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血 历史穿越
当前位置: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书库首页 > 历史穿越 > 将血 > 第十卷天下兴亡谁人晓第七百八十二

将血

第十卷天下兴亡谁人晓第七百八十二

[更新时间]2012年08月12日 03:12 [字数] 4609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电子书下载功能暂停运用!估量需求到下周完成!

第十卷天下兴亡谁人晓第七百八十二章议和

喝酒喝到颠三倒四,烂醉如泥的没几个,多数人都是酒醉心明,有的人管不住本人,借酒壮胆,闹的翻天覆地,其实,心里清明着呢,而有的人则相反,酒醉之后,老老实实,比素日还要安静的多,此类不一而足,大家都明白,也就不必多,其实归根到底,还是自制力的成绩。

段德官场中人,在这个下面自然不同于旁人,酒意再浓,心中所想所思也比常人缜密的多,只是反应要比素日迟钝上一些罢了。

而他如今已然明了,之前接风宴上种种,不过是赵大将军略略表达本人的不满之意而已,不然的话,大秦军中最是等级威严,一种将领怎样会有胆子明目张胆的灌钦差大臣的酒?

他不知道这位大将军心里到底怎样想的,由于以往真实没和这位大将军打过交道,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之前听闻的那些关于赵大将军种种,却是做不得数了,所以还需本人两人与这位大将军深谈一番才成。

但话回来了,他可不愿这个时分谈什么,身为观军容使,又加兵部侍郎,钦差大臣,对于这些横冲直撞的军中大将,一定要恩威并施,断不能逆来顺受,不然的话,许就成了终身笑柄,对于本人宦途不利的很。

而此时此刻,气势已失,谈什么都不适宜,加之酒醉谈的深,则能够落下话柄,谈的浅了,却不如不谈

不过显然,这位大将军支开众人,可不就是有了相谈一番的意思。

心念电闪间,段德曾经手扶额头,做酒意上涌状,大着舌头道:“秦川佳酿到了这晋地,也变得性烈如火,老夫身有皇命,怎还敢碰这地道的北地烈酒?大将军的好意,老夫心领了,哈哈。”

“老夫二人,今已有酒,加之年岁老大,不堪劳顿,还得劳烦大将军,为我等安排宿处,休憩一番”

这就是著名的酒遁了,但赵石哪里会如他的意,笑道:“这天气确是让人承受不起,两位大人一路辛劳,是该好好歇一歇。不过,兹事体大,皇命为先,而议和之事,也非事,本想着两位大人初来河中,于河中,河东情势不甚了了,借此难得闲暇之机,斗胆多嘴几句不过既然两位大人不堪酒力宿处早已预备好了,那就等两位大人歇好了,再谈其他?来人呀。”

“慢。”

段德急忙出声止住,心里曾经咬牙切齿,别看只是复杂的几句话,却句句皆有深意,为官这些年,他怎会听不出来?意思很复杂,要想聊聊,那就如今话,不然的话,等歇好了?我这里不定就没工夫了呢

议和之事,真的耽搁不起,朝中国母新丧,伴随着景兴新政诸般波涛,再加上方兴未艾的储位之争,大秦看似强盛,但根基却有了动摇之势,这个时分,与外敌议和,实乃朝中头号大事,怎能拖延,又如何敢拖延?

这些领兵在外的军中将领,真真是不顾大局,跋扈到了极点。

心里如此想着,脸上神色曾经板了起来,之前的种种顾忌,也自觉不自觉的抛在了一边,他到想看看,此人到底存的是个什么心思。

瞬间,朦胧酒意,曾经一扫而空,目光在自家儿子身上扫了扫,隐含严峻,表示段从文出去,这等事,不是段从文这样的身份可以与闻的。

不过让他差点气歪鼻子的是,这畜生对自家老子的眼色视如不见,却望向了赵石,赵石悄然点头,他才起身躬身道:“末将告退。”

被儿子下了面子的段德心里怒火狂涌,偏偏这个时分,旁边当啷一声,段德转头看去,那位身为钦差正使的王老大人,却曾经趴伏在案子上,碰倒了酒僎,砸翻了杯盘,也不知是真的不胜酒力,还是装的,反正是一副不省人事的容貌了。

这个老狐狸

装睡?照样拉下水,段德脸上抽动了一下,当即道:“这里只剩我等三人,大将军有话不妨直,议和重事当前,我等三人还是要心心相印才好,不然皇上见怪上去”

“这个自然”赵石点头,“大人可知现如今河中,河东情势?”

“正要讨教。”段德迅速进入了形状。

赵石话不紧不慢,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听两位大人在解州驻留了一段日子,那两军阵前之事,应该瞒不住两位大人吧?”

段德点头,轻描淡写道:“听了一些,概况不甚了了,总不如从大将军口中听闻,来的可信。”

赵石也不在这区区讽刺言语上跟他计较,只是持续道:“太原府一战,我率军倾力而出,尽歼金人太原守军十余万众,金人河东兵马,除大同守军外,其他已不足虑,嘿嘿,这个不算,太原乃金人河东粮草重镇。这个段大人能够还不知道,大战之时,我命人潜入太原,一把火,将太原粮草烧了一半,来年金人的日子可不好过的很了”

段德当即吃了一惊,这他还真不知道。心里不觉大喜,但随后,望着赵石,目光凝聚,问道:“大将军是想”

赵石摩挲着手中酒僎,直视段德,沉声道:“我怎样想有关紧要,我只想问问,两位大人奉旨而来,欲与金人议和,这和到底想怎样议,还请段大人给我个假话”

段德紧皱眉头,沉吟良久,这话真不好,半晌,却是反问道:“大将军以为呢?”

