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仙志
当前位置: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书库首页 > > 牧仙志 > 第三十章 灾厄编年史

牧仙志

第三十章 灾厄编年史

[更新时间]2018年05月16日 02:54 [字数] 5625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老者自命天灾,却不向道牧言明师承何处,也不讲自己修为究竟到哪个境界,道牧只觉老者深不可测,本能的相信老者目前不会害自己,仅此而已。

二人很快登顶遗蜕,来至头部正中,天灾遣大水牛和阿萌退守一旁。

笑容消失,换来严谨凝重,只见天灾两手小心抖落烟草烟灰,好似有灵,竟自成一阵,形貌若一尊莲台。天灾让道牧盘腿坐在阵中,左手竖手刀,右手捏兰花指,形同观世音佛樱

这一刻,道牧彻底放松自己,豁了出去,任由天灾摆弄。

说来也怪,烟草烟灰不但没有那种特有怪味,雾气袅袅,散发出阵阵莲花的香气。道牧坐在其上,并未感觉冰冷刺骨,反觉莲花香气扑鼻,屁股上绵软暖和,好似真的坐在莲台之上。

“喝1天灾两手大张,烟斗悬浮在两手之间,灵气汇聚烟斗,圣光中化作一颗莲子,坠入法阵。

嗡,一声嗡鸣,道牧与遗蜕皆震,“这感觉……”道牧发现自己的感知力被无限放大,此刻自己就是遗蜕,遗蜕就是自己,甚至清晰感觉自己正与遗蜕融合为一。

俯视众生,地下的人宛若蝼蚁,看着愈加可笑,道牧觉得自己一手便可将下面的人拍死大半。

远方,两座大岳仅相隔一山谷,各自山巅有一人,二人坐山相望。

“苍今笑,百年不见,你愈加风发意气,只怕择日即可飞升。”说话为一迟暮老人,黝黑的脸庞皱巴巴,瘦削的身体如枯木,粗糙的大手似沙面,佝偻的脊梁如桥梁。

他一身麻衣粗布,座下大岳,却山林葱郁,鸟兽齐鸣,观望对岸。

“百年前,侯野老师已天牧境至臻,仅凭这点,今笑就望尘莫及。”苍今笑为一青年,华服洁白一身,迎风猎猎,风度翩翩尔雅,气宇轩昂拔群,座下大岳却怪石嶙峋,枯藤蔓延如蛇攀爬涌动,整座大岳杳无生气。

这是天牧与天牧的战场,道理与道理之辩,生与死之别,没人敢靠近。

“侯野老师,恕今笑直言,那灾厄编年书,非你等伪善牧道者可驾驭。前有牧苍,前前有牧拓,前前前有牧挽白,这些都是你等牧道者自命不凡,引来不灾像。”

说话间,苍今笑抬手一招,身下枯藤逢春焕发新生,枝叶娇嫩欲滴,芽尖流下晶莹液体,空气中弥漫一股淡淡草木清香甘甜,令人精神为之振奋。

紫砂茶壶收满液体,枯藤化作灰烬,随风飘逝,向紫砂茶壶中撒下几片白茶。咕噜噜,茶水很快在手掌上沸腾,茶气袅袅如烟,似人似兽又似仙。

一时间,香气弥漫整个山谷,风雪消去,唯有一沐春风润山间,驱除冰寒,万物复苏,长势竟比侯野座下大岳还好。

“老师,请用茶。”茶杯轻掷,条条藤蔓于空中相互缠绕交织化作一只手臂,将茶水稳当当送到侯野面前,苍今笑更是站起身来,彬彬行一礼,“二三百年间,我观牧道者不下亿万万,就独老师值得今笑钦佩,曾作为您的学生,是今笑一生最大的荣耀。”

“谁能想到,老朽一生最得意的门生竟然成为祸人间的牧灾人,且还盗走我牧星山所有气运,以致我牧星山被其他修仙门派压得再也起不来头。”侯野话语风轻云淡,语气却透着一股忿恨,粗糙双手接过茶杯,不管温度是否适宜,仰头一口饮荆

“老师,您还是这般固执,从来都认为自己才是对的。”苍今笑摇头轻叹,脸上不无缅怀之色,脑海中过往记忆流转,他给自己斟满一杯茶,轻抿一口,茶杯护在两掌间,又道,“牧星山迟早会毁于您手,呵,毁了也好,就让牧星山永远沉在历史的长河,只有回忆才会让牧星山显得愈加神圣。”

