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直播间 竞技同人

法神直播间

第二百六十八节:酒馆群聊

[更新时间]2017年12月30日 13:48 [字数] 4489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听说了吗?市政署正要举办一场比赛,从杜阿拉选出一个舞蹈最好的人来,据说获胜者奖金能有50个金塔兰呢1

这是在诺曼他们这一桌左前方的一个大胡子男人说的。

50个金塔兰?

这和钱有关的信息把诺曼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50个金塔兰对于现在的诺曼来说算不上非常多,但是也足够他们一段日子的花销了,还是颇有吸引力的,只不过他对这人的话有些不大相信——现在的诺曼已经积累起了他对于这个社会的一套基本认识,在他的认识里,50个金塔兰就算对于普通的贵族来说都是非常大的一笔钱了,跳舞跳得好就能获得这么多奖金?不太现实。

但他还是听了下去,酒馆里虽然嘈杂,他距离那两人也有些远,但是经过《葬日心经》改变的身体素质让他能够在这嘈杂的环境中轻易地听清这两人的对话。

大胡子的聊天对象是一个年轻光头,听到大胡子的话之后他笑了一下,“当然,这件事都已经传开了。”

大胡子端起面前的酒杯来狠狠灌了一口,之后哈了一口气,羡慕道:“可惜我不会跳舞,不然的话我都想去试一试了,50个金塔兰啊!足够让我舒舒服服地过完这一辈子了1

年轻光头仔看了大胡子一眼,面上稍带着些许不屑说道:“就算你会跳舞又怎么样?这份奖金本来就不是为我们准备的,而是为那些从艺术之都归来或者路过的舞蹈家们所准备的,这也是为什么早不举行,晚不举行,偏偏在这个时候举办这场比赛的原因。”

这年轻光头似乎知道挺多内幕的,大胡子很容易就听出来了,立马眼睛一亮,也不在意年轻光头对他话语间有意无意地蔑视,主动追问道:“哦?真的吗?你是怎么知道的?”

年轻光头也不是个藏得住话的人,或者说对于这些来到酒馆里喝酒的人而言,吹牛炫耀本就是其中的一个常规项目,并不怕泄漏自己所知道的消息反而还就怕别人不提及呢,所以他也没有藏着掖着,立卤然了,我叔叔的邻居的朋友的父亲是市政署的一位财务官员,这件事就是他说出来的。”

年轻光头说到这里就不说了,作为这里常客的大胡子一下子就看出了对方的意图来,立马喊酒保给这位先生来一杯麦酒,于是这年轻光头立刻喜笑颜开了起来,继续说了下去。

“你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比赛吗?”

大胡子摇头,“不知道。”

周围几个人也都停止了他们的谈话,把目光投了过来。

这几天里关于这场奖金高的恐怖的跳舞比赛的事情已经传开了,每个人都在心生羡慕跃跃欲试的同时,也都在疑惑为什么一个这样的比赛奖金竟然高到了如此恐怖的境地。

要不是这场比赛据说是市政署举办的原因,他们怕是根本不会相信有这样一个比赛呢。

年轻光头揭开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兰德尔殿下。”

黄金狮子兰德尔殿下?

周围的人更是不明白这怎么又能扯到兰德尔殿下身上去了,而年轻光头看到他被赠送的麦酒上来了,也没有卖关子,乖乖地说了下去:“兰德尔殿下除了有杰出的才干和宽厚仁慈的心胸外,对于艺术也是非常热爱的,尤其热爱舞蹈。在北地的上流社会圈子中甚至流传着一个传说,那就是兰德尔殿下找妻子的标准里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对方必须具有高超曼妙的舞姿,其他的倒在其次了。只不过他一直没有找到这样符合条件的女孩,所以这位大公爵殿下到现在都还没有成婚。”

“而我们的城主奥布里大人有一个女儿,今年已经十八岁,是成婚的年龄了,却也没有成婚。”

说到这里,这个年轻光头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位小姐听说非常漂亮,她的美貌在北地的贵族圈子里赫赫有名,仰慕者非常多,但却始终没有成婚,是因为据说奥布里大人原本是希望能够送她去圣维塔,嫁给某位皇子的,最好还是被定位皇位继承人的那位。”

这个小道消息让周围的人都是轻呼了起来,不过他们也像年轻光头一样,都下意识地把声音压低了。

城主的女儿,对于他们这些平明来说确实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了,但是和“王后”那样的称呼还是有些距离的,所以也就难怪他们会觉得惊讶了。

年轻光头似乎很高兴自己的话能够引起周围人的惊呼,脸上颇有些得意,然后继续说了下去:“但是你们也都知道了,今年突然发生了这么多意外,老国王没有留下遗诏就走了,从目前的情形来看,相比起圣维塔的那几位,我们隔壁的这位兰德尔殿下反而更有希望继承皇位了——历史上类似的事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所以我们的城主大人又开始动起了心思,兰德尔殿下现在大概成了他最心仪的女婿人选,他会为此做准备,让自己的那位千金小姐学习一身高超的舞技也就很正常了。”

听了年轻光头的这一番话之后,周围的人才明白了这其中的缘由。

“而又正巧,金秋艺术节已经结束,算算日子,往年的这个时候正是那些会经由这里的艺术家们路过的日子,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一场比赛,针对的目标正是那些从艺术之奈璧讣颐恰D切┤丝珊臀颐钦庑┢矫癫灰谎侵兴淙灰灿泻芏嗳瞬皇枪笞澹嵌杂谒抢此担羁纱永炊际俏抻堑模仓挥50个金塔兰这样的天价数字才能打动他们、引出真正的高手来了。”

年轻光头的小道消息听来还是挺真的,前后连贯逻辑通顺,没有自相矛盾的地方,让人很容易就相信了。而在听到“那些从艺术之囊帐跫颐恰钡氖焙颍腥送蝗徊遄斓溃骸拔姨担诮衲甑慕鹎镆帐踅谏戏⑸艘患笫隆!

