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说

嫁嫡

第五百七十八章归宗

[更新时间]2015年08月16日 23:27 [字数] 6116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出了宣平侯府,安容坐上马车。&&

她没有直接回萧国公府,而是回了侯府。

侯府门前,立着两只威武的雄狮,鎏金的匾额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

马车缓缓停下。

那边,有小厮牵了几匹骏马,还有马车过来。

赵成见了,就笑道,“少奶奶,侯府怕是来客了。”

安容掀开车帘,看了那骏马和马车几眼。

马车周身蒙着呢绒,但是没有标记,说是谁府上的。

芍药过来扶安容下马车,安容迈步上台阶,问守门小厮道,“谁来侯府了?”

守门小厮忙回道,“是齐州沈家。”

说完,小厮补充了一句,“是带了重礼来的。”

闻言,安容眼梢带笑。

诚如萧湛说料,齐州沈家真的有意父亲出任族长,否则不会带重礼来。

安容拎了裙摆,迈步进府。

松鹤院,正屋。

齐州沈家几位年长老者正和老太太闲聊,聊的当然是老太爷了,他们都是老太爷的堂兄弟。

老太爷在世时,老太太不敢问他少年时的事,怕惹老太爷想起枉死的父母兄弟。

这回听老太爷孩提是的调皮事,老太太眼泪都笑出来了。

谁能想到一本正经的老太爷,少时也顽皮的掏鸟窝,结果鸟窝砸下来,砸了他一脑门的鸟蛋?

还有位堂爷爷帮老太爷背黑锅,挨了一顿板子。结果敲诈了老太爷两个月的月钱。

安容饶过屏风时,正巧听那位堂爷爷叹道,“人老了,就格外的容易想起以前的事,好像那些事才发生在昨日,今儿就鬓发斑白,两只脚都迈进了棺材……。”

他说着,另外一老者跟着叹息道,“也不知道有多少日子好活的了。我还记得少时,我们和思明兄坐在假山上,一边往湖里丢石子,一边想将来,他志向远大,希望能像大伯父那般。做个正直的谏官,前朝皇帝昏聩,听不见谏言,还诛杀大伯父家满门,逼得思明兄不得不弃文从武,齐州沈家……。”

说到这里。几位老者就开始自责了。

当初,的确沈家太过薄情。为了自保居然撇清自己,妄称世家。

几位老者认错的态度极好,有两位老太太还有印象,因为老太爷弥留之际曾提及过。

虽然老太爷和齐州沈家决裂了,可有句话说得好,冤有头债有主,犯错的是沈祖琅祖上。不是那么族人,老太爷也想那些手足兄弟。

只是老太爷性子倔。让他主动认错,那是断断不可能。

如今齐州沈家上门了,老太太哪会将他们绝之门外?

这不,几位老者提出去老太爷坟前,给老太爷上香,老太太抹着眼泪答应了。

丫鬟上前,福身禀告,“老太太,四姑奶奶回来了。”

老太太擦干眼泪,见安容迈步进来,眸底便带了三分笑意。

安容上前见礼,老太太便给安容介绍道,“这几位是齐州沈家的长辈。”

说完,又给他们介绍安容,“这就是我那位嫁进萧国公府的四孙女。”

安容盈盈福身,给他们见礼。

几位老者把安容狠狠的夸了一顿。

然后又坐了片刻,便起身告辞了。

安容知道他们要走,因为马车都赶到侯府跟前了。

侯爷亲自送他们出府。

屋内,老太太问安容道,“宣平侯世子的病还有的治吗?”

安容点头一笑,“只是中了毒,解毒就没事了。”

安容说着,芍药就嘟嘴道,“宣平侯世子没事,有事的是少奶奶,她又被大姑奶奶给算计了,大姑奶奶压根就不是请少奶奶去宣平侯府给宣平侯世子治病,她是让少奶奶去给宣平侯府赔礼道歉的。”

三太太坐在那里,一听芍药说这话,脸就拉的老长的,“让安容去赔礼道歉?赔哪门子礼,道哪门子的歉?1

冷哼完,又继续道,“她算计你,你还帮宣平侯世子治病?”

安容无奈一笑,“不治病,宣平侯世子就真死了,那相公的黑锅只怕要背一辈子。”

“你呀1三太太摇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安容顾虑的还是有必要的,做嫡妻的,要以丈夫声誉为重。

二夫人坐在一旁,端茶轻啜。

她清澈水润的眸底有赞赏笑意。

她可是使了人去盯着,不是怕安容吃亏,有萧国公府护着,她吃不了大亏,最多言语上受些气。

她只是好奇安容是怎么处理事情的,她能看得出来安容根本不愿意搭理沈安芸。

听暗卫禀告道士算命,说大姑奶奶克夫,不休掉她,宣平侯世子迟早要被她克死。

想着,她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扬。

老实说吧,要不是安容先下手了,她就叫人去了。

这是最好的休妻理由。

估摸着要不了几个时辰,大姑奶奶就会被休回府了吧?

