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刘璋 其他类型

暴君刘璋

第809章军师来了

[更新时间]2013年10月08日 23:16 [字数] 3307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昨日刘璋就只吃了很少东西,萧芙蓉就担心不已,不过好歹没出现什么异常,这时看到刘璋脸上露出痛苦表情,一颗心立刻悬起来,只在刘璋撑住桌子的瞬间,立即上前扶住刘璋。

“夫君,你怎么了……我现在就叫师姐过来。”萧芙蓉有些六神无主,她隐隐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可是萧芙蓉现在才发现,面对这种情况,自己竟然什么也不能为自己的夫君做。

如果是玥姐姐在这里,还能为刘璋揉捏按摩,让刘璋身体至少舒服点,可是自己却什么也不会,萧芙蓉焦急的同时,更怨恨自己的没用,只能立刻要去叫曲凌尘来。

“主公。”萧芙蓉还没出门,一名士兵已经进来:“庞统先生来了,正在殿外候着。”

“庞统。”刘璋从抽丝的痛苦中回过一些理智,他以为庞统不会来的,毕竟楼兰那边也需要人,不止是楼兰的重建,还有汉军的两万军队。

两万步军不可能长途奔驰到精绝来,那粮草耗损是巨大的,刘璋以为只来了赵云,没想到庞统也来了。

一想到庞统,当初在灭刘备的战争中,庞统的作用无与伦比,如果不是庞统,不可能那么容易消灭凉军,秦川一战,黄月英与诸葛亮的胜负在五五之间。

而且就算灭了凉军,也不可能那么彻底那么快,也就不能有那么大的力量回援关中,在曹军占领关中以前,与曹军拉开决战,也就没有后来的大胜。

可以说川军如今的盛世,有很大部分是庞统缔造的,这次庞统兑现了自己以前的话。在川军在异族作战时,再次出来出任了川军军师,刘璋心里是感激的,也希望为川军留下这样的才能。

“快请,”刘璋强撑着身体站起来,要出去迎庞统,萧芙蓉连忙扶住,还没走出几步,庞统已经进来了。不太美观的脸上红光满面。

“草民庞统拜见蜀王殿下。”庞统受黄月英之请,重新出山,但是还没受刘璋亲自册封,只以幕僚身份在给赵云出谋划策,当然。赵云和其他川军将士没人敢拿庞统当草民。

庞统看到刘璋出来,虽然步子快,还是瞬间停下脚步,向刘璋行礼。

“士元不必多礼,坐。”刘璋努力压制着头痛,让自己说话顺畅点,萧芙蓉看到这种情况。立刻派人去请了曲凌尘过来,同时让好厉害过去监视拉提亚。

用曲凌尘监视拉提亚,是因为拉提亚要洗澡什么的,女儿家总有女儿家的事。也算是尊重拉提亚,可是现在刘璋都这样了,谁还顾忌拉提亚什么女儿家的事。

如果不能当着好厉害的面做,那就索性别做了。萧芙蓉可不会同情她,这个女人。当初在西羌见到,萧芙蓉就对她没好感,太会演戏了,和以前的樊梨香一样让萧芙蓉看不惯。

“殿下真是恩威浩荡啊,草民本以为殿下要一段时间才能攻克精绝,当我得知精绝被乌孙占领以后,更是担心乌孙会有援军过来,殿下可能要与大量乌孙军作战,必定需要等到赵将军的军队到来,没想到……呵呵。”

“侥幸而已,士元远道而来,还是……”

刘璋突然说不下去,脑中头痛已经犹如刀砍斧劈,生生遏制了下面的话,指甲已经陷入头皮之中,最近半年也曾发病,但是从来没有这么严重过。

刘璋心头一沉,突然想到前段时间的精神倍增,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吗?回光返照之后再无生理,难道自己大限真的到了吗?

正在消灭乌孙军队,贵霜军队还没击退……不过好歹,西域的大势已经定下了,自己这次西域征伐应该成功了百分之八十吧,剩下的事情有庞统在,自己还有什么担心。

庞统这才看到刘璋正在发病,猛地惊了一下,庞统对刘璋的病并不熟悉,以前只是隐约知道刘璋有病,但具体什么程度不清楚。

但是半年前黄月英请自己再次出山时,因为是到西域,可能与刘璋联合作战,黄月英将刘璋的病情告诉了庞统,庞统已经知道刘璋在半年之后,随时可能发病,并且不可挽回。

但是毕竟只有一次印象,半年之后的庞统,已经忘的差不多了,这时看到刘璋真的发病,这才想起来,原来是真的。

而且想到刚才刘璋在萧芙蓉的搀扶下,要来迎自己,当时庞统还没在意,虽然现在的庞统脱去铅华,已经不以什么道貌岸然的国士自居,但是知道刘璋重视人才,也没放在心上。

这时想起才感动不已,都说当初曹操对许攸忘履相迎,曹操在大胜之后,发了头风的情况下还会去迎一个人吗?