旁人问道:“什么大事?”

这人回道:“据说,那位已经回归了天国的圣者大人在今年的金秋艺术节上又重新出现了,而且他带来了神迹,让天国降临在了艺术之都,让杰贝尔丹纳的所有人都得到了灵魂的救赎。”

周围人听的都是咋舌不已,不太相信。

天国降临?这也太夸张了吧?

但是马上旁边又有一个人突然说道:“是了,我突然想起来了1

“我工作的那间旅店里最近住进了几位从艺术之都归来的艺术家,我在服侍他们的时候确实听到过这样的零碎谈话,天国降临,圣者什么的,而且这几位艺术家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虔诚的信徒,不管是干什么,都会念诵着圣者的名字,为人也非常和蔼友善,我感觉他们比起教堂的那些牧师们来更像是父神的子女。”

有这位先生的作证,周围人这才逐渐相信,却还都是半信半疑,但是马上又有几人一一发言,说了一些他们在这几日的日常生活中和那些从艺术之都归来的艺术家们的所见所闻——作为交通要道,很多从艺术之囊帐跫叶蓟峋⒃菥佣虐⒗摹

在这些人的作证下,话题圈扩散开来,酒馆内大部分人都把注意力集中了过来,“艺术之都的神迹降临”已经成为了酒馆里现在的主要话题了,不知道的静听着,知道一些零散消息的踊跃地发表着各自的言论,让这个事件变得越来越真了。

诺曼他们三人没什么反应,皮尔诺此刻却是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胸膛,脸上神采奕奕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如果可以的话,他是多么想大声地告诉这些人,他们正在讨论的事件是真实的,现场情形比他们猜测的更要震撼人心,他皮尔诺,就是那场宏伟壮观的神迹的亲身见证者!

不但如此,那位伟大的圣者大人此刻更是就在现场,在他皮尔诺的保护下,将要把父神的光辉洒遍王国每个角落-…

但是他不能说。

碍于诺曼曾经千叮咛万嘱咐过的话语,他不能说,只能闭嘴,看着眼前这些愚蠢的人竟然还在为这件事是否真实而争吵,心里别提有多着急憋屈了。

还好,有人帮他说出了他想说的一切。

“是真的。”

当再没有人出来作证之后,酒馆内见见嘈杂起来,每个人都就这件事发表着自己的看法的时候,吧台那里有一道声音传来。

“是真的。”

难道声音重复了一遍,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那是坐在吧台边的一个中年男子,身材并不高大、颇为瘦弱,身上的衣服质地并不是很好,还有多处已经破口了,一头乱糟糟的披肩长发顶在脑袋上,盖住了大半的左右脸颊,看不太清面容。

这人就像是大街上经常见到的那种流浪汉差不多了多少,唯独一双眼睛很是温润平和,不见什么颓废之气,也是和流浪汉相差最大的地方了。

“你怎么知道是真的?”

有人这样问他。

这人于是答道:“我当时就在现场,亲身经历了那一切。”

酒馆内众人闻言后,都是不由自主地轻呼起来。

在现场?!

有人忍不住问道:“你也是一位艺术家?”

这男人摇头,“不,我只是一个热爱艺术的人,专门去参观了一些大师的作品,却没有想到会经历那样的一幕。”

又有人问道:“那天国真的降临了吗?”

这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落魄男人的脸上,想要听听他的答案。

男人毫不犹豫地说道:“真的降临了,但是又没有真的降临。”

这前后矛盾的话让所有人都疑惑了。

什么叫真的降临了,但又没有真的降临?那到底是降临了还是没有降临?

最后还是这落魄男人解答了所有人心中的疑惑:“在那一刻,我们确实看到了天国降临,父神在我们心中耳语,倾听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忏悔,审判着我们每一个人,但是事后,我从一些朋友的口中才得知,那是法术的效果,是禁咒的效果。”

“禁咒1

这和平民生活风马牛不相及、只在传说故事中听过的名词让酒馆内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再一次惊呼了起来。

“虽然那是法术的效果,但是事实却是,我们每一个在场的人都得到了灵魂的救赎,得到了我们各自的新生,所以这和天国真的降临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我才会这么说。当然,在这场事件当中,让我们灵魂得到救赎的关键人物,还是那位圣者大人……”

这落魄男子言辞并不是很出色,形容词并不多,只是简单地直叙,但在那不可思议的事实本身面前,或许太多修辞反而不是好事。

至少酒馆内的众人在听完了男子对于当时情景的描述之后,所有人都是沉默无言,心神向往,每个人都在脑中畅想着当时的宏伟场面,感悟着那位圣者大人说出“我不入镰入炼狱”时的至高思想境界。

光是这样,就让他们心驰神往了。

皮尔诺也是如此,虽然他是当时那事件的亲身经历者,但是一听到有人复述当时的场面,他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回忆缅怀起来——这也体现出了精神风暴这个禁咒的可怕之处,不但当时产生作用,后续影响更是挥散不去。

诺曼当然不会这样,相反,他正颇有些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个讲故事的落魄男子。

如果这落魄男子当时在场,因为精神风暴的法术特性,他是应该知道这落魄男子的所有底细的,就像知道皮尔诺的所有底细那样,但事实却是,他现在想不起来关于这男子的一分一毫了。

这男人是从别人嘴里听来这故事,现在说来吹牛的?还是说自己就是简单地把这人给忘了?……

诺曼判定不了,最后也只好把这归结于自己当时的精神力实在太弱小的缘故,虽然当时能记得,但是数据太多,几天之后已经忘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法神直播间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