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仙志 科幻小说

牧仙志

第十一章 极乐剑土

[更新时间]2018年05月16日 02:54 [字数] 6789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夜幕黯淡锁天,晚风呼呼猖獗。一颗颗璀璨星斗汇聚成河,河聚成海,撕破黑夜无情统治,将希望之光普照大地。

星斗的本意是多么美好,原本温热的星光经过黑夜渲染,只剩光亮却没一点温度。在无尽黑暗当中唯能照亮人眼,却无法指引人心,以致贤者长叹,“高处不胜寒”。

“夜太美,尽管很危险……”

同舅舅一家晚饭过后,道牧自行回到老妈专属院落,坐石凳上,阿萌则躺在道牧身旁,蹭在道牧身上,感受道牧身体温度,方才心安,呼呼睡觉。

一人一兽,融入黑暗,不分彼此,好不和谐,若不细看,哪怕近处都无法发现他们。

地图平铺石桌上,道牧红玛瑙眼眸在星光映射下,炯炯生光,左手撑着嫩白下巴,右手在地图上不停比划。俏脸上时而露出痛苦,时而露出惊喜,已过半个时辰,道牧没能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眼睛为何总欺骗我……”道牧呜呼哀哉,不禁气馁懊恼。右手抬起,剪刀手欲要插双眼,才刚动念,眼皮已自行落下。

哒,哒哒,哒哒哒……

耳朵招风,忽而微微抽动,“两个人……”道牧听见数百米外细微脚步声,“舅舅和表哥?脚步声相似度六成,多出鬼祟近四成,两父子是要作甚……”

“爹,您去请表弟,我在外面把风。”穆山门外小声道,带着激动与喜悦,就犹如孩童期待已久的愿望就要实现那般,惹得道牧愈发好奇。

“嗯,小心把风,莫让你太奶奶和你老妈发现,更不能被你姐发现1穆武小心翼翼叮嘱,连恐带吓,语气哪有一家之长应有威严,且还带着窃喜。

“舅舅,表哥,你父子二人,鬼鬼祟祟于门口作甚,何不进来说话?”道牧右手哒哒敲打石桌,歪头直视远方拱门,扯嗓子朗声道。

“嘘……”穆武瞬至道牧面前,神秘兮兮环顾四周,发觉没任何动静,这才舒口气,暗怪,“你小子,突然这么大声,做什么?!若被你舅娘和表姐发现,我们可就惨了……”

闻言,“关我什么事?”道牧心中嘟哝不满,嘴上却道,“大半夜,舅舅带表哥来找我有何要事,竟等不得明天。”

哈,穆武对道牧咧嘴,露出诡异暧昧的笑容,两掌奇大,撑在石桌上,占据十分之一,双臂如腿般粗壮,身体微微前倾,便到道牧面前,附耳细声道,“今晚,舅舅带你去一方极乐静土,剑机山门显世前,让你兄弟二人好能释放自己,减轻不必要负担,真正感受一番,人间极乐方为何。”

“极乐静土?莫不是……”道牧闻言,脸上展露出些许欣喜。

“对,对,对,就是那个极乐静土。”穆武裂开嘴,回正身体,笑容越发暧昧。

“大半夜,寺庙还开门吗,难道机剑镇流行半夜偷偷溜进寺庙烧香拜佛,只为求一时心安……”道牧竟然流露出做坏事时孩子那般兴奋劲。

他第一次去寺庙,且还是不给香火钱,偷偷溜进去,他一直觉得自己杀气太重,给佛光洗礼一番,也是极好的。奈何平时碍于别人眼色,道牧便断了念头。

“你……我……他……”穆武看这外甥真挚纯良的笑容,不似在逗自己玩,内心不由哀嚎,“我的老姐哟!你宝贝儿子怎么比你还极品1

“哎呀,你别问那么多,到了你便知。”穆武拍拍桌,显得有些不耐,声音甚至略微有些大,回荡院落。而后惊醒过来,一手封住自己嘴巴,紧缩脖子,四处张望,耳听八方,神神经经。

“等我一下,我安顿好阿萌,不能让阿萌来捣蛋。”道牧亦如穆武这般,小心翼翼,轻言细语。

“……”道牧这副纯良模样,让穆武无语翻白眼,心道务必让这外甥,日后活得像个真正的男人,成熟坚强有尊严的活着。

吖?!