以她那不安分的性子,得打发的远远的才行。

见屋子里有些寂静,三太太转了话题道,“齐州沈家以前和侯府势不两立,如今却登门拜访,还送上重礼,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事?”

老太太手里拨弄着佛珠,道,“诚心求和,我是看出来了,只是他们几次看着我和侯爷,似乎有话想说,应该还有别的事。”

正说着呢,外面丫鬟急急忙进来,禀告道,“老太太,七老太爷给侯爷下跪了1

老太太一愣,“可知道为什么下跪?”

丫鬟摇头,“奴婢只远远的瞧见了,没敢上前。”

虽然侯府还没有认祖归宗,可是七老太爷可是长辈,大庭广众之下给侯爷下跪,绝非小事啊,而且不止他一个,其他三位老太爷也跪了。

老太太面色凝重。

等侯爷回来,老太太就迫不及待的问他了,“七老太爷下跪,求你什么了?”

侯爷揉太阳穴,语气无奈道,“七叔他们下跪,是求我出任齐州沈氏的族长。”

老太太愕然怔住,她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你答应了?”老太太的声音有些颤抖。

侯爷轻点了下头。

他答应了。

是被迫答应的。

他要是不答应,那几位长辈就长跪不起,这不是逼他答应吗?

老太太没说什么,只叹息一声,“出任偌大一个沈氏族长,肩上的责任可是不轻。”

安容坐在一旁,接口道,“因为侯府在京都的缘故,齐州沈氏数年来都不曾参加科举,不少人就那样耽搁了,只怕心底对侯府怨言颇深,要真的想齐州沈氏归心于父亲,还得给足了他们好处才行。”

安容想,齐州沈氏这么着急进京,出动的还是当初和老太爷关系最好的族兄,不惜年迈的他们舟车劳顿来京,甚至下跪相求。

为的就是沈氏将来。

毕竟科举三年一次。

错过了,就要再等三年啊,等不起啊,难道要等到父子同科吗?

侯爷点点头,“安容说的对。”

老太太还是有些不放心道,“举荐他们参加科举,倒不是什么难事,只要琼山书院,有两名先生联名举荐就有参加科举的资格,难的是怕养了一批狼。”

二夫人笑道,“老太太多虑了,如今的齐州沈家,连祖屋都被人给烧了,他们来京,就是想在京都站稳脚跟,侯府是他们的靠山,他们不敢背地里来阴的,也没那个本事,再说了,侯爷出任族长,怎么也能做个二三十年,再大的恩怨,熬二十年,还有多少人记得?”

老太太点点头,“没事就好。”

侯爷能做齐州沈氏的族长,那是再好不过的事。

齐州后辈多,只要扶持三五个,在朝堂上就是不小的助力,对侯府的发展有利无害,当然,前提是他们忠心于侯爷。

再者,老太爷要发展侯府,成为京都世家,为的就是有朝一日,齐州沈家哭着求着回来求他们认祖归宗。

今儿,老太爷的遗愿达成了。

老太太高兴还来不及了。

吃过回门饭后,又小坐了片刻。

安容这才起身回去。

路过前院的时候,安容见到远处凉亭出,有爽朗笑声传来。

远远的,好像瞧见有好几个年纪十五六岁,模样俊秀的少年在说笑。

见安容注目观望,有丫鬟过来禀告道,“四姑奶奶,那几位少爷是齐州沈家的少爷。”

安容点点头。

迈步继续朝前走。

出了侯府大门,芍药扶着安容上马车。

赵成站在一旁,禀告道,“少奶奶,宣平侯府二少爷挨了三十大板。”

“只挨了三十大板?”安容微微凝眉。

下毒迫害嫡兄,这可不是小事,居然只打他三十大板就了事了?

赵成点点头。

确实只有三十大板,多一板也没有。

“那沈安芸呢?”安容拧眉问道。。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只是老太爷性子倔。让他主动认错,那是断断不可能。

如今齐州沈家上门了,老太太哪会将他们绝之门外?

这不,几位老者提出去老太爷坟前,给老太爷上香,老太太抹着眼泪答应了。

丫鬟上前,福身禀告,“老太太,四姑奶奶回来了。”

老太太擦干眼泪,见安容迈步进来,眸底便带了三分笑意。

安容上前见礼,老太太便给安容介绍道,“这几位是齐州沈家的长辈。”

说完,又给他们介绍安容,“这就是我那位嫁进萧国公府的四孙女。”

安容盈盈福身,给他们见礼。

几位老者把安容狠狠的夸了一顿。

然后又坐了片刻,便起身告辞了。

安容知道他们要走,因为马车都赶到侯府跟前了。

侯爷亲自送他们出府。

屋内,老太太问安容道,“宣平侯世子的病还有的治吗?”

安容点头一笑,“只是中了毒,解毒就没事了。”

安容说着,芍药就嘟嘴道,“宣平侯世子没事,有事的是少奶奶,她又被大姑奶奶给算计了,大姑奶奶压根就不是请少奶奶去宣平侯府给宣平侯世子治病,她是让少奶奶去给宣平侯府赔礼道歉的。”

三太太坐在那里,一听芍药说这话,脸就拉的老长的,“让安容去赔礼道歉?赔哪门子礼,道哪门子的歉?1

冷哼完,又继续道,“她算计你,你还帮宣平侯世子治病?”

