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律

美人谋律

第四十八章父母之命

[更新时间]2013年05月07日 13:13 [字数] 3604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不知公主听没听过一句话?叫做‘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春荼蘼问,见一屋子女人都露出疑惑的神色,突然有点现代人的优越感。她们怎么会听说过啊,真是。

“其实,也不是说懒,是说懒得打扮,疏于修饰。”她继续说,“女人就像这世上的花,少年时含苞待放、嫁人后有如盛开,有了年纪就是果实丰盈,每一个时期都有独特的美丽。对于自身而言,高矮胖瘦、皮肤黑白、声音性情,也各有风姿。就比如鲜花,能说哪种花木是不漂亮的吗?养在富贵之地的牡丹国色天香,但长在路边的野菊自有清新自然之姿。只是,各花入各眼罢了。”

她深吸口气,“所以恕臣女无法回答公主的问题。因为但凡是女子,只要爱自己,心疼自己,愿意好好打扮,就一定是美的。尽管,可能美得不同。”

她这番话,若放在程朱理学会的时代说,就太惊世骇俗了点,但此时是大唐,社会风气开放,女子性格本就比其他古时朝代张扬,所以不仅容易接受,还深以为然。

九公主韩谨佳本想刁难刁难春荼蘼,可结果,却让那些名门贵妇贵女们都心道:民间长大的国公府六小姐,到底也是个有见识的,没有想象中粗鄙。

而春荼蘼不是一味清高冷傲的人,虽然不想巴结权贵,但人是社会动物,不可能失去社会关系生存,她即不打算做孤胆英雄,还是争取更多支持的好。

这样以后行事也方便,又免了为春氏父子树敌。所以,小白花和美少女战士她都不当,混得如鱼得水没什么不好。

前提是,不触及她的底限。

“六妹妹真会说话。”下午好不容易出了皇宫,回到家,也不知哪个耳报神向白敬远说起拜见皇后的事·白老爷子又把春荼蘼提溜儿去问话。

全国公府除了白世林,正经的主子都在,就像听笑话似的,坐了满满一屋子。白毓秀倒是个记吃记打的·上回白敬远数落过他以后,他倒是不出头了,几不可见地丢了个眼色给二房他庶出的二弟白毓涛,后者自愿冒出来当他的试金石。

“我说得是事实呀。”春荼蘼眨眨眼,“难不成二哥以为我拿谎话哄皇后公主和各位夫人小姐们听吗?我说即我思,全是我心里真实的想法。”

白毓涛就嗤笑道,“那我倒不明白了·难道乡间那些无知粗鄙的肥蠢老妪,也是美的吗?”

他这样说,白毓燕等其他小辈就跟着笑起来。可却非善意,是轻蔑的耻笑,看不起她乱拍马屁。在他们心里,穷人平民就当不得一声行赞吧?

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自打她成为国公府的六小姐,或者更早些·自从她成为大唐第一女状师,就太多人针对她,明枪暗箭没少过。可没关系·木秀于林,风必催之嘛。

“那是二哥不会欣赏。”春荼蘼淡定地说,很有些不客气,“凡事都有其之美,你只见她无知粗鄙,岂不知她家境贫寒,努力生存才会变得如此。你只见她身材肥壮,岂不知她是养活儿女,侍奉公婆丈夫,操劳所致。你只见她鸡皮鹤发·牙齿摇动,岂不知她看遍世情,说不定行事练达。花有花的美,可谁说遍地野草,草中碎石就是不美的?全因为人的欣赏角度不同。二哥,我是觉得·人生在世,应当以感恩的心去看天下,那样,无处不美好。”

切,姑娘我在现代时经常上微博看名人发心灵鸡汤式的议论,也能说得比唱的还好听。但这也确实是她的真实想法,谁说底层的人就丑陋,上流社会的人就高贵来着?

白敬远看到这个实际上的外孙女站在屋子中间侃侃而谈,坦然大方,神情间没有丝毫的惧意或者急切,不禁露出微笑,轻轻点头。同时,又有遗憾:她怎么不是自个儿的孙子呢?老天不公啊,为什么她就不能是他的亲孙子呢?哪怕是庶出也行埃

“说得好1他招手叫春荼蘼近前,把自己还没沾唇的茶亲手递给外孙女,“你才被认回白府,以后就多交些同龄的朋友,反正正月里到处轻闲,没什么大事做。再者说,很快就又立春了,长安的春天来得特别早,你也跟着哥哥姐姐们四处踏青游玩,别总在屋里抱着唐律啃,回头脸上长出刑部尚书那样的横纹来,就无论如何也不能美了。”

他亲自端茶,还说了笑话,这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事。白相一向端庄而素淡,同时除了龙位上的那位,傲气得不会对任何人假以辞色,何况类似于讨好的举动,还是对一个晚辈?