曲凌尘已经进来了,后面好几个军医,庞统知道现在不是商议事情的时候,默默站在了一旁。

斗大的汗水从刘璋额头滑落,曲凌尘还没来得及弹琴,军医还没来及诊治,刘璋就在剧痛中晕了过去,同时沉下去的,还有萧芙蓉和曲凌尘的心,当初在长安,就是一次晕厥之后,再也没能醒来。

可是那时还有杜微的一瓶药,现在还有什么?

士兵将刘璋的身体抬到床榻上,曲凌尘默默弹琴,军医手忙脚乱地诊治,萧芙蓉抓着刘璋的手,泪水无声地流下。

庞统心里压抑了一口气,缓缓吐出,心中忍不住叹息,本来这次听说刘璋竟然带兵这么快拿下了精绝,那后面的事就好办多了,西域就安定了。

天水都护府,戊己校尉部的模式建立,只要推广下去,那大汉在西域的威望就将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而且只要消灭了乌孙军队,那推广下去根本已经没有阻碍。

天山南北,大国乌孙,新兴莎车,全部败在汉军手上,西域还有敌手吗?精绝一战之后,西域必然完全拜倒在大汉天威之下,而且对西域各国的束缚作用将达到历史巅峰。

这还仅仅是只占有大汉三分之一的川军独立做到的事情,亘古未有,庞统不止是为大汉的威望及远高兴,同时也是为川军这样一位英主高兴。

所以庞统到来时才脚步轻快,暗藏喜悦。

可是现在这位一手缔造川军,在大汉打造了一个全新统治模式,现在又在西域建立了大汉的无上威望的英主,竟然连西域模式的完全建立都看不到,就要撒手而寰,连庞统都觉得这是上天不公。

大喜之后的大悲,庞统只能默默站在一旁,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是庞统还是默默希望刘璋能好起来,不止是因为川军,还因为枭雄迟暮的扼腕。

庞统知道不止自己,那些与刘璋一起打天下的人,法正,王累,张任,张松等等,几个不是这样的心情。

还有黄月英,庞统想起黄月英来请自己出山时的神情,在庞统心中,黄月英一直是一个处事淡然,智慧睿智的形象。

她不像自己和诸葛亮那样高谈阔论,但是她对每件事也有完全的把握,不会慌乱,不会焦虑,甚至基本不会有什么事能让她情绪波动。

可是那次来请自己出山时,两人在襄阳湖边烹茶对饮时,庞统在黄月英脸上看到了从来以为不会出现在黄月英脸上的忧愁,还有饱含很多不甘的忧伤,有一种让庞统说不清的感觉。

庞统感觉到,黄月英分明是想来西域的,但是为了什么生生克制住了,因为她在请自己出山时,眼眸中是对自己的羡慕。

而当黄月英提起刘璋时,以及提起刘璋的病时,庞统能清晰地感觉到黄月英带出的感情完全超越了一个部属对主公的感情。

当初黄月英对庞统说出山帮助刘璋,是因为师命,在半年前那次烹茶之后,庞统完全不相信了。

“主公已经快不行了,月英,你又在哪?”庞统心里默默说着,虽然庞统口上称呼的刘璋是殿下,但是庞统心里却一直喊的主公。

庞统与黄月英是打小的好朋友,他现在既然清晰地知道黄月英对刘璋的感情,知道刘璋如果真的离开,黄月英一定会伤心,可是现在刘璋也许真的要离开了,黄月英却不在。

“如果黄月英连刘璋最后一面也没看到,是不是会遗憾?”庞统心里想着,一个是自己心目中的英主,一个是自己的好朋友,却都是悲剧的命运,自小就很少触景生情的庞统,这时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就在这时,一名士兵跑进来,似乎要向刘璋禀报什么,可是现在刘璋都昏迷了,还禀报什么,庞统立刻拦了上去。

“干什么?有什么事等主公醒了再说。”

士兵是东州亲兵,当然认识庞统,听到庞统的话又看到了里面一堆军医,犹豫了一下,可是似乎想到不可能拖延,还是对庞统道:“庞先生,军师来了。”

“管他谁来了……等等,你说谁?”庞统差点就呵斥了士兵,可是旋即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暴君刘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