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血 历史穿越
当前位置: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书库首页 > 历史穿越 > 将血 > 第八卷繁华尽处是吾乡第七百零七章

将血

第八卷繁华尽处是吾乡第七百零七章

[更新时间]2012年08月12日 03:07 [字数] 4120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八卷繁华处是吾乡第七百零七章春暖

春暖花开,暖洋洋的春光终于驱走了严寒,将生机和活力带给了北方大地。

得胜伯府,校常

砰砰的兵刃撞击声,很有节奏的响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不停晃动,看上去打的热闹,其实也就是锻炼个筋骨罢了。

大的虎背熊腰,好似一座巍峨的山峦,却一点不显臃肿,动作灵活矫健,手里的木刀轻飘飘的手里随意舞动,漫不经意的将针对自己的攻击化解开来,但每一出手,却总能打的身前那小人雪雪呼痛。

小的***岁年纪,个子不矮,却还不到大人的腰际,拿着小小的木刀,挥舞起来看上去很有些章法,但相差悬殊之下,到底没什么威胁,只有被调戏的份儿。

这一大一小不是旁人,正是得胜伯府的主人,得胜伯赵石以及他的儿子,赵君玉,如今儿子渐渐长成,这样的戏码也就开始频繁上演,照得胜伯大人的意思就是,男人打熬筋骨,天经地义,不然病怏怏的,还谈什么习文练武,报效家国?

当然,这话里所指,除了告诫儿子以外,还连带着将儿子的老实,得胜伯府长史陈常寿给牵扯了一下,不过自从有了小公子之后,这样的情形也就不稀奇了,谁都知道,得胜伯大人以军功起家,那是正经的国朝重将,但偏偏儿子的老师却是个地道的文弱书生,所以心里时常闹些别扭也是有的,但你要真以为两人不对付,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谁不知道自长史大人入府以来,便为伯爷倚重,府里的大小事情,都交给了长史大人料理,就不要说朝野大事,皆不避,,加之伯爷立府之时,长史大人便入府为幕,到得现,恐怕也有近十个年头了,这样的情谊,些许口舌之争怎能间之?其实这几年的故事,听上去像是好友之间的打趣罢了,府中下人嘴里说起来,却像是一段佳话。。。。。。

校场边上的凉亭里,却也是一大一小,不过却都是女的,大的个头高挑,身姿健美,头发简单的挽着,一身胡服劲装,身旁撂着一杆长枪,英姿飒爽中,却有淡淡的威严飘散于外。

小的大约六七岁年纪,微黑的一张笑脸,张的普普通通,却活泼异常,躲着脚,搓着手,舞着手里一把精致的小木刀,张着小嘴一个劲的嚷嚷,“君玉哥哥,再快点。。。。。哎呀,真笨,你到是快闪埃。。。。。”

终见伯父木刀一领,正拍自己君玉哥哥的肩膀上,立即让他歪歪斜斜跌出去好几步,一个没站稳,当下就成了滚地葫芦。

小女孩儿立马急了,挥舞着手里的小刀就要奔上去给君玉哥哥助阵,却被身旁的『妇』人一把拎住,小身子挣扎了半天,也没挣脱,急的小脸通红,小嘴里的话也变成了,“大伯赖皮,大伯赖皮,大人欺负小儿,赖皮死了。。。。。。。。”

回到凉亭里,赵石接过李金花递过来的手巾,擦了擦脸,瞅着两个小儿凑一起,嘀嘀咕咕的,自己儿子是灰头土脸,垂头丧气,小女孩围着他转来转去,不停的给他柔柔这掐掐那,嘴上也不停安慰着什么,小手的小木刀挥舞的急,瞅那样子就知道,正信誓旦旦给自家君玉哥哥说,等自己长大了,一定给君玉哥哥报仇云云。。。。。。。。

瞅着这般两小无猜的情形,赵石心里微微泛起些满足感,但随即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儿子一眼,不管怎么说,他这个儿子确实柔弱了些,也许是从小锦衣玉食的缘故,反正根本没有他前些小时候那等刚烈偏激的半点影子。

所以,不管他怎么敲打琢磨,渐渐长成的儿子却也开始逐渐背离他的期望,朝着文人的路子偏斜了过去,这让他微微有些失望,但却也并不打算强扭着自家儿子从军什么,因为他知道,像自己这般的人,现今世上是绝无仅有,,强自雕琢打造,也许会适得其反,到不如听之任之算了。

反正瞧这小子不顺眼的时候,就能揪过来,教训一番,不愁他会反了天去,和大多数父亲其实差不多,对于儿子总有这样那样的不满意,不过像他这般想法的,却也不会太多。。。。。。。。。。

李金花望着两个孩子,满脸的溺爱之『色』,不过眼底深处藏着的,则是浓浓的羡慕。

“柔儿和七娘还没起呢吧?”此时赵石问了一句。

李金花笑着点头,“前日老夫***寿,她们都劳累的很,不然柔儿不习刀枪不提,七娘是一定会来的。”

成熟的『妇』人,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却还『露』出点俏皮模样,一瞬间的风姿,着实动人到了极点。

