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仙志 女生小说

牧仙志

第三十二章 驳剑

[更新时间]2018年05月16日 02:54 [字数] 4589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嘎,白天鹅优雅跃上大黑熊的背,羽毛洁白,细看发觉白得生光,阳光下流光溢彩,为白天鹅增添几分圣洁。

见她展开一边翅膀,拟人如手,噗噗拍了道牧几下,龙眼果一般大小的眼睛透着星芒,语重心长道,“小道牧,若你信得过白姐,就听白姐一句劝,当你命在绝望之时,请虔诚祈祷,或许在那一刻,某个心软的神仙,会听到你的祈祷,且会为你驻留数息。

那数息足以改变你的人生轨迹,人类将这称之为奇迹,亦或者造化。”

道牧闻言,不由松开捏小天鹅嘴的手,愣了一下神。老妈生前也时常跟自己这么说,且还是一边拧着自己耳边,一边说。想到老妈,道牧的心沉了些,气氛沉闷,空气中弥漫起淡淡的悲伤。

灵兽们不喜欢这气氛,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道牧,道理太多,话太空,对于道牧这样的孩子,显然没有任何说服力。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轻佻的声音从兽群中传来,“而今你小子凡躯已蜕,年岁虽已近十八,蛋也成了凡人梦寐以求的先天道体,有没有想过将来打算?”循声望去,阿萌驮着猴子过来,猴子双眼炯炯生光,一看就不似一个安分的主,“剑修,亦还是学牧,或者其他?”

“学牧1道牧斩钉截铁,无惧猴子充满侵略性的目光,眼神从未像今日这么坚定。

“学牧好,你非常适合学牧。”大黑熊转头,熊眼白纱朦胧,道牧却有一种被看个通透的感觉,“牧道博大精深,非三言两语可以概括,你可知仙庭牧术最强的人是谁?”

“弼马温?”道牧不假思索道。

此话一出,惹来众灵兽怪笑连连,尴尬气氛因此而破除。

“弼马温不过仙庭杂役,服侍天马的下贱者,哪来道牧之术。”猴子在阿萌背上,上跳下窜,笑得东倒西歪,“炎帝神农氏,方才是牧术始祖,飞升前留下一本《牧经》,至今流传凡。”

经过众灵兽你一言我一语,道牧方才了解那些不曾被记载在古籍当中的历史。

现今广为流传的一个说法是,牧经在祝织山上,牛郎正因得到织女相助,感悟牧经,得证牧道,成为一代牧仙。

听众灵兽这么一说,道牧便明白自己该去哪里学牧,织天府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先天道体,天地之造化,得天之独厚,仅仅学牧太过浪费。”白天鹅两翅叉腰,一副家长模样,批判其他灵兽目光短浅,要如她这般飞上天,方才知道天之高,地之阔,“道者驳杂,可以多方向填满自己,不求成仙,只为闻道,朝闻道,夕死可矣。”

白天鹅一下子又把修炼提升到另一个高度,一个纯理想的高度,“朝闻道,夕死可矣。”猴子却很赞同白天鹅前面的话,不能白白浪费先天道体,于是建议道牧,剑与牧同修。

猴子的建议让其他灵兽想起道牧有一把决刀,仅仅学牧,当真浪费了一把好刀。就如同七大姑九大伯这般,大家一个个给道牧出谋划策,就这么把道牧的未来初步建立了一个雏形。

道牧也没有反对,只会乐呵乐呵附和,是不是点头同意。

道牧与李雯诗分别前,李雯诗塞给道牧一枚全新玉简,依然写着——升龙剑绝,且让道牧好生保管,钻研升龙剑绝的奥义,莫要失落给了他人。

猴子眼高过顶,曾为道牧拒绝其他灵兽拿来的剑诀,正发愁去哪里给道牧搞来像样的剑诀。道牧递给他这枚玉简,它过目后,赞不绝口,当即拍案决定让道牧练升龙剑绝。

猴子很强,非常强,一铁棒砸下,整个彩虹涧大地震。道牧偶闻他不过百岁,开智不过二十旬,深得老猴喜爱。

以往见别人修炼,总觉容易,当到自己能够修炼后,方知很多事情并非表面那么简单。

不仅要琢磨剑诀字面意思,还要熟记并理解剑诀的灵力运转线路以配合剑诀招式,搞得道牧刚开始修炼的时候,一个头两个大。

好在道牧在黑叔折磨下,有着不少基础,道牧沉默坚持,一次次蕴气失败,一次次被毛躁没有耐心的猴子骂蠢,且拿自己开智后,直接可蕴气跟道牧比,如此情况下,道牧依然不气馁,还能静心修炼,这真得好好感谢黑叔的调教,刽子手的经历。

