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刘璋 其他类型

暴君刘璋

第982章曹冲进谏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29日 12:53 [字数] 5692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如果没有后招,刘璋真如曹冲所说,是为了对功勋文武的施恩,那自己这个进谏就太有必要了。

“还是我去吧,皇上已经见惯了我周不疑无所顾忌,也不差这一次,我也是虱子多了不痒。”周不疑笑着说道。

周不疑生来随性,什么都不是太在乎,现在一样,周不疑不怕得罪什么人。

“不疑,你留在殿下身边九年了,殿下没有你不行的,曹冲这次去,就当是报陛下和殿下知遇之恩,这就去拟写折子。”

曹冲说完不等周不疑在说话,转身离开了刘循的房间,以曹冲的聪明,怎么会想不到当初周不疑拿那些知识勾引自己,有刘循的意思在里面。

而现在曹冲一直在刘循身边这么久,无论是刘璋还是刘循,从来没把自己当成曹家过来的公子看待,没有怀疑过什么,特别是刘循,完全将自己当朋友。

曹冲本来也不是一个野心的人,当初曹操还是魏王时,几个兄弟都在拉拢文武,曹冲也没想过给自己增长势力。

曹冲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辅佐曹操成就大业,现在这些都已经过去了,曹操也没有了天下之心,和灵雎一起隐居去了。

那自己就只有刘璋和刘循的知遇之恩要报,曹冲虽然生性谨慎,但是也从不畏死,曹冲觉得为了刘循以后的路更好走一点,是值得的。

周不疑看着曹冲离开的背影皱了皱眉,这次进谏必然得罪满朝文武,曹冲在朝中没有任何根基,甚至因为是曹操的儿子,被排挤在外,就像当初当个河北总提调。也有人陷害他一般。

如果这次得罪了满朝文武,曹冲估计在朝中呆不下去了。

“呼~~”周不疑长出一口气:“如果曹冲能早生十年,忠义与智谋无双,成就可以不下于黄月英,可惜了。”

周不疑心中觉得有些遗憾,曹冲这次为了刘循去进谏,基本是将自己陷于绝路了,曹冲对刘循的忠心没有怀疑。

可是这样一个可以给刘循极大助力的人,就要这样告别朝堂。周不疑觉得好可惜。

“不疑哥哥,不用担心的,曹冲才和我一样大,我们能活的时间,比朝堂那些人久得多。”刘循在一旁沉声说道。

周不疑疑惑地看了刘循一眼。可是旋即恍然大悟,周不疑都被刘循惊了一下。

这么久了,周不疑还真没看出来刘循有这种心机,平时那好好的样子,难道是扮猪吃虎么?

是啊,曹冲和刘循都这么年轻,曹冲得罪了满朝文武。大不了不干了,可是只要刘循在,总有一天,曹冲还是能回来的。

周不疑现在才发现。刘循平时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其实心如明镜。

“这才是明主啊,看来我当初的选择没有错。”周不疑心里说了一句。

……

太监唱和,百官入朝。

所有文武早早就来到了皇宫广常个个精神抖擞议论纷纷,今日一定能封个大大的爵位。

而这一天。就是自己真正成就功名大业的一天。

百官鱼贯而入,周不疑走到挂两个黑眼圈的曹冲面前:“准备得怎么样了?其实我觉得,还是我去比较好,你的身份敏感,而皇上知道我什么性子。”

“不疑,放心吧,我采取了一个委婉的方式。”曹冲说道:“如果直接进谏请求降低爵位,肯定反弹很大。

昨夜我写着写着,突然想到,之前不是有个递减爵位吗?”

“递减爵位?”周不疑看了一眼周围,特意避开了一些官员小声说道。

曹冲点点头:“那递减爵位虽然只是给退役的低级将士定的,但是谁说不能用于王爵?昨天封王也没说一定封的不是递减爵位。

这样并不是直接降低爵位,应该会好得多,只是递减爵位还不够,我还写了不能开府,不能治国,要不然这些异姓王第一代就得造反,谁愿意自己子孙不能继承自己的爵位。

就是这一条,恐怕会得罪一些人,不过那都无所谓了。”

周不疑凝重地点点头,曹冲这个法子虽然比直接让刘璋降低封爵好点,毕竟君无戏言,哪能昨天封了,今天就降爵。

可是用这什么递减爵位,那也是得罪定了的,周不疑压根没想过刘璋会将递减爵位用在文武大臣身上。

参拜完毕,刘璋叫出一个太监,太监手里拿着一封封赏的诏书,众文武看着这封诏书,都有些激动,心里期盼着自己是什么爵位。

这就像学生考试完,班主任开始念分数一样激动。

太监开始念前面的祝词,待祝词念完,就要是封赏了,黄月英已经准备出列,去背黑锅了,可是曹冲听到太监已经开始念祝词,刘璋都只是闭目养神,知道再不出去,等到开始正式封赏,那就晚了。

曹冲一步踏出:“河北总提调曹冲,有事启奏陛下。”