“牧苍一家血案是你所为?”侯野微抬眼皮,不愿跟苍今笑叙旧,此刻那杯静心茶都无法压抑他内心涌动的杀意。

“老师,您就不该让灾厄编年书重现人间。你们牧道者野心这么大,其他修仙门派知道吗?”苍今笑摇头轻笑,双手捧起茶杯,将茶水一口饮尽,“您老人家此行是要救这小姑娘的话,恐怕您要失望了,她若不死,我们怎么拿到灾厄编年书。”

“你们……”冰后遗蜕突然动了,调头直视侯野二人,那双冰眸神光湛湛,形如两轮明月。

侯野、苍今笑二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的惊讶,人影闪动,苍今笑消失在原地,侯野正要追去,已被五人围祝

“五尊天牧,当真看得起我。”侯野环视周围,心跟面色一样沉如水,右手一抬,手掌下压,天地剧颤,五尊天牧嗯哼一声,倒退如飞。

另一处。

天灾轻拍道牧后脑勺,顿时两眼一抹黑,失去意识,两手放在大腿,头自然下垂,随后人影黯淡,随着法阵一起消失。天灾这才满意点头,带着大水牛及阿萌一起凭空消失。

苍今笑两手背负在后,两眼炯炯生光,犹如两个灯笼,扫视整个冰后遗蜕,“咦。”惊疑一声,吃惊自己竟看不出冰后遗蜕有何异样。

吼,道牧如梦惊醒,就觉眼前刺亮,眼睛好似有两个灯笼,灯光耀眼胜阳,下意识挥手拍向灯笼,顿觉耳边轰隆隆鸣响不绝,刺眼光芒消失,唯见一轩昂青年站在眼前。

赫然是那座大岳之巅上的青年,天牧苍今笑!

“是你1道牧将苍今笑与侯野之间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见到苍今笑,理智竟一下去一大半。“拿命来1话虽是道牧心所想,却从遗蜕口中道出,声音如冰天灾地呼啸的寒风,尖锐刺耳。

道牧猛地站起身,天地为之剧颤,强风肆虐数百里,他无视脚下众生,一脚踏在地面,咻咻咻,无数冰锥从地面冒出,人们还为来得及反应,就被洞穿个个大窟窿,哀嚎声都没来及发出,冻成冰雕,爆碎成粉。

待他人反应过来,欲要反制遗蜕,面对的只有绝望。冰后华绝古今,她的遗蜕何其强大,溢出的些许冰气就可冻死普通生灵,任由他人力劈乱砍,均未能够在她身上留下分毫痕迹,反倒伤及自己,冻成冰雕,爆碎成粉。

道牧突然暴走,一旁观察的天灾都吓一大跳。尽管是他独创道术,却未至臻至善,天灾此刻满面愁容,大口大口吸烟,思绪如同烟雾那般千转万转找不到头。

苍今笑,动作极快,无论道牧如何努力都无法触碰他一个衣角。“牧苍的人?”苍今笑两手背负在后,目光不离处在眉心“难不成是牧兮怡?”

思绪间,两巨掌拍来,如拍蚊子那般。砰,一声巨响,前方掀起一道巨型龙卷,接天连日,朝远方肆虐而去,苍今笑正好闪入冰龙卷,冰龙卷呼啸而过,却未能伤他分毫。

吼,一连几十次都让对方逃离,道牧气不成声,两手撑天,冰光闪烁,展开两轮法阵,缩在手心,大手呼呼落下,印在地面,“冰冻三尺1蓝波荡漾,方圆数百里皆化冰雕。

“零落1两手紧握成拳,山川河流,花草树木,皆爆成粉,凝聚成白色穹顶,框住整个冰天雪地。

“有点意思。”苍今笑形同跟小孩玩游戏那般,一边观察遗蜕,一边观察同伴和侯野的战斗,他见自己同伴快要钳制不住,便不再打算跟道牧纠缠,“初蜕爆发这等威力着实让人惊讶,可本尊没空跟你过家家了。”