半月后。

“我悟性不够,还是先天道体太废……”道牧有些失望了,蕴气十几天,方才感觉丹田有一股暖意,这结果和自己当初想象的相差甚远。

三个月后。

道牧已可以内视,见丹田蛰伏一头巨龙,呼吸间吞吐龙气于身体经脉环行,看到连接眼睛的经脉,堪比脑神经那般复杂,一条条跟主经脉一般粗壮。

蕴育母气,熟练运转周天,且可内视,是驳剑境两大标准,象征道牧正式入门剑修。联想到自己以前苦苦不得修行,对于这双眼睛,道牧一时间,五味杂陈。

思绪间,唰唰唰,树木乱晃,传来一阵阵动静,道牧抬头望去,果然是猴子来了。

“来,练剑。”猴子嘴叼一根小树枝,一手扛铁棒,一手勾住不过拇指大小的树枝,树枝因受重下垂,不差分毫,猴子正正脚着地。

“猴哥,阿萌呢?”道牧四周环视,却不见阿萌的影子,最近一个月,阿萌很少来看他练剑,怪想念阿萌的。

“那丫头跟玩伴一起浪去了。”说话间,猴子一棒子朝道牧头部砸下,虎虎裂风,瞬至道牧脑门,道牧身形一矮,锵,幽光一闪,决刀挡住铁棒攻势。

锵锵锵,决刀在铁棒上斩出一条火星长河,将铁棒格挡回去。

“你简直就是披着人皮的怪兽1猴子龇牙咧嘴,气力竟然比不过一个人类,你说气不气人,且还未曾听说先天道体使人气力见长。

一人一猴,你一棒我一刀,你来我往。本是可以靠自己本能随手反制,道牧为了加深对升龙剑绝的了解,强迫自己一招一式都使用升龙剑绝。

这个法子是道牧自己悟出来,也是猴子唯一夸自己的一次。

道牧所练升龙剑绝,讲究一个刚猛,一招一式带着天威龙怒,声势浩大,毕竟修为不够,破坏力却极校猴子挥舞铁棒时而大开大合,而是缝中穿针,如他性格那般鬼马精灵,天马行空。

道牧在猴子三个月指导下,这才堪堪进入驳剑境,距离地剑亦还有十万八千里。

道牧气力如龙,正合升龙剑绝,龙之字意。其单手挥刀的力量不弱于猴子,升龙剑绝不见得精进多少,却因他一力破十会,让猴子时常吃闷亏,气得龇牙咧嘴,铁棒如蝶乱舞。

这根铁棒在手,不知打死多少妖魔鬼怪,虎虎生风,奈何遇到一个气力如龙,皮糙肉厚的家伙。

“你这人,忒喜欢斩头1猴子跳步快如清风,决刀更快,胜流光,以致猴子下意识缩头。

“职业玻”道牧抿嘴微笑,酒鬼瞎晃再现。

猴子眼神一凛,聚目凝神,铁棒挥下,棒影铺天盖地,打得彩虹涧地动山摇,惊醒了正在沉睡的灵兽,骂骂嚷嚷来到事发地点。

一波攻势过后,“吱吱吱……”猴子如缩头乌龟,被道牧反制,追着斩,气得他差点动用全部灵力,骄傲的心却让他一次次放弃这个决定。

“嘻嘻,让俺给教出一个背着屠刀的牧道者,日后可就热闹咯……”思绪间,猴子一击棒出幽渊,擎天一柱,道牧一个不留神被正正击飞。

嗯哼,一声闷哼,道牧身体弓若虾,腹部如同被刀绞那般,五脏错位,强忍疼痛,如一只猫那般在空中转正身体,决刀深深没入地面,依然滑行数百丈,方才停下。

“跟我打架还敢失神,嫌自己命太长?”铁棒在手上抡圈,猴子睨视道牧。“你这小身板,总不能一直依靠我妹妹的神行力逃命吧?