所有文武都正激动地等着封赏呢,这时候曹冲竟然跳出来,心里都有点不舒服,特别是当初曹冲还是负责河北工程的,显然早就知道要迁都北京。

文武百官很多都不愿迁都北京,来了北京后发觉这里很冷,心里更不舒服,可是怨气不能发在刘璋身上,自然而然,都仇恨了曹冲这个河北总提调。

黄月英略一皱眉,收住了脚步,刘璋也睁开眼睛,不知道曹冲突然站出来干什么。

“准奏。”

“启奏陛下,曹冲是新入川军,却苟居朝堂,加之年幼无知,虽然日夜研读新政,但却还不是很明晰其中要义。

曹冲知道新政为我朝立国之本,惠及万民,绝对是一个好的政策,正因为如此,曹冲更加不得不仔细研读。若不能通达,实在无颜面对这朝堂。

曹冲试言新政,若有错误,请文武百官佐证,若是曹冲对新政一窍不通,还请皇上下旨,让曹冲退出朝堂。”

群臣议论纷纷,都不知道曹冲这是唱的哪一出,刘璋也奇怪地看着曹冲。他当然不觉得曹冲不熟悉新政,新政又没什么深奥的,只是因为得罪的人多,才难以实施,别说曹冲是神童。就算是普通人,也能够明晰。

不过刘璋也知道,许多“莫测高深”的官员进谏,喜欢来个曲线进谏,也由得曹冲。

只是刘璋知道,什么曲线进谏,一般都不是什么好话。刘璋也是人,也不爱听刺耳的话,于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来了全面防御。准备无论曹冲说多么难听的话,也忍下来。

只听曹冲道:“陛下,新政核心在于三大政令,土地令。限价令和四科举仕,曹冲觉得。从川军起兵到一统天下,土地令与四科举仕的作用显露无疑。

那就是打破世族的土地兼并和官场垄断。

而世族的土地兼并和官场垄断来自什么地方?来自他们世代传承的家族体系,如果不是庞大的家族体系,他们有什么力量去土地兼并和官场垄断?

所以土地令和四科举仕,反的是世代传承的庞大家族体系。

曹冲又觉得,如果不是以前的大汉官场,察举制让世族形成裙带关系,断然不会让这种庞大的家族体系世代传承,也不会有后来庞大的家族体系。

所以土地令和四科举仕,反对的是世代传承。陛下,诸位同僚,曹冲年幼忐忑,不知说得对不对?”

众文武都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曹冲说得没什么不对的,纷纷点头,只是纳闷曹冲要说什么。

“继续说吧。”刘璋说道,他现在有的是耐心,反正待会黄月英一出来,肯定是大风波,现在让曹冲闹一闹也好。

“既然土地令和四科举仕,反对的世代传承,而且这两大政令是陛下定下的大汉立国之本,那陛下之后,就不该有类似的弊端延续下去。

曹冲窃以为,爵位世代传承,就是这种弊端的延续,是毁坏我大汉国本。

陛下这样英明神武的帝王,万年难得一见,这一世有陛下横空出世,打倒了那些世代传承的世族,但是若是爵位传承,又形成一批,还有谁来挽救大汉?我大汉岂不是没救了吗?”

曹冲话音一落,群臣立刻议论开了,爵位传承是弊端延续?这曹冲到底要说什么?

他们打死也不会想到,有人敢提出爵位不传承,他们压根没这方便的思维,所以这时候都疑惑地看着曹冲,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

而折兰英,黄月英,张任,法正等怀着心事的人,听到曹冲“爵位”两个字,就打了一个激灵,难道曹冲……

黄月英看向刘璋,难道刘璋找了曹冲这么个替死鬼?这不是要把人家害死吗?

曹冲一没有根基,二还是曹操的儿子,别说比张任法正折兰英,就是比高沛等人都严重不足,这样一个人出头,得罪满朝文武,必死无疑埃

而坐在龙椅上面的刘璋也懵了,看了黄月英一眼,难道月英不愿意出来,鼓动了个曹冲?她不是那样的人吧?

“曹冲,有什么话直接说。”刘璋说道。

“是。”曹冲行了一礼,对刘璋道:“陛下,曹冲觉得,若爵位世袭传承,必然形成与世族一样的家族势力,而且可能更甚。

爵位世代传承,往后越来越多,如今的文武大臣皆高风亮节,可是谁又能保证自己的子孙同样如此?

曹冲可以预见,百年数百年之后,必然形成一个又一个爵位家族,就和之前那些世族一样,他们有官位,有封地,有特权,实在为祸甚烈,恐怕还要给现在站在大殿中的祖宗蒙羞。

为了杜绝后世人贻害后世,为了后世人不给如今的川军功勋文武蒙羞,曹冲觉得,应该废除爵位世袭。”

“……”群臣安静了足足几秒钟,瞬间大哗,爵位不世袭?曹冲的话简直石破天惊,一石激起千层浪,这简直触犯众文武底线埃

一些官员当场就忍不住要站出来。曹冲却又道:“但是,所有川军功勋大臣,皆为大汉中兴立下汗马功劳,如果完全不能带给自己的子孙好处,恐怕不太好。

而且一个王爵家庭,一下子变成一个普通家庭,也不能承受,到时候恐怕诸位文武的子嗣不是关心他们的父亲母亲去世,而是家族的没落。

所以。曹冲想了一个折中的法子。”