安容无奈一笑,“不治病,宣平侯世子就真死了,那相公的黑锅只怕要背一辈子。”

“你呀1三太太摇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安容顾虑的还是有必要的,做嫡妻的,要以丈夫声誉为重。

二夫人坐在一旁,端茶轻啜。

她清澈水润的眸底有赞赏笑意。

她可是使了人去盯着,不是怕安容吃亏,有萧国公府护着,她吃不了大亏,最多言语上受些气。

她只是好奇安容是怎么处理事情的,她能看得出来安容根本不愿意搭理沈安芸。

听暗卫禀告道士算命,说大姑奶奶克夫,不休掉她,宣平侯世子迟早要被她克死。

想着,她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扬。

老实说吧,要不是安容先下手了,她就叫人去了。

这是最好的休妻理由。

估摸着要不了几个时辰,大姑奶奶就会被休回府了吧?

以她那不安分的性子,得打发的远远的才行。

见屋子里有些寂静,三太太转了话题道,“齐州沈家以前和侯府势不两立,如今却登门拜访,还送上重礼,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事?”

老太太手里拨弄着佛珠,道,“诚心求和,我是看出来了,只是他们几次看着我和侯爷,似乎有话想说,应该还有别的事。”

正说着呢,外面丫鬟急急忙进来,禀告道,“老太太,七老太爷给侯爷下跪了1

老太太一愣,“可知道为什么下跪?”

丫鬟摇头,“奴婢只远远的瞧见了,没敢上前。”

虽然侯府还没有认祖归宗,可是七老太爷可是长辈,大庭广众之下给侯爷下跪,绝非小事啊,而且不止他一个,其他三位老太爷也跪了。

老太太面色凝重。

等侯爷回来,老太太就迫不及待的问他了,“七老太爷下跪,求你什么了?”

侯爷揉太阳穴,语气无奈道,“七叔他们下跪,是求我出任齐州沈氏的族长。”

老太太愕然怔住,她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你答应了?”老太太的声音有些颤抖。

侯爷轻点了下头。

他答应了。

是被迫答应的。

他要是不答应,那几位长辈就长跪不起,这不是逼他答应吗?

老太太没说什么,只叹息一声,“出任偌大一个沈氏族长,肩上的责任可是不轻。”

安容坐在一旁,接口道,“因为侯府在京都的缘故,齐州沈氏数年来都不曾参加科举,不少人就那样耽搁了,只怕心底对侯府怨言颇深,要真的想齐州沈氏归心于父亲,还得给足了他们好处才行。”

安容想,齐州沈氏这么着急进京,出动的还是当初和老太爷关系最好的族兄,不惜年迈的他们舟车劳顿来京,甚至下跪相求。

为的就是沈氏将来。

毕竟科举三年一次。

错过了,就要再等三年啊,等不起啊,难道要等到父子同科吗?

侯爷点点头,“安容说的对。”

老太太还是有些不放心道,“举荐他们参加科举,倒不是什么难事,只要琼山书院,有两名先生联名举荐就有参加科举的资格,难的是怕养了一批狼。”

二夫人笑道,“老太太多虑了,如今的齐州沈家,连祖屋都被人给烧了,他们来京,就是想在京都站稳脚跟,侯府是他们的靠山,他们不敢背地里来阴的,也没那个本事,再说了,侯爷出任族长,怎么也能做个二三十年,再大的恩怨,熬二十年,还有多少人记得?”

老太太点点头,“没事就好。”

侯爷能做齐州沈氏的族长,那是再好不过的事。

齐州后辈多,只要扶持三五个,在朝堂上就是不小的助力,对侯府的发展有利无害,当然,前提是他们忠心于侯爷。

再者,老太爷要发展侯府,成为京都世家,为的就是有朝一日,齐州沈家哭着求着回来求他们认祖归宗。

今儿,老太爷的遗愿达成了。

老太太高兴还来不及了。

吃过回门饭后,又小坐了片刻。

安容这才起身回去。

路过前院的时候,安容见到远处凉亭出,有爽朗笑声传来。

远远的,好像瞧见有好几个年纪十五六岁,模样俊秀的少年在说笑。

见安容注目观望,有丫鬟过来禀告道,“四姑奶奶,那几位少爷是齐州沈家的少爷。”

安容点点头。

迈步继续朝前走。

出了侯府大门,芍药扶着安容上马车。

赵成站在一旁,禀告道,“少奶奶,宣平侯府二少爷挨了三十大板。”

“只挨了三十大板?”安容微微凝眉。

下毒迫害嫡兄,这可不是小事,居然只打他三十大板就了事了?

赵成点点头。

确实只有三十大板,多一板也没有。

“那沈安芸呢?”安容拧眉问道。。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快捷键:←)嫁嫡 第五百七十七章生姜 嫁嫡目录(快捷键:回车) 嫁嫡 第五百七十九章提议(快捷键:→)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嫁嫡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