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刘璋 其他类型

暴君刘璋

第955章面子那么重要吗?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19日 22:29 [字数] 4484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自己都中毒了,那人跑到哪里去了?

拉提亚这才发现,刚才那么难堪,只是因为刘璋已经在房里,自己没有逃走,不止是因为能接受,却没发现,自己心底竟然有些渴望,或许这次误打误撞中毒,可以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自己以后就不用纠结了。

天生要强的性格,让拉提亚不能主动开口,可是那男人,抱也抱了,亲也亲了,就是不说话,说了娶自己,那么敷衍,竟然说和孙尚香徐昭雪两个人一起娶,岂有此理埃

最可恨的是回绝一次以后就没影了

拉提亚心里气,可是也不能说出来,拉提亚觉得那不是太便宜那人了,所以熬到现在,可是最终拉提亚还是觉得苦的是自己,甚至心底有些惊慌。

自己现在还能留在刘璋身边,如果刘璋称帝了,那自己还能留在他身边吗?

正是因为川军即将一统带给拉提亚的危机感,所以才会把玩那个药瓶,在劝着关银屏接过那个药瓶时,拉提亚明显感觉到心里空了一块。

而听到关银屏失败以后,自己竟然还有些高兴。

拉提亚现在才觉得,自己应该珍惜这次意外的机会,这不是最不尴尬的破解方式吗?

可是,那个人怎么就突然不见了。

热浪侵袭,拉提亚看着空空的床,只恨不得一拳将刘璋打扁,可是就在这时,拉提亚突然感觉胸口一阵异样的触觉,一只粗糙的大手竟然伸了进去,大吃一惊。

回头一看,不知何时,刘璋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从后面一把抱住了自己,当那手从敞开的衣服伸进去,摸到峰峦的尖端时,拉提亚忽然浑身一震,在灼热的热浪侵袭下,脑袋轰的炸开了。

“你,放手……不要啦……”

拉提亚开始挣扎,可是浑身都充满渴望,仿佛一团火一样。如何抗拒得了,勉力推拒的手变成了欲拒还迎,反而挑动刘璋的欲火,抚摸到胸前的手更加用力起来。

拉提亚已经煎熬许久,刚才看到床上空空如也。心中一种空旷的感觉涌过,这时突然被填满,那大力的抚爱仿佛更适合拉提亚需要一般,只推了几下,仿佛全身都融化了,软绵绵靠上了刘璋的身。

就在这时,后面的刘璋带着酒醉的语气出声:“月英。”

本来已经完全陷进去了。打算就这样沉沦了才好的拉提亚,一下子睁开眼来。

刚才刘璋被黄月英扶进来,一直是挨着黄月英的,黄月英的印象和触感一直留着。随着半醒半醉地被黄月英放到床上,一下子那种感觉不见了。

醉意朦胧的刘璋感觉到不对,眯着眼寻找,看到了拉提亚眼睛雾蒙蒙的也看不真切。只以为是黄月英,反而只看到了拉提亚胸前的白腻。

拉提亚忍耐欲火。从喉间刻意压制的呻吟太勾引人了,刘璋情不自禁地就走了过来,眼中只有拉提亚胸前的诱人部位。

这时抱着浑身女香的玉体,感受着仿佛将手心都融化的触觉,刘璋再也不愿恢复理智,就算是明日被黄月英骂一顿也不顾了,反正两人名分已定。

可是拉提亚听到“月英”两个字,脑中理智回复了一点,身体中产生出一点力量一下子站起来,就要挣脱,却没想到就在这时,身后的刘璋手在膝盖弯一折,一手托住拉提亚贴着薄衣的火热粉背,将拉提亚拦腰抱了起来。

“哎呀,坏人,放我下来。”

拉提亚拳打脚踢着,突然感觉身子一轻,果然被放了下来,身材显得娇小玲珑的拉提亚被粗暴地扔到床上,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突然感觉整个人被压住,粉色的嘴唇一下子被覆盖。

“别把那个伸进来啊,好脏。”

