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律

美人谋律

第九章勾魂女*鬼

[更新时间]2013年01月26日 20:32 [字数] 3783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既然万事谈好,春荼蘼第二天一早就要赶三绝对恪守职业道德,既然说定,就肯定全力以赴,把老徐氏从案子里捞出来。

正月里没有兵训,春大山就带着徐氏、小琴、过儿,与春荼蘼同行。留在家里的春青阳也被孙女交待了任务,必须要完成的。

“祖父,麻烦你在衙门里告个假。”她偷偷对春青阳说,“帮我盯着点王婆子。”

“你怀疑她?”春青阳愣祝毕竟他在衙门做了大半辈子了,不仅有对犯罪的敏感,身上也有些工夫。尽管身手比不上春大山,对付一般小蟊贼却是富余。

“祖父,您想想啊,徐家老太太是个什么样的人?”春荼蘼眯着眼笑,又露出小狐狸的样子,“她那么掐尖要强,不允许任何人和事脱离她的控制。王婆子是她跟前儿第一亲近和信任的人,而现在她身上背着官司,王婆子却跑回儿媳的娘家来,这种行为却类似于背主。依徐家老太太的性子,就算现在正焦头烂额,也必不会容忍吧?”

春青阳一想,深以为然,眼神中就流露出疑惑的神色道,“亲家老太太,确实是宁愿自伤一千,也要伤敌八百的强硬性子。”

春青阳厚道,说得含蓄。其实老徐氏的个性总结起来就是五个字:损人不利己。

“所以啊,王婆子肯定有问题。但凡是犯罪,或者与犯罪有关的事,都要研究当事人的心理。那是很重要的。”春荼蘼继续说,“那王婆子是什么人我不知道,可却绝对不是好人。她说得话,能全信吗?”

“那不能1春青阳摇头。这件事来得太突然。他一时并没有多想,对王婆子说的话,竟然全盘接受了。现在孙女一说,也觉出不妥当来。

“你不会认为王婆子跟整件事有关吧?”他吃惊地问。

春荼蘼摇摇头,“若是有关,徐家老太太更不会放过她了。我是觉得……是徐家老太太身上有问题。”

她这样说,春青阳更是吓了一大跳,“不会吧?她总不至于谋杀亲夫……”

“我不能确定,但范老太爷的失踪。说不定徐家老太太是知情的,只是装成不知道。您想啊,还是从她的性子来说,夫君不见了,她应该暴跳才对。而不仅是着着急。”想到这儿,春荼蘼习惯性的皱紧了眉,“所以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隐情。而王婆子作为徐家老太太身边的得力人,自然也知道些什么。为了堵她的嘴,徐家老太太才允许她卷了细软,跑到范阳来。”

“有理。”春青阳越想越对,突然拉了孙女一把,“不然。这事你还是别掺和了,若闹出什么辛秘之事,沾上身就是麻烦。这传出去,得多难听埃继外祖父母的私密事,你一个姑娘家给搅和里头去了……”

“祖父,既然应了。咱就不反悔。为人根本谓之诚,人无信不立呀。”

春青阳不说话了,脸色很不好看。他是为人正直端方,还真做不出背信违约的事来。于是他犹豫半天后,咬牙道,“放心,祖父必把那王婆子盯紧,不能让她害到你1

“辛苦祖父了。”春荼蘼由衷地说,“只是不要露了行迹,也不用做什么,只让她不要跑路就行了。不过祖父一个人也盯不过来,不如您去找以前在临水楼做事的小九哥和小吴帮忙,轮流盯着就行了。这监视的事,可是苦活累活。他们两个以前帮过我,全是可靠的。”

“你不用管我这边。”青春阳点头,“我和洪班头关系一向不错,他嘴又严,找他帮忙就行。”

爷俩儿个又商定了一些细节,春荼蘼就和春大山走了。这一次,特意从镇上雇了辆马车。

春荼蘼坐在车上,觉得有两件事是当务之急,必须尽快解决。第一,家里得备匹马,备辆车,出行方便些。第二,她得雇几个调查员。若她以后真能以诉讼为业,总不能事事动用自家老爹和祖父。而过儿,到底是个小姑娘家,对嫌疑犯跟进跟出的,比较危险。

“荼蘼,沿路上要不要走慢些,顺便查查有没有岳父大人留下的蛛丝马迹?”半路上,春大山问。

这辆由双马拉的大车比较简陋,就是附近乡镇上专门拉脚的车,坐位比较硬,头上罩着个简易的棚子。本来一次要拉十几个人的,但春家有急事就包车了。春荼蘼第一次真切而真实的感受到,大唐的车资真是贵埃

徐氏本来诸般挑剔,坐不惯这样四处漏风而且不舒适的车。春大山见自己的女儿都乐呵呵的忍耐了,徐氏为了她自个娘家的事还别别扭扭,登时就阴了脸,半天没说话。等出了范阳县的地界儿,才忍不住这样问女儿。

“说得是。”春荼蘼还没回答,徐氏就点头道,“不然,再雇几个闲汉帮忙吧。”

“不用的。”春荼蘼无视徐氏不满的眼光,“徐家老太太已经报了案,官府的差役自然把应该找的地方找过了,不用咱们自己动手。咱们总共才五个人,有四个是女人,只凭爹一人,再加上几个帮闲的,怎么比得过官府的力量?”

