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血 历史穿越
当前位置: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书库首页 > 历史穿越 > 将血 > 第九卷旌旗漫卷不须夸第七百六十四

将血

第九卷旌旗漫卷不须夸第七百六十四

[更新时间]2012年08月12日 03:11 [字数] 6569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七千字,求,订

“大人,逃过劝傩蘸芏啵┙颊漳姆愿溃盟墙橇耍抢锶缃衤业暮埽饷聪氯ィ率嵌跃牟焕儆校侵行矶啻蠡思遥肿乓龀牵镂慕辉冢┙擅还し蚣庑┑ǖ募一铮骨氪笕四酶鲋饕猓┙兆鼍褪恰

“这个复杂”

瞄了一眼独吉思忠,完颜和尚收了笑意,“北逃之人,择其丁壮,助我们守城,不要硬来,可以给他们许愿些益处,不能让他们闹起来”

“其别人嘛,准他们离城,少了他们,太原城反而安定些不是?给城外的孙文晋传令,可以撤围了,让他带兵北撤,但不要离的太远,长顺军等也是如此,还有,传我的话,我知道他们憋屈,军心也是不稳,所以凡离城而去的,都交有他们处置了,一应所获,不须上缴,犒赏士卒便是,但要记得,不得放一人往大同,回京之路也给我封死了,我们在前面拼杀,断不能让这些人坏了大事。 ”

这话可算是对了古塔阿明的胃口,他用猩红的舌头添了添嘴chún,带着些兴奋,用力点头,“大人英明将手下的儿郎也辛劳的很,是不是”

完颜和尚笑了笑,不以为意的道:“这个不用跟我,本人看着办便是,但不能误了我的事,不然的话”

“末将不敢,请大人放心,那些兔崽子若敢乱来,末将头一个不答应。”

独吉思忠此时抬起头,悄然蹙眉,瞅了一眼完颜和尚,用手一抹棋盘,盘上棋子立时纷乱。

见他如此,完颜和尚悄然一笑,并没有多什么,而是转开了话题,“北面情形如何?大同的战报又到了吗?”

古塔阿明摇头身子悄然动着,稍微显出了些急不可耐,对于他们这些女真将领来,大军征战,最大的益处就是可以肆意虏掠,世上也没多少事情比这个更让人觉得直爽的了,孙文晋那里命好,能拿个大头儿,但虎卫军也不是吃素的,从中得上一点是一点,何况还占着先手,可以挑拣一下想到太原城那几家大户家中的叫妻美妾,以及成堆的金银细软,他心里一片炽热

不过在这两位面前,他却不敢稍有放肆,赶紧答道:“没呢,不过没什么可担忧的,海珠儿将军一定能杀的西夏狗不敢再来,等我们打胜了这一仗,不定那边也差不多了,到时传讯过去,海珠儿将军一定会亲来太原给两位大人请安。”

完颜和尚悄然点头,海珠儿能征惯战,确是让人放心,遂摆手道:“如今就回去整理军务,不管秦人,还是西夏人,都是我大金大敌,不可掉以轻心,这话异样传给孙文晋等人,让他依计行事,不可怠慢。”

“是,那末将回去了。”古塔阿明恭敬的行事,接着便转身大步而去。

屋子中恢复了安静,完颜和尚抿着香茗,半晌,才对不发一言的独吉思忠笑道:“怎样?兄长心软了?”

独吉思忠定定的瞧着他,眸光幽静,最终,悄然叹了一口吻,“非是我心肠软,大军征战,苦的是谁,我们比谁都清楚”

完颜和尚抿着嘴,悄然放下茶碗儿,“我明白兄长的意思祖皇帝马上得天下,这才有了大金,当年太祖曾言,汉人,就是我女真儿郎蓄养的牛羊,马蹄之下,可恣意取之长久上去,哪里还改得了?

