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农民 都市娱乐
当前位置: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书库首页 > 都市娱乐 > 风流小农民 > 第0439章成功男人背后有娇妻

风流小农民

第0439章成功男人背后有娇妻

[更新时间]2013年09月14日 16:52 [字数] 11542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转眼间,打手们都散去了,只留下王世飞与王小兵在当常

“走,我请你吃饭。”王世飞热情道。

“下次吧。”王小兵将烟头丢到路边,道。

“客气什么,走,现在请你,不要下次了,下次又请下次的。难得见到你。”王世飞不知王小兵的心思。

“我还有事要做埃”王小兵约了王美铃见面。

“什么事?”王世飞不解道。

“我约了你妹妹,说要帮她的同学看看玻你妹妹去叫她的同学了,约定在中心中学校门前相见,她可能来了。我要过去见她。真的没有时间吃饭。”他只好如实说了,摊开双手,笑道。

王世飞是怕自己的妹妹被坏人泡去了,所以才经常派人照看着妹妹,一旦发现有什么人想要泡他妹妹,就要上去阻止,是以,才会有麻脸男的那件事。

如今,王世飞听王小兵那样说,又忆起那次在君豪宾馆吃饭的情景,便也知道王小兵与王美铃有点意思了,自己做大哥的,也不能一辈子管着妹妹,反正他觉得王小兵也不错,让两人发展发展也可以。

于是,笑道:“哦,这样埃那下次请你吃饭。”

“你妹可能在那里等我了。我先过去了。”毕竟,男女约会,不希望有电灯泡在一旁照着。

“我妹有点任性,她要是说出难听的话,要多见谅。”王世飞道。

“没问题。”抛下一句,王小兵驾着摩托朝中心中学而去。

一会,便到了那里,果然见王美铃在那里,但只有她一人,没见到她的同学。

她的同学难道不在家?她没有找到她的同学?哈哈,那样实在太好了,不用帮她同学看病,自己吹的牛也不会穿帮。天助我啊!哈哈。

这么想着的时候,便已到了王美铃的面前,笑道:“你同学呢?”

“呃,她叫我带你去她家,她在家等着呢,走吧。吃饭了吗?”她露出一个清甜的笑容,嫩声道。

“吃过了。去她家里?不是说了出来的吗?”他倒有点心虚起来,要是单独见她的同学,然后胡吹一通也没什么,现在要去人家的家里,她家人必然会围着看热闹,那么多人围在一旁,很容易露蔓十分难为情。

“怎么了?我同学听说你医术高明,非常高兴。她爸妈也想与你认识呢。她家里人很好说话的。”她眨着明亮的眸子,道。

“哈哈,你不会跟她说,说我医术高明吧?”他脊背出冷汗。

“是埃你能配制美容丸,那一定很懂药性,懂药性的人,哪个不懂行医呢?你就不要谦虚了,像你这样的人才,世上不多了。难能可贵的是,你还那么的谦虚。你就像黑夜中的萤火虫,不论多么低调,一样是那么的引人注目。”王美铃一副崇拜的神情,由衷道。

闻言,王小兵感觉自己的耳根都有点**辣的,虽看不到自己的脸色,估计也红了。他不是谦虚啊,现在是心虚埃医术高明?离他还有十万八千里呢。如果真的是医术高明,那他就牛`逼到要死,也不会等到现在,在前段时间就去帮她同学看病了。他想高调,但实在是没什么能耐,高调不起来,只能低调了。

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谁不想高调一下?

高调会引来别人的关注,有人关注,就会出名,有了名气,那就是名人星际大头兵全文阅读。做名人,虽有树大招风的危险,但也很拉风。谁不想拉风呢?

天下十他妈的人都想过拉风的人生。

王小兵也一样。

平时,他是个凡人,内心深处也隐藏着虚荣。只要被人奉承几句,也会有轻飘飘的时候,如果有能力,他也想在王美铃面前高调高调,只是确实没有医术可言,想表现表现都难以做到。

如今,自己扣了这顶高帽给自己,想摘下来都难了。

其实他想说自己不懂医术,但事已至此,已没有退路了,不然,会令美人伤心一万年的。想了想,觉得还是先办一条后路,于是点头道:“我真的不太懂医术。我要出丑了。我只懂一点点埃”

