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刘璋 其他类型

暴君刘璋

第415章僚人的饮食

[更新时间]2013年07月16日 22:16 [字数] 4552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可查西哥哥。”雀儿小声叫了一声,又甜又羞。

好厉害差点晕了,宝儿提着鞭子在一旁撅着嘴,看着雀儿,气哼哼地对萧芙蓉道:“也不咋样嘛,比我差远了,姐姐,你说是不是?”

萧芙蓉郑重点头:“那是当然。”

银月洞是很多洞组成的,好厉害的洞和雀儿的洞挨着,好厉害被族人簇拥着回了自己的洞,宝儿虽然生气,还是跟了去。

“主公。”黄月英对刘璋疑惑道:“我不是听说好将军以前只是单恋雀儿吗?可是我现在看着怎么像两厢情悦?”

“哎,这有什么奇怪,女人谁不喜欢有出息的男人。”高沛苦大仇深地道:“连我刚才都对他点头哈腰了,什么女人不崇拜。”

刘璋低头沉思一下:“应该能说通吧。”

黄月英看了银月洞一眼,都是一片喜庆,叫军士暗中查探过,绝不会有什么埋伏,甚至银月洞根本没多少持兵器的勇士。

“等等。”黄月英突然眉头一皱,这银月洞怎么男丁这么少?应该是随孟获征战去了,可是勇士都没撤回来,银月洞就宣布投降?

正在这时,银月洞女洞主卓玛拉依带了两个人走过来,右手手心与左手手背紧贴,深鞠一躬磕在右手手背上,向刘璋行了一个僚人女礼。

“尊敬而强大的客人,我们等你们很久了,我们都是爱好安定的民族,许多银月洞勇士回来,都称赞蜀候大仁大义,出兵南荒乃不得已为之,银月洞不敢抗拒天兵。也不愿抗拒天兵,特与蜀候讲和,如果这样,我们需要做什么表达诚意?”

卓玛拉依一脸春风的笑容,看着刘璋,等待刘璋的吩咐。

黄月英问道:“你们银月洞的勇士呢?还在孟获那里吗?”

卓玛拉依甜甜一笑:“我们的勇士已经离开孟获,将在七日内归途,从此之后,他们都是蜀候的朋友。蜀候的恩政我们银月洞全部接受,并且表示感谢蜀候的大度。”

刘璋点点头,对黄月英道:“我们的军队也需要休整,就七天吧,七天后离开银月洞。你和她商谈一下细节。”

黄月英点点头。

刘璋轻舒一口气,这一个月一直深入不毛之地,战争倒不苦,蛮人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就是走的累,就算有南蛮的山地马,大多地方还是要步行。现在难得有个休整时间,银月洞的景色很好,刘璋找来萧芙蓉。

“夫君,什么事呀?”萧芙蓉问道。

一座百米高的青山顶。刘璋坐在悬崖边看干净明澈的天地,南荒说是荒,绵绵的原始森林和蜿蜒如明珠的河流,大地滴水般的翠绿。天空如碧玉般湛蓝,让人忍不住心旷神怡。

萧芙蓉从后面的亲兵岗哨中间走过来。

“叫你来陪我看风景埃这里风景很好,美景佳人,浑然天成。”刘璋笑道。

“宝儿在和雀儿打架呢,宝儿没打过,叫我跟雀儿打,正好夫君的亲兵来了,宝儿妹妹老大不高兴。”

“哦?”刘璋失落地道:“那好吧,你先去吧。”

“才不。”萧芙蓉抱着剑坐到刘璋身边,头靠在刘璋肩膀上道:“看着宝儿为了好厉害跟雀儿打打闹闹,蓉儿好羡慕的,就想到夫君,没想到夫君就派人来了,真好。”

刘璋搂过萧芙蓉:“那蓉儿是不是想和玥儿或者洺儿打一架啊?”

