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说

嫁嫡

第五百二十章骑射

[更新时间]2015年07月14日 17:22 [字数] 5207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看着连轩那奇葩的姿势,一群大臣是笑的肚子疼。

靖北侯捂着脸,不忍直视,自己的儿子有多奇葩。

连轩丢掉手里的石棍,咬着鸡腿,朝过关的人群走去。

刚转身呢,就被右相喊住了,“靖北侯世子,你晚来一步,没有比赛资格了。”

连轩回头看着右相,敛眉笑道,“右相大人,我怎么就没有比赛资格了,不是规定在铜锣敲响三声前,都算做数吗,我可以第二下就上来比试台,踢飞了石头。”

裴右相笑道,“大家用的都是手,唯独你用脚,还打碎了石块,这不合规矩。”

连轩暗气。

他又不是想用脚的,是弯腰太耽误时间,不得已而为之,再说了,他幸好没用手,他现在力气有些大,他还没完全掌握,要是一不小心,把石块砸碎了,那可真就没有比试的机会了。

他正要反驳,那边靖北侯夫人道,“轩儿,你确实来晚了,也不合规矩,你过来看台,看他们比试就行了。”

听了靖北侯夫人的话,连轩没差点当场喷血而亡。

到底是不是她亲娘埃

他被右相刁难,她不帮他也就算了,她还帮右相坑他。

连轩的心堵的慌,拔凉拔凉的。

可这样就想他退缩了?!

别说门,连窗户都没有!

连轩哼了鼻子道,“我想,比试前,应该没有规定说不许用脚的吧?既然没有规定,那我用了,怎么能算是违反规矩?”

裴右相被反问的嗓子一噎,确实没有这样的规定,可是谁没事用脚?

就在这时,连轩的狐朋狗友,笑道,“右相大人,你就让他过关吧,就凭他的本事,估摸着也就差不多过这一关了,他又难缠的很,这不是瞎耽误功夫么?好像只要他愿意,这正帅副帅的位置随便他挑似地了,这样是不是太过高看他了?”

说着话的是,潼南侯嫡次子,许茂。

这许茂虽说是嫡次子,他大哥却在三年前已经过世了,他是潼南侯府的继承人,只是因为太过顽劣,潼南侯要他洗心革面,才将世子之位交给他。

可是许茂对世子之位并不看中,他心底对大哥颇有怨言,没事早死什么,有大哥在,他可以做喜欢做的事,父亲也不会怎么管束他,乐得逍遥自在。

对于连轩,许茂是羡慕妒忌的牙根痒痒埃

都是纨绔,放荡人间的祸害。

怎么爹娘的差别就那么的大呢?

他不想参加比武夺帅,结果被老爹用棍子逼着来了,还不许丢他老人家的脸。

瞧瞧连轩,他都赶来了,靖北侯夫人还不要他参加,他要是有这样开明的爹娘,他做梦都要感动醒来。

有许茂带头,连轩其他朋友都帮腔。

至于其他人,虽然不乐意瞧见连轩过关,可要他们出声阻拦,还真不大敢,谁不知道连轩难缠,有仇必报啊?

就连二皇子、三皇子他们也都抱着不屑的态度,就算让他过关了,他也夺不了帅樱

裴右相没辄,这不就回头看着皇上了。

皇上头疼着,摆摆手道,“让他过关。”

这祸害,一会儿谁收拾他,朕赏赐谁!

这不,连轩就过关了。

等他走到人堆里,许茂拍着他的肩膀道,“我说,你真够可以的啊,这么重要的比试,你就不能早到一会儿,非得去醉仙楼吃一只烧鸡?”

“不是一只,是八只。”

连轩一边啃着鸡腿一边道。

许茂嘴角瞬间一抽,“大哥,你开什么玩笑?”

八只烧鸡,还不得把人活活腻味死埃

连轩白了他一眼,“我压根就没有吃饱好吧1

他好像留后遗症了,明明吃了不少,可就是觉得饿,想不停的吃东西。

一想到那种饿的前胸贴后背的感觉,连轩又觉得饿的饥肠咕噜了,狠狠的撕咬着鸡腿。

曾飞走过来,看着连轩那样子,扭了眉头道,“你这是饿了多久啊,我怎么觉得你跟饿死鬼投胎似地呢?”