“咯咯,你去帮她看看嘛,知道你有回春之术。别这么谦虚了。谦虚也是一种罪。”她坚信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于是,他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她,朝她同学的家而去。

大约十分钟之后,便到了王美铃同学的家,也是在镇上,快到郊外,那是二层的小楼房。停好车,王美铃带着王小兵走进客厅。

客厅里有三个人,一个少女,一个妇女,一个中年男子,看情景,这是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女儿在等待来宾。看三人的期待的神色,他们是极想看到王小兵。

“美美,我带他来了。”王美铃的同学叫谢月美。

“快进来坐。喝杯茶吧。”谢月美的妈妈何芳连忙迎了上来,满脸堆笑,热情招呼道。

“不用。我不渴。”王小兵心念电转,暗忖要怎么吹牛才更为合理一些。

“来,抽支烟。”谢月美的爸爸谢尚中递过来一支香烟,道:“听说你很懂中药,我也对中医也有点兴趣,不过,我对很多东西还不懂,以后得向你多多请教。”

闻言,王小兵差点连香烟都忘记接了。他已听出谢月美的爸爸是懂中医的,刹那间,他心头凉拨凉拨的,暗道一声不妙,万千念头在心中飞速转动:这回可糟了,真的是班门弄斧了!如果这家人一点也不懂中医,那自己就可以乱吹一气,他们也分辨不出来。但现在的情况是,美铃同学的爸爸似乎懂中医!这个牛可难吹了!

思及此,他额头出冷汗。

“这天气有点热,一台风扇不够凉,我再拿一台来。”何芳还道他是路上被太阳晒了,进来一时未能降温所致,便上二楼拿鸿运扇了。

“不用,坐一下就自然凉了。”他连忙用手抹了一下额头的汗珠,笑得有些不自然。

“我女儿就是头痛一直不好,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吃了很多中药,都不见有效果,也到医院看过西医,但也没什么效果。请你帮她看看,如果治好了她,我们家会尽全力来酬谢你的。”谢尚中还不知王小兵是个滥竽充数的家伙。

“我尽力吧。”说话间,王小兵打量着谢月美。

这谢月美,居然也是个美人,只是有一种弱不禁风的气质,特别惹人怜爱。如果脸色红润一些,更招人喜爱。从她的神色可以看出,她是真的有玻

但至于是什么病,王小兵只能靠想象了。

要不是王美铃之前曾说谢月美的病是头痛,要他诊断,他是不知她患的什么病的,那就一下子露马脚了百美仙图:女神宝鉴。如今,算是知道了一点底细。那也还不至于完全乱说。吹牛是要技术的,三分真,七分假,方是吹牛的最高境界。

不过,现在他只掌握了一二分真,要吹起来,还是容易露破绽的。

他走了过去,坐在谢月美的旁边,正要伸手装模作样地帮她把把脉,一阵摩托车声由远而近,转眼便到了谢家的门前。

那是一台女装摩托。

大家都看向门外,见是两个颇为有姿色的年轻女人,坐在车后座的那个长相还与谢月美颇有几分相像。王小兵暗忖不是谢月美的姐妹就是表姐妹。本来,越少人越容易吹牛,如今,人多了,容易被听出端倪。

他心虚就更加利害了。本来以为能顺利过关的,想不到情况越来越糟了,早知如此,打死也不来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开摩托的那少妇一头披肩褐发,眉细眼大,面相有三分骚`劲,但那薄薄的嘴唇表明此女是个比较要强,而且很辣的女人。

哪歉觯煌啡崴车男惴ⅲ聿囊刃辉旅婪崧∶酪恍肷砩⒎⒆徘啻夯盍Γ挠形Γ砩系拿恳淮缂》舳际悄敲吹挠械裕谷讼肷先ッ幻菔垢糇乓路材芨惺艿轿耷畹睦秩ぁ

柔顺秀发美女当先走了进来,扫视一圈客厅里的各人,然后道:“爸,妈呢?”

