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律

美人谋律

第一百一十八章首输

[更新时间]2013年10月14日 23:02 [字数] 3682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一百一十八章首输

审问之后,就是公开审理。

雁老大对此很是意外,没想到官府会给他公平公正公开的审判。

“圣上推行依律法治国,就算你十恶不赦,也会给你上公堂辩解的机会。”春荼蘼假机大肆吹捧韩谋。有些话,早晚传到皇上耳朵里,顺手拍马屁的事,她不会清高得不做。

她是诉棍哪,又不是清流家的小姐,从前有人说笑话,离婚的男女双方争抢一头牛,律师会趴在地上拼命挤牛奶。

“打官司上公堂,是不是要请状师?”雁老大问。

后来审问清楚了,雁老大是寒门之子,但从小聪慧过人,读书能过目不忘,习武是天赋异禀,可惜祖上有人获罪,不得参加科考,连从军也被拒。可是,他满心报国之念,满眼不平之事,当被人陷害走投无路之后,就做了山贼这份有前途的职业。

崇高的理想和残酷的现实,造就了他这样大胆的举动。不敢说后无来者,至少前无古人。

“你也可以自辩。”春荼蘼实话实说,“但如果有一位特别本事的状师为你辩护,说不定你能脱了死罪。”

“杀人即死罪,何况我杀的是官。”雁老大从鼻子中哼出一股气儿,“春六小姐不必唬我。”

“我干吗唬你,难道你还能出多少请状师的银子不成。当大盗当成你这样也很没出息,劫了这么多钱,自己还一贫如洗。”春荼蘼故意责备,但谁都明白那是赞扬雁老大的品格,“你这样的情况,有个名头叫律法援助。就是对没银子请状师,但可能被判死罪的犯人,公堂会给你指定一名状师。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这不是逞英雄主义的时候。怕死,并非懦夫。随便丢弃生命才是不负责任。”

“我还能活?”求生,则人的本能。雁老大心中有信念,对生死看得就淡然。再者,古代人重义轻生,重诺轻生,反正于君子而言,一切都比性命重要。但若能生,谁也不想死。

“一切皆有可能。关键看官司怎么打。但是……”春荼蘼话风一转,“你毕竟严重触犯了刑律,想清白脱身是不可能的。”

“若还能苟延残喘,雁某当牛做马也无以为报,只求来世。”雁老大是铁峥峥的汉子,面对心目中的恩人,完全不像世俗人士那样扭捏,纵然对方是女子,也二度拜倒。

春荼蘼坦然受拜,随后却挥了挥手。

来世。她若相约,也与夜叉约。雁老大就算了。再者她不习惯乡村生活,牛马也免了吧。

说起来,是她亲手揭穿的雁老大。没有她,雁老大说不定能全身而退。但他不但不恨,还要感激她放他的兄弟一条生路,而且认为自己有罪就当赎,半点不怨天尤人。可见此人真的品性高贵。虽然山贼出身,非士家大族的子弟,却是真正的正人君子。

“不必谢我。因为我不会给你当状师的。”春荼蘼清楚明白的说。

雁老大一愣,随即苦笑,“原来,六小姐消遣我来着。”

春荼蘼看看四周,没好气地道,“这里是大牢啊,我堂堂副都护大人家的千金小姐,跑到这破地方来消遣你吗?是你长得好看,还是这里头有景致?”

“雁某唐突,但实在不知小姐是什么意思?”雁老大连忙道歉。

“我是皇上特使的身份,我父亲是安西大都护府的主事人,于公于私,我都不能当你的状师。”春荼蘼细细解释,“说起来,我父亲虽然在此事上没有一点责任,最后也是会被牵连降罪的,我若明目张胆的帮你,不孝的大帽子也得砸死我。”

“是我连累了白大人。”雁老大目光中有惭色,“他是好官,一心为国为民。这么些年,我就见到这样一个好官,还被我害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他没能识破你这杀人而后冒名的大胆举动?”春荼蘼不以为意的道,因为她必会保着三舅舅担个小罪名,随便罚罚就完了,不伤筋动骨。天高皇帝远的,问题一定不大。

“我是要说明,我为什么不能给你当状师。相反,我还会代表安西官府控诉于你。”

“那我就是没活路了。”雁老大沮丧,“安西再远,长安的事也能听得到。何况这边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关口,来往行商早就把你的事传遍了。”

“我这么有名?”从那天入城的欢迎仪式上已经感觉到了,这时候仍然难免得意。

虚荣啊,女人。

雁老大点头,“所以我才说,有你在公堂上,我怎么会赢?请什么状师也没用。”

“不一定哦。”春荼蘼摇摇手指,“我破案时精力消耗太大,公堂上未必有全力。”她递过一个“你懂的”神色,“若你再有个好状师……说不定,我可能就折在安西。你要知道,从前我的胜诉率是十全十美。”她想说百分百,又怕这古人听不懂。