兄长汉人的书多,所以信汉人的话,想将汉人当做臣民,与我女真儿郎并列,这个我怎样会不明白在军情正急,若再败一场,丢了河中河东,我大金的半壁江山就没了,如此生死存亡之际,又怎能顾忌太多?”

“我还是那句话,汉人可用,但绝不能重用,不然的话,早晚有一天,不用外敌来攻,我女真就得亡于奴仆之”

独吉思忠并无多少动容,这等争论,他们曾经不是第一次了,两人之政见总是有些分歧在,最重要的,便是在这个下面,两人心中皆有丘壑,行之于外,便显得分外的顽固,并不能随便服。

就拿方才完颜和尚的军令来,像完颜和尚这般,为了战事,便可放手而为,任军中将校虏掠百姓,在独吉思忠看来,便有些过于酷烈了,要知道,这些百姓虽是汉人,但也总归是大金的臣民,仗打的赢打不赢先且不,这么一来,也就谈不上什么民意向悖,大金立国百余年,汉人百姓屡屡举起义旗,一人反,便一县反,一府反,为何?还不是

他心里有许多话要,但在这个时节,却忍住了,不想与完颜和尚做在有益之争论,其实,两个人都清楚其中两人分歧之关节在哪里,两人皆出身女真权贵之家,但在治国治军下面,却多有差异,归根结底,其实就在于两人阅历不同而已。

一个少时从军,心坚若铁,一个多年从政,腹无机谋,一政一军,无论手腕还是所持政见,自然不同,无所谓权谋,也无所谓好坏,皆是为大金未来着想罢了,所以,两人才会结成好友,交情日深,但却还是一直无法走上同一条路的。

独吉思忠笑了笑,不管怎样,完颜和尚有一点瞧的明白,此正生死存亡之秋,些许非常手腕,不值一提,大金国到了昔日地步,非是汉人如何如何那么复杂,积弊已深,也只能盼着熬过这两年,才能再谈其他

“这一战之后,贤弟打算如何?”

见独吉思忠顾左右而言他,完颜和尚也是无法,这位兄长什么都好,就是有些时分,太过心慈手软了些。

“还能怎样打算?趁势将河中发出来,不然的话,议和的时分,还不定怎样呢?”

“贤弟的不错”独吉思忠毫不犹疑的点头,在这个下面,两人意思分歧,秦人若占了河中,对于大金来,便如鲠在喉,定然不能让秦人在河中立定脚跟的。

“议和之后,我便要去大同了,北方草原诸部,为祸越来越烈,最好贤弟主之,我之后会乡陛下进言,请调贤弟去东北,至于西夏,这一战之后,我将留在大同,倾力为之,力图两年之内,逼西夏称臣,到时,两面受敌之下,秦人便不敢再随便北来了,贤弟在东北,也就没了后顾之忧,望贤弟珍之重之,慑服诸部”

“我听兄长的。”完颜和尚毫不犹疑的道:“到了那时,定能放眼天下,一遂我胸中抱负”

子洪口。

黑漆漆的人群潮水般退了上去,留下一地奇形怪状的尸首,堆积在子洪口寨墙上下,浓重的血腥气散播在空气中,传出老远,而破碎的寨墙上,金人的旗帜照旧飘扬。

曾经十天了,一万五千余秦军,加上两千丁壮,顿兵于子洪口寨墙之下,未得存进不,已有两千兵卒死伤在了这里。

杜山虎阴沉着脸,死死盯着仿佛随时都能攻破,却屡屡让秦军铩羽而归的关墙,自秦军北进以来,势不可当,连汾州这样的河中重镇都是须臾而破,偏偏遇挫于的子洪口,不光是他和张锋聚,便是军中将校,也都有些红了眼睛。

两千士卒伤亡,鲜血将子洪口前的峡道染的通红,刺眼的凶猛,假设倒退十年,这个时分杜山虎一定亲身率人上去,将这些该死的金兵剁碎了喂狗。

“传令,回营。”杜山虎咬着牙吩咐道。

身边几个领兵官儿正跃跃yù试,闻言都是一愣,接着一人便急急道:“将军,再允末将带兵杀上一阵,末将一定”