曾飞也是连轩的朋友,家世不俗,容貌俊朗,皮肤白净。

连轩苦了张脸,“什么饿死鬼投胎,我是差点变成饿死鬼好吧。”

他说着,不舍的瞅了眼手里的鸡腿骨头,还忘情的嗦了一口,忍痛,往后一丢。

刚好周少易过来,好险的避开。

不过那只鸡腿棍还是打到了人,只是那人狠狠的擦着衣裳,敢怒不敢言。

周少易走过来,笑道,“是谁要为民除害呢?”

其实不用说,也知道这样的事只有萧老国公做的出来。

连轩望着周少易,感动的抱着他,“少易兄,你不知道我饿极了时,有多想你,我想我要是死了,一定……。”

话音未落,周少易一把将连轩推开。

“别蹭的我一身的油1周少易咆哮道。

连轩轻耸肩膀,“别这么小气撒,回头我送你两套新衣裳。”

“谁稀罕?1周少易气晕。

连轩敛了眉头,有些伤心道,“不要?那算了。”

片刻之后,便开始第二局比试,骑射。

顾名思义,骑马射箭。

没人三支箭,围着比试场跑三圈,三箭都中靶,才算过关。

这一局,所废的时间,明显比第一局要多的多。

这会儿,日头渐高,有些晒的慌。

安容热的直拿帕子擦拭汗珠,想叫芍药给她拿把扇子来,才想起来芍药不在。

因为今儿来看比试的人太多,丫鬟站在,比较容易遮挡视线。

就连端茶倒水的丫鬟都没瞧见。

一盏茶早喝完了,渴死了。

安容瞥了眼其他人,都不怎么渴的样子,安容撇了撇嘴,她好像酸果吃太多了。

安容收回视线时,瞥到萧湛的茶盏,嘴角勾了一勾,将他的茶端了起来,把自己的杯子推了过去。

见没人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安容放心的端起茶盏。

就在她要喝茶的时候,却忽然眼睛一眯。

本该清澈的茶汤,却浑浊一片。

安容嗅了一嗅,脸色大变。

茶汤里被人下了毒,还是那种走在平地上,办点事没有,可是在马背上颠簸,要不了一会儿,便会头晕眼花的药!

萧湛喝了。

一会儿就骑马射箭了!

安容心一提,二话不说,安容端起茶盏,就走到萧老国公身边,将茶盏放下道,“外祖父,相公的茶水里被人下了药。”

萧老国公的脸色瞬间大变,“湛儿喝了?”

安容点点头。

茶盏里的茶水少了不少,萧湛肯定是喝了。

萧老国公摆摆手道,“这事我会处理,你先去坐下。”

安容便回来了。

这明显是有人不想萧湛夺帅,坏萧国公府的好事,萧老国公不可能姑息的。

安容落了坐,想叫芍药端菜过来,滴两滴血放茶里,端去给萧湛喝,帮他解毒。

可是安容还没有开口,萧湛已经骑上马背,纵马驰骋了!

安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头晕眼花,不摔下马背就不错了,还怎么射中靶心?

会是谁要害萧湛?

安容瞥头去看众人。

她知道不想萧湛夺得兵权的有皇上,想抢兵权的有二皇子和三皇子。

皇子倒是兴致勃勃,对萧湛的表现,颇赞赏。

郑贵妃兴致缺缺,在看手上的丹蔻。

皇后嘴角带着笑,眸底还有瞧热闹的神情。

安容眉头拧紧,这时,她听到一记绵长的口哨声。

安容望向远处,就见一匹油毛顺滑的骏马跑过来。

是萧湛的马!

萧湛的马还没有靠近,他胯下骑着的马,就发了狂,为了抓紧缰绳,萧湛错过了第一回箭靶。

那马不要命的跑,一会儿之后,马腿往前一跪,栽倒在地。

萧湛纵身一跃,上了自己的马。

搭弓,抽箭。

正要射时,萧湛的眉头凝了下。

又一次错过了箭靶。

“大哥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不射箭?”连轩皱了眉头道。

许茂笑道,“着什么急啊,以你大哥的本事,三箭齐发又不是什么难……。”

那个事字还没说出口,就见马背上的萧湛将弓丢了。

手里的箭,也被他给掰断了。

许茂有些晕了,“你大哥想干嘛?”

连轩气道,“肯定又出了什么事,要我知道谁敢算计我大哥,我整不死他1

说着,他道,“我现在不想动脑子,帮我想想谁可能会害我大哥。”

许茂,“……。”

“这还用想么,我想一般人都不会替人做嫁衣裳,你大哥不参加比试了,谁最有可能夺得帅印,谁就最有动机了,”曾飞在一旁笑道。

说完,他笑道,“我想,应该不会有人害你,你就放心吧。”

“害我大哥也不行1连轩哼道。

他刚说完,就见萧湛手一动。

那三被折断的箭以比射箭更快的速度朝前飞去。

正中靶心!

