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仙志 其他类型

牧仙志

第四章 乌合之众

[更新时间]2018年05月16日 02:54 [字数] 4739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消息疯传,耸人听闻。

一开始,谪仙封地的子民们第一反应是谣言,仙长牧苍可是神仙,神仙怎么可能被杀,一定是假的。

李焕成作为城主尽管想要扼制封地子民的恐惧不安,封锁消息却不是上策,唯有公布真相,尽快从牧星山再请一位大牧出山镇守封地方为上上策。

道牧已昏迷半个月,吃喝不下,身体还忽冷忽热,可把李焕成愁怀。附近好几个封地的大医者都请来,也无济于事,治不得道牧怪玻

“身体是小病,无伤大碍。”

“重要是心病,若他不想醒来,那么一辈子都不会醒来。”

“这病强求不得,节哀。”

“……”

医师们尽给这般答复,可明眼人都看出道牧的情况非同寻常。医者们却劝李焕成这是关心则乱,随后也跟李焕成本人开了凝神静心的药,使李焕成怒极反笑。

派往牧星山使者传来一更大噩耗,牧苍的恩师已经化道多日,且因牧苍悲惨结局吓破胆,牧星山没大牧自告奋勇。

牧星山本就没落,传承几乎断层,本就只剩下了牧苍恩师这一脉,以及牧星山山主一脉。若非出了个牛郎,萌受牛郎余威,方苟延残喘至今。

然,牵牛星其他宗派打压下,牧星山上下总共不过百来人,修行者占百人半数不到。牧星山脉已经被其他宗派瓜分强占九成,好不容易又出一个大牧,最后惨死。

牧星山本以为牧苍经过一番历练之后,将会回归牧星山继承他恩师这一脉,且还迎来牧兮怡这天赋异禀的弟子。

谁知,牧苍一家惨遭灭门,牧苍和穆清夫妇惨死,牧兮怡被掳走,不知所向,牧苍恩师也化道,能够接班的一个大牧都没有。

雪上加霜。

织女星,牧星宫,牛郎与织女一同开创。今在其他门派以及祝织山打压下,境况不见得比牵牛星的牧星山好到哪里,亦在夹缝生存,苟延残喘。

对于牧星山的遭遇,牧星宫深感爱莫能助。

牧星山短时间失去两尊大牧,一个潜力无限的弟子,对于牧星宫而言,何尝不是一种损失,给牧星宫一记沉重打击。

可悲可叹乎。

谪仙封地没了大牧镇守,逐显群魔乱舞迹象,再加道牧诡异的病情,快把李焕成愁死。

可气,现今流言已经在坊间飞起,全程唯有他的夫人肯照顾道牧,其他人都不愿意照顾道牧,也不再愿意亲近道牧,怕沾染道牧所带晦气。

道牧本该夭折,因喝了亲生父母的心血,阎王夺走二条命换来他这条命!

道牧是灾星转世,若沾染了他,晦气缠身,定会引来无尽灾祸,瞧那牧苍仙长那么好的人,都因道牧惨遭灭门,养女牧兮怡,是死是活,不知所踪!

十二旬,恰逢本命年,道牧遭遇如此悚人血灾,因其夺亲生父母血液续命,冲犯太岁!

都言,本命年顺,则一顺百顺,鸿运当头,势不可当;本命年背,则到处是关口,满眼皆门坎,霉运到家。

果不其然,死了全家,独他活下。

又有人言,他劫孤二煞怕同辰,隔角双来便见坉,丑合见寅辰见巳,戌人逢亥未逢申,初年必主家豪富,中主卖田刑及身,丧子丧妻还克父,日时双凑不由人。

描述与道牧相近不少,所以道牧命格天煞孤星,不得与道牧亲近,否则引来无限祸害。

天煞孤星不可挡,孤克六亲死爹娘。天乙贵人能解救,修身行善是良方。

道牧这个人算是废了!

谁能请动天乙贵人相助,修身行善何以难也,如此厄运连连下,道牧怎能保持一颗善良去帮助他人?

没救了!道牧没救了!

