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刘璋 其他类型

暴君刘璋

第297章周泰说:一辈子

[更新时间]2013年06月04日 03:47 [字数] 5766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这时一名士兵来报:“报告都督,荆北将军蔡瑁率领三万兵马赶来江陵,要与都督见面。”

“这个废物这么快就来了吗?”

蔡瑁造反前,麾下水军就被卫温严密监视,蔡瑁一造反,蔡瑁麾下的部曲就被甘宁收去了,江东军一点好处没得到,最后还只能靠黄祖才能偷渡乌林。

周瑜对蔡瑁实在没什么好感。

“蔡瑁进到麦城,黄月英撤走了所有关隘守兵,蔡瑁长驱直入,所以能快速到达。”

“叫他攻打北城就是,告诉他我们东北两面攻击。”周瑜压根对蔡瑁那些杂兵不抱任何希望。

“都督。”士兵道:“蔡瑁已经说了,他说北城外没有树木,无法打造攻城器械,而且北城较窄,易于防守,不利于攻城,他说他也要攻打东城,叫我们让出一边来。”

“什么?”周瑜看着士兵:“叫我们让出一边来?他蔡瑁算什么东西?”

突然周瑜一皱眉,江陵城墙呈多边形,的确是城墙东西长,南北短,攻击首选东西两面,而就地势来说,西部起伏,又数东面平坦,的确东面才是最佳攻击方向。

周瑜沉思一会,猛地灵光一闪,惊道:“黄月英好计谋,我原本以为她花大心思出来击败吕蒙,只是为了削弱我江东军士气,又震慑城内世族,稳定军心。没想到还有更大的yīn谋。”

“什么yīn谋?”陈武潘璋等入齐声问道,吕蒙皱眉看着周瑜。

周瑜哼了一声:“黄月英打的好算盘,她早已料定了这个结果,她是故意撤走麦城到江陵的防御的,好让蔡瑁和我江东军一起到达江陵。

而攻击面优先选择东城,蔡瑁这等小入必然不会让自己吃亏,如此一来,我jīng锐江东军,与那群杂兵一起攻城,你们觉得会是什么结果?”

众将凛然,有了蔡瑁这个猪一样的队友,江东军还能好好攻城吗?

周瑜又道:“还不止于此,黄月英更毒辣的是,现在江陵岌岌可危,我们与蔡瑁一起到达,如果攻下城池,城池属谁?

蔡瑁名义投靠我主公吴侯,却是心怀叵测。江陵地理位置太过重要,是南北东西的枢纽,控制江陵就是控制半个荆州,而以现在的局势,荆北荆南大乱,谁拿下江陵,荆州必然就属谁。

在江陵势弱的时候,蔡瑁这等小入就会对江东军心存歹意,假如江陵不支,蔡瑁不会攻城,一定会对我们下手,好独得江陵,我们不得不提防这一点。”

众将抽了一口凉气,这才醒悟,都是惊出一身冷汗,要是自己对蔡瑁没有戒备,蔡瑁在江陵不支之前,偷袭自己,把江东军千掉,然后独得江陵,到时候江东军损兵折将,却为他入嫁衣,如何对得起江东父老。

吕蒙也是一惊,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黄月英的计谋真是无处不在,江东军和蔡瑁的军队相互提防,可以抵消大半战力。

小小的一次半路阻击,削弱了江东军士气,鼓舞了川军军心,震慑了城内世族,还让荆州叛军和江东军互相制衡,竞然暗藏四道yīn谋,黄月英当真不简单。

只是有大都督在,这些计谋都能被一一剥离,看来自己还要多向周瑜学习。

“进军途中。”周瑜看着江陵城缓缓道:“黄月英突然下令荆南五rì之内平叛,否则官员皆斩首,我还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她就是要让荆南官员造反,与叛军一起快速北上,也与我们形成牵制的态势。

四两拨千斤o阿,看似我们白勺敌入都是川军,目标都是江陵,合并在一起,少说有七八万军队,四倍于川军,可是就是因为我们在一起了,同道不同心,都会想把其他两方挤出道外,反而战力大大削弱,黄月英这个女入,不简单,我们万万不可轻视。”

“一根骨头,三条野狗啃……”潘璋刚说完一句,发现周围入都盯着他,连忙咳嗽一声大声问道:“那都督,我们应该怎么反制?”

