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血 历史穿越
当前位置: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书库首页 > 历史穿越 > 将血 > 第十二卷千秋功业需百战第一千一百

将血

第十二卷千秋功业需百战第一千一百

[更新时间]2013年08月13日 03:15 [字数] 2937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二百六十四章 拜会李金花背着手在大堂之中走来走去,她如今的心绪烦乱之极,不得不,赵石的决绝出乎她的预料之外,当年终见时,两人地位有云泥之别,一个门阀出身的大姐,虽是不受看重,但也做到了校尉的地位上,手下军兵近千人,再往前一步,就可独领一军了。而赵石那时只是个的旅帅,豪门出身,毫无背景依托,年岁,还是被人硬塞进护粮军的。但之后呢,庆阳兵变,护粮军孤掌难鸣,她这个领军校尉则是惊慌失措,手下将校怀疑而不知进退,猝然遇袭之下,那个初入军旅的少年却是阵斩西夏悍将野力齐,勉强保得护粮军不致溃散。接上去又屡出奇计,雨夜奔袭西夏大营,全歼西夏铁骑,接纳显锋军余部,虚布旌旗,一举解了庆阳之围,之后诈称大将军折木河亲临,骗得庆阳将军李继祖孤身入营,斩其首而号令庆阳镇军,到此竟是将内忧内乱一举平定,平凉援军竟还没出平凉一步。当年那个少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惊才绝艳,令人不敢正视。再然后呢?太子日夜兼程入庆阳,本来以为是来宣抚众军的,不成想却是来夺这突围之功,本来她自认乃女中丈夫,处处仿效当年香侯行事,但到了那时,她才认清,本人实是少了香侯的铮铮傲骨,首鼠两端之下,竟是受了太子逼迫,私下将功劳让给了堂兄李武,当年那少年也是决绝。竟无一言见怪或是找她分,直接离了庆阳回乡去了。这些年追悔之下,老是想着要补偿当年错处,午夜梦回都是当年军帐之内的旖旎情形以及寒夜中那少年的暖和手掌,当初时的雄心壮志渐次消磨,竟是觉得当了这个将军很是无味。赵石在家乡组织团练之事,多有她地暗中相助在外面,几年之后,赵石突然离开庆阳府。却是未与她见上一面,追之不及之下,她才明白,赵石实是对她恨之甚深的,甚至曾经到了警觉的地步,心中舒服。回去还病了一常之后长安武举,她才得知当初无根无基的少年曾经当了景王府护卫都头,前去相见,等了一天却是被拒之门外,自此她也算是心灰意冷了,大不了她这终身便孤老在庆阳。再不回京师罢了。但世事无常,二伯被削职为民,大伯出兵潼关,李家气势一泻千里,若是大伯在潼关出了什么事情。李家便呈分崩离析之势。她对李家没什么归属感。李家这些长辈以及兄弟姐妹除了大伯也没将她当个李家之人对待,李家门阀之兴衰自也不放在她心上,但京师风云突变,太子谋逆,正德皇帝病逝,竟是景王登基为帝。赵石护驾拥立有功。水涨船高之下,一跃而成国朝第一宠臣。数年之内,竟是将别人一辈子也别想走完的路给走了。大伯在潼关来信,也是深感李家出路堪忧,让她找这位曾经的属下,如今的四品羽林大员走个途径,旁人的话可以不听,但大伯自对她爱护有加,又有抚育之恩,当初庆阳府之战,她身边的心腹军兵可都是大伯调拨给她地骁骑,别血脉相连,便是这简拔之恩也是不得不报的。如此这般,再加上西军到潼关增援,那就要受潼关守军节制,到了战阵之上,难保不被人当作梯子踩上几脚,李任权等人都不怎情愿,庆阳府援军的领军之责便也被她顺利得了过去,借此顺道路过长安之机,来寻赵石,希冀能见上一面。这里的来龙去脉看似复杂,但却也比不得她如今心境之万一,她本就是外刚内和的性子,少了几分秦川女子之刚烈和泼辣,到了这个时分,心中柔肠百转,想的都是一会儿若是见到那人,该些什么?