拉提亚突然感觉有异物入侵口腔,赶忙逼近牙关,突然“氨的一声轻叫,刘璋整个压在拉提亚身上,衣服已经半裸,一只手箍住拉提亚纤腰,一只手解开拉提亚腰带滑了进去。

那女儿家最隐秘的部位,第一次被触摸,还是身中烈度的情况下,拉提亚好不容易恢复的理智一下子一散而空,牙关一松,任那异物进入。

欲火焚身的拉提亚,在最后一丝清明时,只觉得自己好苦,自己的毒药用在自己身上就算了,竟然还成了其他男人的替代品。

可是也就保存了这最后一瞬间的理智,在刘璋的强烈攻势和内火煎熬下,拉提亚开始本能地回应,玉体如蛇一般伸缩着,微微弓起身子,好像让刘璋更好动作,口中香舌不知何时探了出去。

在迷蒙中发出一声诱人的轻啼,不知何时下体一阵痛楚传来,拉提亚一滴清泪滑落,却并不是多么痛苦,或者只是一个女儿家本能反应。

月上中天,拉提亚药性退了,迷迷茫茫的醒来,发现自己被刘璋紧紧抱着,身子完全贴在刘璋身上,没有一丝缝隙。

拉提亚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事,又羞又怒,幽怨地看了刘璋一眼,心里想着,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样,只怪自己命苦,竟然做了别人的替代品,早知道就不弄那烈药了,害人终害己,拉提亚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想到种种委屈,拉提亚现在真恨不得杀了面前的人,只是一个女儿家都这样了,除了认命还能怎么办。

黄月英都知道那药是自己的,要是明日刘璋来个翻脸不认人,还指责自己下药,那自己哭的地方都没有。

“这对奸夫淫妇。”拉提亚心里骂着刘璋和黄月英,可是突然看清了现在的状态,好像淫妇不是黄月英啊,要不是昨夜自己……就算刘璋酒醉,也不会那样。

拉提亚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还有衣服在身上,更加羞愤怨怼,这家伙,竟然衣服都没脱完就把人家那样了。要是醒来被他发现,被取笑的还是自己。

哪怕浑身发软,下体疼痛,拉提亚也想勉力挣扎起来,不是穿衣服,那掩耳盗铃没用,拉提亚只想把衣服脱了,还有衣服在身上,那才是最羞人的。

可是拉提亚刚刚离开刘璋的身体。突然发出一种好像粘合很久用力分开的声音,两人浑身都是汗湿的,拉提亚一下子分开,传来这声音,拉提亚的脸一下子通红。

“还好。没有醒过来。”

现在的拉提亚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刘璋醒过来,只想着脱了衣服,再小心偎在刘璋怀里,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情,明天起来就不睁眼,当鸵鸟装傻,总能混过去的。

这一声响。拉提亚不止羞意大盛,也吓了一跳,仔细观察刘璋半响,见他没有醒过来。这才松了口气。

拉提亚忽然心里幽怨起来,明明是自己被占便宜了,为什么自己还要胆战心惊?

不过现在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拉提亚只想赶紧脱了衣服装睡。可是拉提亚刚刚接触到黏在肌肤上的裙摆,从原本已经滑到雪白小臂的衣衫抽出手来。忽然,刘璋睁开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拉提亚瞬间呆住了,这个时候拉提亚两条玉腿还在被窝中,身子半坐在床上,外衣不见了,内衣上领一边滑到小臂,一边自己的玉臂一丝不挂,明显是刚刚从内衣袖口抽出来。

这姿势,好像是自己正在宽衣解带,准备俯身相就一般,拉提亚俏脸刚刚褪去的红晕,一点点的爬上来。

发觉刘璋目光的落点从自己脸上向下,停留了一会,再向下,拉提亚突然“氨的一声大叫,将被子全部扯了过来,包裹住全身。

可是这样,刘璋又赤条条的躺床上了,拉提亚将刘璋看了个一清二楚,再次“氨的一声轻叫。

刘璋睡了半夜酒醒了一点,可是爬起来就看到一副姣好的身材赤裸在自己面前,而且还正在自己解衣,脑袋又懵了,这才细细打量。

这时被子被抽走,一股凉气袭来,刘璋终于清醒了过来。

“怎么,是你?月英呢?”