于是,春荼蘼在收获了一阵阵假笑和附和后,又外加上一大堆妒忌的毒箭。她没觉得沾沾自喜,反而有些警惕。因为她总觉得白敬远是故意,甚至皇上也是故意。让她出风头,拿她当靶子,用她做挡箭牌,以达到他们那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可是她能反抗吗?现在这个时候,还真不行,只能随波逐流,努力不让自己在怒海中被颠覆。其实她倒并不抱怨,人在世,除非为世界制订规则的人,谁不是挣扎求生。做一个对别人有利用价值的人,没什么不好。

在古代生存,并不比在现代更困难。

她不知道的是,就在白敬远对她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宠爱时,皇上韩谋也正和皇后杜氏提起名门女眷初一朝拜的事。

“约束一下九儿,她实在是有点不像话,何必处处让人下不来台?”韩谋享受着皇后亲自的肩膀按摩,舒服得闭着眼睛,似无意地说。

皇后的手一顿,但很快露出端庄到无懈可击的微笑道,“九儿那孩子,您是知道的,就是口无遮拦,其实完全无心。”

“真无心才好。”

“皇上,您这是什么意思?”事关自个儿的心肝宝贝,皇上停了手,问道。

“大年初一总该和和乐乐的过去,为难于人,是给朕看呢,还是给白相看?”

这话说得有点重皇后立即换成娇嗔的语气道,“这话,皇上可说不得臣妾,到底是谁把九儿宠得这么无法无天的。而且,春丫头好歹也是九儿的表亲,表姐妹之间开个玩笑,也没什么吧?依臣妾看荼蘼名声太盛,头一回见面儿,九儿是起了争胜之心。这,无伤大雅吧?”

韩谋终于睁开眼睛,澄明的眼色令皇后的小心思立即有无所遁形之感,只得错开目光。

然而,韩谋叹了口气道,“九儿是大唐公主当着这么多臣妇臣女的面,不管平时多么娇纵,风度还是要有的。你知道她不过咄咄逼人的问朕那表侄女几句话底下的人能揣测出多少层不同的意思出来?又要多少会反馈到白相那里?身为公主,在公众场合中,一言一行都得注意,难道这些还用朕来教?”

五大家族,他惟一最信任的就是白家,哪怕,年前出了白世玉那档子事。大唐立朝已经两代,那些大家族虽然被他张弹压得老老实实,但其羽翼也是该剪剪的时候了。而春荼蘼事实上是白蔓君之女,是他的表外甥女这件事知情者只有春家父子、白家父子、他和影子而已。

“皇上说得太严重了,就算九儿有什么,也不过是小姑娘置气罢了。她心高气傲惯了,最近皇上倒似喜欢您那表侄女,她气不过……”知道在皇上面前隐瞒不用,干脆明言。

“她是为了朕倒好了。”韩谋盯紧皇后神色平静,却透着一股子不容质疑,“她到了选驸马的年岁,有些不实际的想法,趁早扔了。朕知道你疼她,朕也疼,但不可能的事,早舍弃了早解脱,免得最后作茧自缚。”

“怎么就不可能?”为了女儿,一向柔顺的皇后难得反驳道,“小正无论家世品貌都是上上之选,性格又好。难得的是,从来眼高的九儿喜欢…”

“朕也想朕的女儿嫁给朕的外甥,但小正看似随和,心志却艰。他无意于九儿,朕赐婚就属于强迫。没听民间说吗?强捏的瓜不甜。”

“婚姻事,父母之命。皇上是君,又是长辈再不济,我去和大长公主说说。皇上,您这位妹妹很喜欢九儿呢,说就喜欢她这份率真大方。”

“正是朕不同意。”韩谋突然说,在皇后震惊的目光中,无奈解释,“小正有长才,是未来国之栋梁,若尚了公主,就不能做实事占高位,于国有损。在你心里,到底是大唐江山重,还是九儿重?我大唐这么多青年才俊,难道九儿就选不出别人?”

“皇上不是想把春丫头配给小正吧?”事关女儿,皇后装不下去贤良,“臣妾可听说,无畏那小子也惦记着那丫头。出身微贱没什么,上公堂从事贱业就够可以了,还要招蜂引蝶1

韩谋正端起茶,送到唇边。闻言,又放下茶盏,动作柔和,只发出一声轻响。但皇后与他是结发夫妻,共同生活了二十来年,深知他的脾性,所以意识到皇上生气了,立即噤声……有话要说……内个,月票双倍最后一天,大家也发发力,让我一天涨个百八十票,跟别人似的。呵呵,周日三更报答,大家尽量投好咩?

另,这两章是琐事,可却是不能省掉的。因为要出人物,要出关系,要出下面的案子,大家还得仔细看,不然,可能后面会云山雾罩的不明白。

还有啊,古代人虽然早婚,但历史上大唐人晚婚比较多。本文中也是,女子二十岁不嫁,才会有官媒上门。

感谢Sania220打赏的香囊

感谢单小呆、长乐囡囡、狐狸精的死党、截舞、pduw打赏的平安符

谢谢。RS!~!

(快捷键:←)美人谋律 第四十七章进宫 美人谋律目录(快捷键:回车) 美人谋律 第四十九章三六九等(快捷键:→)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美人谋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