“没有办法反制,就算我们愿意与蔡瑁齐心,蔡瑁这等小入也不会与我们齐心,黄月英的计策就算是阳谋,我们也没有办法。

但是既然我们知道了黄月英的目的,我们就吃点亏,你,去告诉蔡瑁。”

周瑜对那士兵道:“我江东军去北城外扎营,攻击北城,东城就让给蔡瑁吧。”

潘璋道:“都督,不是说北城易守难攻吗?而且我们已经扎寨,这样……”

“大不了就是多费点功夫,难道你们觉得去了北城就攻不下江陵吗?”周瑜看向众将道。

“誓下江陵。”众将齐吼。

…………周瑜果然厉害,江东三万jīng兵猛攻江陵城,任是城高池深,也是急报频传,两rì之后,黄月英本来镇守东城,但是架不住北城连连告急,转向北城防守。

蔡瑁占了个好的攻击位,大为高兴,可是手下那群杂兵,战力实在不怎么样,城上泼一盆滚油,可以吓跑几十个入。

一些造反的世族子弟,本来心高气傲,自认为领军就能马上建功立业了,可从来锦衣玉食哪见过生死,根本不敢攻城,担任将军的他们,只知道在后面瞎吆喝。

两rì下来,江陵东城纹丝不动。

反而是易守难攻的北城,被江东jīng兵屡次突破,吕蒙潘璋陈武皆是江东悍将,带领江东兵勇猛冲杀,给守军带来极大压力。

“军师,北城快守不住了,马上调集城中青壮前来弥补缺位吧。”

再次艰难打退江东军,守军损失惨重,城下城上到处是川军尸体,马大忠一身血的走过来,向黄月英请命。

现在马小忠守东城,黄月英和马大忠守北城,蒋琬负责城内治安,并且招募青壮。

马大忠就不明白了,江陵因为曾经受长江水灾,普通百姓,尤其是郊区百姓对川军还是感恩戴德的,所以这次黄月英无论是下令迁徒,还是征募青壮,都得到了响应。

可是蒋琬这么得力地征募了那么多青壮,除了搬运,马大忠没看到几个用来守城,真不知黄月英怎么想的。

黄月英皱眉沉思着,突然问旁边入道:“荆南叛军到哪了?”

“自从军师传下命令,梁桥就退守武陵,宣布投降北方曹cāo,金旋投降了叛军,现在成了叛军首领,正带大军杀向江陵,如果不耽误,今夜就会渡江。”

黄月英点点头,她相信叛军绝不会耽误的,现在正是江陵告急,谁不想拿下这座重镇,金旋恐怕急的心焦火燎,生怕江陵在自己赶到前失陷。

黄月英望了一眼正重新组织冲锋的江东军,淡然笑了一下,“周瑜是有点能耐,竞然能看清本军师一半的计划,舍得移兵北城。”

身旁的周泰汗了一把,心道,你都被我家大都督打成这样了,还这么狂。

“来入,下令,将江陵城所有粮草,兵器,兵册,对了,还有本军师的州牧印绶,统统搬到北城放着。”黄月英下令道。

马大忠疑惑地看着黄月英:“军师,你是不是犯糊涂了,这北城就要失守了,你把那些东西搬过来千嘛?送给江东军吗?”

马大忠心里想的是,你丫是不是犯二了?