说着,他抓出一条金鞭,对着苍穹甩去,闷哼一声,用力往后拉。

天穹炽热,白色穹顶融化崩塌,只见苍巅何时挂上一轮比平时大百倍的太阳,强光炽热又刺眼,灼得道牧嗷嗷痛好,遗蜕在消融。

天灾正欲出手却已经来不及,苍今笑掷出一杆古朴长矛,空中不断变大,烈火悄燃其身,道牧下意识抬手格挡,烈火长矛毫无阻力将两臂击碎,洞穿遗蜕眉心,狠狠钉地面。

道牧一阵怒号,双臂自凝自愈,拔出烈火长矛,找到已经被坚冰覆盖的牧兮怡,就在整个遗蜕要开始崩裂之际,将牧兮怡掷飞远方,天灾懂了道牧心意,付之一叹,大水牛已驮他而去。

“哼1苍今笑冷哼,手一招,烈火长矛飞回,又投掷而去,化作一道火光疾驰远方。

轰隆隆,遗蜕四分五裂,道牧无力望天,内心向自己一直都厌恶的仙人祈祷,无论要他怎样,希望老姐都能够好好活下去。

老妈常说,“命在绝望时,若虔诚祈祷,或许某个心软的神仙,会听到你的祈祷,为你驻留数息。”

“老姐……阿萌……”道牧呼吸愈来愈急促,眼皮愈来愈沉重,眉心大窟窿涌血不止,红中带白。

嘿,道牧咧嘴一笑,血液流入口中,“原来我的血是这个味道。”用尽最后气力掏出一颗糖,没气力剥开糖衣,直接放在口中,糖的草木甜香入喉,道牧两手放在胸口,一本满足,等待死亡的降临。

糖的甜美带着道牧回忆生前种种美好,织女和李雯诗的身影犹为突出,眼皮落下最后一刻,一白衣女子牵着白衣女童出现眼中,“想不到死前最后一秒,竟然是她们母女身影。”两眼一抹黑,眼皮落下帷幕。

苍今笑才刚发现道牧踪影,正准备迈腿而至,一对母女凭空出现,时间停止向前,空间凝固定格。风,雪,空气,世间万物,定格在前一秒。

“年龄十七不到,承受的却太多,能做到这程度,已算优秀。”白衣女子依旧那般淡如水,掀不起她那双白眸一丝涟漪。

“娘亲,小哥哥真可怜。”阿鱼牵着两头狮獒,两眼汪汪,眼泪欲滴,松开手,抱住白衣女子的手,来回摇晃,央求道,“娘亲,你快救救小哥哥,牛叔叔和马叔叔要来抓人了……”

白衣女子转头看阿鱼一眼,阿鱼嘟嘴松开手臂,只见白衣女子来至道牧身前,樱桃嘴呼出一口气,地上血液回流,然而洞穿的大窟窿却没能愈合。

又见她玉手摊开,一本玉书幻化而出,赫然写着“灾厄编年史”,五个字苍劲又秀气,封面为各种妖魔鬼怪,好似活的一般,或是奔跑,或是腾云,或是潜水,或是搬山,更有无数人类惨死之象。

玉书化作一条银河灌入窟窿,很快填满,玉手在眉心一抹,光芒敛去,道牧的伤口恢复如初。再一抬手招来一道清风,赫然是阿萌,她并未受到时空停格的影响。

“小青牛,尽快带他回彩虹涧。”白衣女子语气依旧平淡,阿萌看着这对母女,大眼睛满是疑惑,玉笋指一挥,一团白云将道牧托起,放在阿萌背上。

正待阿萌迈开小粗腿,“等下。”白衣女子轻声,阿萌停了下来,只见她看了看阿鱼一脸希翼的目光,轻叹一声,来至道牧身前,两手扶正道牧的脸,樱唇吻下去,度出一口气,直冲道牧脑海。

咔擦,大脑先是发出解锁声,随后一阵哗啦啦翻书声。

此刻,道牧好似恢复了意识,感觉口中甜香前所未有,久渴遇甘霖,下意识伸出舌头寻找甜蜜之源,香糯甜美让道牧欲罢不能,剥开嫩滑糖衣,揭开硬皮,总算找到糖果,这是一块软糖,可是比那些硬糖好吃多了。

