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女生小说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第624章 落脚镇上

[更新时间]2016年01月19日 23:52 [字数] 3433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

陈虎和他媳妇此刻已经回来了,还要给这一行人做饭,但是被宇子拒绝了。在这里杀了人,皇上现在不准备再这里过夜了,好在傍晚的时候,雨势越来越,等他们收拾好东西,登上了马车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在远处的边,顺着红霞,还有一道彩虹悬挂其上,元锦玉坐在马车上,听着那陈虎的媳妇还和自己絮絮叨叨的,着她很遗憾,没有和元锦玉学几道京城的菜,还热情地招呼元锦玉他们,下一次有机会再过来。

元锦玉只能恬淡地笑着,想着当他们知道今日生了什么后,肯定不会再欢迎自己了。虽然那几个孩子的死,并不是她所害。

就这么怀着歉疚,仑开动了,而在村口,不出意外,元锦玉果然看到了林清雨。

此刻林清雨就背着一个包裹,也不知道是装了些什么。她的样貌依旧如同仙一般,身上的湿衣服已经被换了下去,最重要的是,原本的少女鬓,变成了妇人鬓。

元锦玉见到她就这么走到了皇上的马车旁,随即掀开车帘上了车。而唐钰则是从车上下来,坐到了第一辆马车中。

慕泽和元锦玉都自觉有些对不住唐钰,现在看到他脸色有些黑,不由得安慰着:“伴君如伴虎,这段时间真的麻烦你了。”

“这倒没什么,江湖中人,不听你们这一套,他要是真想杀我,我就跑回南疆就好,反正我唐门的人,在南疆中都横着走的,我是想皇上真的没有一个身为病人的自觉,要不是想着殿下的嘱托,我刚刚也不愿意和他废话。”

“你和皇上什么了?”元锦玉知道唐钰可能不怕皇上,但是他们怕啊,这总是要在身边伺候着的。

“告诉他伤还没好,最好不要行。房。事,但是显然他半点听的意思都没有1唐钰和慕泽因为内力雄厚,听力也都不错,自然知道中间那辆慢在进行着什么事情。

元锦玉虽然听不到,但唐钰都已经得这么明白了,她也微红着脸,转过了头。

慕泽拿出一张地图来看着,对于林清雨会不会加害皇上,他并不担心。皇上都能将她从那村子中带出来,就肯定有降服她的办法。

现在他只是关心,马上就要入夜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他们该到那里去祝

正看着地图,慕泽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藏剑山庄,又将手收了回来:“还是连夜赶路吧,深夜的时候,应该能到下一个镇子。”

罢,慕泽有些抱歉地看了元锦玉一眼,元锦玉却并不在意。毕竟出了这样的事,也是她不想看到的。

而就在马车在路上行驶了一个多时辰后,有下属来复命了。

慕泽让他到马车中,并没有避讳唐钰和元锦玉。那个男人查的正是儿歌的来源。

“回禀殿下,这儿歌,最早是从南江城的一个茶楼中传出来的,不知道怎么就被这些个孩子记住,还在皇上面前唱了出来,而我们查出的幕后主使,并不是鸢尾,而是……卫城主。”

“你是卫楚秋?”元锦玉诧异地问着,感觉到了事情的棘手。

这一泼未平,一波又起,而且看起来都没什么关联,真是让人一个头两个大。

“正是卫楚秋。敢问殿下,是否该马上将卫楚秋收押到牢中?”

这是慕泽的人,自然更听慕泽的话,可是慕泽却仔细地停了停后面那辆马车的动静,知道两个人已经结束,便告诉身前的侍卫:“你去问皇上的旨意。”

侍卫去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又一次回来,随即对慕泽道:“殿下,皇上只先不要打草惊蛇。”

“那咱们就先去南江城再吧。”慕泽也有些头疼。当初夏大人的卷宗应该已经被封存在大理寺了,而且有可能还不全,要是今日的事情没生,只要夏大人当年真的是被冤枉的,他有信心为他平反。

但是现在出了这档子事,要是真的证明了当年是皇上的错判,岂不是成为了皇上一生的污点?自己作为知道内情的人,会不会被皇上所忌惮?然后像是太子那样,硬生生地捧杀?