远离道牧,否则李氏也会招来祸害。

……

李焕成听腻了这些话,每天脸沉得可拧出水,呵斥来规谏的属下,“有一种冷漠的残酷叫做悠悠众口。我李氏一族自太白先祖喜获谪仙封地以来,何曾背信弃义。

倘若灾厄降临我李氏一族,那是劫数,怎能让一个无辜少年背负如此深重罪恶!

若非道儿那双妙眼,我谪仙封地怎会迎来这黄金十年!

若非道儿那双妙眼,我谪仙封地怎会喜获仙恩,种下蟠桃树,沐浴仙气!

真是一群忘恩负义之徒!

若是谁再在我耳边嚼舌根,休怪李某不客气!

一群乌合之众!

从未真正渴求过真理,面对那些不合口味的证据,他们会充耳不闻,凡是能向他们提供幻觉的,都可以很容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凡是让他们幻灭的,都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乌合之众只会干两种事——锦上添花或落井下石!

对历史而言,个人命运可能隐藏在很小的一个小数点里。对个人而言,却是百分之一百的人生。

怜道儿还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1

一方封地霸主,怒气灌涌苍巅,压得谪仙城子民踹不过气。

苍巅还是这般蔚蓝,炎阳依旧温暖普世,却让每个谪仙城子民感觉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谁人能制止城主发狂?

城主府,一别致院落弥漫着各种珍贵草药香味。

“小胖。”道牧悠悠醒来,两眼挂了两座山,用尽了全部气力才睁开,他第一眼是小胖那肥圆憨样,这家伙在椅子上瘫泥打鼾,嘴角哈喇都快滴在地上,时不时啧吧两瓣肥唇。

“嗯?1李小胖耳力敏感,顿时惊醒,一开眼,见道牧醒来,欣喜若狂,张口要扯嗓子大叫,道牧眼疾手快,用棉被堵住李小胖的嘴。

“咳咳咳……别乱叫,你听我说。”道牧说话很费力,面色煞白,没一丝血丝,好似浑身上下所有的血都集中在那双漂亮大眼,红似玛瑙,“小胖,送我离开。”

“不行1李小胖轻松挣脱道牧的手,肥头连摇,“不,不,不,绝不可能!如果你离开我们家,一定会死的。我李小胖绝对不会做出如此肮脏的事情,竟还是让我好兄弟去死。”

“呵,我昏迷期间,意识清晰得很,耳朵也不聋。我认为他们说得都很对,我不能够再呆在这里,如此下去恐怕你们家也会步上我家后尘,我绝不允许再有人因我而死。”道牧有气无力,随时都会咽气那般,“我不值得你们这么做……”

“你信那鬼东西?!邪恶组织做恶,岂能怪得你头上1李小胖瞪大豆粒眼眸,愤慨不已,肥手空中力挥,恨不得拍死那些人,“我父亲说得对,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

我算是看透了他们,哪怕以后,我继承城主之位,一点都不想再同情他们,帮助他们。”

“呵,小胖,你长大了。”道牧欣慰道,他也恨透了这些群众,想得就恶心反胃。

“那必须的1李小胖肥手拍胸,噗噗作响,仰起肥头,骄傲似天鹅,肥天鹅,“道牧,你放心吧,我不会跟你争老大,以后你就是我大哥。”

道牧轻轻摇头,“小胖,你真的认为自己长大了吗?”

“嗯。”

“那么,你该送我走。”

“不行!那我宁可不要长大。”

“小胖,你当我是你大哥吗?”

“嗯。”

“那么……你愿意让我再背负更多罪恶吗?”

“我……”

“小胖,我快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这比死还难熬,你现在是大人,能理解吗?”

“大哥……”

“嗯。”

“你长大了。”

李小胖,道牧,二人大眼瞪小眼,气氛突然安静。

哈哈哈……

最后,二人相识大笑,眼角晶莹却忍不住划开脸颊。

这年,李小胖十一岁,道牧十二岁。

午夜。

银河画开暗沉沉的夜幕,月明星繁,星光与月光同辉呈银,倾泻普罗大地,银光冷得那么孤高,切齿冷颤,刺眼生疼。

“大哥,你要活着,好好的活着,我们说好的,一起去祸害织女星……”

李小胖站在黑幽幽角落,一袭黑衣包裹全身,完全融入黑暗,豆粒眸子却如天上星斗那般湛湛发光。

“太岁,天乙贵人,你们的良心都被天狗吃了……”

车渐行渐远,终消失在无尽黑暗。毕竟少年郎,李小胖再也忍不住瑟瑟发抖,兄弟俩过往记忆如流水般在脑海中浮现,眼泪流个不止。

牧家人明明那么好,为什么命运要如此折磨他们?

