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妖气客栈 都市娱乐

有妖气客栈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一字如咒

[更新时间]2017年10月31日 23:15 [字数] 2682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路人把文房四宝放进书箱时,余生他们才走到跟前。

“多谢先生出手相助。”余生说。

“举手之劳而已。”路人把书箱背起来,“前面大道是去往扬州城的吗?”

“对,先生要到扬州?”

得到肯定答复后,余生又道:“现在天色已晚,若错过宿头后只能住在荒野。”

他指了指客栈,“先生不嫌弃的话,何不屈身到客栈暂住一宿?”

姑苏一路走来,路人已经有些疲惫,闻言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那有劳小兄弟了。”

经受山大人袭击,众人再无劳作的心思,而且耕种的也差不多了,余下的当给草生存空间了。

余生一挥手,众人收拾东西回去。

他让叶子高帮路人背上书箱,自己领着路人向石桥走去。

石桥上的清姨已经不在了,只留小白狐坐在桥上晒太阳。

“先生来自何处?”余生问。

他被路人方才露出的那一手所惊艳,自己也是练字的,想旁敲侧击出些东西来。

“叫我洛文书就好了。”路人客气说,“我来自中原洛城,因寻旧人遗迹而游历至此。”

他们踏上石桥,路人抬头看见剑囊,明白这是到了扬州最西面的剑囊镇。

“小兄弟,打听一下,附近有没有仓姓人家?”洛文书问余生。

“姓仓?”余生摇了摇头,“没有。”

“那别的姓,诸如姓洛、文之类。”洛文书又问。

余生很肯定的说没有。

镇子不大,姓也固定,除了余生一脉之外,镇上的乡亲大多沾亲带故。

用里正的话说,余家是唯一与镇子格格不入的,余家单传,娶的媳妇从来不是当地人。

得到余生答复后,洛文书也不失望,答案在意料之中。

“或许后人改姓了。”他叹息。

只是这样一来,寻到的机会就更渺茫了,而且寻到又如何?圣人后裔一样泯然于众人。

洛城荒凉,圣人遗迹被毁,百姓任人欺侮,在夹缝中苟延残喘。神圣之战,把所有希望都毁了。

但是洛文书不甘心。这世上曾有人超越天神,让他迷离,让他追随,让他看到希望。

“客栈到了。”在洛文书沉思时,余生指着客栈牌匾说。

“有妖气客栈?”洛文书抬头念,上台阶的脚步停下来。

“这字…谁写的?”洛文书端详,这五个大字写的好,工整之中藏着一股跳脱的气息。

这可把余生难住了,“我爷爷,或者老爷子他爷爷?不是很清楚。”

“好字,小兄弟原来是客栈的小掌柜。”洛文书赞一句后抬脚走进客栈。

洛文书走南闯北见过的好字不少,这字排不到前列,只是在乡下见到略有些惊奇。

他们刚踏进客栈,一串刺耳歌声迎面扑来,让余生下意识捂住耳朵。

“谁,谁在锯木头。”余生说。

歌声止住了,行歌坐在木梯上尴尬的看着余生。

坐在他旁边,手托腮的禅儿道:“快唱啊,怎么停了?”

余生放下耳朵,奇怪她怎么听的下去,“这歌声扰的我的心都快犯病了。”

禅儿不解,“知道了,掌柜言下之意是被歌声打动,心都震颤了。”

“我……”余生刚要说话,后面叶子高推他一把。

他悄声道:“掌柜的,莫忘了禅儿什么来历,她或许真觉着歌好听。”

余生一怔,细思之后明白了,蝉鸣同这歌声一般刺耳。虽成了妖,但禅儿听到类似歌声时,依旧觉着美妙动人。

“出去唱把,在斜阳之下放歌,更令人难忘。”余生换一种说法。

“知道了。”禅儿一拍手,“有道理,走,我们去外面。”

这几天在棪木酒和青菜调养下,禅儿身子恢复的差不多了,她站起来拉着行歌衣角,让他去外面。

盛情难却,行歌略微犹豫后扶着禅儿出去了。

叶子高见这小子居然比他还受欢迎,一下子心里不平衡。

他在余生耳旁嘀咕:“我怀疑这小子被妖怪缠上,就是因为他邀人上马时心怀鬼胎。”

“就他那木讷的样子会调戏人?”余生不信,这行歌简直比老实人还老实。

叶子高看着行歌背影,“有些老实人比情圣更可怕,他们有耐心,是最好的猎人。”

不待余生回答,叶子高转身向外面走去,“不行,我得看住这小子,揪住他的狐狸尾巴。”

随余生回来的小白狐闻言蹲下把尾巴藏起来,这人有毛病,揪狐狸尾巴作甚?

余生懒得理他,回头招待洛文书时,见他站在菜牌下仔细端详上面的字。

“这几个字是谁写的?”洛文书指着菜牌。

余生走过去,“我写的。”

老余写的菜牌早全被撤下来了,因为上面的菜余生不会做。

至于“不烧鱼肴”是余生被客人问烦了后,自己挂上去的。

这牌子效果显著,自从挂上去后,很少有人开口让余生烧鱼了。

“好字,比牌匾上的字更好。”洛文书点头称赞,“不过前面的字过于工整,后面有了变化的灵性。”

那些有变化的字,是余生练字后挂上去的,洛文书的称赞证明余生的努力还是有回报的。

字有灵性是步入了书法家的大门,但距离笔下传神尚有些距离,入道更是远之又远。

但洛文书还是打听一句,“小掌柜,你姓?”

余生道:“姓余,叫余生。”

“余生,姓余?”洛文书斟酌一番后摇头,只是一在书法上有天资的少年罢了。

不过洛文书已经失望太多次了,倒不多这一次。

他勉励道:“小兄弟,这字的变化还显得有些刻意,还得多加练习,做到随心所欲,随心而变才好。”

余生点头,他临摹字帖时学了不少种变化,只是尚未融会贯通。

在写菜牌上“扬州狮子头”时,为追求变化刻意套临摹字帖里的了。

洛文书一眼就看出来,不愧是能以书法制敌的人。

余生斗胆问,“您是字仙?”

洛文书笑了,他摆了摆手,“不敢妄自成仙,我还没到那一步,依旧走在悟道的路上。”

余生把见过的画仙施法经过说了,在他看来二者一画一为字,应当都踏上了仙途才是。

洛文书坐下,“字和画是不同的。”

余生取来一坛棪木酒,“为什么不同?”

在他斟酒时,叶子高捂着耳朵逃进来,在行歌歌声覆盖范围内,他是揪不住行歌狐狸尾巴了。

洛文书饮一口酒,赞一句后道:“同样以笔求道,画仙笔下景物是仙力构建的。”

“这也是画仙画上东西能出现在面前,为他所用的道理。”

“字则不同,方才那三个字,用的是原本存在于世间的,基本和纯粹的法则、力量、咒语或者说天道。”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有妖气客栈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