审问完雁老大,白世遗愁眉苦脸的找到她,长吁短叹的说起雁老大在冒充佟东瑞的日子里做了多少利国利民的好事。春大山也在旁边帮腔,因为和雁老大共事了几年,总觉得这个人虽然沉默寡言,不爱与人来往,却是个正派的汉子。

虽然,他们无论如何想不到雁老大就是令他们焦头烂额的大盗,但却都起了爱才之心。安西四镇的地理位置和民族构成决定了此地的难以管理,可是雁老大来了几年,此地就安宁了几年。也正因为内务民政平顺,白世遗才能把心思全放在军务上,即拱卫了大唐地边疆,又威慑了西域诸国。若真为杀个贪官而赔上性命,多不值埃可皇上重视律法,雁老大偏偏犯了死罪。

当时她就对白世遗和春大山说,“犯了死罪,却不一定就死。雁老大当年虽然杀了真正的佟东瑞和几名兵士,但随他上任的兵士中的大多数却逃跑了。这么些年,事情没闹起来是因为军法严苛,互了主官,手下也没活路。何况。当时他们还掠了佟东瑞搜刮的银子走,所以不知躲到哪个犄角旮旯,隐姓埋名的过小日子去。杀人是死罪,冒充朝廷大员是死罪,这简直是目无王法和君上。但一来死的人没那么多,对百姓的危害性不那么大,案子就有转圜的余地。二来……律法上有一条叫减刑,只要舅舅和爹肯上疏表明雁老大于国于民有功。于皇上于社稷忠诚,官司就有得打。只是死罪可打一打,活罪却肯定逃不了。不然以后人人觉得自己正确,就可以作奸犯科,那还了得。”

正因为她这番话,才被同意到大牢来探视要犯。白世遗和春大山虽然惜才,事关宝贝女儿的安全,他们还是半点不马虎。万一雁老大为求生,暴起伤人怎么办?

春荼蘼为了皇上着想,主要是为了亲人着想。一定不能直接帮助雁老大的。但在公堂上斗个你死我活,咳咳。是斗出你死我活的假像,最后输了官司,她还是做得到。

长胜将军,她不愿意做。还是有点瑕疵才不招人恨,自己的心理压力也小点。否则越是不输,以后就越不敢输,何必把自己搞到那么累?

所以。这是一场她会首输的官司。但在明面儿上,不能落人口实,更不能被人抓住不可告人的把柄。于是她就需要一个有能力和她打对台的人。

这个人,要聪明、有学问,最好还跟她有点仇……

于是,那个人的名字就在嘴边上:杜东辰。

出于对她的信任,雁老大听到杜东辰的名字,立即就两眼放光,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个可爱的孩子这幅样子是萌,大老爷们这样,是傻。不过被她亲手抓起来的大盗却对她言听计从的,实在是怪异。不是应该恨不得吃了她吗?可能也是雁老大和杜东辰共过事,很喜欢这个沉稳高贵的前国公府世子,所以答应得痛快。

等她把事怀告诉杜东辰,后者也非常高兴。

杜东辰离开长安时有一个梦想,能重新和春六站在公堂上。如今,梦想实现了。他觉得老大待他不薄,哪怕明知道那姑娘会放水,也兴奋不已。

和她,再一次交手。坦然的,无顾忌的,面对面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死,也无憾。

照理,在审判前,双方状师私下见面不好。不过春荼蘼在和杜东辰“闲聊”,有意无意递过些若互换地位要如何思考的话后,这才匆匆忙忙走了。

官司要打得激烈,她不能放水得太明显。可是,又怕杜东辰有些事情想不到,不得不提醒一下。但,也不好说得太多了,不然不是伤人家自尊吗?人家会问:你到底代表哪一方?其实白世遗也在暗中反帮“罪犯”,仗着安西与长安信息传递很慢,还经常断绝,案子的审理居然安排在了年底,还有一个多月。

这准备时间,太充分了埃

“判了案子好过年。”白世遗说。因为雁老大对手下有约束,倒也不怕出岔子。

而春荼蘼,第一次在过堂前不那么兴奋,忙来忙去的准备资料也是给人看的。闲了,还得安抚一下狼卫们。之前假冒大盗,动用官兵怕泄露秘密,全是狼卫们做的。

但古力娜扎的话代表了狼卫们的心声:挺好玩的。

………………………………

………………………………

…………66有话要说………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章早上就写完了,我以为我弄了定时更新,现在才发现居然忘记了。我个糊涂虫埃明天双更赎罪。早上十点,晚上八点。

感谢风の岚舞打赏的香囊

感谢ursula1011、可愛夕梨、iceblessom、懒羊羊好、狐狸精的死党、甜沙拉打赏的平安符

谢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美人谋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