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血 历史穿越
当前位置: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书库首页 > 历史穿越 > 将血 > 第九卷旌旗漫卷不须夸第七百六十八

将血

第九卷旌旗漫卷不须夸第七百六十八

[更新时间]2012年08月12日 03:11 [字数] 4985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传令各部不得擅动,人不得解甲,马不得解鞍,等候军令。 。。

“也不用救火了,拆除粮仓么近民房,不要让火势蔓延。”

“传令四城守城士卒,紧闭四门,无我军令,不得擅离城墙一步。”

“传令给合合,周佐,命他二人率部与城内官佐巡视四城,三日之内,凡闲杂人等出现于街市,皆视同细作,立斩。”

“上书朝廷,命人急送上京,请朝廷务必于年前调粮到太原,数目多少,去问西京户部派来的那几个兔崽子。”

岔子接二连三的出来,情势渐趋险峻,眼望着西城通红的天空,完颜和尚反而静下了心来,只是眉头微蹙,一连串的军令毫不犹疑的信口开河。

“秦人恐怕要趁退兵了。”急急赶过去的独吉思忠有些衣衫不整,这一场大火来的是如此突然,烧掉了些什么两人也都很清楚,至此时分,向来不紧不慢的独吉思忠也有些急了

“求之不得”完颜和尚冷笑了一声,脸上带着难言的自信,还有一丝行将取得猎物的奋,没有一点的懊丧流lu“明日秦军必退,我带兵出城追敌,大破秦军,指日可待,这太原城,还劳兄长看顾一些时分,待得我凯旋而归,再与兄长痛饮一番。

瞅着渊淳岳峙的完颜和尚独吉思忠终于放下了心来,笑道:“好,就等你回来”

太原大火自然也惊扰了坡下的秦军,黑夜之中,秦军大营从沉睡中醒来,sao动着,天色微明之时,赵石带人登到寨中高处,往太原方向张望。

不多时便颁下军令。

“传令各部,收拾行装,早饭当时,立刻拔营,我们回榆次去。”

于坚城之下,撤兵而走,无疑是最风险的事情赵石不断在等没有这场大火,也许就要等到冬天第一场大雪来临之际,便要拔营而起,退兵回汾州,那个时分,天气严寒,对秦军不利,但对于追兵来说定然也不好过。

可以想见的,退兵之路将困难无比,两军廖战,结果很能够就是两全其美,到了那时五万秦川儿郎,近十万河中子弟,能安然回到汾州的,会是多少,便是赵石本人,也是没底更可怕的是,北地严寒,又有大雪封途非战役减员,才将是士卒折损的最大缘由一旦支撑不住,被金兵冲开阵列,也许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不管是真是假,便也给了他选择的时机,而他也毫不犹疑的选择了在此时退兵,由于只要如此,杜山虎,张锋聚两部才能及时于大军会和,只要如此,木华黎,王胜保两部才会少些凶险。

而没有大雪的干系,这一场提早到来的决战也许将愈加ji烈,也将愈加的残酷。

赵石没有料错

早饭当时,早已预备停当的秦军立刻拔营而起,一万河中新军护卫重营以及丁壮先行,接着便是大军中军,胡离率五千猛虎武胜军士卒以及稻重营一部留守大营,为大军断后。

实践上,这个时分别看大军纷饶,阵列严整,兵甲完备,其实则不然,此时大军当中,猛虎武胜军精锐曾经只剩下一万五千人上下,这还要算上稻重营所属工匠,兵役等,其他则皆为河中新募之军,足有近七万人上下,而剩下的,便都是征募之丁壮了,除了赵石亲卫之外,再没有任何骑军随行

这么算上去,赵石麾下大军,自北渡以来,实践上曾经到了最虚弱的一刻。

赵石自然明白这一点,所以大军撤兵而走,却不敢急行,只渐渐向南退避,这样的行军速度,早晚必被金兵追及,于太原金兵一战,已是不可避免。

最蹩脚的是,金兵的反应迅速之极,太原城内大火照旧,但杂胡营,虎卫军,宇德军等几部早已驻扎于太原城外的大军立刻便动了,纷纷向城北方向会聚而来。

太原城自从秦军到来,就从未开过的城门也在此时打开,一队队士卒从城门中涌出,迅速在城下布开阵列,不到一个时辰,数万人马便已枕戈待旦。

一杆大旗从军中升起,下面斗大的两个完颜字样,在寒风中顶风招展。

从天空望下去,金人阵列越来越宽,越来越厚,密密层层,将太原城下遮盖的结结实实。

金人特有的低沉号角声响起,太原城下,肃杀之气越来越浓。

完颜和尚在众将蜂拥之下,离开阵前,望着远处秦人修建起来的大寨,面无表情,他并不着急,秦军大军皆为步卒,走不了多远,先要做的,就是破了这座营寨,再挥兵向前,追上秦军大队人马,与之决战在汾水之畔。