赵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也幸而喝了酒,不然如今段德一定是满脸通红,议和的名声不太难听,将河中出借金人,那就更不好了,但他和王正清商议良久,还就打的是这个主意。

而这其中利害,两人揣摩的也很清楚,陛下以及朝堂众臣的意思,以及当明天下大势,都决议了,现如今的河中,只能是一块有如鸡肋的飞地,不如早早弃之,专心于争霸中原,理想上,这就是大势,换个人来,也得如此

这话好不难听,两人必定要担些骂名,但这不算什么,只需陛下不什么,朝廷诸公不什么,那么他们也就有功无过,于两人前程有益无损,反而是这位大将军,在国母新丧之际动兵,就算立下战功,也纯属莽撞之举,加之还要分担议和骂名,于其军中声威的损伤,真实难以估量。

这算盘,打的很精细的

但心里的盘算是一回事,被这样当面质问又是一回事,就算段德脸皮再厚,当着这位大将军的面,有些话也不出口的。

见对方久久无语,赵石嘴角牵起一丝冷笑,随即扬眉道:“原来两位大人也没想好石改日再向大人讨教?”

嘲笑加要挟,让段德脸上火辣辣的,议和钦差,来之前怎样会没有全盘谋划?

实践上,并非赵石言辞有多犀利,能噎的人一愣一愣的,而是自古以来,议和便是朝堂之上的头号苦差,不管是谁,不论才干如何,只需掌了议和之事,就得预备受上一番夹板气,由于不论结果如何,从中挑缺点简直太容易了,脆弱了不成,强硬更不成,无所作为得过且过,也不成。

就像这次,朝廷定下的底线便是将河中出借金人,赵石本不善言辞,但就此事指摘起来,那叫一个哑口无言,在言谈之上,自然也就占尽便宜。

段德抿着嘴角,还是强辩道:“大将军睿智过人,怎会不知议和之事,还在个议字下面,我等三人商议,还要与金人商议,最终到底如何,如今又哪里的清楚?”

这就是偷换概念了,赵石笑笑,并不受骗,当即使接话道:“段大人莫要欺瞒于我,两位大人身负皇命而来,怎会没有半点计较?只是不愿与赵石罢了,大人莫要忘了,圣旨上仿佛了,要赵石与大人协王大人共掌此事,赵石没听错吧?怎样?大人难道想直到议和事了,便只告知赵石个结果不成?”

被赵石连番挤兑,段德眸中终于现出了怒意,紧紧盯着赵石,良久无语,赵石哪里会怕他,一分不让的对视过去,眼睛都不带眨的,心里更是暗道,娘的,要跟我翻脸?好,老子正好借机让滚回长安去,事情可就轻松多了

瞬间,氛围仿佛凝结了上去,段德胸膛坎坷,到了这个地步,谁来也不能让他自动逞强,这个脸面假设丢了,传了出去,他在兵部岂不沦为笑柄?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吟诵之声突然响起,带着点嘶哑和慵懒,但更多则是突兀的感觉,出声的自然不会是旁人,正是那不断伏案不起的王老大人。

只见这位老大人歪带着官帽,袍服上也尽是酒渍菜汤,睁着一双满是血丝的老眼,茫然的望着周围,半晌,才仿佛清醒了过去。

“没人了。哈哈,恕罪恕罪,老夫量浅,失礼失礼”

啰啰嗦嗦的,却立马让厅中一触即发的氛围一扫而空。

“老大人可是有福之人,竟在此处睡了一觉,当真让段某佩服。”段德满肚子的火气,当即使刺了一句。

赵石也不甘人后,“老大人年岁大了,可要保重身体为好,这北地的天气恶劣的很呢,一旦可让我等如何是好?”

一个比一个狠,饶是这位老大人足智多谋,也是听的眼皮子一跳一跳的,两个兔崽子,给们两个突围,却不领情,真真是不当人子

抽抽着老脸,扶正官帽,掸了掸袍服,这才讪笑道:“赵将军,我等此来,实为解百姓于倒悬,一路行来,河中百姓流离,民生凋敝,老夫感慨良多还请赵将军鼎力助我,息了兵戈,救河中百姓于水火,于国于民,功莫大焉昔日天色已晚,老夫看,就到此为止吧改日,改日我们再细谈如何?”

赵石扫了他一眼,年轻成精的王八蛋,的到是冠冕堂皇,也不知还能活几天,却来趟这趟浑水

想到这里,故作不甘状的嘀咕了一句,“您到是菩萨心肠,金国的百姓,和大秦的百姓到都是百姓,但相差可大了去了”

声响不大,却能明晰的传入段德两人的耳朵,这话可算是将王正清的老脸都揭开了,城府再深,也不由怒从心起,眼睛一瞪,就要话。

但赵石不给他这个时机,大声道:“来人,去请杜将军过去两位大人,杜将军做事细致稳妥,两位大人的饮食起居,都是他来安顿,若有何不妥之处,虽然明言,赵石军务在身,明日再与两位大人相谈。”

赵石曾经打定了主意拖延,但事情就是这般,方案总赶不上变化快,杜山虎匆匆而来,先向段德两人施礼,这才伏在赵石耳畔道:“他娘的巧了,方才北城来报,城外金人议和使臣到了,大帅看”

赵石先是一惊,眼珠儿转转,接着便笑了

#c

更多到,地址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将血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