“你妈在里面。”谢尚中指了指厨房里面。

柔顺秀发美女便穿过客厅,向厨房走去。谢尚中招呼那位褐发少妇,道:“罗莲花,坐吧。”

“诶,有客人,是美美的同学吗?”罗莲花瞥了一眼王小兵,问道。

“不是。”王小兵报以微笑,道。

他隐隐感觉到,今天会有点麻烦。正所谓好事多磨,本来要是把谢月美带到学校去,在那里给她看病,那就不会有这种麻烦了。

“他是来给月美看病的,美铃说他非常懂中医的。他就是在小树林集市那边的。你认识他吧?”谢尚中介绍道。

“哦,我怎么没听说过我们那边有很懂中医的人?”罗莲花又重新打量一眼王小兵,狐疑道:“这么年轻就很懂中医,假的吧?嗨,小子,你哪条道混的?听过三爷吧?”

“听过。”王小兵老大不愿意地回了一句。

“我是三爷大儿子全天华的老婆,她姐姐谢月雯现在是三爷小儿子全天雄的女朋友。我说这些,大概你也明白我要说的意思了。如果你真的有本事治好美美,那绝对会重重报答你,如果你是冒牌货,那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你以后都别想出来混了。”罗莲花咄咄逼人道。

“知道。”王小兵微笑道。

他向来是个不屈之人,本来,起先听罗莲花说话虽盛气凌人,见她是女人,自己是男人,保持着绅士的风度,不想与她计较,后来,听到她说全广兴,心头便涌起一股反感,再及后,听她说是全天华的老婆,就更反感了。等听完她的话,才知那个像谢月美的美女叫谢月雯,居然是全天雄的女朋友。

刹那间,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一朵鲜花挺在牛粪上。

他向来是一位秉着良心要拯救鲜花的壮士,如今,见谢月雯处于水深火月之中,他就已有一种要救她出灾难之中的决心。不过,这个念头飞掠而过,还没有立时形成要付诸行动的概念。

如今,他也不怕罗莲花的恐吓,对方越是说话凌人,便越是激起他的对抗情绪都市大供奉。

照理说,听说是三爷的亲戚,只要是在小树林一带混的,没有不怕的,但现在罗莲花看到王小兵一副有恃无恐的神情,心里暗暗纳闷道:三爷在小树林与山石集市一带绝对是一个人物,这小子居然不卖面子,等我再吓一吓他。

于是,双手叉着腰,柳眉倒剔,不善道:“你知道就好,如果你是来骗钱的,那到时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轻则暴打你一顿,重则废了你,你可想清楚了。别到时跪地求饶,那就迟了。”

“我不收钱的。免费帮她看病的。”王小兵淡定笑道。

闻言,罗莲花气得要死,本想吓人家,反被人家呛得语塞。

好半晌,她才冷笑道:“那就好。我们都想看一看你高超的医术。”她是根本不相信他有什么医术。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王小兵也没有退路了,于是,伸手去帮谢月美把脉,他虽没帮人看过病,但从电视的古装连续剧里也看过江湖郎中给人看病时把脉的姿势,于是,也学了出来,倒有几分模样,只是,他自己心中都觉得好笑。但时势所逼,只好装逼了。

装逼也是一种境界。

他闭着眼,倒真像是全神贯注帮她把脉。

实质上,他是闭目养神,心念电转,在想着应对的法子,如今跟罗莲花铆上了,只好表演到底,把假戏演成真戏。

几个人围在一边,都盯着他,看他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暗道他可能真的有两把刷子,就连罗莲花也开始动摇了。毕竟,刚才她说得有点难听了,要不是心理素质过关的人或者真有高超医术的人,听了她的话,多半是要吓得立刻走人的。

可是,眼前这个少年却泰然自若,好像真的有本事。

她也只好悬着一颗心,等他说话了。

王小兵闭目半天,时而微微颔首,时而摇摇头,里面露出微笑,里面又一脸凝重之色,变化多端,但就是不睁开眼睛,倒是让等待的人心急如焚,都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毕竟,越是诊断的时间长,那就越有可能说明谢月美的病症很复杂。

这时,他不急,倒是别人急得要死,但又不好意思打断他把脉。

其实,他也有点急,在想着该说些什么,才显得像样一些。

想来想去,他也没想出什么好方法。

因为谢尚中是懂中医的,如果按一般的方式去说,那必然会露出马脚,是以,只好铤而走险了,不剑走偏锋也难以脱身,于是,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睁开了眼睛,故弄玄虚道:“嗯,有些麻烦。这是疑难杂症。少见。”

“怎么样?”谢月雯关怀妹妹,焦急问道。

“她脑袋里进了风。”他煞有介事道。

“进了风?”谢月雯惊讶道:“没听说过,只听有人骂人说脑子进了水,怎么脑袋也会进风吗?”

