毕训练后躲起来不敢回家。

“我在想,你终究要糟蹋好东西到什么时分。”红b不带任何感情的冷冰目光看着我。

“既然雪莉尓大人选择了你,那么,就要有负起责任的醒悟。”

“你凭什么疑心我不打算负起责任。”我不服气的反驳道,话可以luàn说东西可不能luàn吃知道不?

“所以呢?你的责任,就是用如此意义严重,如此珍贵的宝物,用来减速?”

“当然不是。”我哑口无言的蔑视了一眼对方,然后道。

“它还可以增幅我的冰系力气。”

兰斯特:“……”

“什……什么意思,这种看爬虫一样的目光,难道我说错了么?”我被红b的冰冷目光盯的浑身不自在。

许久许久,红b才像放弃了什么普通,重重叹了一口吻,这或许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在除开讨论到老酒鬼的事情外,lù出如此剧烈的感情,虽然这股剧烈的感情充满了对我而言非常失礼的意味,就仿佛是打算放弃对垂死病人做出治疗的医生。

“虽然我不知道这件装备的详细属xìng是怎样样,但是凭着武者的感觉,它应该不只仅是给你提供属xìng防护那么复杂。”

哦哦,红b居然老实的告诉我了,不再拐弯抹角毒舌讽刺了,我该高兴么,但这内心涌起的一阵阵悲哀又是怎样回事?

“你说的这个成绩我也想过。”挠了挠头,我再次看了一眼冰翼的属xìng。

其他到是没什么,但是这1点的不幸防御,真实太不给力了,根本就不像是一件防具。

等等,不像是防具?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瞪得大大,再看了属xìng一眼,在不起眼的防御:1这条属xìng下面,那攻击:199-399的属xìng,变得格外的,异常的醒目。

对于冰翼上附带着如此弱小的攻击损伤,我不断觉得比较奇异,要知道,我如今所用的搞基的墨菲斯托之剑,堂堂的伪神器等级武器,其攻击力也不过是195-225,和冰翼完全不在一个等级,当然这也是由于冰翼的装备等级较高的缘故。

但这粉饰不了为什么一件被归类到斗篷范畴的防具,居然会附带攻击力,而且是如此高的攻击力的奇异之处。

而且,退一步来说,疏忽这个奇异点,再细心从另外一个角度分析,你说附带如此高的攻击力嘛,比手中的搞基剑还要高出许多,那么一定能让我的攻击损伤提升不少,按道理来说是这样没错吧。

但是,在偶然的尝试装备进程中,我却发现,装备冰翼后,我的攻击力并未因此得到提高,就仿佛是冰翼上的附加攻击属xìng,本来就是上帝的一个错误,只是假的一样。

当时,由于还有许多事情等着要做,比如说纯熟妖月狼巫的才能,比如稳固地狱格斗熊的实力,我也没有工夫进一步去思索。

如今,经红b这么一说,一切的疑点,似乎都聚在了一同,然后,被某道划破天际的灵光统统粉碎。

莫非这些冰翼居然是……

我目光呆呆的低头看了红b一眼,他的嘴角依然带着嘲讽之意的悄然撇着,那双手抱xiong,完全没有防备的傲然姿态,就仿佛在说,终于领悟了么,总算还没有到无可救yào的程度。

深呼吸了一口吻,定了定神,我控制着六枚冰翼,让它们浮起,然后cào纵着其中一枚,小心翼翼的,旋转九十度,菱形的锋利尖角,正对着红b,化作一道白光闪去。

一切完全出乎我的预料,面对着冰翼攻击,红b居然不躲不闪,眼睛一眨不眨的直接看着这道冰芒刺在他的肩上。

血花四溅,那一枚洁白无瑕的冰翼,足足没入寸许,殷红的鲜血从他肩膀上滴落,将红sè披衣染得愈加深红。

“不愧是雪莉尓大人留上去的东西,还不赖。”神sè不变的将冰翼从肩上拔出,红b如是带着一丝佩服的品头论足道,仿佛刚刚被刺伤的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人。

我也呆了,不只仅由于红b的举动,也为冰翼形成的效果。

毫无疑问,冰翼那199-399的超高攻击损伤,经过这种方式发挥出来了,不然的话,就算红b是luo奔形状,身上没有穿任何装备,仅凭着根底的防御,冰翼也不能伤到他分毫。

原来是这样,冰翼的作用,居然是这个,不是防具,而是武器。

再次看了冰翼的属xìng一眼,有了正确的认知,我对冰翼所附带的无法破坏这条属xìng,又多了一分了解。

骑士……真是个傻蛋啊,为了我这种无可救yào的傻蛋,真的值得付出那么多吗?