而他心里也明白,本人麾下大军虽说疗养生息,看上去也是兵强马壮,但孙文晋新败,之下各部士气低落,难以堪当首攻重担了,再加上这两场大火,仓促出城迎敌,各部粮草轻重皆是不足,所以无法久战,只能速战速决。

想到这些不足之处,完颜和尚心中微郁,不过还是毫不犹疑的下令“其他各部整理军伍,让人填平壕沟。”号令一下,一队队的民壮被驱逐到阵前,搬用早已预备好的土石等物,接着便成队的快速向秦军营寨方向冲来,将土石扔进秦军发掘的沟壕之中。

秦军大寨当中,五千猛虎武胜军士卒已枕戈待旦,大军主力曾经弃寨而走,剩下的这些人,自然不能够守得住如此阔大的营寨,只能尽量拖延金兵大军的进军速度罢了。

领兵的胡离很清楚这一点,所以这些民壮填埋沟壕之际,大寨之中,并无什么动静。只等金兵来攻。

沟壕虽深,但被填平的速度却也不慢,不过一个多时辰,壕沟便已被填平大半儿。

金兵布阵时的混曾经过去,各部遵守其位,军阵显得越发的严整了起来。

大旗舞动之中,一如金军往常手段,穿着褴褛,有如野人的杂胡营被调到阵前,在低沉的号角声中,发出一阵震耳yu聋的嚎叫声,粗壮而又悍野的胡人战士蜂拥向前。

照旧没有什么阵列可言,糟糟的随着各自头领,拼命向秦军营寨方向奔来,沉重的脚步声,让地面不住悄然颤抖,黑漆漆的人,迅速向前蔓延伸展。

诡异的呼啸声终于从秦宥营寨中响起,许多人望着飞起在天空中的庞大石块而勃然变色,熟习的声响,让完颜和尚嘴角抽动了一下,又反复的目测了一下两军间距,这才放下心来。

随即下令,命两部汉军人马,进至大寨东边,从东进击,其他各部。不许轻动。

庞大的石块落下,将下面的人砸成一滩滩血肉,接着翻腾向前,从杂胡营阵中穿过,破开挡在前面的一切物什,留下一条由血肉构成的线条。

杂胡营的胡人战士们恐惧的望着天空,放慢了本人的脚步,如此长距离的突袭,让许多人气喘吁吁,等到接近秦军营寨时,箭雨如期落下,在杂明营阵中溅起一朵朵血花,速度曾经不期然慢上日绞浚窀盥笞影愕瓜拢恃┪菜烈饬魈试诘孛妫芸毂慊峋鄢上鹊淖涛叮材┪财⒃诳掌小

不过这样的优势只是暂时的,等到胡人战士们穿着粗气,冲到营寨下方,两部万余汉军从东边迅速接近,大寨的陷落便已无可挽回了。

金兵防御坚决,简直一个照面,便已将这短暂的战事停止到了最惨烈的阶段。

强健的胡人战士末尾攀爬寨墙,东边汉军两部也曾经到了,胡离不敢迟疑,立刻命人烧毁投炮,也并不与金兵硬拼,一切兵卒聚集于一处,渐渐退到寨后。

等到胡人战士纷纷爬上赛墙,打开寨门,让己军蜂拥而入,那边汉军异样也是如此

不一时,秦军大寨曾经陷落了一半儿,快的让人难以置信,仿佛蚁群一样的金兵越来越多的进入寨中,喝彩嚎叫着冲向后寨。

当密密层层的火箭从秦军后寨升空,再落于寨中各处,点起火头,浓烟伴随着火焰,简直瞬间便蒸腾而起的时分,金兵阵中的将领们,再次失声。

秦军砍伐下的树木,早已趁着黑夜被运到营寨帐幕之中,下面更是浇上了火油,这一次,赵石简直将预备来攻城的东西,都用在了这里,火并不算太大,却是浓烟滚滚,直上云霄,与远处太原城那几处犹自熄灭不绝的火头相得益彰也让进入寨中的金兵瞬间便慌了起来,四处躲避,自相蹂躏,死伤不可计数,还不曾进入秦军大寨的金兵,却是停了上去

完颜和尚环顾众将,冷笑道:“雕虫小技,不值一提,传令,大军向前,推倒寨墙,灭火”

等到胡离率兵离队,金兵简直衔尾杀了过去,当然,那是金兵的骑军,榆次东南十余里处,秦军终于被迫停了上去,金兵大队人马陆续离开,两军对阵,往来厮杀,渐渐频密,一日之后,两军主力终于面对面立下了阵势,大军决战,已是近在眼前。