没等他完,杜山虎眼睛曾经一瞪,厉声道:“违我军令者,斩。”

便心中不服,也没人敢抗命,对于秦军来,百多年的征战,不但铸就了秦人的铮铮铁骨,更铸就了军中威严的军律,若想脱离这种约束,那只要两条路可走,一个便是握住兵权,本人来当大将军,到了那个地位,不管什么人的命令,都能琢磨一下,便如赵石普通,但便是赵大将军,面对主帅张培贤的军令,也只能用一个拖字诀,不能正面抗令不遵,另外一条路,那就是,死,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军中重威权,秦军中尤其如此,这才有了现如今渐显峥嵘的大秦军旅。

“报,张将军让人传话于将军,猛虎武胜军辎重营一部已到,是命其立刻攻城,还是修整一日再,全凭将军吩咐。”

山虎一拍马鞍子,脸上终于多了几许愁容,“不忙,让大伙儿修整一日,后日破城。”

眼瞅着秦军军阵渐渐退下,往营寨方向而去,寨墙之上,王敬庭终于松了一口吻,抹了一把脸上的粘腻腻的汗水,却是一手的猩红,身子仿佛散了架普通,四处都是刺痛,也不知受了多少处的伤。

肩膀麻木的凶猛,身上甲胄插着几根雕翎,还好都没射中关键,王敬庭仿佛虚脱普通,一屁股坐倒在地,放眼望去,寨墙上四处都是尸首,鲜血肆意的流淌着,顺着寨墙,滴落到下面。

疲惫的士卒大口喘着粗气,与他普通,都软倒在地上,庆幸着本人又能多活一天,伤者无助的着,寨墙下异样疲惫若死的士卒在军官的命令下,拖着步子下去收治伤者,抬起尸首,扔到墙下。

王敬庭茫然的看着,心跳的凶猛,脑袋却怎样也不转个了,来年,这里的土地一定肥沃的凶猛,不知怎样,这个念头浮上了他的脑海

渐渐的,身上有了些力气,脑子也变得明晰了起来,十天,只用了十天,三千士卒,五千丁壮,曾经伤亡过了半数儿,若非他待下向来宽厚,若非他事前根本不计较军粮,可着劲儿的拿来犒劳士卒,若非子洪口就这么大的一点儿,秦人军阵根本无法展开,若非他屡屡亲身上阵,尚能振奋士气,若非太多的假设,但没有这些假设,也不会在秦军猛攻之下,守住这十天。

至于还能守多久,各处援军才能到来,又能到来多少,照现下的情形,一千两千的援军,根本杯水车薪,第五天的头上,便曾经末尾出现了逃兵,假设不是他处置得当,不定还得有多少人被秦人吓破胆子,还能守几天?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为了族中父老,便是死,他也要死在子洪

旁边几个幸存上去的亲卫终于挪了过去,有人嘶哑着嗓子问,“大人,大人,可还安好?大夫,大夫,都死哪儿去了,快过去,大人受伤了”

“别喊了,号丧呢?”王敬庭摇晃着身子勉强站起来,不过却免不了呲牙咧嘴,脚下有些打滑,殷红的血水,曾经涂满寨墙,即使是见惯杀伐的他,也不由有些恶心,将插在肋下的一支箭矢狠狠拔下

“传令,清点伤亡,看来我们命大,又熬过一天了,酒肉都端下去,我们厮杀汉,死也要做个饱死鬼不是?”

这话不怎样吉利,但曾经麻木了的众人却根本没有力气再去计较这茬,箭矢已尽,刀枪已残,还能守得住吗?也只要听其自然了,汉军,能与凶神恶煞的秦军相抗到如今,曾经算得上尽力了。

要是没有王敬庭,子洪口不定早就破了,而到得如今,多数人都已觉着没了什么退路,也只能跟着王将军守在这里,苦等援军了,瞧瞧这墙上墙下死的秦人兵卒,没一个人再有幸运,假设弃关逃命或是降了秦人会如何?那还用吗?