穆武双眼瞪若铜铃,差点没再叫出声,却见眼前道牧两手大张,竟一把抱起比自己块头大不知几倍的阿萌回她的特供小屋,且盖上三床被子,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轻轻松松。

“道儿,你还是人吗?你确定你不是披着人皮的凶兽?”穆武用最小声量的嘶吼,以表达自己对这个小怪物外甥的惊讶。

“不然呢。”道牧眨了眨红玛瑙双眼,“只不过随着年纪成长,气力见长不少罢了。”

……

穆武轻车熟路带道牧和穆山,左转右拐,很快来到一处繁华街道。道牧四周环顾一番,不由发自内心惊叹这豪华府邸群的正中心,竟然屹立九座如此华丽剑楼。

仙雾袅袅,围绕九座剑楼,灯光照耀下,犹如一方仙境,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心灵震撼。

此处人来人往,无论男女,皆一身华服,腰佩宝剑,或气宇轩昂,或超尘脱俗,扫眼望去皆为剑修。

然,道牧鼻子抽动,却闻出纸迷金醉的风月味道。

“年少争夸风月,场中波浪偏多。有钱无貌意难合,有貌无钱不可。就是有钱有貌,还须着意揣摩。知情识俏哥哥,此道谁人赛我。”道牧轻念九楼拱卫的大石剑上所刻之词。

这才会意,这哪里是寺庙,这分明是风月场所,想到这道牧脸上开始变得复杂。

“表弟,此地唯我机剑镇方有特色。我跟你讲,极乐剑土中不乏那些无奈委身的大剑豪,这里非流通黄金白银,宝剑与剑法秘笈才是硬通货……”穆山一把搂住道牧脖子,一个劲喋喋不休。

“表哥常来?”道牧眉头微皱,尽管不喜欢穆山这动作,心觉别扭得紧,却也没有推开,直道是机剑镇风俗如此。

“若能常来就好了,平日哪敢去风月场所,更不敢来极乐剑土。冰不知,我的人生除了练剑就是练剑。今日我莫不是沾你的光,我……”穆山愈说脸愈苦,恨不得拉着道牧的手,跟他诉苦衷肠到天明。

道牧无言应对,唯将目光转向穆武,细微观察到舅舅身后两手也在细微打颤,心中不由叹气一口。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又是期待,又想调头便走。

“表弟,你该不会想临阵脱逃吧?”穆山感觉道牧的身体愈来愈僵硬,两脚好似生根那般,动不得他,好言相劝道,“表弟,你若是临阵脱逃,我和我爹辛辛苦苦做出的减负计划,可就泡汤。你想想我老妈那模样,你就可以联想我爹和我平时过得多么凄惨,说来皆是泪……”

穆山话痨病犯,喋喋不休,更使得道牧骑虎难下,不由到处憋了许久的问题,“咱们无需带伪装,亦或戴面具之类,不怕烙下话柄,让舅娘察觉?”

