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血 历史穿越
当前位置: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书库首页 > 历史穿越 > 将血 > 第九卷旌旗漫卷不须夸第七百六十章

将血

第九卷旌旗漫卷不须夸第七百六十章

[更新时间]2012年08月12日 03:11 [字数] 5562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瞧见没有?就是拿顶绿呢大轿,那可是转运使,行台户部侍郎完颜老大人的坐轿,要搁在以往,哪里有老大人拜会别人的道理?不过现如今嘛,却也只能候在这里,等着传召才能出来了”

“那算什么?们瞧,就门边上那几位。 ”

“虎卫军的军爷,谁不知道?指挥使大人曾经出来有些时分了,俺可是亲眼瞧见的。”

“看来是真要打起来了”

“不打还能怎的?俺可是听,西夏贼曾经围了大同,咱家老爷这些日子急的是一嘴燎泡,明天一大早就过去了,刚刚才出来”

“唉,我们家老爷还不是一样?”

“要俺,老爷们急的可不是北边的西夏人,还是南边儿”

“是,俺外甥在太古,听那边儿闹的可凶了。”

“秦人杀过去了?没听”

“俺外甥来信,秦人还没过热讼却蚱鹄戳耍钡哪墙幸桓霾摇0惩馍梗旁缤硎夭蛔∫野崂刺!

“这兵荒马乱的,可要心些。”

几个人话声越来越低,也就是他们,还能听到些外间的音讯,平民百姓能够根本不知道南边情形到底恶劣到什么容貌,不过知道的越多,担忧也就越多,要太原这样的大城,周遭大金兵马加起来,怎样也有十几二十万,这么多的兵马驻守,再没有个让人打过去的道理。

但人心就是如此,一旦恐慌起来,能稳坐钓鱼台的又能有几个?

话间,忧虑便传染了每一个人,刘启升在旁边笑眯眯的听着,仿佛什么也不懂的样子,耳朵里听着各人的讲述,眼角余光却在周遭逡巡,几个人有意间起的那些这人那人坐的什么样的轿子,骑的什么样的马,身周扈从又有哪些,在他的眼中,都变得分外的详细起来。

不时插嘴问上一句这些大人们的轶事,几个轿夫根本没有防备之心,纷纷抢着应对,显示着本人的孤陋寡闻,不经意间,便将这些大人们的习气泄漏了个七七八八。

黑子憨笑着,心里也有些得意,这主意还真不错,混进太原好些日子了,也就是这一遭探听的东西多些,不过心里也有些遗憾,太原大城,和那些县城不一样,重兵把守,警戒威严,想要在这样的地方动手,本人这点人手可就有些不够瞧了,惋惜,不能将那一百多弟兄都带来,不然的话,闹这里个翻天覆地,也不是不能够

心里有些遗憾,脸上却照旧笑嘻嘻的,还做懵头懵脑状,低声煞有介事的问道:“俺听,这府里住着的留留守大人?”

几个人都被他这洋气的样子逗乐了,年岁最大的老王还笑呵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这里住着的,当然是太原留守完颜大人了,不然还有谁会住在这里?”

就是太原最大的官儿了?”

“不错,不错,就是太原城最大的官儿。”

“真想瞧瞧”

“子,别给本人招祸,就算街面上遇到了,也赶紧跪下磕头,看都别看一眼,不然不定就被人挖了的眼珠子去。”

听着像是成心恫吓人的玩笑,但其他几个人却都纷纷点头,深以为然的样子,女真权贵的做派,不可以常理度之,其残暴早已不得人心了的。

黑子受教,怕怕的点头,“那俺还是不瞧了,再大的气度也不如命金贵。”

“对了,就是这话,哥人老实,看着就投缘,老哥就再唠叨两句,在这太原城里,只需碰上四人抬以上的轿子,立马跪下磕头就没错,也别乱打望,我们什么人?靠气力吃饭的,身份低贱,只需吃饱了不饿,就是老天眷顾了,别为了芝麻绿豆的事儿,把本人命糟蹋了去,们是不是?”