要么早降,要么便不降,河中传过去的音讯,的可是清清楚楚,打到这个时节再降,等着秦人秋后算账吧

大战之后,寨内忙乱着,除了伤者的哀号,很少有人话,不论兵卒还是民壮,端着大碗,狠狠的咬着手上的白面馒头,撕扯着汁水淋漓的肉块,或是大口的喝着河东烈酒,麻木而又有些绝望的氛围,覆盖了寨内的没一个地方,有些人则死死盯着寨墙上的某一处地方,眼中不时闪过仇恨的光芒,正是姓王的那个王八蛋,让大伙儿堕入了这处死地,女真人他娘的是祖宗还是怎的,这般卖力?

而这个时分,他们心中不断诅咒,罪该万死的王敬庭王将军也恶狠狠的瞅着眼前这个人,样子恨不能扑上去咬一口。

这是个中年人,样貌并不算出奇,但一身装束,在这遍及残刀断箭,尸体横陈的战场上就显得有些怪异了,一身长及侠袍,一双粗布麻鞋,本来白色的护腿白袜曾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红的黑的,什么颜色都有,就是没一摹

道袍破碎不堪,挂在身上,lù出外面的棉衬,头发披散着,脸上红白黑相间,手上领着一柄长剑,还在滴落着鲜血,一双精光闪闪的眸子,看上去有些疲惫,但却隐含煞气,显得咄咄逼人,整个人看上去不像个仙风道骨的有道之士,反而像是地狱来的阎王

这时的他回剑入鞘,蹲来,副手脚敏捷的为王敬庭上药并包扎伤口,但王敬庭却一点也不领情,这可不是王敬庭不懂人之常情,道是他情愿守在这子洪口,直面秦军锋芒?

那可太高估他了,他是不得不守,半月之前,这个道人便突然出如今了王敬庭面前,这人他到是认得,指挥使完颜阿力宠信道士,而这个叫青云的牛鼻子,正是完颜阿力面前,最得宠的一个,听能掐会算,捉妖降鬼,是有**力在身的一个人。

要是在素日,这人他一定得罪不起,见了一定也得点头哈腰,奉承备至才成,但如今,他却只想将这人碎尸万段。

由于什么?只因这人离开子洪口,见了他的面,只传了一句话,潞州王家满门老,皆已在押,若秦人不战而下子洪口,王家满门,便会齐齐人头落地,逼着王敬庭死守在这里,这让他怎能不恨?又怎会笑脸相迎?

不过就他一个人,也不定能守住子洪口至今,那道士还了,军中将校,家人都在掌握之中,与他并无两样,这般一来,众人无法,这才出力死守子洪

而据他所知,这青云道士来自潞州青牛观,能言善道,很是为完颜阿力出了些馊主意,完颜阿力对这人是言听计从,不定拿王家老相挟的阴损主意,便出自此人,而现如今,北地道门权利很大,达官贵人趋之若鹜,连皇帝陛下都不能免俗,给了个道人国师的地位,这些道士各个更是富比王侯,暗地里嘛,男盗女娼,什么龌龊事干不出来?不过到了昔日,他才知道,这青云道士居然还有一身不错的功夫,杀起人来也一点不会手软。

不过他心中还是暗暗发狠,若他王敬庭幸运不死,异日当见一个杂毛便杀一个,不然真是难解心头之恨

“将军好生休息,将军这等才干,当能挡住秦人,不叫身后百姓家破人亡,当有大福报加身”

道士瞅了咬牙切齿的王敬庭一眼,lù出一排雪白的牙齿,笑道。

“大福报?怕是咱只能死在这里了吧?”王敬庭冷笑,伸手推开道士,接着便又嘲方时,恐怕道长也得不了好去,嘿嘿,不知道以道长的法力,这阎王路上,是不是会好走一些?”