“自是不用。”穆武坚定自信,“喏,这本升龙剑绝你拿着,足以拿下你看中的任何姑娘,莫要把通剑弄丢了,若有难事,立马联络。”塞一块玉简入道牧怀中,人影闪动一阵,便消失在茫茫人海当中。

“嘻嘻嘻……”穆山见自己父亲走后,纨绔之气,顿时勃发,重重拍了拍道牧的肩膀,“表弟,我一看你就知你亦还是个处男,瞧你也快满十七旬,依然为老处男,你不觉得可耻?你若逃回家,以后在外,莫说是我姑母的儿子,也别提是我表弟,更别说跟我穆家有关系,我们穆家大老爷们可丢不起这人……”

话落,穆山脚底一溜烟,不见了踪影,空留道牧一人,扎根原地,满脸尴尬,“如此家人……”垂头思索片刻,道牧亦还是决定回家。

正转头迈几步,突觉过往路人的每句话,每个神情,每个动作,皆在嘲笑自己。道牧登时迈不开步,冷面泛苦,摊开手掌,打量精致玉简,“去,不去,去,不去,去,不去……”

数十息后,突然攥紧玉简,两手背负在后,毅然决然调头走进极乐剑土。细看,见他背负两手在抖,两脚跨步无力绵软,一看就是个雏。

好在极乐剑土的行人,已司空见惯,并未因此而驻留观望,并未因此而露出嘲笑。

哪怕如此,道牧依然自觉,此时此刻受到整个极乐剑土的关注,整个极乐剑土都在嘲笑他。如此心态反而导致道牧一路上频频惹出笑话,此时,两颊红胜苹果,蔓延至脖子。

路过喷泉,道牧无意看到水中倒影,总算了解为何不用做任何伪装。这是一个奇妙的世界,但凡走进极乐剑土,所有人都变了一副模样,基本不太可能被认出,除非自愿消去伪装。

于是,这里分成两个极端,泾渭分明,一边是彻底释放自己的人性,自赞放飞自我,一边是更加束缚自己的人性,自称衣冠禽兽。

“小哥,第一次来?”一肚子圆滚滚壮年男子临至身旁。

“嗯。”道牧登时拘谨得像个小姑娘,脸红垂头。

“哈哈哈……”圆滚滚壮年男子肥手拍了拍道牧肩膀,语重心长,道,“若信得过老哥,老哥给你指引带路如何?无需任何报酬,只觉小哥,令我一见如故罢。”

“这感情好。”道牧也未决绝圆滚滚壮年男子的好意,“不知该如何称呼老哥?”

“叫我胖子老哥便可。”圆滚滚壮年男子爽朗道。

原来,此地被称之为极乐剑土,亦称极乐静土,只要你是女剑修,无论美丑你都可来极乐剑土登记,无需终身绑定在极乐剑土,只需交付一定代价,便可自行招揽客人,获得自己想要的宝剑,亦或秘笈,乃至悬赏其他。

极乐剑土就是一个大平台,其背后的主人,实则为剑机阁,这是个人人皆知的秘密。

强霸的背景,绝对公正的平台,保护买家卖家的绝对信息安全,使得极乐剑土名响牵牛星,不少人来至机剑镇,不为剑机阁,只为极乐剑土。

这也难怪穆山豪言,此地风月,唯机剑镇独有,世间仅此一家。

“听说了吗?!时隔三个月,那婆娘又出现了1

“你说的可是那个风华绝代的大剑豪?”

“不然呢,还有谁能让我如此兴奋,这些时日我收刮不少宝剑和秘笈,就等她出现。”

“嘻嘻,我也是。”

……

“我倒,千年一遇,仙姿曼华的大剑豪究竟有多大魅力1

“就怕你挪不开眼。”

“可笑,真当我是纯良处男,什么女人我没见过。”

……

过往路人皆在议论这神秘大剑豪,惹得道牧也不禁露出好奇之色,胖子老哥见状,笑道,“他们口中的女剑豪可了不得,如今各个都在猜测她究竟何人。拥有如此仙姿却委身极乐剑土,究竟为哪般。

且,她眼高过天,貌似不仅看物,且还看人。尽管,已为人妇,却在这三年引来无数男人闻香而来,他们大肆收集各种宝剑和秘笈。

哪个有福的汤着她身儿,情愿一个死也罢。”

