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嫁 女生小说
当前位置: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书库首页 > 女生小说 > 魂嫁 > 第六百二十四章雪原苍茫(四十六)

魂嫁

第六百二十四章雪原苍茫(四十六)

[更新时间]2017骞 11鏈15鏃 00:52 [字数] 2352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旺堆同前任族长年长最小的弟弟贡嘎十余岁,也就是说这两兄弟年纪相差不会太大,而前任大祭司的年岁虽无从判断,但两人却是皆在三十年前前后过世。

大祭司暂且不论,但同旺堆相比,那位雪族的前任族长似乎过世得有些早了。

“你之前说雪族的寿限仅次于岐山?”沈霓裳问罗才。

“不错,历代皆是如此,论长寿,十八族中,岐山为首,雪族为次。”罗才颔首,“我们岐山族擅医药,几乎个个都懂养生之术,而且——反正十八族里,最长寿便是我岐山,其次便是雪族。尤其雪族族长祭司长老这些,代代几乎都长寿,我在族中典籍中看过,据说是同这圣莲子有关。毕竟圣莲子这维持生机一效,天下无物可比。但这只是族中先人私下推测,雪族自来不爱同外人打交道,这些内情更是从来不会在外提及。”

罗才那个“而且”咽了回去,但沈霓裳却是猜到了,罗才没说的,应该就是那十几口效用各异的药池。

“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一个献祭而死,一个该长寿的也没能长寿,只剩下这旺堆一个……”凌飞淡淡道,“看来关键便是在此了。圣莲子若真同雪族长寿之秘有关,咱们就算寻到了人,人家也未必肯舍得。想交易就得有足够筹码,我看头一桩,咱们得先弄明白雪族这一摊子事儿。”

几人都沉默下来。

“也要看人家肯不肯说了,我看这旺堆老头儿的嘴可紧得很。早前不是老赛点出他那骨链不对头,他连身份都还瞒着呢!”罗才悻悻撇嘴,朝洞外看了眼,打了个哈欠,“急也急不来,都快天亮了,先歇着吧。”

罗才和赛戈朗朝洞内行去。

火堆的火也不够旺了,罗才往里头加柴火,二丫看了低头沉思的沈霓裳一眼,也过去帮忙把掏灰。

洞外的雪又下大了。

借着融融火光,可以清晰的看见碎纸一般密密的雪片在洞口打着旋儿“簌簌”落下,似无边无际,无止无休。

沈霓裳慢慢地行了出去。

虽然每日都有清扫,但就这么大半夜过去,洞口已经又积了差不多近半尺厚的雪了。

鹿皮靴踩在雪上“嘎吱嘎吱”作响,沈霓裳将风帽戴上,踩着积雪走到山崖边,抬首朝无尽的远方望去。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沈霓裳没有回首。

“不想睡?”凌飞走到身侧站定,语声平静问。

“嗯。”沈霓裳依然看向黑黝黝的远山方向,轻轻应了声。

“心里烦闷?”凌飞侧首打量,虽是这般问,但看沈霓裳的神情却是不像。

“没有,只是突然想出来走走。”沈霓裳偏首看他眼,唇畔噙笑一律,“这样的雪,这样的风,这样的晚上,这样的感觉日后在别的地方即便是一样,感觉也不会一样。”

“真的不烦?”凌飞凝视她的眼睛,“找不到大祭司那一支,找到了也未必能求到,救不了夫人……真的不烦?不担心?”

即便是黑夜中,那双杏眸也幽幽若水,一片雪花落到那蝉翼般的睫毛上,她轻轻眨了眨,便掉了,这无意识的动作却透出几分莫名的可爱和惹人心怜来。

凌飞的眸光更柔了。

沈霓裳已经转过了首,视线依然看向无尽夜空,语声轻轻:“烦闷过,也担心过。可这并不能帮忙,人的心绪有限,我若在这上头把心绪分了去,只能于事无补,反而是妨碍。人都有控制不了情绪的时候,可那个阶段,我已经过了。”

冰川下的幻境让她再次体会了一次生死,同时也让她明白,对于那些真正在意她的人而言,最好的报答不是别的,而是她好好的活着。

而对于她自己而言,最好的报答除了铭记,也是活得像她自己。

不要迷失,不要沮丧,也不能自怨自艾。

“那以后还会有别的烦闷和别的担心么?”凌飞凝望她问。

沈霓裳笑了,侧首看他:“会。”

凌飞挑眉:“不是想明白也看明白了么?”

“我是人,是人便有心不由身的时候。何况,知道和做到是两回事,哪里那么容易?”沈霓裳抿嘴含笑,雪风吹起发丝一缕,眉眼愈发盈盈若水,清澈动人,“再者,人活着之所以是活着原本就是该体味百般滋味,我只是会尽量的控制,不让不该有的情绪影响自个儿该有的判断罢了。”

“生死攸关一场,所以堪破?”凌飞唇角弯起一抹弧度,半是调侃半是深邃。

“也有你们的功劳。”沈霓裳笑了笑,没有否认这个因素,“三人行必有我师,我从你们身上也学到了不少。”

雪族五人歇息在近前,两人都心知肚明,都没有涉及一些隐秘隐私的话题,只淡淡闲话。

凌飞朝沈霓裳垂落的左袖位置微微落了一眼,不过只很快一眼就移开:“我先进去了,风雪太大,你也别呆太久。”

沈霓裳没有回话,只含笑轻轻颔首。

凌飞回到洞中拉开毯子躺下,睡在他身侧不远处的罗才睁眼小声问:“你跟丫头说什么呢?那头——可是有人,没说不该说的吧?”

“什么是不该说什么是该说的,不如你教教我?”凌飞半笑不笑。

罗才干笑不接话。

罗才其实想说的不是这个,担心的也不是这个。

无论沈霓裳还是凌飞都是七窍玲珑心,分得清轻重,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不会提到什么不该提到的话题。

罗才担心的是凌飞会不会察觉到什么。

罗才心里也有些不明白。

沈霓裳那样聪明的人,今日那样直言不讳的让凌飞同二丫避开,凌飞是何种性子,沈霓裳就不怕凌飞多想?还是说沈霓裳心里有别的打算?

而方才凌飞果然跟了出去,罗才心里说实话还悬了半颗心起来,凌飞那性子,他还真怕两人说崩了,这个当口弄得内讧可不是件好事。

而凌飞好生生回来了,看模样也不似生气过,罗才这才安心下来。

这两个年轻人的行事都让他看不明白……罗才还真有些搞不懂了。

难道自个儿真个老了?

罗才几分伤感地睡去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魂嫁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