“想啊,可是她们谁打得过我,哼。”

刘璋呵呵一笑。

萧芙蓉道:“看不出来呢,雀儿还挺厉害,宝儿妹妹打不过,花孩儿就说她是巫溪首领的女儿,比雀儿高贵,银月洞的人就马上说银月洞首领卓玛拉依已经认了雀儿做干女儿,后来又比巫溪和银月洞谁人多,谁更厉害,出了多少猛将,真热闹……”

萧芙蓉一点点说着,刘璋也没听清什么,只是搂着她,看着远处的景色,脑中一片空灵。

“报。”不知过了多久,一名士兵艰难爬上青山,跑来向刘璋禀告:“禀报主公,外面有两个光头闯山,说是和尚。”

“和尚?闯山?”刘璋疑惑,这时的佛教早已传入,但是大汉百姓还没有处于极度的苦难之中,没有特别需要自慰的精神信仰,还只在上层流行,下面的人基本不知道和尚是什么玩意。

“哦,他们没有动手,只是絮絮叨叨不停,说我们不放他们进来,就是阻碍光大佛法,对不起天下百姓,还什么普度众生之类的,说了一大堆,守山士兵实在受不了,主公又有令不能乱杀人,所以为难。”

“走,看看去,我还没见过和尚呢。”

刘璋拉起萧芙蓉的手,在耳边小声道:“带你看看一群不成亲的人。”

“那不断子绝孙了吗?”

刘璋带着萧芙蓉走下山,现在左右无事,而且和尚不是从玉门关来,而是从南荒来,肯定是走西南古道,说不定还能有些开通丝路的建议。

“阿弥陀佛,施主你就让我进去吧,我们真的没有恶意。”

“你才是世族,我家上数十代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光头,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山门口站岗士兵正被一大一小两个和尚纠缠,大和尚四五十岁,小和尚十七八岁,一身破烂,身形枯瘦,小和尚那弱身板,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一般。

两个和尚进不来也急,士兵被纠缠的也急。

“施主,农民也在我佛普渡之列,我佛不分高低贵贱,芸芸众生,皆能上西天……”

“你说什么?污蔑我是世族,还咒我上西天,死秃驴,你再胡说八道,我可揍你了。”士兵被气的七窍生烟。

刘璋走上前,对两个和尚施了一个佛礼:“般若波罗蜜。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阿弥陀佛。”

两个和尚突然瞪大眼睛看着刘璋,满脸不可思议,愣了数秒,仿佛疯狂了,一下就要扑过来,士兵吓了一跳。

“唰唰唰。”

十几名士兵一齐拔刀,将两个和尚拦了下来。那大和尚不顾面前刀锋,惊讶对刘璋道:“施主,你知道我佛般若经法旨,天,长青。看到了吗?我们竟然如此好运,真是佛祖眷顾埃”

刘璋淡淡一笑,莫测高深,他说这句话的确出自大藏经中的般若经汉人译文,目的是测一下这两和尚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自己之所以能记住这句话,是两个原因。

一是因为武侠电视剧经常念叨。二是因为这句话后面就是,最经典的句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现在看来这两个和尚不像骗人的,就算骗人也花了些功夫。

“你们为何到此,为何要进山?”刘璋问道。

“特来拜佛。”

“这深山老林哪里来的佛?”

“那。”

小和尚指着山顶,刘璋顺着小和尚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有一座黑塔耸立在山巅,和佛塔差不多。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供奉佛像的。

“好了,放他们进去,两位大师恕我的士兵无礼之罪。”

士兵撤开兵器,不管佛教的教义是好是坏,但这些远来传道的苦行僧,一般都是善良和有理想的,自己没必要为难他们。

“阿弥陀佛,施主。”大和尚向刘璋拜了一礼:“幸好得到佛塔的指引,让我们遇到了施主你,这一定是佛的旨意,施主对我佛教经典涉猎,你的这些士兵并没有像我们路上碰到的其他部族一般,对我们刀剑相加。

从他们的善良,我看到了施主的善良,既然佛让我们在此遇到您,您一定能帮助我们在遥远的国度光大佛法,普渡众生。”

士兵们听到和尚夸刘璋善良,都瞪着眼睛。

刘璋听出了和尚的意思,简单来说就是,我看你势力很大,又是有缘人,请你帮我们传教,笑着摆摆手:“对不起,两位大师,我对佛教不感兴趣,你们还是和这里的主人商量一下祭拜黑塔吧,在下告辞了。”