“会,这是由于经脉带进的气体,郁积在脑里,不得消散,才会这样的。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浊气,盘旋在脑袋里,每当思考的时候,就会使风动起来,风一动,就会使脑神经痛起来。只要把那些风驱除,便能治好她的病了。”他倒像是专家了。

“那怎么驱除她脑袋的风呢?”谢尚中也被震慑住了。

他虽懂中医,但也是个庸医,是以,听王小兵说得那么奇妙,他半信半疑,只因自己医术不高,也不敢贸然说对方胡说。只好等对方开出药方,到时看用的是什么药,就可大略知道王小兵的虚实了养女锋芒一一尤物嫡女。

既然已演开了头,王小兵也收不住势了。

如今,只有硬着头皮往下演了,他胸有成竹,笑道:“不急,我已有把握。其实,有几种方法可驱除她脑袋里的风。不过,我得找出最保险的一种。我先好好想一想,过几天给你们答案。其实没什么事的,我包保帮她治好1

最后一句,说得既慷慨又有信心,使在场的人都以为他真的能做到。

“那什么时候帮她治呢?”罗莲花倒有些迫不急待了,她想早点见识一下他,看他是吹牛还是真的那么有能耐。

“一个月之内吧,我还要帮她找一些特别的药材。配几剂药,如果顺利,都能驱除她脑袋里的风了。”他淡定道。

“那么久?”罗莲花有些不满意道。

“花姐,算了,只要他能帮我妹治好这头痛病,那就很感激他了,不说一个月,就是二个月也行。”谢月雯倒帮王小兵说话。

闻言,王小兵对谢月雯更有好感,暗忖一定要把她从全天雄那里拯救出来,毕竟让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要是不施予援手,那确实不是男人所为。见到美人有难,就应该全力相助,这才是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王小兵正是继承了男人的优良传统,才会愿意救她出水深火热之中。

对于王小兵所说的是真是假,在场的,最有希望看出端倪的便是谢尚中了,其实,他也不太相信王小兵有能力治好自己小女模墒牵痔趺懒逅档媚敲瓷衿妫由纤踩肥凳侵烂廊萃栌虢∥竿枵娴暮苡行Ч且裕庞形宸中牛蝗唬静换峤型跣”侠锤约盒∨床

现在,他倒很想知道王小兵要用什么方法医治自己的小女儿,问道:“这位小兄弟,你是打算用药物治疗还是其他什么方法?”

“哈哈,到时就知了。不要焦急。到时我会给一个满意答案你们的。”王小兵心中暗暗偷笑,于是,掏出香烟,分了一支给谢尚中,道。

“透露一下给我们知吧。”谢尚中心痒难挠。

“别急。我自有分寸。一切都在我的把握之中。”王小兵倒像个大师级的人物安慰谢尚中。

无奈之下,谢尚中也只好不再追问了。

可是,罗莲花却觉得王小兵是在吹牛,冷笑道:“没见过医生一点消息也不肯透露的埃你不会是在装我们幌子吧?”

“那你问问我这位好朋友,你就知道我不会乱说话了。”王小兵早已料到罗莲花会这样说,已有了对策,指着王美铃,笑道。

“她怎么会知道?还不是由你一人乱吹,她转告给我们听的。你骗了她,她不知道,她告诉我们,那还不是骗了我们。”罗莲花盯着王美铃,一点也不相信,道。

“他医术到底是不是真的高超,我也不敢说。”王美铃如是道。

“哼,我说嘛,看吧,现在露出狐狸尾巴了吧?我从你刚才说话,以及后面的那种表情,就可知你没有一点能耐。现在你还是认了吧。没本事就不要给人看玻”罗莲花越发得意了。

“不过,他配制的美容丸真的很有效果,很多人都买来吃。”王美铃接着道。

至此,罗莲花愣住了,仔细打量王小兵,好像要重新认识他一样。她自己都买美容丸吃,当然知道美容丸的效果不是吹出来的。想不到他就是养生堂的老板。她开始为自己刚才的话语感到有些害羞。

