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血 历史穿越
当前位置: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书库首页 > 历史穿越 > 将血 > 第八卷繁华尽处是吾乡第七百一十五

将血

第八卷繁华尽处是吾乡第七百一十五

[更新时间]2012年08月12日 03:07 [字数] 4740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八卷繁华处是吾乡第七百一十五章开端

车声粼粼,顺着平安大街西向,再折而向北,经朱雀大道,直趋城门,天『色』已经大亮,城门大开,炊烟渺渺之中,来往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到了城门口处,守卫这里的城门戍卒很是打量了这辆后面还系着一匹健马的马车几眼,领头的一个队正一身羽林左卫军服,看上去很是精悍,多瞅了这边几眼,便走上前来阻住盘问。

但车辕上的车夫不待他开口,就已经低声说了两句,那队正一个愣神,接着脸『色』大变,躬身失礼,挥手让人放行,车夫也不多话,点头示意,赶着车径自出城去了。

车厢之中衣襟裂了老大一个口子,看上去有些狼狈,但却还是正襟危坐,一派俨然的许节许大人听见外边动静,嘴唇蠕动,直想张嘴。

但懒散的坐他对面,自称为赵三的汉子凶狠的瞅了他一眼,低声道:“大人还是不要动歪心思的好,省得咱们麻烦,外面守城门的是以前左卫的人,大人不会不知道咱们老爷是个什么出身吧?”

一句话,便让许节熄了侥幸的心思,抛下那些书生之见不说,这回他是真怕了,权势这个东西,就像是动物园里的老虎,笼子外面,虽垂髫小儿,也能了无畏惧,看的拍手直笑,羡慕着,嫉妒着,可能还能从中找出点优越感出来呢,不过一旦将人和这兽中之王关一起,直面其威,任谁也就只能剩下恐惧的份儿了。

许节便是这般,冷眼旁观,不近其前,总以为旁观者清,却是不知一旦雷霆俱下之时,也只一二仆从,便能让他生死两难,什么进士及第,什么文人风骨,却皆如薄纸,一戳就破。

车厢中重又安静了下来,一成不变的车声当中,马车一路向西而来,又不知过了多久,外面重又听到人声,车行渐缓,终于停了下来。。。。。。。。。

。。。。。。。。。。。。。。。。。。。。。。。。。

西山大营,中军大帐。

这是真正的野战营帐,厚厚的牛皮帐幕,散发着浓浓的腥膻气息,十余名猛虎武胜军将校手扶腰刀,好像雕塑般直挺挺排两侧,大的不过二十七八,小的也才二十三四,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上,却满是凛然之气,将大帐中的气氛渲染的凝重而又肃杀。

赵石居中而坐,身子笔挺有如标枪,威严的目光众人脸上逡巡而过,半晌过后,才终带着几分满意的意味收了回来。

“种怀玉。”

“末将。”

“军演三日,其中优劣,可已知晓?”

“回禀大人,末将已率诸将仔细商讨过了。”

“好,禀上来。”

“是。。。。。。。。”

种怀玉顶盔挂甲,又上前一步,大声道:“军演第一日,末将率八千中军步卒却敌正面,诱敌来攻,将士奋勇,敌不能越。”

“军演第二日,木华黎率五千骑军出两翼,转守为攻,一举溃敌中军,敌不能当,退守险要。”

“军演第三日,困敌于一处,辎重营配以石炮,霹雳弹,猛攻竟日,敌不能守,率军突围,我军有备,至晚,肃清突围残敌,大胜。”

赵石眸光闪动,微微一笑道:“伤亡如何?”

种怀玉显是有些紧张,前几日的军演实是别开生面,虽说这不是猛虎武胜军头一次“实战军演”,但全军毕集,步骑齐出,俨然如两军决战的大场面却还就是头一回,说起来,猛虎武胜军从成军至今,军中每一次关节,对于他这个猛虎武胜军元老来说,都是了如指掌,但那三日军演,还是让他扎扎实实长了一番见识。

按照军中那几位见过大场面的老兵的话,就是这三日军演,除了没有真正杀人见血之外,实与两军战阵厮杀无异,经过这三日磋磨,虽说众人皆是身心俱疲,但种怀玉却明显的感觉到,这支成军已有数年的大军多了点什么,但这也只是感觉,真要让他确定的说出来,他自己也有些『迷』糊。

不过话说回来,头一次全军倾力而出,除了许多振奋人心,让男儿见之便热血沸腾的大场面之外,疏漏之处却也所难免,几天下来,除了木华黎等有数的几个之外,其他的领兵官儿都有些手忙脚『乱』,颇为难以应付。

到得现,种怀玉还觉着心虚力弱,仿若脱了力似的,而心里也有些腹诽,毕竟说起来,这猛虎武胜军可不是他种怀玉的,正主儿还是这位高坐于上的自家妹夫,但军演数日,从准备,到军演开始,再到现,这位却只作旁观,一语未加不说,瞧那脸『色』,好像还有些不满意?他们可是将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了的,再不满意,也是没辙。。。。。。。。