不说天牧,有点心机的地牧都可让你们殒命。你死是小,我妹妹死了,那事情可就大发了1

“猴哥,你太膨胀了,这样不好。”道牧狠咬牙,将鲜血吞咽下肚,决刀横在胸前,两脚踏裂大地,顿时化作一头五爪金龙,龙吟阵阵,张牙舞爪而去。

猴子冷哼一声,以铁棒做剑,剑气如舌,直面道牧。

当昂昂昂……

决刀与铁棒剧烈碰撞,一股暴虐冲击波,肉眼可见,化作一道海啸,肆虐八方,地皮翻卷,花草树木七零八落。

锵,决刀归鞘,道牧右手发红,且在轻微颤抖,左右抱拳,行一礼,“猴哥,承让了。”

咣当,铁棒落地,砸碎地下大石,猴子原地甩手,吱吱怪叫,手舞足蹈,“你不该斩头吗?怎是和俺硬碰硬?!该死,该死,真该死,你这狡黠的人类1

“或许,这就是人吧。”道牧抿嘴轻笑,拿出升龙剑绝温习方才那招,“驳剑境到我这程度,已经算入门了吧。”

正当猴子要反驳道牧,一只优美的白天鹅从天而降,不慌不忙,独脚原地转一圈,举止优雅。

身后跟着一群小天鹅,翅膀光秃秃,身体胖乎乎,一身黄橙橙幼毛,亦然能够在空中蹒跚飞行,让道牧羡慕不已,何时自己能突破地剑境,御剑飞行。

“小道牧,熊瞎子跟我说,明日是你十八生辰?”白天鹅两翅叉腰,仰头看道牧,龙眼大小的眼睛,宛如两颗星斗。

“嗯?1道牧愣了神,老爹和老妈给他过的生日并不是明日,而后道牧沉默下来,怕是自己真正的生辰。“我也不知道……”道牧的笑容比哭还难看,好久没笑过,都忘记怎么大笑了。

“熊瞎子说的一定没错,十八生辰意义重大,大家伙一起热闹一番,就由我老白家为小道牧承办这次生辰宴吧。”天鹅环视其他灵兽,就把事情给定了下来,其他灵兽也没人揽活。

“白姐,这么麻烦你,多不好意思。”道牧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有的,他们都有,他们有的,自己一件都没有。

“明明开心得要死,一万个愿意,却说这种话,你们人类真虚伪。”白天鹅对道牧反了个白眼,扇动翅膀,飞上天际,小天鹅在地上狂奔,嘎嘎乱叫一通,扇动小肉翅慢慢升空。

“吱1不知什么时候猴子已来到自己身前,一张毛茸茸大脸与自己面对面相视,随后做一呕吐状,“呕,人心真险恶。”

“我……”道牧自己指着自己,环视周围暗笑的灵兽,一时间百口莫辩,最后付之一叹,“或许,这就是人吧。”

白天鹅飞羽令出,招来整个彩虹涧的灵兽,自阿萌开智之后,未再有的规模,道牧感觉到久违的温暖,每个人都从自家拿出些礼物,赠予道牧。

好几个须弥袋都装不完,白天鹅道一句“穷鬼”,接着从自己脚踝拿下一枚精致古朴的羽戒,这才一口气装完,以前所有的须弥芥都比不上羽戒一角大。

“不仅仅是因为你,更是因为阿萌。”白天鹅语重心长,随后沉迷不语,好似陷入了回忆当中。

欢乐的海洋很快将悲伤淹没,白天鹅再度加入欢乐当中。

这一次宴席,大摆三天三夜,散席之时,也是道牧和阿萌一起离开之时。每头灵兽都来跟道牧和阿萌道一句祝福,猴哥最后一个上来,猴眼已经泛红,眼角汪汪,狠狠抱住道牧,啪啪大力拍道牧背部,然后抱住阿萌的头,附在耳边呢喃怪语。

道牧一脸疑惑,猴哥到处怪语,他竟然似懂非懂,让他心觉奇怪。

当道牧再次提起老猴去向的时候,灵兽们的表情有些精彩,猴哥却道,老猴常年不在彩虹涧,神游四方,没人知道老猴的下落,倘若道牧有幸遇见老猴,请带他向老猴问好。

道牧阿萌一步三回头,花草树木为他们开路,亦为他们低头,唰唰脆响,好似在向他们道别。三个多月过去,七彩涧池依然透亮无色,犹如普通泉水。

道牧阿萌消失在通幽尽头,灵兽们调头回去,花草树木再度分散。

彩虹涧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清风徐徐,透着清闲静逸,阳光正透过树叶间的林荫照射下来,七彩涧池像星斗在海中闪烁,有些刺眼,却十分晶莹美丽,透着不可捉摸的静谧。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牧仙志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