能配制出那么好药丸的人,当然懂得医术天武乾坤txt下载。

她这么想的。

其实,按照常理来说,那她想的一般都是对的。可是,王小兵的情况颇为特殊,他懂些药性,但确实没帮人看过玻

罗莲花是全家的媳妇,当然听全广兴说起过王小兵。不过,她不怎么认识王小兵,对他倒没有那么大的仇恨,主要是她没有与他有直接的利益争斗,而且,她还吃他生产的美容丸,心里对他还是挺佩服的。

如今,近距离与他相处,她感到有些兴奋,能认识他,她觉得这是一种福气。

心念电转千百遍,她语气一下子缓和了许多,还脸带微笑道:“噢!原来是你。你配制的美容丸确实不错1

“我们都吃你的美容丸1谢月雯粲然一笑道。

“谢谢你们的支持。”王小兵彬彬有礼回道。

至此,在场的人对王小兵都起了五分敬佩之心。谢尚中本来对他是颇为怀疑的,直到现在,听罗莲花等人那样说,心里才信了九分,对于王小兵敬若上宾,暗忖他真有可能医治好自己小女儿的怪病,不禁大喜。

“小兄弟,那就请你早点帮我们治好月美的病吧。我们一定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的。”谢尚中诚恳道。

“我尽力而为吧。”王小兵暗道一声惭愧。

要不是他心理素质过关,恐怕早就露出马脚,那场面就尴尬了。看来,想要做大事,过硬的心理素质是必不可少的。

于是,谢家要杀鸡宰鸭来招待王小兵。他婉拒,但谢家执意要请他吃喝一顿,没奈何之下,他只好答应了,但想到别人才刚吃午饭,要是又弄一大桌饭菜上来,那只有自己吃,别人在看,那也没什么意思。

于是,他说等晚上再弄饭菜,现在还饱。

谢月雯与谢月美两姐妹怕他找借口开溜,不肯赏脸吃这顿饭,于是,便忙着要下厨弄饭菜。

不过,王小兵再三向她们表明,自己绝对要在这里吃一顿晚饭。至此,谢家才同意等到下午四点多再做饭菜。

在谢家喝茶聊天一会,王小兵扫视一眼四位美女,真是心旌摇荡,只可惜还不能下手,要不然,当时做一做快活的体育运动,那将是一件很过瘾的事情。干坐着,只能看,不能做,喝茶喝到胃抽筋,他觉得还是出去走一走比较好。要不,坐在那里侃大山,说多了,容易说错话,到时被看出自己的实际能耐,那倒是一件坏事。出去透透去,是一举二得之事。

于是,便说想去中心中学玩一玩,等到晚上再来吃饭。

“我和美铃陪你去吧。”谢月美主动道。

“记得要回来吃晚饭,美美,你要看住他,不要让他走了。”何芳叮嘱小女儿,笑道。

“知道了。我会把他带回来的。”谢月美细长而媚的美眸含笑,道。

为了表示自己真的要在这里吃晚饭,王小兵把摩托留在了谢家的门口,与谢月美、王美铃步行到中心中学去。

罗莲花极想向王小兵请教一些美容方面的知识,但没什么机会开口,如今,王小兵又要到中心学校去逛一逛,她也想去的,但想到适才对他说的话那么刻薄,又有些不好意思,便只好在谢家里等他回来,在吃晚饭的时候再向他请教。

步行在街道上,嗅着两位美少女淡淡的体香,王小兵有点神醉了。

“诶,小兵,你对我说真话,真的能治好我的病吗?我看你帮我把脉时的神色,好像我的病治不好一样九婴剑神。”谢月美被头痛病折磨了多年,不定时会发作,她想起就烦恼不已。

“能1如果没有《丹经》,他不敢说得这么肯定。

他《丹经》里的丹药,只要能炼制出中级丹药,要医治好她的头痛病,估计不是问题。问题就在于现在还没修炼出中级三昧真火,是以,还炼制不了中级丹药。但他会想其它法子来帮她治玻

而且,他这样说,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要鼓舞谢月美,让她充满信心。据他所知,有些病,只要病人自己的信心足够强,那都有可能出现自愈的情况。