再者说了,这些年下来,大家伙儿流血流汗,风里来,雨里去,磕碰摔打,才总算有了今日的猛虎武胜军,怎么会不满意,又怎么能不满意。。。。。。。。哼,再挑『毛』病,老子不干了还。。。。。。。。。。

心里腹诽不已,但说实话,这些年过去,眼前这位国武监督学大人,也就是他的妹夫,虽说西山大营『露』面的时候不很多,许多亲力亲为之事都交给了他还有木华黎,杜橓卿几个,但猛虎武胜军中,积威却越来越重,到也不难理解,如今猛虎武胜军上下,从队正旅帅,再到各部领兵将校,一水的全是国武监出来的,与得胜伯皆有师生之谊,有道是师命难违,又可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想让这些人对国武监督学大人视而不见,那又怎么可能?

可以这么说,猛虎武胜军这样的军旅,翻遍史册,细数千年,也找不出类似的故事出来的,这就是现的国武监,也正是现的猛虎武胜军了。。。。。。。。

所以说,种怀玉也算个胆子大的,还敢心里腹诽上几句,换上其他人,对赵大将军敬若神明还来不及,怎又敢稍存亵渎?

话题转回来,听了这一问,种怀玉立马被噎住了,伤亡?什么伤亡?这是军演来的,演的再真,它也不是真的好不好,杀敌那是一个没有,伤亡嘛,又从何谈起?

不过这话也不全对,种怀玉张了张嘴,眼珠儿转了两圈,将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片刻之后,这才躬身大声禀道:“回大人,伤者四人,亡无一个,伤者,步军一人,弓手两个,辎重营一个,其余各部,无一损伤。”

“这么说来还是一场完胜,就这些了?”赵石皱着眉头问。

当然不止这些,国武监的规矩这里没有人不明白,报喜不报忧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猛虎武胜军中,每次军演完毕,士卒们可以休整上两三日不等,但将校们却不得休息,督学大人也不止一次说过,身其位,便要不辞辛劳,量做到善美,当然,这里面的意思只有一个,力而已,若有人敢存懈怠之心,没把军务当回事儿,一番赏罚下来,总归能把你寻出来就是了。

而军演完结,刻意为之也好,例行公事也罢,反正按照国武监的规矩,重中之重便是商谈优劣,旁的什么事情都可延后处置,唯有这一关节,是躲也躲不过去的。

既然有优劣二字,那便不能只往好了说,自然是要挑『毛』病的,而且这个『毛』病还不能糊弄,多少双眼睛盯着呢,而这『毛』病嘛,到也不算难挑,从衣食住行,到排兵布阵,样样皆可,挑错了不怕,就怕你不说,这样的习气形成自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这些年下来,国武监和猛虎武胜军这个地方,却已成为了惯例,帐内诸人,没人觉得稀奇,便是种怀玉,也准备的妥妥当当的,张嘴便来。

『毛』病自然不少,头一次全军协作,也很难不出疏漏,军演从头至尾,督学大人都,欺瞒不了,也没人敢存欺瞒之心。

所以,这一说可就有些长了,足足半个多时辰,比如说,步军有人绊倒阵中,引起了混『乱』,又比如说,号令举盾,考验的各部带兵将校的眼力,无实物参照,所以弄的参差不齐,场面分外难看不说,到得真正迎敌之时,恐怕就要死伤狼藉,再比如,弓手那边『操』之过急,有人便使力不匀,拉伤了膀子,还有一张硬弓被拉断了,弓弦甩出来,伤了一人面颊,这就是辎重营的错处了,又比如说骑军马匹不齐,一千重骑衣甲还没领到,就无法直观的看出重骑冲阵的威力,再有斥候营那边,若大军决战,斥候应该也是重中之重,但毕竟只是一次军演,这些军中精锐便显得泯然众人,无法让人满意云云。。。。。。。

反正『毛』病不怕挑,说起来就是一大堆,说着说着,帐中各人身子虽还依旧笔直如故,但脸上不免都带了几分讪讪之『色』,想想三日军演,确实有些混『乱』,身处其中可能感觉不到,但过后一想,多数人就都觉着那会儿自家的作为有些不人意了。

实则,赵石对于这三日军演桩桩件件都瞧眼中,心中已有些满意,可以看的出来,这是一个年轻充满活力,却又初具雏形的团体,犯错这种事情所难免,也很正常,便是称得上久经战阵的木华黎,今年也才二十八岁,却能将数千骑军指挥的有模有样,难得的很,比起当初那支羽林左卫来,已经强的太多,若是平时,他定然不吝褒奖,不会打压这些多数没上过战阵的年轻人的热情,但现嘛,大战即,却不能如此这般了,还是要敲打一下才成。

待得种怀玉住口,已经想好的话跟着就来了。

“做的不错,但军中重赏罚,之后怎么处置,想来你们应该清楚,我这里就不多说了,不过我想问你们一句,今次军演,到底为了什么,可有人知道?木华黎,你经的战阵多,就由你来说吧。”

“是。”木华黎上前,斟酌了片刻,随即用他那特有的腔调大声道:“军演之事,不求奇变,但求日后临阵,将校不『乱』,士卒不惊。。。。。。。。”

不待他说完,赵石已经拍案道:“不错,亏你还记得这个,看来国武监中没有白费光阴,那我就再问你们两句,为何要设阵诱敌,八千步卒,激战一日,这要真到两军阵前,能不能抵挡得住敌军猛攻?