赵石身上就有些热,他筋骨如今越发强健了,欲望也就有些难以控制,所以一旦得闲,房事上就频密的很,但不知怎么,几个妻妾的肚子就是没动静,虽然他很年轻,几个妻妾也是如此,但放当世,旁人看来,却是子嗣有些艰难了。

而老夫人那里是着急,恨不能把满长安的大夫都请到家里来,给儿子瞧瞧的,所幸的是,还有君玉一根独苗,却也没人说什么恶毒言语,不过几个妻妾却很是有了些心病,无奈的是,赵石也不是什么『妇』科大夫,找不到『毛』病哪里,又事关男人尊严,找个大夫来瞧?还是省省吧。。。。。。。。

夫妻多年,瞅见丈夫的眼神儿,李金花就被唬了一跳,脸上有些红。。。。。但大清早的,一会儿还得去给老夫人请安,可不敢胡来,微微敛起淡蓝『色』的眸子,轻松的转移了话题。

“忘了说了,前日老夫***寿时,小姑带着妹夫来贺寿,席间。。。。。。小姑那里好像有意让你给妹夫再寻个职位,我没敢答应,你看。。。。。。”

这话成功转移了赵石的注意力,只见他微微蹙起眉头,李金花口里的小姑正是他的妹妹赵翠儿,这个妹妹已经出嫁不少时候了,嫁的人家却也是长安人士,却是张世杰给寻的,景兴四年的进士,比赵石还要长上一岁。

人看着吧,还算老实,就是那股文人酸气有些受不了,石头娘那里很是满意,赵石也就没说什么,毕竟这是给妹妹找的夫婿,不是募兵,虽说以他现的权势,找个年轻有为的军中校尉也是轻而易举,国武监里的人选就多了,那会上门来求亲的也不少。。。。。。但军人吧。。。。。。。怎么说呢,赵石自己也觉着不太合适,军人舞刀弄枪的,一旦上阵,还不定是个什么样子,所以说,找个文人到也合适,所以见了一面之后,亲事也就定了下来。

这些年过去,那边日子听说过的还可以,不过两边的来往却是不多,照赵石的估计,就是自己那妹夫文人酸气作祟,不愿攀附什么的,加之为人木讷了些,脾『性』有些臭,就不愿跟自己一个武将多走动了,其实也不是猜的,见了几面,以他现的识人之能,估计想的也是***不离十。

如此一来,他这里就腻歪了,这样的『性』子,很能勾起他前世时那些不好的回忆,心里也有些后悔,张世杰是什么样个人他本来就清楚,怎么就没想到,张世杰能瞧上眼的人,还能是个什么模样?当初这门亲事就不应该答应下来才对,就算和他姐姐那般,嫁个老实的乡人,也比现强不是?

所以这两年疏远也就疏远了,他心里看重家人不假,却绝对不会如同护雏的母鸡般不管不顾的护短,也就听之任之了,不来便不来,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但若敢让他赵石难受,那可就是你自己找不自了。

听到这话,他也没遮掩自己的不满,两人夫妻多年,实没有这个必要,只冷哼了一声,便道:“是翠儿的意思,还是咱那妹夫的意思?”

李金花自然知道他的心结所,抬起手握住他的手掌,柔声道:“不管谁的意思,这个忙还是要帮的不是?不然。。。。。。小姑那里必然有些难做,不然也不会开口。。。。。。。”

见赵石神『色』渐转不善,暗骂自己太笨,这多年,怎还不知夫君的『性』子?这话恐怕有些适得其反了,吃苦头的自然不会是小姑,而是小姑那倔驴般的夫婿。

想到这个,又是好气,又有些好笑,对待亲族,怎能如此,又不是领兵。。。。。说不得赶紧转口,“现如今巩义赵氏以夫君为首,小姑乃夫君至亲至近之人,若想将来枝叶繁茂,却断不能自断枝节,让外人笑话不说,也容易让族中之人心寒,妹夫有节气,又得表兄赏识,虽说『性』子拧了些,但将来不定就有一番成就,现夫君多包含些,不管将来如何,也算了为人兄的本份不是?”

“这是小事,不用如此郑重其事。”赵石微微点头,搂了搂妻子的肩头,但却话锋一转,『露』出了几分讥讽,“你又不是不清楚,这个妹夫啊,没什么本事,老老实实吏部呆着,本份做事便是,说不定什么时候,外放一任知县,再熬打一下,让他入一府任职也就到头儿了,宦途险恶,就他那个样子,既无半点刚强,又自视甚高,平白无故就能将人得罪个遍,还作什么官?府里几位教书先生都比他强,现帮他?不成仇就谢天谢地了,还想让他记着恩情?”