曹冲拿出自己的奏折,一名太监连忙下来接过奏折呈给刘璋,曹冲顿了一下道:“曹冲觉得,应该启用陛下之前定下的递减爵位。

曹冲觉得可以这样,爵位世代的递减。一等王爵的下一代获得一等公爵,一等公爵下一代可以获得一等侯爵,如此类推。”

刘璋已经打开了曹冲的奏折,看着看着,自己都忍不住心里惊诧,简直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现在刘璋严重怀疑曹冲是黄月英。折兰英,或者张任法正蛊惑来的了。

而下面四人,同样一位曹冲是刘璋弄来的。

不过群臣要吃人的目光,曹冲继续道:“这样一来有个好处。什么好处呢?那就是家族地位的保存。

比如一名官员是一等王爵,他的一个朋友是二等王爵,他的家势明显比他朋友高一点,他的子孙也与有荣焉。

到了他的子辈。获得了一等公爵,而他朋友的子嗣获得的还是二等公爵。这样一来,他的子辈家势还是比朋友家高。

如此类推,只要不出意外,祖先的荣耀,可以世代传承,子孙的地位不变,自然高兴,也算是封妻荫子了。

而他朋友家要是想改变地位,只能让子孙为大汉做出贡献,这样也是鼓励我大汉功勋家庭,世代都能保持斗志,为大汉繁荣富强添砖加瓦。”

曹冲侃侃而谈,虽然他知道这样进谏的后果,但是说话时完全看不到惊慌,反而很有得色,仿佛自己想出了一个精妙的注意一般。

群臣听着什么“自然高兴”“也算封妻荫子”“保持斗志”,脸青的都快滴出水来了。

可是曹冲视若未见,又道:“除此之外,曹冲窃以为,就封完全是以前世族的陋习,我们的土地令就是防止土地兼并,当然不能就封。

所以曹冲建议,所有爵位,一律不准开府,不准治国。”

“什么?”

已经有人忍不住出声了,开始什么递减爵位就已经严重触犯众文武底线,现在竟然来了个不开府不治国,那还是爵位吗?

那还不如直接发个牌子,每个月按照牌子领取米粮来得好点,除了一点福利,这爵位还有什么用?

“请陛下恩准。”曹冲没有管周围的议论,向刘璋拜了下来。

群臣再也忍不住了,纷纷出言反驳曹冲,而曹冲只是跪伏在地,连头也没抬,别看他开始说的惬意,其实心里恨紧张。

他不是怕被报复,而是怕刘璋不允诺,曹冲和周不疑不是太一样,周不疑心里是更尊敬刘璋的,是因为刘璋,才倾心做刘循的伴读。

而曹冲的大部分情感都在刘循那里,绝不允许留下那么大后患给刘循,曹冲那么聪明,哪里不知道以刘循的性格,是不适合征战的。

要是很多的异姓王,就算是削藩,中央与地方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

曹冲担心刘璋驳回自己的进谏,一意孤行,那才是最可怕的,曹冲早对刘璋的乾纲独断有所了解。

其他文武曹冲都不在意,只在意刘璋。

刘璋压下群臣的启奏,反正都差不多模样,反正都是反对曹冲的,刘璋拿过太监的封赏圣旨,对下面跪着的曹冲道:

“曹冲,按照朕拟定的爵位封赏,你曹冲是五等王爵,另外,曹彰是一等公爵,夏侯渊是二等公爵,你还确定要进谏吗?”

刘璋定定地看向曹冲,群臣也看向曹冲,谁都觉得,曹冲肯定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以为自己没有高等爵位,就来要求启用什么递减爵位。

现在他姐姐是二等王爵,曹彰夏侯渊都是上等公爵,自己还是个五等王爵,曹家这样的封赏,都让许多文武不舒服了,可是这也是谁都无法拒绝的。

许多人心里都在暗笑,曹冲这下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他们才不信曹冲能够承受这样的诱惑。

曹冲听到自己是“五等王爵”时,吃了一惊,原本他只以为周不疑可能到王爵,也可能是公爵,以为自己最多不过一个伯爵。

完全没想到自己是王爵。

可是此时曹冲更加坚定了进谏的决心,自己都是王爵,那得多少王爵?而且这一刻曹冲心里是很暖的。

自己是曹操的儿子,投奔过来除了做了个河北总提调,什么也没做,刘璋竟然在拟定爵位的时候给了自己王爵。

就算是为了这个,自己今天进这道谏就是值得的。

“陛下。”曹冲抬起头来,坚定地道:“曹冲愿自动放弃爵位,请求陛下同意启用递减王爵,不开府,不治国,大汉幸甚,万民幸甚,天下幸甚。”

群臣大惊,原本还以为曹冲会敷衍两句,就找个台阶退下的,完全没想到曹冲竟然不但要坚持进谏,还自己放弃了爵位。

(快捷键:←)暴君刘璋 第981章各方势力 暴君刘璋目录(快捷键:回车) 暴君刘璋 第983章收贿赂?(快捷键:→)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暴君刘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