这一别经年,那人是不是变了很多,如古人家已是朝廷四品大员,放在军中那是要单领一军地,比之本人的职位还要高上许多,若是给本人些神色,又该怎样应对,当年的恩怨又该怎样解释。。。。。若是冷然相对,出言讥讽,如对敌手,又情何以堪?她这里心绪仿佛乱麻相仿,坐立难安,那个亲兵也是前恭后倨的,这时竟是将她扔在这里,连杯茶水也没有就这么不闻不问了,想来是受了他的命令,让她更是难遭到了极点。不过好在还能进了大营,估量是能见上一面的了,一别多年,也不知当年地少年长成个什么容貌了,他性子冷漠深沉,也不知如今改了一些没有,想到这里,下看法的摸了摸本人的嘴唇,脸上却泛起些红晕,当年他可是大胆的可以,在军帐之中竟敢对本人无礼,后来竟是连身子都给他看了,若不是有太子作梗,结果又会如何?本人会不会嫁给一个本人许多的孩子?想到这里,英气地眉毛也皱了一同,淡蓝色地眸子中蕴着水光,显出些迷离之色,但随即使已将这女儿态收了起来,李金花呀李金花,这都是什么时分了,还想这些有的没的,但。。。。。。。他若是真愿娶本人呢?本人会不会答应?若他能不计前嫌,情愿让本人陪在他的身边,便是不作这个劳什子将军,她也是情愿的,心底的一个声响立刻答复道。不过这一等却是直等到日落西山。。。。。。“大人回来了,快预备热水,们几个赶紧去告诉厨子,备好地吃食都热热,,去告诉李虞侯,大人要见他。。。外面一阵纷乱,等地已是焦灼难耐的李金花立刻站了起来,离开大堂门口,紧抿着嘴唇向外看去。那个带她出去地胖胖的亲兵耿直着脖子一阵乱喊,本人曾经直直朝营门外迎了出去,营中校场上的禁军士卒正在列阵,从她进营的时分就在列梅花阵,一遍一遍,军官充满火气的咆哮声不绝于耳,并不由于指挥使回营而有什么反应。这个她看了几眼便也没兴味再看,一来的她有心事,二来嘛,梅花阵是大秦对付敌军骑兵的最常见阵法,十人为一组,刀盾长枪俱全,散若梅花,聚若蛇盘,前面加以车阵或是身穿铁甲之步卒,挡骑军之锋锐,这样的大阵若是以万人运使,则能挡数千骑卒之冲击。若是从前她自然还会看上一看,但如今她也领军数年了,见识便也不同以往,深知战场之上,若故步自封,照搬这些阵法兵法,必然是个死无葬身之地的结果,尤其是见到那些军官,都是恶形恶状,身后蜂拥着一群手持军棍的军兵,只需有人稍有不对,拖出来便是一顿板子下去,着实严酷的很了,这样练兵哪行?不手下军兵有怨言不,练的东西也是无用的,也不知那人打的什么主意。。营门处一阵短促的马蹄声传来,她这里位于军营前面,自是瞅不到营门前的状况,不过事到临头,心却是跳的跟打鼓似的,双腿也觉得有些有力酸软,到了这个时分,心里反而空泛洞的,方才诸般心思都没了踪影,素白的手掌死抓着门边儿,连被木刺扎破都仿若不觉。又等了半晌,脚步声伴随着铠甲摩擦的声响杂乱的响起,话声也渐渐能听得明晰。“昔日有四十七人被罚,还有两个不服气的,被职下狠狠打了十板子也就老实了,按大人的吩咐,也没下狠手,养上两天就能好的,还有几个当众口角生事,都关在前面的黑房子外面。军规戒律还是每天早晨两遍,背不熟的曾经没有几个,我私下里也听一些军兵了,训练虽是严苛了些,但吃食不错,比他们在禁军时可好的多了,怨言也就少了许多。那些从大人亲兵中挑选的旅帅队正都不错,这些天来曾经让手下军卒服气,置信指挥起来便也事半功倍。。。。。还是大人慧眼,这些殿前司禁军的士卒都很强壮,也能吃苦,就是有些不服管束,我手下的军兵这些天挥板子都累的不行了,楞是还有人挑头生事,不过大人放心,再过个几天,我保证没人再敢视军律如无物的。。话声中,一群身着浅白色军服,身上泥迹斑斑,灰尘满脸,但身子却挺得笔直的军兵蜂拥着赵石远远走了过去。李金花乍见赵石身影,身子不由一软,斜靠在了门边上,眼睛像是黏住了普通,再也离不开那个朝思暮想,牵肠挂肚的人儿的身上。。。。。。。。。。跳至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将血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