“嗯,嗯,老哥的是”

几个人纷纷附和,立马聊起了这些年一些惨事,以做诠释,添加话语的服力。

黑子有心再挑逗两句,比如时下在太原城内隐隐传播的那些谣言,但眼珠儿转转,又忍住了,太原这样的地方,给他的感觉与河中完全不同,治下汉人百姓得过且过,就算被女真人当条狗打杀了,也不敢吱一声,仿佛天生就是一副主子相,百姓如此,汉军如此,官吏也是如此,让刘启升吃惊之余,也有些好笑,女真人也不过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怎的就怕成这个样子?

这让生在秦川,长在秦川,从不曾向外族之人低头俯首的他很是难以了解,所以也就更多了几分警觉之心

不过昔日他也是幸运,几个轿夫闲谈,接上去便是太原各路人马调动,虽几个轿夫的零系统碎,话里话外都是听闻,据之类的词眼儿,但刘启升一边听着,心里却曾经乐开了花儿,不虚此行,他娘的真是不虚此行,看来当前这行当还真要常来做做了

这也不是运气所在,半晌当时,日头渐渐西沉,几个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却听府邸正门那边传来一阵骚动,几个人立刻停了话头,往那边看去。

大门处鱼贯行出许多军兵出来,接着便是些仪仗,接近门边的人群骚动着,不过话的声响却越来越低,等到一顶看上去有些不起眼的两人抬官轿出来,呼啦啦一声,门前的人群却立时便跪了一地。

树荫下面的几个人吓了一跳,那年岁最老的老王眼睛不断,低声便道:“快快,赶紧跪下,留守大人出来了。”

刘启升眼睛早就瞄了过去,这时一听,心里可就有些惦记上了,一边敏捷的随几个人跪下,脑袋却悄然抬起,瞅着那边动静。

十六个护卫军兵,都是骑兵,不多,却有些难对付,仪卫也有八人,都是样子货,不值一提,不过轿子旁边跟着的那几个仆从,看上去有些不摸底,就像大帅身边常年跟着的那几个人普通,看着稀松往常,但真要动起手来,却都恐惧的很,不能不防,简直一瞬间,黑子就曾经瞧清了情势,没了什么随手来上一下的心思。

仪仗远谈不上什么气度,但在府门前的威势,却足以显示其身份之显赫,队伍出了正门,根本未做停留,直接上了正面长街,很快便消逝在众人视野当中。

人们纷纷站起身来,交头接耳的声响这才渐渐多了起来,而树荫之下的人们也在感叹。

“昔日怪了,留守大人为何。”

“嘘,声些,看来大人们就要出来了。”

“听留守大人每逢初一十五,总要到城外相国寺上香祈福,昔日竟被我们碰上了,这眼福,真真没的,但这个时分出城,可是有些晚了。”

刘启升目光一凝,心跳的有些凶猛了。

随意的站起身来,从怀里掏出酒壶,晃了晃,曾经喝的差不多了,这才笑着告罪道:“子有些尿急,去方便一下,再来听几位老哥话。”

“去吧,去吧,不过要快些,没准老爷们马上就得回来,可不能耽搁了”

“是,是。”

黑子笑着转身,朝同伴使了个眼色,两人抬起轿转过街角。

“怎样?不等那老货了?”

“去他娘的,谁还管得了他?刚出来的是完颜和尚,我们跟上去瞧瞧,要是能宰了完颜和尚,大帅一定高兴不,我们立下这等功劳,未来在也再没人敢瞧不起我们。”

从刘启升往下,这些年轻人各个胆大包天,两人一边着,脚下不停,带着几分兴奋,便穿街过巷,追了上去。

他们经过严苛的训练,对于地形和方向的查探,从来都是不遗余力,这一代更是转了不只一遭自然轻车熟路,从一个巷转出来的时分,正赶上了队伍的尾巴,两人脚步一缓,直接穿入了对面的巷子,三转两转,又出来,隐隐咬住队伍,直过了三四个街口。