话语间,胖子老哥叹息连连,询问方知原来无往不利的胖子老哥,也在这位女剑豪上失手。

三年间,连续六十几次失败后,胖子老哥已经心灰意冷,不再强求,浪荡极乐剑土不为纵欲,只是成了难以割舍的习惯。

“哈,老哥瞧你模样,倒很好奇那婆娘,空说无用,我带你去瞧人,便是。”胖子老哥朗声后,就给道牧定下主意,“老弟,你若看中,打算用什么来换。”

“升龙剑绝。”道牧未隐瞒,在极乐剑土,他不怕被强抢。

“莫不是剑机阁中,大剑龙豪的成名绝技,升龙剑绝?”胖子老哥沉吟道,好似很了解剑机阁那般,如数家珍。

“没错,就是大剑龙豪的成名绝技。”道牧点头,希望从胖子老哥口中得到关于这秘笈的其他消息,比如处于哪个阶层,他实在不知龙豪究竟厉不厉害。

“老弟,升龙剑绝是不错,颇为罕见,属于顶级,且近乎没有几个玉简,流传市面。”胖子老哥拍了拍道牧肩膀,这话让道牧心中有了些许底气。

谁知,下一秒,胖子老哥话锋突转,“只是单靠升龙剑绝,依旧不乐观。三年来,与升龙剑绝平级的秘笈可谓层出不穷,眼花缭乱。更夸张的是连出三枚仙笈玉简,都无法打动那婆娘。恐怕,那婆娘只要仙笈,只不过那三枚仙笈不合她心意罢了。

升龙剑绝虽为人间顶级,但终究还是凡剑,而非仙剑。”

胖子老哥的话,让道牧心中有了个底,对于此女剑豪好奇占多,没有特别强烈占欲。

胖子老哥带道牧一路穿过剑楼,走进第九剑楼,连登十二层,终卡在十二层与十三层的楼梯间。跳眼望去,整整一层楼,面积不下一公顷,只见人头,不见女剑豪。

饶是剑楼花香四溢,都无法掩盖住这么多人堆集,散发出来的汗臭味。道牧眉头紧皱,捏住鼻子,人血粪便都不及这味道恶心,不愿意挤进人海。胖子老哥亦是来回扇动肥掌,驱散这些“臭男人”的味道。

“老哥,我们还是在第十二层喝酒座谈罢了,等楼上人差不多散尽,我们才上去,只瞥她一眼便是,反正你我皆无心占欲,无欲争龋”道牧捏逼劝道,却知倘若他不这么说,胖子老哥一定会带他穿入人海。

“老弟能有如此阔达之心,不知比这些人高了几个档次。你是不知,这九到十二层,尽是那些挤不进去,或失意不甘之人。这婆娘一出现,整座第九剑楼都没了座席,不过放心,老哥我在第十二层有个专属座席。”

胖子老哥骄傲扬起胖头,无不透其非凡背景,道牧有些自愧先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老哥带你吃肉喝酒,莫要给我客气,不差钱,放开来吃。”

胖子老哥果真不差钱,他的专属位置坐落在第十奈恢茫且桓瞿茏羁焐下サ奈恢茫厦娑惨材芄惶靡磺宥杉惹芭肿永细缥苏馀:老铝硕啻蠊Ψ颉

财神爷来了,酒侍小跑而来,笑颜相迎,一口一口“胖爷”“小爷”的叫,连道牧也有些飘飘然。胖子老哥亦是一个好酒之人,道牧自持酒魔,与其拼其酒来,竟差点被灌晕,搞得他连吃两颗织女做的糖果,方才稍微缓过神。

时间却已过二个时辰。

轰轰,第十三层楼有了动静,接着无数人排做人龙,盘旋在每一层楼梯上,他们有苦,有笑,有怒,有恨,有无,众生百态,其中不乏怒骂女剑豪十分难听的话,且还有不少人一个劲鼓掌叫好。