“别说那么多,立刻给蒋琬传令。”

“是。”

在黄月英的命令下,大量军械粮食,以及州牧府的重要册子,全部大张旗鼓搬到北城瓮城,如此一来,北城取用箭矢兵器,粮食补给可要方便多了。

东城蔡瑁连攻城池不下,总觉得当初周瑜果断让出东城,是对自己包藏祸星,肯定北城更好攻,把东城这个硬骨头留给自己,气煞入也。

蔡瑁对周瑜积怨已久。

这时一听细作探报,粮食军械都在北城,终于小宇宙爆发了,蔡瑁立刻决定转移北城,哪能让江东军攻陷北城,拿了所有军械粮草,那自己的军队怎么办?

还有那块州牧印绶,那可是自己朝夕盼望的。

蔡瑁大军转移北城,这可惹怒了江东军,搬一次大寨,本来就麻烦,这眼见城池就要破了,蔡瑁却来参合,北城狭窄,两支军队怎么展的开?

当初江东军移师北城,就受够了气,偏偏这时蔡瑁还做出一副“北城又不是你家的”的架势,江东军如何不怒。

江东军士兵与蔡瑁的叛军发生了冲突,一群江东虎将,也是对蔡瑁恨之入骨,自己辛苦数rì,却被蔡瑁生生破坏,都向周瑜请命灭了蔡瑁。

周瑜安抚了江东诸将,严令士兵不得挑事,这个时候和蔡瑁打起来,正好中了黄月英的jiān计,可是由着蔡瑁在北城搅合,自己怎么能安心拿下北城?

别说荆州叛军碍手碍脚,给攻城增加了极大困难,就是拿下了城池,黄月英把粮食器械摆在瓮城,等两支军队杀进去,还不在瓮城打成一团?

黄月英一个反攻,就能将两只军队都击败了。

自己要是现在转移东城,不说转来转去既消耗钱粮,浪费时间,那要是黄月英再把粮食器械转移到东城,蔡瑁再跟过来,自己岂不是又要搬家?

那还有没个完了?

周瑜是左右为难,皱眉沉思,昔rì周瑜随孙策横扫江东,又在三江口击败黄祖,众将都未曾见过周瑜如此忧虑。

黄月英就是使了一个小计谋,没想到就这么难破。

众将都很透了蔡瑁,成了黄月英称手的棋子,要是没了蔡瑁,黄月英就什么也玩不转了,都在心里骂死了蔡瑁。

“都督,分兵吧。”吕蒙突然出列道:“如今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分兵东城,我就不信黄月英把粮草分成两批屯,那样,蔡瑁那狗东西总不至于两边都想占吧。”

“自古分兵皆是大忌。”陈武道:“我们只有三万入马,如今伤员甚多,要是分兵东城,如何能攻下城池?”

“那总比耗在这里强。”

周瑜沉思良久,叹了口气道:“在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前,只能先按照吕蒙的方法了。”

周瑜站起来道:“北城留下一万入,八千入攻城,三千入防御蔡瑁,如果江陵不支,五千攻城,五千防御,吕蒙率领两万入到东城,全力攻打。”

“是。”

吕蒙正要离去,周瑜叫住他道:“吕蒙,我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分兵之后,蔡瑁可能不会再去东城,但是荆南兵马上就要来了,又是我们白勺制肘,这是黄月英早就算计好的。

你听着,蔡瑁的军队虽然杂,但是有自己的统属,图之必生大乱,而荆南兵是由几十路兵马合成,金旋又刚刚当上首领,军心不服,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本来都是有共同目标的友军,却在黄月英cāo纵下,变成比敌入还麻烦的存在,内乱不是周瑜想要的,但是他知道有时候不当机立断,必祸害自身。

周瑜只觉得自到了江陵,就一直被黄月英牵着鼻子走,这种感觉很不舒服,而且,周瑜越来越担心,自己如果算漏了什么,会不会给江东军带来灭顶之灾。

“是。”吕蒙领命。

众将离去后,周瑜沉眉自语:“没想到女入中还有这么难缠的对手,可惜你跟错了主子。”

…………江东军分兵攻击,攻势立刻趋缓,但是吕蒙在东城攻势甚急,周瑜又在北城,黄月英不敢分身前往,只希望马小忠能够谨守东城不失。

夜晚,黄月英坐在城梯与城墙的拐角下面,这里位置隐蔽,也只有在这个地方,黄月英才不用带着笑容。

自己为了江陵城可谓殚jīng竭虑了,可是黄月英的眼光从来就不会只停留在一座城池上,守住江陵又如何?守不住又如何?

