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血 历史穿越
当前位置: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书库首页 > 历史穿越 > 将血 > 第九卷旌旗漫卷不须夸第七百五十八

将血

第九卷旌旗漫卷不须夸第七百五十八

[更新时间]2012年08月12日 03:11 [字数] 4766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大秦咸宁七年五月,秦军再出潼关,大将军张培贤率部猛攻函谷,秦军看上去丝毫没有去岁新败的感觉,士气旺盛,人人争先,各个用命。

函谷守军大骇之下,请援急报接连东去,但对于去年南北奔bo,接连大战,各部皆有损伤,兼且疲惫异常的后周兵马来说,哪里能在如此短暂的时日中,派出援兵?函谷关陷落,由此变得不可避免。

逾十日,函谷失守,守将谢真率残部东逃,秦军乘胜追之,谢真部得沿路州府乡勇接应,且战且走,与秦军先锋王缨部接连大战,最终被围于渑池西二十里双峰口,秦军主力随后赶到,重重围困之下,当晚,后周大将谢真自刎于军中,副将毛11率千余残兵归降,谢真子谢文渊率心腹数百人,趁夜包围,与秦军ji战竞夜,终不得脱,悉数战死。

咸宁七年五月末,折汇率军步步扎营,却密派大将折溪趋前,于三河渡突袭后周水军,焚后周水军数十,洛阳水军指挥使史康平仅率数只舰船狼狈逃回洛阳,随后史康平厚贿于洛阳留守,兼领枢密副使钱祖范,诬洛阳洛阳守备司使文成武探报不利,致水军受袭大败。

而此战之败,其实怪不得旁人,还是洛阳留守,兼领枢密副使钱祖范闻听秦人再来大惊之下,手忙脚乱,不听文成武等人相劝,轻派水军出城迎敌所致,而今大败,钱祖范惊惧之下,却也只想找个替罪羔羊出来,遂一边拼命派人流水般的将请援急报送去开封,一边命人拿文成武下狱却派本人的子侄兄弟,护送家眷,以递解文成武入京的由子,都一股脑的去了开封。

他这一番作为上去,令洛阳守军士气大沮不说,下行下效,其他洛阳守吏纷纷派人护送家眷东逃一工夫洛阳人心惶惶,兵无战心,将无斗志,秦人大军未至,每日间出城逃难者,却已成群结驮,钱祖范这个时分却是醒悟过去,急命人紧锁四门晋提辖官冯大可领守备四城之责,禁人出城。

但却曾经晚了,是夜,守备洛阳东城城门守卒百余人,杀领兵提辖偷开城门而走,却无一人发觉,至天明,东城城门大开,逃难百姓一涌而出,兵卒到时强行关了东门,杀抢门百姓数十,鲜血遍地哭号之声震天动地。

是日,洛阳四门皆有百姓聚于城门之前,祈守门兵卒大开城门,放他们离去,哀求无果之下,ji愤难当,与守军骤起冲突,之后迅速演化成了民乱,并蔓延到城内,洛阳四门守军出营平乱,至天晚,洛阳城才重归于安静,但只这一日间,洛阳百姓死伤逾千数,整个洛阳,更是乌烟瘴气,到了这个时分,连普通百姓也明白,洛阳恐怕是守不住了

大秦咸宁七年六月初二,张培贤,折汇会兵于洛阳城下,再围神京古都。

但不得不说,像洛阳这等大城,攻拔实非易事,即使城中内乱不止,孟珙死后,守卒士气低mi,但秦军到时,猛攻数日,竟不可得。

其时,洛阳急报曾经传了开去,后周朝堂震动,却也没有多少犹疑,急发各路援军救援洛阳。

但致命的是,洛阳粮草却曾经所剩无几了,要怪的话,却还要怪去岁一战,后周各路援军将一鼓作气,赶出了河洛,各路人马向朝廷请功,多有言过其实,В缭蓝椎热耍肭鼐黬i战连场,又勇夺函谷关城,使秦军遗尸有数,狼狈而走,也以为秦军元气大伤之下,再无进军河洛之力。

由此,后周朝堂上的普通重臣们,从摄政王以降,皆以为河洛无忧矣

而经过这一年的战事,各路兵马频繁调动往来,又与秦人ji战近有半载,粮草靡费真实惊人的很,既然以为秦人有力东窥,又逢冬日,粮草虽陆续运往洛阳,但对于洛阳数十万百姓而言,这点粮草却真实少的不幸,只能勉强维持日用罢了。

但后周朝廷也是无法,河洛秋收之粮,多数为秦人一扫而空,各路大军往来,沿路就食,靡费粮草有数,又是个大窟窿,所以,到了这一年终夏,洛阳粮草还在拖着,只等秋收来临,洛阳各处粮仓才会稍微丰盈一些。