刘璋拉着萧芙蓉就要走,大和尚急忙道:“施主,你能对我们礼遇,说明是善良之人,在我佛座下有莲台慧根,可是你却说对我众生佛不敢兴趣,这实在让人难以置信,或者是你不够了解我佛的慈悲,更需要我佛教化,折返迷途埃”

刘璋真想说一句,早知道,我就不礼遇你们了,用个麻袋装了能扔多远扔多远。

“我不爱普度众生,不爱慈悲,不爱善良,身在迷途,不愿折返。”

刘璋气着说了几句,萧芙蓉在一边“呲呲”直笑。

大和尚道:“施主已堕入魔道了,迫切需要我佛指点,请施主给我一夜,不,两个时辰时间,我一定能让施主心境明澈,得上西天极乐世界。”

“老秃驴,敢咒我家主公。”一名将领听到和尚说让刘璋“上西天”,勃然大怒。

刘璋痛苦地按了一下额头,他现在知道什么叫唐僧似的罗嗦了,伸手阻止了将领,对大和尚道:“大师,据我所知,身毒国人民过的还没大汉百姓好吧?你说西方极乐世界,为什么身毒人没去?是不是他们修行不够?如果这样,你该先去点化他们,大老远跑来中土干什么?舍近求远,本末倒置。”

刘璋说完,留下傻愣愣的大小和尚,拉着萧芙蓉走了,

“施主,待我们参拜完佛塔,再来找你埃”大和尚远远喊道。

…………

刘璋和萧芙蓉走在清幽的山间小路,亲兵远远跟着,离开了大小和尚,耳朵顿时清静了,两人走过一个僚人的单家独户,一个小窑洞,窑洞外面架着灶台,一个竹篾簸箕里不知晒着什么东西,女主人正在灶台做饭,青烟缭缭。

这时那女主人看到刘璋,立刻热情地迎上来,嘴里说了些什么,懂僚人语言的亲兵翻译道:“她说她要请主公吃他们的美食,主公,军师之前说了,不要轻易吃他们的东西。”

刘璋点点头,连声谢绝,那僚人女子不断热情地邀请。

“很好吃的,很好吃的。”

“吃了不得疾病,延年益寿。”

女主人仿佛是干推销的一般,眼看说不顶用,急忙去用木盘子端了一盘出来,刘璋一看……彻底没有食欲了。

只见那盘子里仿佛是一条条蛆虫,被炸干了的样子,露出隐隐的黄色,别提多恶心。

就在这时,萧芙蓉指着那簸箕里面的东西:“夫君,你看。”

刘璋好奇望过去,只见那簸箕里也是一条条蠕虫,各种各样的,有青的,有黄的,有白的,如蚕一般在簸箕里蠕动,有的跟蛔虫一般长。

再想到那盘子里的东西……

而这时,那僚人女主人见刘璋和萧芙蓉不放心吃,以身作则,立即抓起两只炸干的蠕虫丢进嘴里,“磕巴磕巴”地嚼着,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香的不得了。

“呕。”

刘璋只觉得胃部倒腾,可是还没什么大碍,萧芙蓉承受不住,已经翻江倒海,拿着白手帕捂着嘴,到一边吐去了。

刘璋正要过去照看萧芙蓉,黄月英一个人从远处走来,“主公,和银月洞洞主谈完了,没什么意外,咦,主公在这里做什么?”

“吃东西埃”刘璋答道。

“我不是说……”

“太好吃了,没忍祝”刘璋向僚人女子的盘子看了一眼,黄月英好奇什么东西能让刘璋夸,赶紧过去看,然后……呕。

那僚人女子看到自己做的美味食物,竟然让两个客人呕吐,刘璋脸上还有笑意,仿佛是说她的食物不好吃,心里一委屈,眼泪唰唰就下来了,端着盘子过去趴在灶台上哭。

“主公,许多异族人有自己的饮食习惯,我们这样,他们会生气的。”黄月英看着那哭泣的僚人女子道。

“那怎么办?总不能真吃吧?要不你吃一口?”刘璋也听过许多少数民族的传闻,什么童子尿煮鸡蛋,什么胎盘宴。

萧芙蓉的酉溪苗族,就有一个习惯,用牛粪烤饼子,饼子埋在牛粪下面,客人去了,苗人会非常热情的请吃饼子。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暴君刘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