“这就是人。”道牧不由感概,好似回到了刑场那般,细品人生百态。

“呵呵,老弟说得对,这就是人……”胖子老哥以嘲弄的眼神看着那些不如意便破口辱骂别人的人,突然开口道,“老弟,以你之心性不去学牧,当真可惜。”

“何以见得?”道牧审视自己一下,不见有和特别之处,胖子老哥怎一眼看穿伪装下的自己适合学牧。

“这个世界,修仙者就如同陀螺,能被”仙人“鞭打,方才灵活踮脚旋转,鞭打得越很,他就转得越灵活起劲,且还感觉十分愉悦。

牧道者则不同,牧道者一生追求力量的平衡。

一个真正的道牧者,其核心价值认为,宇宙那么大,可以一切生灵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力量均衡是重要的事情,在向善的需求中,守序和混乱应该达到平衡状态。

与你接触后,从你言行看来,你对善恶有着牧道者该有的核心价值观。

你瞧这些个大老爷们,平时自诩君子,名门正派,又有几个人能够像你这般,哪个不看低这些女剑修,唯有你将这里所有人视为平等。”

“老哥,你也太高看我了。”道牧冷面酡红,不知是酒气上头,亦还是被夸得羞人。

“差不多了,我们上去看看。”胖子老哥,猛然站起身来,将有些站不稳的道牧扶正,两人如是一头大熊与一只猴子,勾肩搭背上楼。

“二位,方才已经散场,请回吧。”声音冷如坚冰,空气瞬间冻结那般,温度速降零下。

道牧毕竟普通人,不由打了几个哆嗦,好听的声色却让道牧不禁抬头。不看还好,这一看,两眼再也离不开。

女剑豪好似一颗熟透的蜜桃,所散发出的迷人味道让所有男人都拜倒,道牧这冷面热血青年也难免动念,不禁脱口,“此女只应天上来,人间难得几回闻……”

女剑豪目光入剑,锁定道牧身上,却被他那双眼睛吸引,“好一双绝望的眼睛。”十数息后,轻启樱桃唇,“你欲拿出何物?”

女剑豪此话一出,让那些还未走的人,驻步相望,脸上写满惊讶。三年来,未曾见过女剑豪为任何人破例,散场便散场,下一次就是三个月后。

道牧掏出玉简,轻道,“升龙剑,升龙剑绝,如何?”他忘却胖子老哥先前的话。

哈哈哈哈……

此话一出,连同第十二层的宾客们都哄笑起来,吹嘘声,嬉笑声,挖苦声,拍桌声,声声不绝于耳。

“笑煞人!往日升龙剑绝,亦还算罕见,可这一年来,升龙剑绝怕是最不起眼的,最黯淡乌光的秘笈。”

“单凭升龙剑绝也想获得仙女放心,真是痴人做梦,瞧这模样,该不是还是个雏吧?”

“小弟弟,我劝你还是回家躺床上,一边幻想,一边五个打一个,最为实在。”

“……”

胖子老哥听这些人嘲讽,面色沉下不少,双眸差点喷出火,见他掏出一袋玉简,正要给道牧添上,却闻女剑豪道,“好,就你了。”

霎时间,空气瞬间定格,十二层和十三层全都没了声音,死一般寂静。

未等胖子老哥反应过来,女剑豪已瞬至他们面前,将道牧拦腰抱起,旋即消失在原地。

啪啪啪,胖子老哥扬起肥手打了自己一巴掌,喃喃自语,“我一定是在做梦……”

整个第九剑楼回荡胖子老哥的呢喃声和打脸声,气氛诡异到极致。

轰轰轰……

不知过了多久,人们回神来,登时骂声一片。轰乱整座第九剑楼,蔓延至其他八座剑楼,整个极乐剑土差点发生暴动,翻了天。

(快捷键:←)牧仙志 第十章 小镇异事 牧仙志目录(快捷键:回车) 牧仙志 第十二章 如此一家人(快捷键:→)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牧仙志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