“大哥赏识他,不过是因为与其兄份属同年,有些情面,加上两人『性』子有相近之处,这才对他照拂有加,但他哪里有大哥一分半点的才干?这样的枯枝烂叶,不要也罢。”

听他越说越不成话,李金花不由嗔怪的翻起了白眼,推了赵石一把,“哪有人这么说自家妹夫的。。。。。。。。。那小姑那里。。。。。。。。”

赵石笑了笑,这是他喜欢李金花的地方,道理摆出来,但绝不会逆了他的意思,不像种七娘,不管什么事,开了口,就总要据理力争一番。。。。。。其实说到底,还是大男人的控制欲作祟罢了。

“这事啊,改天让柔儿去妹子那里说说话,告诉她,有些男人官当大了,未必是她的福分,让她别费心思了。。。。。。。。。。嘿,娶了赵石的妹子,就得照顾好了,若还不知天高地厚的给气受,后悔的时候多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笑道:“难得休息两天,你也不必去当值了,叫上她们一起,咱们去城外踏青。。。。。。琴其海昨天出去了,回来没有?”

“没呢。”李金花回了一句,“听说公主殿下带她去西山游猎,估计晚上就宿山上了,这会儿哪能回得来?”

赵石笑了笑,自从琴其海到了府中,吃的用的很是适应了些时候,不过草原儿女,一旦到了汉地,这屋宇虽大,繁华之处,是草原难以企及,但对于天高海阔惯了的草原人来说,却无异于关入了牢笼一般,憋屈的厉害。

还好的是,那位长公主殿下自去年年初时那一场风波过后,估计是觉着府里太过孤寂,便时常延请香侯府,和他府上的女眷到公主府做客,这一下,公主府却是成了长安著名的女儿国,男人们是别想踏入此处半步了。

许是对于草原上的事情多有好奇,加之琴其海到得长安之初,就是住她的府中,所以得胜伯府的女眷中,惟独鞑靼女子特别受其青睐,歌舞游乐多数少不了她,游猎就不用说了,每次必定都要特意派人来寻,而琴其海府中呆的憋闷,正是求之不得,于是,这一年来,到成了长公主殿下的闺中密友一般了。

谈谈说说,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后宅,吃过早饭,范柔儿和种七娘也赶了过来,加上惜红,一家子难得聚一起,女人们都打心眼儿里高兴,听说要去踏青,是兴高采烈,便开始忙着准备东西。

但事情赶着就来了,到底没有成行的了,宫里太监简直就是赶着点来到得胜伯府,宣赵石入宫见驾,众女颇有些幽怨的眼神中,赵石却也只能随着来人出了府去,不过他心里也是腹诽不已,皇帝老子现过的到是清闲,但却总不让别人消停个一时半会,真真恼人的很。。。。。。。。

不过他这埋怨其实没多少根据,去岁一年,大秦朝堂上的明争暗斗渐渐多了起来,为的是哪般,也就不用说了,政事堂里的几位重臣都不好过,枢密院清净一些,但也清净不到哪里去,自枢密副使李严蓄致仕,为了这个位置,却也很衍生出了几番争斗。

终,有希望的李承乾还是被按了兵部尚书的位置上,没动地方,其他郁闷不郁闷不知道,反正这位皇帝陛下的宠臣有些倒霉是真的,皇帝陛下用着得力,兵部对于现如今的大秦来说又是重中之重,皇帝陛下根本不放心交给别人,所以,几次升迁的机会,就这么错过去了,可谓是成也萧何败萧何的典范。

赵石还知道,有人举荐殿前司禁军都指挥使王佩,但皇帝陛下当即就给否了,因为什么,很多人都是明白的,王大将军前两年跟郑家走的很近,现如今又与折家勾勾搭搭,借着折家的势,禁军中跟种家的人以及两位副指挥使斗的很厉害。

这样一来,皇帝陛下能答应才怪了呢。。。。。。。。其实人选并不少,比如自己没了指望的李承乾就举荐兵部左侍郎段瑞出任枢密副使,又比如有人推荐曾兵部任职,又转任工部右侍郎,现却任户部左侍郎的蒋中流,蒋老大人,为稀奇的是,竟然还有人举荐了他赵石,等等等等,不一而足,但到了陛下龙案之前,却都不合皇帝陛下心意就是了。

但终的人选却是让人吃了一惊,却是远利州的利州安抚使种从端冒了出来,不知怎么把这个位置揽入了怀中。

让人吃惊的当然不是其中细节,而是种从端其人,谁都知道,十多年前,种从端从兵部尚书的位置上被贬去了金州,不说这个,就说他十多年前搀和进了夺嫡之争当中,这才致仕大秦大的将门世家之一,从此渐渐衰落了下去。

其人是素来不为当今陛下所喜,甚至可以说有些忌惮厌恶里面,但现却是陛下力排众议,将此人推了出来,宁不叫人狐疑?

不过旁人不知道,赵石却隐约能猜出一点来的,种从端年纪也大了,致仕是早晚的事儿,用其为枢密副使,像是一个过渡,等过上几年,自然有皇帝陛下信得过的人接手便是了。

不过这么一来,种家的处境确实有了根本『性』的改观,只要这几年种从端别再犯糊涂,稳稳当当的把这个枢密副使做下去,种家这些年的晦气也就能一扫而空,为子孙们打下复起的根基。

『乱』七八糟的想着,宫城远远已经望,春光之下,一片肃穆。。。。。。。。。

更多精彩小说最新章节tXt下载尽在,本站地址: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将血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