“父亲!父亲!父亲1

“大事不好了1

“……”

李小胖连滚带爬,鬼哭狼嚎,冲进灯火通明的议事厅。

啊哟!

一声惨叫,李小胖太过心急,步子抬小了,摔个狗啃屎,此时此刻却没有人能笑他,议事厅的大人各个低头沉脸,甚至都没正眼看他。

“何事?”李焕成抬头皱眉,头发油腻凌乱,胡渣稀疏,神情憔悴,声音嘶哑且难听。

李小胖匍匐在地,瑟瑟发抖,眼泪沁润了地板,痛哭流涕道,“父亲大人!道牧不见了!呜呜呜……”

“砰1李焕成猛站起身,拍碎身前桌椅,恐怖气息弥漫整个议事厅,所有人都感觉脖子被掐住一般。

“所有人都出去1

“小胖你留下1

大人们如释重负,小跑出议事厅,目光闪烁,那是喜悦的光辉。

“灾星总算走了。”

“谪仙封地终于迎来了曙光。”

“但愿封地因此转运。”

“……”

知子莫过于父,李焕成直勾勾看儿子,淡道,“抬头看我。”

李小胖哪敢,若抬头与父亲对视,定会穿帮,一切的努力将前功尽弃。

“你给我跪这里,直到你愿意告诉我真相为止。”李焕成的声音越来越冷。

李小胖抽泣不绝,“父亲,孩子真不知……半夜,孩儿尿意旺盛,却不敢独自一人如厕,心念一转,念起道牧大哥。谁知一去他的房间,不见他人影去处。”

李焕成冷笑不已,“如此说来,道儿他已经醒来,我正午去探视,他不是昏迷当中吗?你好大的胆子,翅膀硬了,敢骗你老子了1

李小胖于李焕成怒意狂涛下,瑟瑟发抖,似波涛中一叶扁舟,随时颠覆,莫看李焕成平时一副和气儒雅模样,生起气来,苍龙都畏惧缩成团。

在父亲的威压下,李小胖牙齿打架不止,体若筛糠,脑海中浮现与道牧过往种种友情,竟让李小胖扛住了父亲的心理攻势。

“哼1李焕成冷哼,狠摔手中茶杯,大步离开议事厅,“谁都不许给他吃喝,让他给我一直跪着!若道儿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一起同他步黄泉1

呼……

李焕成离去,李小胖算是松了一口气,不将李焕成的恐吓放在心上,心中又开始担心道牧来。

李小胖是公认的活地图,他设计了一张只有自己才能辨识的路径图,城主府畜养的龙马灵性十足,一道神识融入,瞬息融会贯通。

龙马大步腾云驾雾,官道上可夜行十万里,目的地是个养人的好去处——梵天沭阳城。

夜风萧瑟,星月和明,银光普耀下,道牧那一头银发像是一团飘动的星云,身体依旧十分虚弱,厄兽第二此杀击对他影响极大,本该就此死去,却奇迹活下来。

厄兽第二次杀击伤及他生命本源,岂是那般容易好转,身体现状就如迟暮老人。

都言,有些身怀慧根之人在将死之时,能大概预测自己死亡时间,道牧深感自己命不久矣。

克死亲生父母,又克死养父母一家人,他活着也没了太多意义。之前在养父母棺椁前,那悲壮的豪言壮志,终究还是被现实打败。

道牧颤栗起身,沐阳城他是去不得的,若到那里,怕是不出一日便会让李焕成寻到。他信不过李小胖的定力,但对小胖的父亲李焕成的手段坚信不疑。

看着周围扭曲景象,道牧又不敢轻易跳下去,怂了。心觉这巨大惯性,还没把他一下摔死,就把他先给疼死。

“呵1道牧淡漠自嘲,“我果真是个贪生怕死之徒。”

红目流光,狠咬银牙,用尽最后勇气滚下车,“嗯哼1闷哼一声,强烈疼痛袭身,两眼一抹黑,昏死过去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牧仙志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