但在这个时分,秦军来了,进兵之速,更非去岁可以比拟,等到洛阳被同,道路断绝的时分,洛阳粮草却只够半月之用,比去岁最危殆的时分还要少。

这种战略上的失误无疑是致命的。

逾半月,援军未至,洛阳粮断

而在此时,秦军的优势其实并不算太大,十数万大军,塞于河洛狭窄之地,面临的场面与去岁毫无二致,拖延时日的结果,将是面对蜂拥而来的各路后周援军的围困。

但与数百年前,唐太宗李世民攻洛阳王世充不同,秦军上下没有一人甘心在此时退兵而去…不用张培贤等人ji励士气。全军上下,无有一人言退者,即使王缨部屡攻虎牢不下,折汇部顿兵于汝州,八千秦军在偃师城下屡攻不克,也没有一个人在张培贤面前相劝退兵的。

六月二十,大将折溪于汝州城下为流矢所中,不幸战死,折汇大恸之下,亲到阵前,督军猛攻,更言道,城破之后,必屠此城,然城内百姓,不顾刀矢,相协守城,逾十日,汝州坚城,照旧ting立不倒。

这还不算,张培贤麾下悍将孙羽战死于洛阳城头,部将王承业战死于洛阳城下,镇军将军顾兴河战死于虎牢,殿前司禁军偏将苏有成中伏,战死于偃师北山。

战事胶着,秦军兵甲虽利,但后周各军,抵抗之ji烈,比之去岁,有过之而无不及,偃师守将赵汉臣战死,副将吕胜继之,吕胜战死,其妻杨氏率三百府中家将健仆上城拒敌,与夫同死,军民感之,奉赵汉臣幼子赵广为主,死战不退,牢牢将八千秦军精锐拖在偃师城下。

汝州守臣蔡文俊守城重伤,为ji励军民死战,自刭死,知州许国善乃一文人,率众守城,持戈向前,身披数创,血尽之时,狂呼杀贼,扑城而下,与敌协亡,别驾严绪继之,城中军民,前赴后继,将折汇一部,死死拖在汝州。

比之顺风顺水的河中之战,让秦军大军上下没有预料到的是,第二次河洛战事却是如此的惨烈,如此的悲壮。

假设这般僵持下去,战事将向秦人最不愿看到的方向改变。。。

但就在这个时分,洛阳断粮了。

这座中原古都,身处四战之地,历经风雨,一旦中原烽烟四起,这座繁华古都,立成浮屠地狱,无可躲避的命运,空拥山河表里之盛,却好似遭到了命运诅咒普通,根本无法成为帝王立业之资,于是让这座古都渐渐为历代帝王所弃。

而这一次,好似轮回宿命普通,它照旧没有逃开

先是洛阳留守钱祖范见事不可为,惊慌之下,率人大开洛阳东城城门,yu包围而走,却陷于秦军阵中,终被秦军所擒,并趁势入洛阳东门,洛阳城破

守将冯大可闻听钱祖范先逃,东门失守的音讯,目眦皆裂,率残部万余人出城,与秦军决于洛水之畔。

秦军击鼓大进,冯大可率部转战来去,终陷重围,是夜,冯大可于乱军之中,悲呼小人误国,自刎而死,除千余心腹将士,死战不降,皆战死于洛水之畔外,余部皆降,是夜,洛阳城陷

这无疑是改变战局的一战,洛阳陷落,秦军在河洛间终于找到了最波动的立足之处,一处活,则处处责活

大将军张培贤方入洛阳,一边派信使向朝廷报捷,一边急命潼关运送粮草入洛阳,以解洛阳粮草之危,接上去,命江善带兵援折汇,命王缨撤军虎牢,转攻偃师。

两日后,江善到汝州,与折集合兵攻汝州,汝州残破,百姓死伤狼藉,已不堪战,江善新锐之军,士气正盛,狂攻不止,终是在后周荆襄援兵抵达之前,陷汝州,堵死了荆襄援兵背上的通道。

而虎牢关与洛阳近在天涯,后周兵马陆续云集于虎牢关,但洛阳已陷,无人敢于率军轻出虎牢。

张培贤趁机分兵四出,底定河洛州府,大秦咸宁七年六月末,偃师城破,河洛之地,烽火渐渐停息,到了这个时分,秦军雄踮洛阳,陈兵于河洛之间,却再无后顾之忧了。

“河洛战报,大捷”种七娘脸上带着难以粉饰的喜se,疾步走出去。

赵石一身轻衣,正低头处置军务,闻享,猛的抬起头,须臾,从她手中接过战报细瞧。

这一看,就是好一会儿,种七娘也不打搅,为他斟上香茶,将桌案整理一番,忙忙活活半天,这才静立于赵石身后。

赵石瞧的细心,战报笼统,但他却也能从中瞧出许多,半晌之后,放下战报,预料之中,却也有些不测。

预料之中的是,这一次出兵,果真打下了洛阳,为日后平定后周,打下了坚实的根底,但预料之外的是,伤亡却是重了许多,按照战报上说,伤亡近万,领兵大将也战死了四五人之多,若没有什么虚报的话,以秦军之精锐,这一战可谓是伤亡惨重,连折溪那样的悍将都战死了,这一战到底有多惨烈,也就可见普通了的。

“伤亡有些重了氨赵石不由自言自语。

种七娘在他背后扬了扬英气的眉梢,笑道:“后周君臣虽然昏聩,却总有些奸臣的,不然的话,哪里能自足于中原这么久?总归是好音讯,这么一来,我们这里也能松一口吻了不是?”

