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律
当前位置: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书库首页 > > 美人谋律 > 第十八章瞎子点灯白费蜡

美人谋律

第十八章瞎子点灯白费蜡

[更新时间]2013年01月08日 21:51 [字数] 3659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一直等到下晌未时中,春荼蘼派出的人才回来。小九哥不方便进内院,就由老周头来报告。

春荼蘼就一直坐在当院,身上都凉透了。好在听到的是好消息,也算值得。老周头回报说今天恰好县衙非常忙碌,因为有上官巡察狱况,刑房的官吏们急着准备阵年旧案的文档,连那时间超长的午休都省了,还闭了衙。

“老奴和小九哥考虑那位邻县的公爷一时进不了县衙,找不到人,势必要得找个落脚的地儿,于是就沿着县衙外面的茶楼酒肆一间间寻过去,果然找到了。按照小姐吩咐的,我们把那位公爷安排在福清楼先歇下,小九哥亲自去临水楼叫了上等席面,方老板娘还特意找了那位顶顶会说话的二掌柜的亲自做陪,说之后还有乐呵的节目,叫小姐不用操心。”老周头压低声音说,不时瞄一眼东屋。

春荼蘼一笑,也以同样的低声道,“放心,我知道她们支愣着耳朵。可是院子这样大,除非她们长了兔子耳朵,否则听不到的。纳闷死她们,急死她们,哈哈。”

老周头从来只见自家小姐的娇柔天真,哪有这么小小嘎坏的模样,也不禁莞尔。

“老周叔做得好,但您是自家人,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至于临水楼的方娘子,这次真的帮了大忙,咱们有情后补。”她站起来。

她没有继承这身体原主的多少记忆,所以不太清楚春大山和方菲的交情。是江湖朋友?红颜知己?还是小小暧昧?她不能确定。事实上,她自穿越而来,还没见过那位本县有名的两个女人之一,临水楼的方老板娘呢。但这次她爹的官非之事,人家不惜力的帮忙,从行事风格来看,此女性格豪爽大方,做事又周到,应该是个不错的人。等春大山出来,自己去谢就得了。

“过儿呢?”她站起来,忽然发现少了个人。

“那丫头担心小姐午饭没吃,说去买些熟食。我怕小姐着急,先一步回来了。”

“啊,您不说还好。这一说,我还真饿了。”春荼蘼只感觉前心贴后心,空荡荡的胃,胃臂摩擦,咕咕的叫。

但在吃饭之前,她得先办一件事。所以,她安抚地对老周头笑笑,然后抬步走到东屋的外面,朗声道,“太太,老太太,荼蘼有一事禀报。”

徐氏没有吭声,像平时一样装死人,倒是小琴打起了帘子。

春荼蘼好像上午那场架根本没打过似的,迈步进屋,姿态怪异的行礼。知道老徐氏必定不会那么容易让她起来,干脆也不等所谓长辈的吩咐,自行起身。站直之时,还低低的痛叫了一声,似乎无意识的反伸出手,轻轻按了按自己的背。

老少徐氏同时变色,老徐氏是怒的,小徐氏是吓的。

上午老徐氏打的那一扫帚,可是实实在在的。春荼蘼此举虽然有故意的成分,但疼,却是真疼的。刚才她悄悄摸了摸,已经肿了起来。

“怎么,是不是坏了事,找大人来给你收拾烂摊子?”老徐氏哼了声,掩饰心虚。

她就是这样的强势人,绝不会低头认错的。在她看来,打就打了,能怎么样?虽然在女婿家打了人家的女儿,在理字上站不住脚,但她要打的本是个丫头,是春家女自己撞上的,春大山还能打回来不成?至于女儿,也不会有事的。因为她知道春大山心软,看死了他见不得女人哭,更不会打女人的。

“那倒不是。”春荼蘼细声细气地答,“只是来问老太太一声,眼看就申时了,这时节,天又黑得早,我父亲和爷爷都不在,家里不好留宿外人。老太太就算了,毕竟是太太的亲娘,也是女客。但徐家的那两个家丁,您看要安排哪里住?还有食宿银子……我祖父在时,为了免得占太太嫁妆的便宜,已经分伙而居。如今父亲不在,荼蘼身无余钱,怕招待不周。”

徐氏腾的站起来。

刚才打开窗缝,看那个老仆与死丫头嘀嘀咕咕,还当是在外面受了挫折,回来求助的,特别是看到春荼蘼低眉顺眼的进了东屋时,她很有扬眉吐气的感觉。哪想到,这是赶人哪!居然敢!轰她走!