春大山对女儿是绝对相信的,因为她见识过女儿破案和上公堂的本事,当即就点了点头。

徐氏还想说什么,小琴暗中拉了她一下,到底没再多嘴。

春荼蘼看到了这些小动作,只装作没看见,心中却决定,等到了地方,先把自家老爹当成调查员利用起来,首要任务就是盯着小琴。

她没有证据,可就是觉得小琴隐瞒了什么,很是不对劲儿。对于怀疑的事物,必须彻底排除才能放心,不然就会使案子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哪怕是最微小的怀疑也不行。

其实范阳县和涞水县是相邻的,但是因为两县之间的官道只修了一段,其余道路难行,而且要绕很大一圈。因此一来一回要三天。于是在两县交界的地方,就形成了一片商业坊市,主要是两间邸舍和一些卖吃食、用具的。不大的地方。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而在坊市的正前面,临着一个野湖。看起来是死水,但因为湖面大,水质倒还是可以的。

两间邸舍的招牌好像约好了,一家叫吉祥,一家叫如意。如间邸舍离那个湖更近些。风景更好,但春大山在两地之间跑惯了路,倒是与吉祥邸舍的王老板相熟。那王老板也是认识春大山的,很热情给几个人安排了住处,一共两间上房。春大山自然和徐氏一间。春荼蘼就带着小琴和过儿两个丫头同祝赶车的车夫则住了前院的大通铺,那是专门给仆役睡的地方。

过儿很不喜欢小琴,可是一来不能给小琴当开一间房,二来春荼蘼想就近监视,也就只好如此。

正月十六,按幽州的风俗,是“溜百脖的日子。就是说这一天要出门走动,祈祷自己这一年也不生大玻吃了晚饭后,春荼蘼兴致很高。虽然今天绝对算溜百病了,可她还想出去走走。恰巧天气只是微微干冷,无风无沙的,月色也好,她就拉了全家人一起。

倒不是她喜欢徐氏和小琴,只是不想让她们单独待着。免得又出幺蛾子。

徐氏不情不愿的,好不容易听了劝,又穿了厚厚的衣服,来到前院,却正好遇到王老板要关店门。春大山对王老板这么早闭店感到奇怪,而王老板听说他们要去湖边散步,赏冬月,立即变了脸色。

“若说以前,那湖边倒有几分野趣儿,好多文人士子和过路的旅商都喜欢去那里游玩,只是现在不行了。”王老板说,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

“出了什么事?”春大山问。

王老板左右看看,似乎有什么隐形人盯着他似的,还夸张的打了个哆嗦,“才过了年没几天的时候,有个男人住在如意邸舍。也不知怎么,半夜睡着觉的时候被梦魇了,大喊大叫,披头散发就闯出了门去,还赤着脚,一直跑到湖边,跌进去,就再也没有浮上来。”

一听这个,徐氏嘤的吓晕了,小琴和过儿也脸色发白。

“过儿,快和小琴扶太太回屋。”春荼蘼吩咐道。她不是完全不害怕,但经历了重生那么档子事,就不会那么容易被吓到了。

而春大山毕竟是男人,又是从军之人,身上似乎带煞似的,也并不害怕,只皱眉问道,“此事当真?”

“我的军爷,小的怎么敢编这种瞎话1王老板就差指天发誓了,“那个湖,以前也淹死过人的,但不过几天,尸首就能浮上来。年前一场雪,这么多年头一回冷得上冻,可湖面在节下就开化了。就算冰水的水沉吧,也不至于这么多天不浮白呀?再说,出了命案,虽说咱们这儿是两县都不太管的,可衙门也派了人来捞,就是任什么也没捞出来。军爷,您说奇不奇怪?”

“会不会那人自己游上来就走了?”春荼蘼问。

“不可能。”王老板道,“当时那位仁兄跑出去时一路狂叫,好多人被吵醒,追了过去,亲眼看到他跳进水里,却从来没人有看到他出来。军爷,小姐,您们说这事邪性不?也是从那天开始,好多人半夜听到过女人的笑声,也有人在湖边看到过白影子飘来飘去,差点没被吓死。”

春荼蘼和父亲对视一眼,都是悚然中带着一点怀疑。

“所以哪,您们没看见吗?天一擦黑,外面卖吃食的都少了,都关在住处不出来。”王老板继续说,“您二位好好住在店里就没事,过年时小店贴了木符,防邪祟的,勾魂女鬼进不来……有话要说………

晚上那更十点左右,不敢订八点,万一有事,回头食言,大家不打驾我,我自己先惭愧死了。

不过,昨天发微博还说,这本书的书评真正不少的,但我的读者比较奇怪,不喜欢盖高楼讨论,而是各开各贴,各说各的。说起来,咱这儿算是独栋别墅吧?哈哈。

离月底还有五六天,各种卖萌求票,快被追上啦。

谢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快捷键:←)美人谋律 还得延时两小时 美人谋律目录(快捷键:回车) 美人谋律 第十章范家来闹(快捷键:→)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美人谋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