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血 历史穿越
当前位置: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书库首页 > 历史穿越 > 将血 > 第十卷天下兴亡谁人晓第八百九十一

将血

第十卷天下兴亡谁人晓第八百九十一

[更新时间]2013年05月02日 06:22 [字数] 2588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月票,一大早开始码字,阿草辛苦吧,顺便,鼓掌欢迎将血又多了个长老,打赏真给力将血。。。。。。。。。。。。

这座二层小楼竟有一半围在水中,这水竟然还是活水,只是瞧瞧方向,赵石便明白,这水大概是从西山行宫里引出来的,来自西山的泉眼。

水流泊泊流淌,绕过小楼半圈,直向承恩湖方向而去,竟还形成了个不错的循环,很是独具匠心。

水面上,荷藕莲花在夏末的暖风中微微摇摆,清香飘荡,美不胜收。

小楼一面临水,另一边却是苍松翠柏,行迹幽深宏伟。

一边如娇柔少女,婀娜多姿,一边如伟丈夫,挺拔不屈,一刚一柔,相对而立,水乳交融,小楼身处其中,仿若被捧在手心里尽情呵护的婴孩儿,便是赵石见了,也觉心旷神怡,暗道了一声,果然好享受。

一条石径顺着水边,插入到林中,曲折的来到小楼之前。

听雨楼,这便是小楼的名字,而题字之人字迹懒散飘逸,更是让这座小楼平添了几分慵懒风情。

而小楼门边立柱之上,还刻着四行诗句。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暗窗细乳戏分茶。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赵石分辨了一下,字到是多数都认得,意思嘛也马马虎虎,觉得意境极好,与这小楼极配。

但心里也是苦笑,这里是哪里,这里是国武监,根本不是卖弄文字的地方,军人要心雄胆壮,不畏艰辛才成。这软绵绵的句子,在文人间传诵也就罢了,定是极好的,但出现在这里,却大大的不合时宜。

齐子平。赵石心中摇头。若是这两年都这么过来的,国武监中必定已经军纪松懈,懒散,没有多少血气了。是不是将此人调开呢?

瞬间,他已经泛起了这个念头,最终还是觉得,见见这位景王府旧人再说,文人掌行伍之事。确实格格不入,多数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算齐子平这样曾经历过平蜀之战的人,也不免如此,遑论那些只知舞文弄墨的家伙了。

心里有些不痛快,而小楼上面又传来说话的声音,之乎者也的,心下更是不快,扭头四顾。有那么几顶小轿停在外间,轿夫们都躲在树荫下纳凉,见他们一群人过来,都在好奇的打量。

连个门边卫士都没有,赵石挥了挥手。让侍卫们都在楼下等着,自己迈步便进了小楼的门儿。

门口左转,见到的情形又让他楞了楞,两个书童候在那里。一张桌子横在楼梯口处,上面纸砚笔墨。样样俱全,这又是为了哪般?

赵石上前,绕过桌子就要往上走,两个书童满脸是笑,但性质有度,显然是读过书的,一个躬身开口道:“这位先生,还请留步,我家主人说了,今日之会,若不留下墨宝,便不许登楼。”

不过两个书童瞧了瞧赵石的身板儿,都流露出了点怯意,心想,这位先生生的好生雄壮,也不知是吃什么长大的,更不知会不会作诗,若是不会,放不放他上去呢,若是硬闯,自己两个恐怕拦不住人家。

我去,赵石立马头晕,这等文会小戏他是头一次遇到,望着两个书童,又瞧了瞧楼梯,猛的又听见上面传来哭声,不由恼了。

猛的便吼了一嗓子,“齐子平,你给老子滚下来,不然老子过后拆了你的楼。”

他现在中气之足,世上罕有,一声呼喝,便如同一声春雷炸响在楼里,小楼都好像颤抖了一下,回音作处,房梁上竟然落了些尘土下来。

两个小童当即便被吓呆了,一个腿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上面也有了些响动,片刻,才有脚步声传来,人还未见,已经有声音传了下来,“哪个如此大胆,在此喧哗呼喝,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都是一个口吻,与那在国武监门前遇到的简直如出一辙,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接着,齐子平脸上犹自带着泪痕,带着几个人就这么鱼贯走了下来。

齐子平脸泛怒色,扭头瞧了瞧,不过当即便是一愣,赵石的样子太好认,就算两人两年多未见,瞧瞧这身形,于万千人中,也能将人立马认出来。

齐子平脸色变幻,先是惊,后是怒,接着又有些顾忌,最终化作了一声叹息,声音冷淡道:“原来是大将军驾临,我道是谁要拆这楼。。。。。。。。子平不曾远迎,还望大将军恕罪。”