她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可又确实找不到由头发作,也只能暂时憋回去,大声道,“你不用多说,既然我徐家帮不上忙,也不叨扰了,这就连夜回去,免得花用些许,小门小户的承受不起1

“老太太明理。”春荼蘼假装没听懂老徐氏的讽刺,“真是自家事、自家知,春家自己过日子时,确实不敢浪费呢。”这话,摆明告诉老徐氏两件事:第一,她是徐家人,少把手伸到春家来。第二,她这次过来根本没有用处,所做一切全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她第一次面对春荼蘼的伶牙俐齿,被堵得无话可说,只气哼哼地起身要走。徐氏在旁边见着,有点发慌,上前拉住她的袖子,却又不说话,只抽抽答答,看得她气苦,甩开女儿道,“自个儿的日子自个儿过吧,别没事就麻烦娘家。到头来别人不领情,出了钱、使了力也不过是白忙活,还让人看低了去,何苦来哉。”

春荼蘼就给她来个不吱声,以行动表示赞成她的话,挤兑得老徐氏脚底下像长了钉子,急匆匆离开春家,离开了范阳县,直接回自己家作威作福去了,居然连请来的那位公爷都不理了。

徐氏见自己的娘走了,心中暗恨春荼蘼刁钻,突然觉得娘说得对,这个丫头必须快点嫁出去,不然就没有她的好日子过。不过她生气时不吵不闹,就是不搭理人,所以推说头疼,摆着冷脸进内间歇着去,春大山官司的事都没有细问。

春荼蘼乐不得徐氏别来烦她,虽然徐氏心性的凉薄和阴沉让她非常不爽,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让自家爹娶了这样的女人呢,也只好忍了。

回自己屋后不久,过儿就捧了些温热的熟食来。春荼蘼早就饿透了,就着热茶,风卷残云般的吃完,才让过儿侍候着重新梳头换衣服,又灌了烫婆子来焐手焐脚。只是当过儿见到她背上的伤时,一下子就哭了。

“哭什么,又没多疼。只要……不碰的话。”她劝着。

这点情况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小意思。想当初她当律师助理时,工资少,租的房子又偏远,每天早上上班时,跟打仗一样,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似的挤公交、地铁。她曾经被挤出过车厢,直接摔到水泥地上,膝盖手掌全破皮流血,可自己擦点消毒药水,照样楼下楼下跑。至于说饿几顿饭,更是常事。

所以说,穿越到古代后,虽然个性和自由,甚至结婚恋爱受到了限制和压迫,但如果生在好人家,家境稍富余点,家人疼爱点,生活方面还是很舒适的。不像现代女性,挣命一样努力。

“都是我不好。”过儿自责,“整整一条大血印子,肿了有半寸多高呢。”

“那也不碍事,也不是有生命危险,你一哭,倒怪丧气的。”

过儿一听,立即抹干眼泪道,“老爷是武将,兵训回来时,身上总难免受伤。他从前有很多消肿化淤的药膏,抹起来挺管用的。不过现今都在太太那儿收着,我去要点来给小姐搽。”

“她正不待见我呢,你别去自讨没趣。”

“哼,她敢不给1过儿一皱鼻子,“明儿下晌老爷就回来了。若知道小姐受伤,还不得心疼死。这孽是谁做下的,太太会不知道?到时候,她倒要好好给老爷解释解释。”

正说着,就听到外面咳嗽一声。接着,小琴走了进来,把一个茶色的陶罐放在桌上道,“小姐,这是我们太太让奴婢送来的。”之后也没说别的,略施了一礼就又惶惶地退了下去。

过儿拿起罐子,打开闻了闻,脸上立即露出笑容,“正是这个药膏。”又压低声音,“太太倒乖觉,自己送来了。”

春荼蘼灵机一动。

这点伤不算什么,但她也不能让人白打。老徐氏到春家,简直是撒泼一样,如果能借机让那死女人收敛收敛,最好以后少登春家的门,那是再好不过了。

想到这一层,她阻止了过儿要给她上药的举动,“明天再用药吧。”

“那样伤口就发起来了1过儿着急。

春荼蘼笑得很贼,“傻了吧?不懂了吧?正是要它发作起来呢1

“明明是小姐傻了好不好?”过儿挑挑小弯眉,“老爷又看不到伤口,做做样子喊喊疼就行了,倒不用自个儿受真罪。”

春荼蘼恍然大悟。

她大事上算聪明,但细节小事上就有点糊涂。其实是不在意,经常忘记这里是古代,异时空大唐。像背上这种“隐私”部位,春大山是不能看的,即使他是亲生父亲。

说到这个,春荼蘼就有些奇怪:她的癸水已经有了,春氏父子全是男人,那么是谁教给本尊这些女性的生理卫生知识的呢?难道是徐氏?她嫁过来也快一年了,算算时间倒对得上。不过,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因为徐氏别说母亲了,连点姐姐的感觉也没有,比那没见过面的方娘子还要生疏些。

……………………………………

……………………………………

……………66有话要说…………

感谢pdxw打赏的一块稀世美玉和氏壁

感谢锦衣夜行蒙面墨镜人投的30张pk票

感谢悠歌行、樱花雨梨花泪,谁与谁相随打赏的桃花扇

感谢擦身而过9868打赏的香囊

感谢lillian00打赏的平安符和十张pk票

感谢chieh-ching打赏的平安符和五张pk票

感谢天山晴雪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yangjing7780投的一张pk票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美人谋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