“你放心吧。他说了能就肯定能。一个月之后,你的病就会好的了。一个月也很快过去的。”王美铃安慰道。

“要是我的病真的好了,那我一辈子都会感激你的。”谢月美微微仰着小巧而美丽的鼻翼,专注地凝视着王小兵,真诚道。

“怎么个感激法呢?”他以戏谑的口吻,笑道。

男女之间,一旦语气之中涉及到情爱的味道,对方是很容易听出来的,特别是当一方对另一方有意思的时候,就更容易听出弦外之意了。

而谢月美对王小兵,说不上有什么深深的爱意,但对他确实有好感,这一点,那是无庸置疑的。

如今,王小兵其实就是要用这种不认真的态度来试探一下她,看她会怎么说,并且察颜观色,以窥知她的心思。

谢月美听了之后,略显苍白的俏脸忽地浮上两朵淡淡的红晕,瞥了他一眼,努了努粉润的红唇,嘴角含笑,却不说话,一副娇羞的神色,使人爱之不荆她的神色已表明她听懂了他的弦外这意。

一起同行的王美铃自然也听出了王小兵的意思,心里对他想要一脚踏两船微有不悦,幽幽道:“你不会要她嫁给你吧?”

“哈哈,你真聪明,怎么就猜到了我的真正想法呢?”他边说边扫视一眼两美女,见王美铃俏脸微罩冷霜,而谢月美则是俏脸更红润了,神情更为忸怩。

“诶,你怎么能那样呢?帮人还要人家嫁给你。”王美铃撅着红唇,道。

“怎么不能呢?”王小兵笑着反问道。

而谢月美始终微垂着头,满脸红晕,但洋溢着淡淡的幸福笑意。

“美美,那就嫁给他吧。”王美铃也感觉出谢月美对他有意思,赌气道。

“诶,你们说什么呢?羞死我了。别说了,说点其它的吧。我们说学习的事情,好吗?”谢月美是黄花闺女,还没谈过恋爱,对恋爱充满了幻想,如今遇到一个心仪的对象,当然也是想入非非,可是,被人这样说来说去,也颇害羞。

“咯咯,看你,脸都红了。真想嫁给他了。那就嫁吧。”王美铃虽笑靥如花,但心里微微涌起醋意,毕竟她先认识王小兵。

最重要的是,王小兵曾说要做她的男朋友。可现在,要是谢月美也加入来争抢他,那怎么办呢?

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情感问题,王美铃未曾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当感觉这种情况要出现的时候,便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王小兵作为受益者,心里颇为高兴。

不过,看到这一对美女好朋友似乎有一点争风吃醋,如果自己不及时出面来调停,那倒有可能会使她们的友谊出现裂缝,要真到了那一步,他心里倒过意不去。于是,决定调解一下。

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什么妙计重生之花天酒地。

无奈之下,他便笑道:“你们听过湘妃斑竹的故事吗?”

“听过。做什么?”两美女同声道。

“哈哈,舜那家伙真有福气,两位美女都嫁给了他,成了他的贤妻内助。俗话说一位成功的男人背后肯定有一位贤妻。其实,这句话最正确的说话是这样的:一位成功的男人背后肯定有一位或几位贤能娇妻。”他笑道。

“你就想啦,我看你是准备娶几个老婆呢。”王美铃撇撇嘴,笑道。

“哈哈,你们应该跟娥皇、女英一样漂亮。”他扫视两美女那饱满而坚挺的酥胸,意味深长道。

“哼,不理你了。你尽在胡思乱想。”王美铃扭过头去,佯装看街边的房屋。

谢月美也听出了他的一语双关的意思,俏脸更红了。

三人之间的暧昧颇浓,各自都不出声,但无声胜有声,那淡淡的情意笼罩着三人,彼此的心里都甜甜的,美美的,非常舒服。彼此一个眼神,就能使对方浑身舒泰。

不知不觉间,便已走到了中心中学的大门前。

王美铃与谢月美带着王小兵,很轻易便进入了校园。

周末的校园,颇为安静,校道两旁的大树参天,单看这树龄,便知这间中学有一定的历史了。

三人在校园里漫步,谈说些日常趣事与学习上的事情。

“小兵,你学习怎么样?”谢月美问道。

“呃,一般般啦。”他笑道。

“那你准备考哪间大学呢?”此时,两美女之间的醋意已基本消散了,王美铃也问道。

“哈哈,没想好。”他如实道。

“要是我们以后能考上同一间大学,那就神奇了。”谢月美笑道。

她虽没说要与王小兵在一起,但她的话语里已有很明确的信息:那就是希望与他成为情侣关系。

王美铃也感到自己多了一个情敌,但又不知怎么办,心里老是在想王小兵到底会喜欢谁多一点。她喜欢他,如今,谢月美似乎也喜欢他,可他只有一个,难道真的要像娥皇与女英一样,同时嫁给一个人?