道士目光闪了闪,站起身来,哈哈一笑道:“将军笑了,咱六岁家破人亡,归于道门,现如今徒弟早已仙去,一身了无牵挂,死又何妨?到时能与将军结伴同游,也是一桩乐事不是”

望着那双略带疯狂的眸子,王敬庭略略有些心寒,哼了一声,再不去瞅道士,转头吩咐道:“去,寻王俊来见我。”

不一时,满眼血丝,一身狼藉的王俊离开他的身前,王敬庭支开其别人等,低声道:“今晚就出寨子”

王俊惊了惊,望向王敬庭,“叔父不走,侄儿也不走,再,家里人都还在”

王敬庭拍了拍他的肩头,沉声道:“那道士有些不对劲儿,就算我们死在这里,也不定能让家人活命,今夜出去,不要回潞州,直接去秦营”

王俊大惊,不由道:“?为何要去父是,我们降了?”

王敬庭摇头,“有我在这里,家里人还有一线生机,所以我不能走,去秦人那里,降了他们,不要藏匿身份,瞒不住,只需据实以高,或许还能得全性命,加之,秦人yù取上党,也能出力助之,让秦人知道这个,活命之机便又能大上几分”

“不如,我们杀了狗道士,带兵降了秦人,一同杀回潞州去”

“道叔父不想如此?”王敬庭苦笑,“也许我们这边降了,那边就得了音讯来想着,我们战死在这里,家人许能活命,但方才我瞧,那道士已存死志事有蹊跷,不得不防,所以才叫出去我在这里,只是存个万一之想,若是也能给我们王家留下香火,不要多想,去了秦人那里,若幸运得活,便借秦人之力,攻到潞州,去家里瞧瞧”

到这里,王敬庭声响曾经有了呜咽,“几百口性命,若有不测,便是滔天大仇,叔父我死也不能瞑目,就给我查下去,想来那完颜阿力行尸走肉,也想不出此等毒计,其他几位将军,估mō着也大抵如此便查查,这些杂毛到底受谁指使,我潞州王氏与他等何冤何仇,竟下此毒手,灭我满门,若真能查到罪魁祸首,定要将其碎尸万段,以慰我等在天之灵”

“叔父,侄儿但愿与叔父同死”王俊悲呼一声,跪倒在地,喜笑颜开。

“起来,什么死不死的,还年轻,未来的日子还多着呢,这大金风雨飘摇,瞅着也过不了几天了,去秦地也好秦人也是汉人不是?总好过给女真人当狗,祖宗听了,也能安心些,去预备吧,到时我让人放出去,记得,善借秦人之力,才能成事,也不要身居险地总要活下去才能谈其他如何”

是夜,一条黑影趁着守卒疲惫,悄无声息的坠下关墙,偷偷的往秦人营寨方向去了,而与此同时,青云道士也将早已预备好的信鸽放飞了出去,至于接信之人到底在何处,又打算做些什么,这位终身坎坷,心胸仇恨,已然没打算活着分开子洪口的道家子弟,一点也不想细究,他只知道,该死的女真人,以及为这些女真人效能的走卒帮凶,早晚都会被人割下头颅,就像他的父母兄弟以及他的师父那般

黑夜覆盖着子洪口关寨,让这里看上去像是一座坟墓,点点灯火,根本解散不了弥漫在寨子上空那让人不安到极点的死气,只因这里的许多人,都已不想活着

(阿草最高订阅曾经到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只需再多一个订阅,就破万了,谁给点一下?呵呵,阿草就太感激了,以前吧,有那么一条福利,是前一本书最高订阅到三千,开旧书的时分,就有三千元的奖励,要是破万,仿佛应该是六千的奖励吧?

反正呢,开将血这本书的时分,的确给了三千的奖励,但后来阿草再找,这条奖励仿佛消逝了,怎样也找不到,不知是不是真的没了,不过破万的时分,还是很jī动,再次感激大家这几年来的支持,阿草持续努力中RO#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将血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