他身旁的几个人开始时还如他一般,怒容满面,但大将军几个字入耳,不约而同,身子都抖了抖,脸色顿变,几个人立即便想见礼,但见齐子平那模样,却又都有些犹豫。

两年多未见,当初那个勤勤恳恳的大军督粮官不见了,如今在齐子平身上多出来的,是几分狷介以及狂放气息,太平日子呆久了,原来真的能将人呆废了,赵石心想。

不过到底有些交情,在蜀中时也很承齐子平的情,所以并不当即发作,而是挥手道:“闲杂人等都出去吧,我要与祭酒大人商谈军务,出去告诉他们,没有召唤,什么人都别进来。”

所有人都是如蒙大赦,不用齐子平说什么,都是腿脚麻利的行出了小楼,也都一脸的后怕。

齐子平一身轻袍,大袖挥舞,扭头就往楼上走,边走边道:“请楼上来。”

赵石也不跟他计较,跟在后面,就上了楼,楼上又是一番景象,几个蒲团软垫散落在地上,茶香渺渺,竟然还有两个女子在聚精会神的烹茶,窗外望去,正是临水的那一面,观景如同观画。

但赵石此时已无心看这些东西,见有女子在楼上,更是厌恶,直接开声道:“你们两个,都下去。”

两个女子望过来,齐子平摆手,她们这才站起身来,袅袅娜娜的下了下楼。

赵石来到窗前,往下瞧了瞧,齐子平则在一张矮几边上坐下,倒了两杯茶。

赵石回头,沉吟了一下,才道:“两年不见,子平好像变了许多。”

齐子平头也不抬,回了一句,“许是大将军自己变了吧,怎的反来说子平?”

话里味道有些不对,但赵石明白,这些景王府旧人当中,王虎最忠心,这人虽然不怎么样,但在忠心上却是景王府中人当中公认的。

赵石勇冠三军,齐子平最是淡泊,李承乾官位最高,城府最深,方谦最是圆滑,这就是景王府旧人当中最拔尖了几个。

而今王虎已被砍了脑袋,抄家灭族,可以不论,其余人等,却还都在,而景帝多疑,这些景王府旧人的交情却都不深,如果真要算的话,赵石与齐子平两个,算得上是景王府旧人当中最为交好的两个人了。

但景帝在宫中死的不明不白,没人敢说,但都心里明白,这事就算不是赵石下的手,也与他脱不开干系,若非他领兵入城,闹出天大的乱子,景帝也不会死在宫内,而今这般作态,赵石到也料到了的。

压了压心头火气,要知道,现在他已经很少有真正恼火儿的时候,但国武监乃他心血所在,眼见有些乌烟瘴气,心里面的不快是可想而知的,到不是因为齐子平这般姿态而恼火。。。。。。。。

赵石耐着性子,坐了下来,道了一句,“子平现在好逍遥。”

齐子平依旧那番模样,淡淡道:“大将军如今大权在握,岂是子平可以比的?”

赵石见这么说下去,不是个事,当即便不在兜什么圈子,“我素重子平为人,今日相见,要说几句话于你听,就是不知入不入得子平的耳。”

齐子平道:“大将军发话,子平怎敢不洗耳恭听。”

这阴阳怪气的,真的是不太一样了,赵石也不管他,直接便道:“我知道你是在怪我,但不怕说与你听,我就是这么个性子,有人有恩于我,我便百倍报之,有人若想谋我性命,我也断不会束手待毙,即便是陛下,也是不成的,别跟我说什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陈腔滥调,赵石从来不信这个。”

齐子平一拍桌子,怒目而视,道:“好个快意恩仇的大将军,难道赵柱国你以为自己是江湖草莽吗?”

本来还想加上一句乱臣贼子什么的,但见赵石眼睛盯过来,不知为何,胆气突然便是一泄,将话噎在了喉咙里。。。。。。。。。。

赵石哼了一声,“我本起于草莽,快意恩仇乃是天性,当日陛下已经赐下毒酒,赵石性命只在顷刻,若非早有准备,已经命赴黄泉,到了那时,你就高兴了?我早就能下手,只不过就是等着瞧瞧,陛下到底还念不念当年情分和赵石这些年的功劳,到最后怎么着,陛下让赵石失望,就也别怪赵石心狠,世事皆有因果,当日之因,种下今日苦果,能怨得谁来?”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将血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