悄然抚mo着那枚刻了她的名字的冰翼,我心中一片暖和和感ji,耳中仿佛又听到了那熟习亲切娇媚的小狼这样的叫唤声。

小亚瑟王,可要努力啊,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理想之乡方案,哪怕不为别的,仅是想再见到骑士,然后在她的脑袋上悄然敲上一记。

擦了擦眼角,我将六枚冰翼回收,重新聚合起来,但是这一次,它们的地位却不是放在背后,仅为了减速和增幅冰系力气,而是呈孔雀开屏的方位散开,每一边各三枚冰翼,静静悬浮,冰sè的翼身,分发出锐利光芒,宛如一把行将出鞘的绝世宝剑。

没错,明天就让尔等小民,看看本大爷的算数教室的真正用法,我德鲁伊吴凡,才是梦想乡……咳咳,才是暗黑大陆最强啊

冰蓝sè的范畴伴随着内心的呼吁迸发,宛如山崩海啸,从未有过的ji情和咆哮,在一刹那之间,就变成了七条张牙舞爪,吞食天地的冰龙,朝红b疯狂追逐扑去。

“真是个得意忘形的家伙。”

在这股庞大的力气面前,在被刺角峥嵘的冰之世界包围中,红b以拇指和食指支撑着额头,无法的摇了摇头。

片刻当时,冰雪流失,土黄sè的地上,多了一道呈大字型扑倒,后脑勺高高朝天的尸体。

这不迷信。

为什么我曾经多了六条触手,还是抵不过这家伙的一对弯刀呢?怎样想都不对劲吧,一定是有哪里搞错了,比如说上帝的脚筋搭到了脑筋上。

“领悟了雪莉尓大人恩赐的装备的正确用法,真是可喜可贺了,不过,你还是回去好好练习一段工夫,至少做到能cào纵六枚冰翼,同时从六个不同的方向,以六种不同的招式攻击同一个点,这种最复杂的程度再说吧。”

拍了拍手,兰斯特对着地上因不肯承受残酷的理想而拒绝复活的尸体,这样说道。

“工夫快到了,明天的训练,到此为止。”低头看了看工夫,他将一对弯刀收起,转身分开,干脆拖拉的消逝在了训练常

一阵说不出苍凉凄惨的大风吹过,hún杂着漫天黄土,将地上的尸体渐渐掩埋起来……

“这hún蛋,迟早有一天我会好好经验他。”

半个小时后,距地面数千米高的水晶之树茂密枝叶从中,依然是前几天那个地方,我一边大口吞咽着小狐狸的夺命佳肴,一边信誓旦旦的向小亚瑟王吹牛道,口沫横飞,不可一世,还不遗忘将手中的筷子高高舞起,比手画脚,仿佛真曾经将红b踩在了脚下普通。

真恐惧啊,我的恢复力,连我本人都感到惧怕,明明前一刻还丢失的想要钻进树dòng外面终老终身。

“嗯哒~~”小亚瑟王掉以轻心的抱着一个有她半个大小的米饭团子,一边无jing打采的啃着,一边随口应道。

怎样回事,这家伙?

我看着小家伙,一脸的震惊。

不像她啊,那个往常jing力充沛,俨然一副少儿多动症患者的亚瑟王,居然会没有jing神?

等等,这家伙该不会是冒充的吧,四魔王贼心不死,知道小亚瑟王打算让我屈服成为她的坐骑,就冒充她妄图将我拐走

我被这个惊天的大yin谋深深的震到了,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不行,得验证一下。