“我勒个去,这耍暗器的功夫,也太准了些吧?”许茂眼冒精光道。

看台处。

皇后眸光暗沉,“皇上,他这样不算骑射吧?”

皇上瞥着那倒地不起的马一眼,没有说话。

瑞亲王道,“那么远的距离,射暗器比射箭更难。”

也就是说,萧湛能射中暗器,射箭自然不在话下。

而这时,有官兵将三支箭的箭身送来。

徐公公见过,瞥了一眼,便惊道,“皇上,这箭的箭身是空的。”

空的箭身,在加上厚重的箭头,就跟大家闺秀踢毽子一样,头重脚轻,能射中箭靶才怪了。

皇上的脸,冰冷如霜。

皇后的脸色,不比皇上好到哪里去。

这是哪个猪脑子干的好事,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就算要做手脚,也要做的隐晦些吧,这样堂而皇之,简直将所有人都当成是猪!

裴右相看着皇上,又望了望萧老国公,“国公爷……?”

萧老国公倒是没发脾气,“战场之上,比这更凶险万分的时候都有,一点小磨难都挺不过去,如何统领千军万马?”

听到萧老国公说着话,一群大臣有些蒙了。

不对劲啊,这不像是萧老国公的性子啊,这明摆着是有人要害萧湛,不让他夺得大将军之位啊,萧老国公居然不生气?

很快,大家就明白了。

不是不生气,只是这会儿还不是追究的时候。

比武夺帅,这才是最重要的,害萧表少爷的事可是满满再算。

萧湛下了马,朝安容走过来。

半道上,芍药迎上前,哭笑不得道,“那杯茶,一直没人去端走,倒是少奶奶发现了,送到了国公爷跟前去。”

萧湛一早就发现茶水有问题,走之前,吩咐芍药盯紧了。

看到安容偷龙转凤,芍药恨不得去阻止埃

爷既然吩咐她,肯定茶水有问题埃

不过好在安容没有喝,而是送去给了萧老国公。

等萧湛坐下,安容便迫不及待的问了,“之前那杯茶,你有没有喝,头晕不晕?”

看着安容S牵粽啃牡着粢黄溃安栉颐缓龋趺椿嵊惺拢俊

听到萧湛这样说,安容便生气了,“你不早说,害我白担心了好一会儿。”

萧湛握着安容的手,安容嘟了嘟嘴,望向比试台。

除了萧湛出些小意外,其他人都很好,他们的弓箭也都没事。

小半个时辰后,骑射就完成了。

过关的只有一半,差不多二十六人的样子。

接下来,进行第三关,比试拳脚。

抽签决定对手。

萧湛抽中十二。

对手,宣平侯世子。

连轩抽中第七。

对手,许茂。

看着手里的签,再看看连轩的,许茂快哭了,“我为什么那么倒霉?”

连轩则一脸不高兴,对手太弱了。

许茂望着连轩道,“要是一会儿我打不过你,你要手上留情,脚上留情,不许打脸,不许攻我下三路,不许袭胸,不许踹肚子,不许……。”

一堆不许,听得连轩额头一颤一颤的,“不许这不许那,你干脆直接认输算了。”

许茂想都不想,死命摇头,“认输不行,我爹的眼睛是雪亮的,要他看见我不战便认输,回去非得剥我两层皮不可,你放水也要放的不显山露水才行,为了兄弟的家宅安宁,你就委屈一下,挨我一拳行不行?挨完一拳,你再揍我行么?你的大恩大德,我当牛做马报答你,一会儿比试完,我请你吃醉仙楼的烧鸡。”

许茂一脸乞求。

连轩将许茂从头扫到尾,摸着下巴,思岑了两秒。

许茂有种被人待价而沽的感觉,背脊发凉,连轩的人情不好买埃

可只有揍连轩两拳,他爹才不会说什么,没办法,京都揍过连轩的人太少,太稀罕了。

最后看在烧鸡的面子上,连轩答应了。

PS:~~o》_《o~~

之前写的四千,碰到电脑死机,全没了。

这些是靠默写出来的,还好,我的短暂记性还不错。

~~o》_《o~~

有些用脑过度了,求安慰。R1152

(快捷键:←)嫁嫡 第五百一十九章凌乱 嫁嫡目录(快捷键:回车) 嫁嫡 第五百二十一章亲吻(快捷键:→)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嫁嫡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