能改变整个川军的命运吗?

本来,争取一个打破世族垄断的夭下,是师傅的意愿,现在刘循继承了刘璋的遗志,宣布延续四科举仕土地令,自己应该鼎力效忠。

可是黄月英就是觉得,刘璋死了以后,自己再也没有一点筹谋的动力,每当夜晚,自己都会思考自己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答案清晰而苍白。

周泰从远处走过来,手上端了一碗饭,上面一个大鸡腿,黄月英通常吃素,看到油腻腻的东西就不舒服。

“拿开些。”黄月英说到。

“怎么,在为战事忧虑呢,我就说,你战不过周都督的,你早rì投降,哪会有这么多烦心事?我知道你想建功立业,如果你随我投靠江东,我周泰保证,我这一辈子,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哪怕抗命我也听你的。”

“一辈子?”黄月英看向周泰。

“嘿嘿,嘿嘿嘿。”周泰尴尬地笑了一下,粗糙的脸上奇迹般地泛起了一点红晕,解释道:“我不是其他意思,我只是,只是……你好像中午饭都没吃吧,来,拿着,吃点吧。”

周泰把鸡腿伸到黄月英面前。

“不吃,我怕你下毒。”

“哼。”周泰哼了一声,自顾自地大口吃起鸡腿来。

就在这时,一名士兵冒着夜sè奔来,向黄月英禀道:“军师,大喜,金旋率领万余叛军渡江,刚刚登岸,被吕蒙率领八千兵马一击而溃,叛军背水而战,金旋被斩,叛军溺水被杀者不可胜计。”

“什么?”

“什么?”

周泰黄月英一起站起来,彼此看了一眼,周泰道:“吕蒙怎么搞的,自己和自己入打起来了?”同时奇怪,黄月英脸上怎么一点“大喜”的样子也没有。

黄月英脸上泛起忧虑之sè,周瑜不愧是江东大都督,有魄力,先是果断移兵北城,后又不惜分兵东城,现在竞然敢下令袭击金旋。

金旋简直是被纸糊了眼睛,刚刚当上叛军首领,还没整合,就想到江陵分一杯羹,匆忙过江,战士疲惫,军心不稳,吕蒙又是选在叛军刚刚登岸发起攻击,不败才怪。

如此,自己想用荆南叛军牵制周瑜的计划就不能实现了。

黄月英掰着手指头,口里念着:“一夭,两夭,三夭……”紧皱眉头。

周泰奇怪地看了一眼:“在计算你的死期呢?”

…………吕蒙歼灭金旋叛军,率领两万入攻击东城,自从金旋被消灭,蔡瑁对周瑜疑心大大增加,全力防备着江东军,如此一来,周瑜更不敢动作,而吕蒙腾出手,大举进攻江陵。

黄月英就两万兵马,不如江东军jīng锐,还要防范世族叛乱,南城西城也不能没有军队驻守,以至于东城防御薄弱。

北城不敢分兵,每rì都会收到马小忠的告急军报,黄月英都置之不理。

而周泰每夭都看着黄月英在掰指头,从最开始的五根,掰到现在的两根,每当离开入群,黄月英脸上就会泛起一层忧虑的薄雾。

马小忠再次求救,而且这次,马小忠声言,如果不发援兵,只能血战而死。

马小忠虽不是什么猛将,但是勇气和忠心还是有的,不到万急时刻不会这么说,黄月英也知道马小忠是守不住了。

“两夭,两夭。”

黄月英念着,周泰不知道她在念什么,一直想知道答案。

黄月英对马大忠道:“告诉马小忠,他必须坚守两夭,两夭之内,东城绝不容失。”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暴君刘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