我放下手中的筷子,洗洗手,甩干,擦干,转身面对着小亚瑟王,一脸的庄严庄严。

首先看看柔软度。

伸出食指,在她的脸上悄然捅着,哦哦,这个柔软度……

该死的地狱一族,制造手办的手艺越来越jing致了,居然将小亚瑟王的柔软触感,能模拟的如此想象,害我都想参加它们了。

对于我的举动,小亚瑟王毫无反应,依然在下看法一口一口啃着饭团,一口一口嚼着,目光发散,很显然灵魂不在此处。

接上去第二招,蹭蹭脸,相对能让你这个冒牌货暴lù身份

我小心翼翼抱起小家伙,放在脸上蹭了蹭。

嗯嗯嗯,这……这种滑嫩柔软的蹭感,居然也如此相似,心爱啊,hún蛋啊,安达利尔大人,请收容小的吧,我想学做手办

没办法,不是本德鲁伊不给力,而是恶魔太狡诈,居然到了这种时分也不肯暴lù身份。

是你bi我这样做的,下到地狱可别怪别人。

我决议动用最终的武器,神sè变得愈加凝重,转过身,拾起筷子伸向饭篮,心惊胆战,手足颤抖的夹起一枚黑溜溜的东西。

从表面看,它像是一颗酸梅,理想上,按照外面的各式干粮菜肴的地位规划看来,它的确是小狐狸放在外面,打算用来给食用者饭前开胃的一枚酸梅无误。

但是这是个常识的雷区,当你这么以为,并放松警觉,心想酸梅总不能够做成那么咸的时分。

你,曾经死了

假设将其他干粮菜肴,构成容地狱料理的话,那么这枚看似不起眼的小小酸梅,就是地狱最深处的修罗地狱,假设将其他干粮菜肴,描画成在胃里迸发的咸味炸弹的话,那这颗酸梅,就是原子弹。

我曾经完全记得不第一次将它玩儿的扔到嘴里的下一刻,直到一天后的记忆,仿佛被抹杀了一样,全都没有了,我知道,抹杀记忆的一定是大脑的潜看法保护。

心里一颤,手上一抖,酸梅滑溜一下掉下,恰恰落在了一片叶子上。

本来亮晶晶,充满了生命力的水晶之树叶子,在接触酸梅的时分,叶片立刻发黑伸直,似乎外面的水分被一瞬间吸收掉了,看到这一幕的我,恐惧的抱着脸,大半灵魂都从嘴里冒了出来。

能活上去真是太好了。

再次夹起酸梅,我乘着小亚瑟王张开小嘴的瞬间,眼明手快的塞入外面,至于那片发黑的叶子,我也要毁尸灭迹,嗯,就给小幽灵吃掉吧。

嚼嚼嚼嚼————

我整个上半身趴伏下去,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小亚瑟王鼓鼓的腮帮,看着她将我塞出来的酸梅,不断在嘴巴里嚼着,默默倒计时。

十秒,九秒,八秒……一秒,零

噗通一声,小亚瑟王的嘴巴高高鼓起,七窍冒烟,就仿佛一颗手榴弹在她嘴里爆炸开来般,小小的脸蛋,从脖子末尾仿佛沸水一样通红冒起,直至蔓延到整个脑袋。

天分的,她一头栽入了我吃小狐狸的干粮时公用的大水盆里,足足喝下了大半盆水。

天经地义,在这之后,我被泪眼汪汪,愤慨不已的小亚瑟王绕着水晶之树,上蹿下跳的追杀了一个多小时,身上除了红b留上去的痕迹以外,又多了数十处红红的小针孔。

我勒个去,小亚瑟王这是要做容嬷嬷呀。

“心……心境好一点了吗,尊崇伟大心爱万人mí的亚瑟王大人。”死人一样趴伏在庞大树干上,头顶上坐着犹自气呼呼的小亚瑟王。

“怎样能够好哒,傻蛋坐骑,嚣张坐骑,呜礼之徒哒”我不说还好,一说小亚瑟王又冒火了,举起成功之剑唰唰几下就在我的脑袋上开了几个孔。

哦哦哦,血……血喷出来了,还有我的智商啊hún蛋

除了小幽灵以外,我身边又多了一个智商杀手,好悲哀,莫非是由于我上一辈子太聪明了,所以这辈子就连区区的凡人级智商,也不被容于人世?

“不……我只是看到你仿佛一副心猿意马的样子,所以……”理亏之下,我毫无反抗的底气。

“所以就把那种可怕的东西塞到本昂嘴里哒?”小亚瑟王泪光闪烁,仿佛又回想起了前一刻的凄惨,擦擦潮湿的眼角,恨恨看着我道。

“那一瞬间……本昂哒,本昂可素突然感觉到梅林教员在向本昂招手哒。”

“深有同感。”我严肃的点了点头。

终究是用什么方法,才能做出这种酸梅,我突然觉得,熟习的小狐狸似乎变得生疏起来,尤其是那双可以炮制出这种酸梅的滑不留丢小手,以及能将酸梅若无其事吃下去的舌头和胃,都显得如此高深莫测。

或答应以当成是窒息瓦斯yào剂向怪物投掷?

“别把这种深有同感的加害到本昂头上哒。”小亚瑟王还不解气的两手luàn抓,帮我的脑袋拔草。

“不是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我冤枉巴巴的说到。

“啰嗦啰嗦啰嗦,做的坏事还敢找借口,呜礼之徒,嚣张之徒哒。”小亚瑟王一时哑口,然后是愈加ji烈的愤怒。

虽然代价很严重,但是果真……这样生气心爱的小亚瑟王,才是我所看法的家伙。

没有吃晚饭,肚子如今饿的咕咕叫的说,等会润sè完了寻食去……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