想及此,王美铃心里微震了一下。

不知不觉间,三人便来到了池塘里的小凉亭上,坐在凉亭的石椅上,倚着石柱,感觉那凉爽的秋风,有一种温馨的味道。

王小兵扫视一眼两美女,见她们也是有意或无意地看向自己,不禁对她们点头微笑,不过,这么一招呼,倒使她们害羞,不敢再看过来,都佯装看池塘里的游鱼呢。

四周很安静,偶尔有学生从校道走过。

如果是董莉莉与安云秋,他必然要跟她们在这里做一做快活的体育运动,毕竟从校道经过的学生离这里还有数十米,只要不是认真看过来,根本不会看出两个抱坐在一起的少男少女是在做他妈的运动。

一男二女坐在凉亭里,只看游鱼,那确实有点闷。

不过,两美女与他也只是有一面之缘,交情还不深,可以说还没到做快**育运动的地步,是以,他也不敢贸然去尝试,不然,吓坏了美女,那自己的形象就要大打折扣了重生之反派女配txt下载。

泡妞,在相熟之后,揩揩油,那叫有情调。

在还没相熟之际,要是动手动脚的,那叫色狼,是会使美女受惊的。毕竟,要做快活的体育运动,也得有了一定的感情之后,才能做的,美女可不喜欢与陌生人有肌肤之亲。

本来,他也想说几句他妈的话的,但两美女在一起,又不好意思说,不然,对王美铃说了又会使谢月美心中不快,要是对谢月美说了,又会使王美铃有醋意,反正不说好过说。

就在他暗忖什么时候才会有机会抱一抱两美女的时候,突然看到谢月美的神情有些痛苦。

“美美,怎么了?”王小兵走了过去。

“她犯头痛了。”王美铃道。

“每次犯病时,就痛得要死,我真想死了算了。”谢月美站了起来,双手抱着脑袋,站在凉亭里,真的有一种要跳下池塘的趋势。

“别做傻事1王小兵一个箭步,便已冲到了谢月美的背后,双手一搂,正好抱住了她的双峰,软软的,温温的,非常舒服。

“我的头好痛~”谢月美身子倚在了他的怀里,微带娇声道。

“没事的,我一定会帮你治好的1他顺势坐在了石椅上,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将她打横抱在怀里。

王美铃看着这一幕,微生嫉妒,但好友确实是在病中,又不好意思发作,便也过来安慰道:“美美,振作些。他会帮你治好这怪病的。”

说着,她便伸手帮谢月美按摩头部。

“按摩会好一些吗?”王小兵问道。

“是,每次她发病时,只要帮她按摩一下头部,就会不那么痛。”王美铃是她的闺蜜,对此一清二楚。

“我也帮你按摩一下。”于是,他也施展出太极掌,在谢月美的脑袋上轻轻揉`搓。

抱着美人在怀,嗅着她的淡淡体香,他感觉非常满足,看着王美铃站在一边,他真想说:你也坐在我大腿上吧。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就是舜,而王美铃与谢月美就是娥皇与女英,暗忖要是某一天自己在黑道上与人火并而殒命,她俩是否也会像二妃那样哭到眼睛出血呢?

不过,他不希望她们那样做。

只要她们能记得有他这个人陪伴过她们就行,毕竟好好一个美人,要是哭到眼睛都出血,那太令人遗憾了。

逝者已去,活着的人终究要好好地活着,那才是正确的做法。

想着想着,脑海里幻想着二女的**,于是,欲`火便上升了,他小腹下面不禁硬了起来。不过,被谢月美的丰`臀压着,扬不起来。不过,他的老二身经百战,曾经被许多美`臀压过,但在最后的时刻,还是钻了出来,将美人的美`臀统统征服,让她们啊啊求饶。

如今,美人就在怀里,只要一脱她的裤子,再放出自己的老二,便可在她的胯下探索探索胜景了。

只是,王美铃在一侧,这种事不容易成功。

[建了几个群:3118045,273787761,105915253,314453657,314464346,喜欢激情的请进,共同探讨h剧情和泡妹经验。人生苦短,享乐须快。]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风流小农民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