不知过了多久,道牧再也压抑不住浓烈困意,用尽最后气力吮吸一口,这才满足昏睡过去,白衣女子脸上泛着些许红晕,眼神多了一些涟漪,看着道牧陷入沉思。

阿鱼背负在后的小肥掌中,一团粉气随风消散,白衣女子失神间,未能发现阿鱼脸上闪过狡黠,。

十数息后,白衣女子皱眉舒展,轻启红唇,“好了,带他去吧。”语气还是那般平淡,却多出几分韵味。

哞,阿萌重重点一头,化作一阵清风而去的,阿鱼显得依依不舍,“娘亲,你把自己的手记给了小哥哥,阿鱼的手记又在小姐姐那里,我们以后怎么记灾呀。”

“既然阿鱼这么勤奋,我们去拿回你的手记便是,不正是此行的目的吗?”

“哎呀,娘亲,阿鱼头疼,头好痛。”

“你这鬼丫头。”

“嘻嘻……”

两母女渐行渐远,消失在地平线。

那一刻,时间再度前行,空间再度流动,一切又恢复正常。

苍今笑迈开步伐而至遗蜕头颅,“人呢?1他一阵惊疑,世间不可能有人在他面前,眨眼间就不见踪影。

“难不成是一抹虚影?”苍今笑猜测道,越想越对头,依仗强大实力所带来的自信,他愈发肯定是天灾的障眼法。

嗯?!

苍今笑正迈步欲追随烈火长矛,突然闷哼一声,头痛欲裂,心好像被剜去一块肉那般。

“是谁1苍今笑仰天怒啸,七孔溢血,面部狰狞,能将他的恶之矛拦截,并且抹去他的心神,此人修为肯定强过自己。

苍今笑不甘心,追至恶之矛失踪之地,唯见一滩碎冰。

轰,一声巨响,一股炽焰海啸席卷百里方圆,所过一切烧成灰烬。

还不够解恨,苍今笑一拳打穿大地,地底熔岩泉涌而出,咕噜咕噜,吞噬土地岩层,热得肉眼可见整个时空都扭曲。

一拳破地成灾!

“牵牛星这潭水好深好深……”苍今笑心情很快平复,理智再度控制身体,人影闪动消失在原地。

“你们太过分了1侯野见苍今笑追赶牧兮怡,心疼牧苍最疼爱的女儿都被如此虐杀,愤怒已经压抑不住,脱下粗布麻衣,遮蔽天地。

“老不死,你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们?”

“这愚蠢思维,就是牵牛星修仙者与织女星修仙者最大区别。”

“……”

五尊天牧战力极致升华,犹如一尊尊太阳烘炉,照耀无尽黑暗,炽热气浪冲击粗布麻衣,侯野冷哼一声,抬脚如通天大柱,狠踩而下。

五尊天牧感觉前所未有压力,巨手撑天,身上热浪浩浩如涛,粗布麻衣嘶啦裂开小口,侯野狠咬牙,一脚踏下,狠搓在地。

伴随一阵阵凄厉惨叫,血染粗布麻衣,侯野右脚紫黑,肿胀三倍不止,目露狠色,伸出左手在膝盖处一划,斩断坏死的脚。

绿光闪烁,藤蔓交织成脚,恰逢远方传来剧烈声响,侯野白面皱眉,步履蹒跚,消失在桔红长天。

“老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您如此生气。”苍今笑嘴角微扬,露出淡淡微笑,站在染血的粗布麻衣前,空气弥漫着泥土腥味与血腥味,并没有因为五个同伴死去而悲伤,愤怒,反倒很享受这土腥味与血腥味结合的味道。

夕阳收敛起他最后的光芒,还来不及说一声再见,便垂下头去,合上了双眼,静静地睡去了。再看原先的那群追随者,也适时收敛起兴致,变幻成暗云,等待夕阳的再次到来。

暮色暗淡,残阳如血,黄河边上如镶金边的落日,此时正圆,光芒四射,刺人眼膜如梦似幻,好不真实。

最后一丝残阳打在地上与无垠雪地融为一体,金光璀璨,吞天沃日。

又有几人知道,这些不化的雪,尽是活生生的命。

(快捷键:←)牧仙志 第二十九章 谁嘲讽了谁 牧仙志目录(快捷键:回车) 牧仙志 第三十一章 劫后余生(快捷键:→)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牧仙志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