等到两人抬着轿子,又从巷转出来的时分,才走了三四步,刘启升的脚便像钉子一样钉在了地上。

这是一个街口,前面那支并不算大的队伍渐渐而行,没有任何异状,但刘启升的眼睛看的不是他们,而是

街口的百姓不少,见这一行人过去,许多人远远便避了开去,躲避不及的,也埋头跪倒在地,这种现象,并不稀罕。

但刘启升还是在第一工夫,察觉出了不对,时分虽然曾经不早,但街旁的那家顺兴酒楼断没有这个时分关门闭户的道理,再看街口拜倒在地的稀稀落落的百姓,有几个人伏下的身形透着诡异,各个皆是作势前扑的架势。

余光在酒楼二层扫过,点点寒光反射着旭日,刺的他眯了眯眼睛,奶奶的,居然有潜伏?

电光火石间,刘启升眉毛便扬了起来,回身便对从轿子前面探头出来同伴做了个手势,两人脚下渐渐前进,又隐回了巷口。

就在这个时分,长街之上,情势突变。

“杀”暴喝之声骤起,几条矫健的身影曾经蓦然发难。

弓弦响动声,连成一片,箭矢带着骇人的厉啸,攒射而下,那顶二人抬轿立时便成了刺猬,骑在马上的护军纷纷惨叫着栽倒上去,鲜血飞溅,不明所以的百姓发出凄厉的尖叫,纷纷抱头鼠窜。

刺客们从街头巷尾冲出,酒楼上也有数条身影一跃而下,他们挥舞着兵刃,彪悍的冲进队伍,立时便卷起一阵腥风血雨。

猝不及防之下,守护在轿旁的护军纷纷被砍倒在地,几个悍勇异常的刺客手持利刃,猛的冲近轿旁,长刀挥舞,溅起一片血光,两个仪卫,和那两个轿夫立刻身首异处,鲜血喷洒在满插箭矢的轿子上,顺着轿子滴滴答答的淌落在地。

那几个刺客毫不停留,有人立刻将兵刃不要命的插进轿子,一个大汉更是一把掀开轿帘,对着外面发疯般的一阵乱砍,接着从轿子里脱出一个人影,一刀枭首,狰狞的脸上带着狂喜,狂呼了一声,“完颜和尚死了,完颜和尚死了,兄弟们,扯乎。”

一瞬间,长街上的刺客便退了个一干二净,只留下一地的狼藉。

巷子外面,刘启升两个人颇有些呆若木鸡的探头瞧着,眼瞅着那些“胆大妄为”的刺客跑了个干净,刘启升才回过神儿来,眼珠儿转着,随后一把拽过同伴,咬牙切齿的道,“赶紧出城,回去禀报大帅。就,完颜和尚八成是死了”

“?”

见同伴还有些懵懂,刘启升啪的给了他一个嘴巴,“快,再等上些时分,就出不去了。”

们呢?”

“我们再等等,谁他娘的知道这演的哪一出?”

“是。这真不是带人干的?”蔫狼抽抽着脸,带着怀疑。

“我多少遍了。”黑子气馁,指着周遭的一切人,“老哥问问他们,要是有这么件功劳在手,瞧他们是认还是不认?”

“我刘头,您这就不对了,这么大的事儿,您干就干了,也不给兄弟们留点汤,这怎样成?”

“就是,就是,我们出来,别宰了,就是见,也没见过这么大个儿的家伙不是?怎样着也得给兄弟们个法。”

“那可是完颜和尚,他娘的,大帅率兵打汾州,硬是让他给跑了,这会儿却在太原给人摘了脑袋,刘头果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们祖宗”刘启升低声咆哮,他们如今最懊悔的就是当时有些懵了,根本没想起来追着那群人瞧瞧,到底是哪路的神仙做下的,这会儿回来,面对一群凑繁华的家伙,他真的无言以对。

“嘘。”

外面脚步声大作,众人立时安静了上去,直到脚步声远去,这是一处废园,隔着墙对面街上,便是太原留守府的围墙,这是一群人千辛万苦找到的存身之处,太原留守完颜和尚遇刺,接着便是全城大索,两天上去,就没个消停的时分。

还好的是,一群人找的这个地方,离太原留守府邸够近,灯下黑的道理古今通用,接连两日,却没人过去这废园外面瞅瞅,一群人也不敢随便出去,就这么,困在了这园子外面,更让刘启升郁闷的是,都两天过去了,这些没心没肺的家伙,总是拿这茬来挤兑他,让他烦不胜烦。

“行了,都迟钝些。”蔫狼摆手,心里暗笑之余,却也有些不摸底,“子,干这事的到底是些什么人?”