与此同时,金人庆荣军数万人马,曾经掠清源,文水,隔河与祁县相望了。

而祁县东北,上党金兵数万,在隆德军指挥使,汉军万户林庆书带领之下,猛攻子洪口,一时之间,寒风呼啸中,河东各处,烽火遍地,一张大大的口袋,将出征河东的秦军包裹在了外面,只差扎紧袋口了的

喊杀声响彻天地,水般的金兵简直毫无间歇的向秦军军阵发起了一

o又一

o的冲击,杂胡营,汉军,轮番上阵,只最精锐的虎卫军等几部照旧拱卫在金兵中军。不曾lu出獠牙。

箭矢如雨而下,刀枪挥舞,一条条上一刻还鲜活的生命在下一刻便变娄血肉模糊的尸体,尸体迅速在两军阵前累积起来,血水让地面变得分外泥泞。

折断的刀枪,如草丛般扎上天面的箭矢,两军站起照旧飘扬,但在冬日的阳光之下,却仿佛都染了几许血色。

只半日工夫,便已有数千两军将士,血染当场,伤亡在这个时分曾经变成了单纯的数字,不论是汉人,女真人,契丹人,还是其他胡人,在这里无分高下,尊贵,或是卑贱,皆能够变成这血肉屠场中的一部分。

而无论是完颜和尚,还是赵石,对这些许伤亡都不会看在眼中,他们要的只是成功,一将功成,万骨皆枯,古今之事,无外如是罢了。

战事从试探末尾,渐渐走入高,金兵主攻,秦军主守,金兵像

o浪般拍打着秦军的防线,秦军则如礁石般,纹丝不动。

一万猛虎武胜军捋士,牢牢钉在阵前,年轻而又久经训练的体魄,一路北来,曾经对血肉横飞的战场渐渐谙熟,甚至于有些狂热的他们,在这个时分将优势尽显无疑,听凭金兵攻势再烈,也无法撼动秦军阵列分毫。

河中新军轮番上前助守,战阵对他们而言,可谓惨烈到了极点,其实这才是刚刚末尾罢了,若非新军中各级将校,多数皆为国武监生员充任,他们在停战之初,便很能够会崩溃上去,威严的军令,在鲜血淋漓的战场上,也变得不那么牢靠了的,不时有新军退上去修整,也不时有队伍补上前去。

这些河中子弟,渐突变得麻木,诚然,ji烈而又有些不利的战事,是最好的磨刀石,可以活上去,便会成为精锐的底子”这个谁都明白,但也是领兵主帅最不情愿见到的情形,只因付出的代价,真实太过高昂。

但如今,却也不得不为,将河中子弟的鲜血,毫不吝惜的抛洒在河东肥土之

赵石立于帅旗之下,冷冷望向前方,金人又一次攻势末尾变得衰竭,忍受不住伤亡的汉军兵卒纷纷调转头,向前进了下去。

秦军却无法追击,连箭矢也不再落在这些奔逃的金兵汉军头上,只能默默的添着本人的伤口,等待金兵的下一次攻势到来。

金兵攻势之烈,让赵石皱起眉头,战局很是不利,金兵精锐还不曾动过,己军却已用了全力,只守不攻,却能守到几时?但如此情势,也只能等,希望本人雕琢的猛虎武胜军,有那个韧xing,能等到金兵lu出破谗的一刻。

这个时分,张嗣忠又派人过去请战,赵石不耐烦的摆手“告诉他,等我军令便是,再要罗嗦,我斩了他。”

传令兵颇有些灰溜溜的走了,赵石吩咐道:“传令给赵幽燕,让他细心些,哪里伤亡过重,就派人补上去。”

“传令给王览,胡离,ji励士气之事,一定要做

让他们告知麾下兵卒,这一战,犯罪最大的,我将颁下番号,允其自成一军。”

是的,他不怕这一万猛虎武胜军将士疲惫,他只怕这些年轻人忍受不住伤亡,最终让人冲开阵列。

一天过去,太阳西沉,汾水虽还滔滔而过,并未结冰,但汾水之畔的土地上,却已结成了一层薄薄的白色冰凌,服饰各异的尸体,简直铺满了长约数里,宽约百多步的交兵之处,寒鸦在上空鸣叫,有些曾经刻不容缓的落上去,啄食难得一见的美味血肉。

秦军军阵渐渐退后两里扎营,金兵渐渐向前,一直保持着威压,却也没再发起攻势,两军默契的立下营寨,点起篝火,煮食食物,战场之上,恢复了安静,只要偶然顺着寒风,才会听到伤者的shen以及呼号。

二十多万大军的厮杀廖战,正常情形之下,非是一天半日可以决出胜负,不过,曾经相互角力一月不足的两军,也终于到了图穷匕见的关头#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将血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