那男人在领了命令后,很快就退了下去,元锦玉有些疲惫,靠着慕泽睡了一觉,刚到镇子不久,慕泽抱着她下马车的时候,她就彻底清醒了。

想找个镇子上的客栈,但是却现,此刻的客栈都已经满了。元锦玉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最近要在藏剑山庄举行武林大会。

这同她的生活实在是远,现在事情还这么多,她也没什么心思去玩耍,只是想着今日实在太晚,要是能睡一觉就好了。

掌柜也很为难。他们这镇子上一共三家客栈,都已经是人满为患了。皇上可以对欺君的孩子举起屠刀,却不能欺压这些无辜的普通百姓。

慕泽在路上的时候已经想到了这个情况,对皇上道:“我再去找一家可以借宿的人家,请父亲等我回来。”

一听到借宿,元锦玉忽然想起了什么,她又钻回车中,翻出了一个册子。这是璃潇在自己出京之前给自己的,上面记载了玉泽商铺在整个大周的那些产业都在什么地方。

她很快找到了南江城,果然在一排地址中,现了这个镇子。

于是她兴高采烈地对慕泽道:“今日不用借宿了,我知道一个地方。”

慕泽对于元锦玉是很信任的,也没问什么,直接就跟着她去了一处宅子。

这一处宅子前面是玉泽茶楼,后面就是管事住的地方。

元锦玉从扣着门,寂静的晚上,声音格外明显。那被扰了清梦的人显然有些不耐烦,但是想到管事的教导,还是耐着心思问着:“这位夫人,请问您有什么事么?”

元锦玉在慕泽看不到的角落,将自己的令牌递给门房一眼,之后才道:“给我们安排房间和热水,对了,再送点晚饭。”

那门房虽然刚刚还迷迷糊糊的,却看清楚了元锦玉手上那令牌到底是什么,这可是玉泽商铺最高级的令牌,也就是,来的最起码也是个江南总掌柜那种地位的人!

他着急地想要往里面跑,告诉管事这件事,但元锦玉却认真道:“我并不想要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你只要按照我吩咐做的就成,管事那边,也让他嘴严一些。”

门房一个劲儿地点着头,看向元锦玉,眼中满是崇拜。这姑娘看起来也就十七八的样子,就已经是这么厉害的人物了呢。

管事很快迎了出来,因为元锦玉不想暴露身份,只是热情地将他们给请到了屋中,又准备了宵夜和热水。

晚上元锦玉不敢吃太多,对身子不好,但是她却美美地洗了个澡。等头被擦干,她躺在床上,已经是到镇子上两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再过个一会儿,都要亮了。

皇上那里果真是不听唐钰言,吃亏在眼前,身子也有些亏损,估计近两日他们是离开不了这里了。

不过和之前比起来,现在有个林清雨在皇上身边伺候着,很多事情,都不需要唐钰来亲力亲为。

晚上给皇上施好针,唐钰就离开了,林清雨守在皇上的床边,现在她已经从一个少女,正式变成了妇人,家中的人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她跟着谁走了,但是她知道,自己陪伴着的,是一个别样可怕的男人。

而现在的她,也没什么实力去杀死他,为弟弟报仇。所以林清雨只能和皇上磨着,相信很快就会找到下手的机会。

皇上轻轻地拍了拍身边的床榻:“你到这里来。”

林清雨也褪了外衫,躺下去,直接就被皇上给拥在了怀中。屋中已经熄灯,皇上的手指,正放在林清雨的鼻子上,一下下地摸着她的鼻梁。

林清雨真的现,皇上很喜欢她的鼻子。自己的鼻子很秀气,男人是长不出来的,也就是,皇上怀念的是个女人?

想到这里,林清雨有些怅然,又有些幸灾乐祸。怅然是因为自己被皇上当成了替代品,幸灾乐祸则是……他现在这般样子,肯定是已经失去那位“故人”了。这世上,有什么比生离死别更痛苦的呢?

第二日早晨,元锦玉没怎么耽搁,就同慕泽一起起身了。慕泽看着她有些疲惫的眼睛,还有黑眼圈,心疼得很:“你再睡一会儿,剩下的事,我会去解决的。”

元锦玉却执意要陪着他:“现在形势实在太乱,指不定会生什么,而且皇上的病情加重,于情于理,我这个当媳妇的,都要去看一眼。”

慕泽知道元锦玉是不想再触怒皇上,最终也只好答应她的话。

果然,皇上因为昨日的事,清晨开始,起了高烧来。唐钰对于解毒在行,风寒一类的事,还是让慕泽给皇上找了个正经的郎中。

那郎中开了两服药,都是宇子亲手熬出来的,由林清雨喂给皇上。起初的时候,她徒有一颗狠心,却没有什么气势,连喂个药都手忙脚乱,甚至还要宇子提醒,才记得先试药。

元锦玉和慕泽见没他们什么事情,便双双回去了房间,而后慕泽留元锦玉在房中,一个人去处理事务。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宁王妃:庶女策繁华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