“谁知道?”刘启升更不耐烦了,两天上去,众人猜来猜去,也没个准儿,还真当他是神仙,掐指一算就有了?他奶奶的,他还想知道是谁做的呢?

蔫狼讪讪的笑,“那,死的到底是不是完颜和尚?”

“八成错不了”不过随即刘启升摇了摇脑袋,“要是完颜和尚的话,死的仿佛也太随便了些”

“完颜和尚也是人,死也就死了,还真能比我们多出几条命来?”

“废话,老子要多少遍们才明白?老子到是瞅见有人从轿子里拖出人来,一刀砍下了脑袋,人是死的不能再死了,但要那人就是完颜和尚,老子又没见过完颜和尚长的是什么狗样子,谁知道死的到底是不是他?”

狼叹了口吻,完颜和尚死了,这里的一群人,却都没多少高兴的意思,毕竟就算完颜和尚死了,也不是死在他们手里,再了,这么下去,一群人还出不出得了太原城,都是两码事呢。

“再等两天,我们就出去”

蔫狼一惊,“去哪儿?”

黑子的眼睛在黑暗中放着绿光,“完颜和尚要是死了,太原一定大乱,我们趁机给他添上几把火。”

蔫狼摇头,就知道。“现下看,太原可没有乱的意思”

“不乱也要让它乱起来。”黑子咬牙切齿,“不乱就是完颜和尚没死,乱起来了,完颜和尚就是死了。”

“嗯嗯,这个法子不错。”

“再宰上几个,瞧瞧情势也不错。”

众说纷纭中,蔫狼彻底无语了,这群混子,真真是一群不要命的狼崽子

此时此刻,废园不远处的太原留守府后宅密处,完颜和尚却好端端的坐在椅子上,低头盯着案上棋盘,对面,独吉思忠好整以暇的抿着茶,可见,论起棋力来,完颜和尚要差着一头。

“看来这一局,我又输了。”

半晌,完颜和尚抬起头,掷子认负,独吉思忠悄然一笑,虽看着闲适,却也难掩身上的疲惫。

“棋到中盘,总是有些急。”

完颜和尚端起案边茶碗儿,一口将茶水灌进喉咙,连茶叶也都嚼了咽下,这才嘿嘿笑道:“下棋磨兽性子,都是汉人的把戏,我女真儿郎,还是急些的好。”

独吉思忠神色不动,两人相交甚密,但在一些事上,还是有些分歧,比如,两人虽都力主女真,契丹,汉人一家,共治天下,但自深慕汉风的他在一些事情的心思,与完颜和尚的主张还是一模一样的,两人时常争论,谁也服不了谁,却并不影响两人的交情。

但在此时,他却没多少再次跟完颜和尚辩驳的念头,没有接话,而是将棋盘上的棋子逐一捡起,半晌才道:“急什么?这些天可是躲了清闲,也沉得住气,我这里才是真正的急”

闻言,完颜和尚大笑出声,“难得兄长如此,这一遭的苦肉计,却是使得不冤。”

独吉思忠摇头苦笑,道:“就是不知道,好不好使,别要适得其反才好”

完颜和尚用力挥手,仿佛要挥走什么,“有兄长在,就没有后顾之忧,也不愁那赵石不乖乖上钩。”

“但愿不过我们先好了,这一仗上去,我要那赵石活着”

完颜和尚眸光灼灼,却毫不犹疑的点头,“弟有分寸,我就是想亲眼瞧瞧,秦狗的大将军跪在我完颜和尚面前乞怜的样子罢了,待得往日,我还要亲身带领大军,去捉了秦狗的皇帝,到得那时,才是真正的直爽。”

“贤弟好豪气”

“我女真儿郎,本应如此”

两人相视而笑,久久不绝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将血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