嘿,竟然还将骑军预伏于后,可是要见死不救?一旦敌军骑步同出,八千步卒进退两难,唯有固守原地,连点腾挪都没有,完胜?八千步卒大溃于前还差不多,竟然还将中军设步卒当中,是激励士气,还是想将中军也丢那里?”

“后面骑军,辎重营眼见中军岌岌可危,是救还是不救?”

赵石越说越是声『色』俱厉,众人哪里见过这个?除少数几人还能镇定之外,其余皆是噤若寒蝉,连种怀玉都满脸通红的缩起了脖子。

这还没完,大帐中回想着赵石的斥责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这里有谁不知道这一句的?兵书都读到哪里去了?即便是军演,就能视同儿戏?”

“既然还知晓军演之事,不求奇变,不摆下堂堂之阵,还诱什么敌?你们想让我看到什么?是你们计谋高超?还是以为除了你们,敌军各个都是疯傻之人,瞅见你们将骑军隐于阵后,还视而不见的狂攻步军军阵?”

“伤者四人,亡无一个,种怀玉,亏你说的出口,照你们这么个做法,我告诉你们,一战下来,即便胜了,步卒也定然死伤过半,骑军冲阵,又要死伤狼藉,这么下去,我两万余人的猛虎武胜军,能经得几阵?如此想当然尔,还军演个屁,朝廷费那许多钱粮养着你们,不是让你们学赵括,把大家伙儿的大好『性』命白白断送给强敌的,都给我滚出去,好好琢磨琢磨,一月之后,再行演练,到时再耍弄这些小聪明,都给我回家吃爹娘去,省得出来丢人现眼。”

半晌过后,一群猛虎武胜军将校呼啦啦的出了大帐,却各个看上去面无人『色』,灰头土脸,连往常军议之后,聚一起三三两两谈笑打趣的兴致也没了踪影,多数低着脑袋,不敢见人般迅速散了。。。。。。。。。。

“杜正臣,平日就数你伶牙俐齿,心眼也多,今天怎么不说话了?缩后面,看老子的笑话,有你的埃。。。。。。”

“说什么?大人雷霆震怒,谁上前去也是一般,再者说了,为师长训斥了一回两回,也是正理,难道你还想让我上去顶撞大人不成?”

种怀玉和杜橓卿两个落后面,脸『色』都不怎好看,嘀嘀咕咕的说着,种怀玉被噎了一下,转念间,又不甘道:“你说,大人这是发的哪门子火气?就算咱们不争气,也不至于此吧?换了咱家老头子,多抽棍子打一顿了事,但之前道理总会摆个清楚,让你明白为什么挨揍,哪会让人这么莫名其妙的?这不是。。。。。。。鸡蛋里挑骨头呢吗?”

后一句将杜橓卿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左右看看,见旁边没人,这才回头瞪了种怀玉一眼,显是怪种怀玉嘴上没个把门的,不过沉『吟』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怕是咱们这猛虎武胜军要调往边塞了吧?若是那般,也难怪大人着急。。。。。。。”

“哎呀。。。。。。”种怀玉愣了愣,接着便跺脚,满脸的痛心疾首,连话也不跟杜橓卿说了,闷头就走,隐约间,还能听到这小子的嘀咕,“我的长安。。。。。。我的娇妻美妾。。。。。。。折家那几个这回该高兴了,再没人跟他们作对了。。。。。。。。这后事也该安排一下,呸,怨不得问老子伤亡呢,这不是存心咒人呢吗。。。。。。。可怜咱家小畜生,才。。。。。。。。”

弄的杜橓卿愕然半晌,旋即扑哧一声乐了,亏这人已经老大不小,但这赤子之心到是还完好的紧呢。。。。。。一笑过后,脸『色』却也凝重了下来,若真猜的不错。。。。。。。

想到这里,仰首望了望天空,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自嘲的一笑,心道,没想到,读了满肚子的圣贤书,终却要。。。。。。。这世间之事,还真就猜不透料不到,随着一声轻叹,再不停留,迈步急急的向辎重营方向而去。。。。。。。。。

。。。。。。。。。。。。。。。。。。。。。。。

“老爷,人已经带来了,只是接人来的时候,咱们粗手粗脚的,对许大人多有冒犯,还请老爷恕罪。”赵三微微躬着身,那身江湖草莽气息早已收了个干净,规规矩矩的禀报着。

更多精彩小说最新章节tXt下载尽在,本站地址: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将血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