赵石转头浅笑,这话不假,一旦拿下洛阳,与潼关守军相互照应金兵就算大举南下,对大军粮道的要挟也不再是那么大了,而河中战局对于大军主力来说,也就不像原来那么重要,身上的担子可不是轻多了吗?

却听种七娘又笑嘻嘻的道:“这一下,张大将军不知又要愁白了多少头发呢,哪里还有闲心来管我们?”

看着嘴角眉梢带着些狡黠和幸灾乐祸笑的小儿女态毕lu的妻子,赵石不由心头一热,不由拉住了她的手,摩挲了几下,种七娘的脸立马红了

不过随即,赵石的眉头便渐渐拧了起来,种七娘见了,有些不安不过片刻之后,笑意从她的脸上也淡了下去,夫妻两个简直同时想到,这怕不是什么坏事啊

要知道,能让张大将军愁白了头发的不是别个,粮伞而已,洛阳无粮,数十万百姓嗷嗷待哺,大军粮草够不够?就算够用,朝廷又支撑的起吗?

这时才是六月离秋收还有三个月呢,骤然增了多么负担,其间有没有变数?

不用问哪里会没有?河中先不说,后周岂能甘心得到西京如此重地?必然率军反扑到时分军粮一旦不济,粮草是先供应河洛大军,还是河中这一部偏师?那还用想吗?

他娘的,赵石心里骂了一句,若没了前方支应,本人哪里去弄那许多粮草?

不过,到底只是担忧而已,潼关到底有多少粮草,去岁一年中,到底又有多少粮草运到潼关,这个他不清楚,粮草之事,向归兵部,户部协理,而到了潼关,也有大军留后韩聪把握,他不是大军主帅张培贤,能得韩聪禀报

“不用太过即使河洛缺粮,也不能断了河中粮草才是”种七娘轻声安慰。

赵石点点头,这只是隐忧,即使短了粮草,也不会立刻断了河中供应才对,不过随即他便摇了摇头,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担心的是兵部”

种七娘眸光一闪,默然无语。

赵石站起身来,踱了几步,战报还是太过笼统了,河洛缺粮,没说到底缺多少,洛阳粮草是宇了,不然洛阳打不上去,但河洛府县缺不缺粮?河洛春耕情形如何?这些他都不知道,所以也不好猜测。

全德,赵幽燕术

不一时,两人皆到,赵石直接便吩咐两人道:“我命你二人去潼关催要粮饷,记住了,找人打问一下嗯,可直接问韩大人,河洛到底缺粮几何?让他给个假话,若是其模糊其词,你二人务必讨要足够十万大军两月之用的粮草回来,若他不予,速速报答于我知道,明白吗?”两人遵令离去,赵石又吩咐道:“传令下去,潼关军粮未到之前,各部节省用度,有靡费者,重处之。”

种七娘一惊,不由劝道:“如此一来,有碍军心士气,怕是不妥吧”赵石皱着眉头摇头“未雨绸缪,宜早不宜晚,真到了缺粮的时分,那才叫费事过了这两个多月,待到河中秋收,就什么事都不会有不然的话。。

赵石苦笑,大军缺粮,还打的什么仗?到时分,恐怕也只要一个办法了,百姓家中不足粮的不少,强征一些,总归能缓大军之急,但那么一来,河中人心怕就不会像如今这么安稳了,军中朝令夕改,多数要吃败仗,民政上呢,久安之地要好些吧?但河中

情形只会更糟

“唉,笑的有些早了,原来愁白了头发的,是我们

。。。”鼻七娘郁闷道,之前的兴致勃勃,却是没了半点踪影。

不过她这一句话,却是将赵石逗笑了“行了,也许是我们庸人自扰了也说不准,嘿,蜀中是我们打上去的,这会儿要是饿了肚皮,可就是遭报应了”

种七娘也咯咯的笑了“要真断了粮猛林,张佩官,孟青这样的汉子,不如都送回去,还能节省点粮草。。

“是不是还要加上你家夫君我?让你这样吃的少的来领兵就是最好?”夫妻两个笑语相答,不由都笑了起来

。。#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将血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