“你……”拉提亚一怒,可是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心里只想把刘璋一脚踹下床去,然后从床上跳下去狠踩。

刘璋揉了揉太阳穴,还是想不通床上怎么会是拉提亚,明明自己从前堂到床上,都是黄月英扶着的埃

可是现在明显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看着卷缩在床角的拉提亚,刘璋只想到一种可能,是不是自己酒醉了,就强行把拉提亚拉到床上来了?

可是打量一下周围,这明明是黄月英房间啊,拉提亚跑这里来干什么?

想了一会想不通,刘璋爬起来,略有些歉意对拉提亚道:“对不起啊,拉提亚姑娘,可是你能说说昨晚发生的事吗?我喝醉了,记不清了。”毕竟拉提亚曾经救过自己的命,要是自己酒后用强,刘璋还真有些过不去。

“你先把衣服穿上。”拉提亚闭着眼睛喊了一声。

“哦。”刘璋拿过衣服,可是还是觉得迷糊,又问道:“事情都发生了,你先说一下,让我了解一下,如果是我对不起你,我……”

“别说了。”拉提亚只差没哭出来,眯着眼见刘璋用衣物挡住了关键部位,勉强睁开眼来:“反正事情都这样了,就算我倒霉,你又不喜欢我,明天我就回西域去。”

拉提亚只觉得心里凄楚,发生了这样的事,自己再也没脸见人了,只能回去西域,还要盼着这事不要传到莎车才好,要不然自己不能活了。

刘璋听到拉提亚说要回西域,还以为是真的自己用强,连忙道:“谁说我不喜欢你了,很喜欢的,拉提亚,你放心,如果是我对不起你,我一定会负责的,当然,这个,也得你愿意。”

把人家强暴了,再说负责的话,这简直就是把包子铺包子啃一口,说自己愿意拿走一样。

“我愿意又怎样,你嘴里一直念叨着你的月英。”

“哦,是吗?”刘璋有些印象,可是这也不能怪自己啊,本来自己一直以为就是月英嘛,可是看到拉提亚听到自己的问话,脸蛋越来越凄楚,这才知道自己反应不对。

这个时候也不是矫情的时候,这时候越不能决断反而麻烦,刘璋正了正色道:“好了,拉提亚,本王早说过娶你的,只是你不答应,现在本王再问你一句,你答不答应?”

“我……”拉提亚没想到这个时候刘璋理直气壮起来,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刘璋哪会在这种问题上等她回答,看拉提亚表情就知道事情解决了一大半。

也不穿衣了,刘璋将衣服一扔,一下子拉开被角钻了进去,和拉提亚一起靠在墙角。

“你干什么。”

拉提亚立刻挣扎起来,刘璋紧紧将拉提亚抱住,拉提亚半件衣服在身,羞的无地自容,只是紧紧搂住娇俏玉体的刘璋,感受着拉提亚身体的热力却挺享受。

在拉提亚耳边道:“拉提亚,别犟了,事情都这样了,别委屈自己,也别胡思乱想,我怎么会不喜欢你,昨晚可能叫了月英的名字,但那只是因为月英把我扶到了房中,脑中一直是她埃

如果是你把我扶进房中,我肯定叫你名字,就算后面是月英顶替了你,也叫你的名字。”

“真的?”

“真的。”

“美得你。”

刘璋心里一舒,终于松了口气,看来女孩子还得用哄的。

“好了,我们睡吧,靠在墙上,后背有点凉埃”

在刘璋的操控下,拉提亚终于褪掉了衣服,拉提亚半推半就的和刘璋一起躺倒,这次没了药力,拉提亚一颗心砰砰跳起来,可是心里感觉却很舒心。

感觉到刘璋的手往里用力,拉提亚顺从地往刘璋怀里靠了靠。

“你如果真的想娶我,为什么一直不给我说。”拉提亚突然出声道,埋在刘璋胸前的俏脸通红,拼命压着心中的羞意,还是将自己的不满说了出来。

“我是大王呢,大王总得要点面子吧,哪能三番四次缠着一个女人求婚。”

“面子那么重要吗?”

(快捷键:←)暴君刘璋 第954章那人跑哪去了 暴君刘璋目录(快捷键:回车) 暴君刘璋 第956章封爵(快捷键:→)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暴君刘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