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仙志 其他类型

牧仙志

第三十六章 莫家人

[更新时间]2018年05月16日 02:54 [字数] 4480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面对黄雨影突然拍案娇斥,道牧抿嘴,不言不语,一直打量十数息后,方才将嘴里所有食物吞咽下肚,见他悠悠道,“反正不会便宜了你。”

说着,道牧随手掀开一坛新酒,一饮而尽,轻轻放下空坛子,转脸看向窗外,脸上泛起淡淡忧伤,“像我这么帅气,也不知道以后便宜了谁。”

“噗……”黄泛筱侧头将一大口茶喷出,咳嗽连连,面红耳赤,差点没被呛死。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1黄雨影气极反笑,败给道牧这种人,又气又闷,好似全力一拳打在一团棉花上。

“喂,小白脸。”黄雨逸背靠椅子,翘着个二郎腿,手心捧着一杯茶,见道牧抬头看他,笑问,“你刚从下面上来,你可知道,先前楼下为何这么大动静?整栋楼都打一阵颤。”

“大概是因为我跟一个胖子打架所致。”道牧一边喝汤,一边招来之前的女侍者,见女侍者朝这边走来,又道,“方才我一个不小心把那胖子击飞,给一楼围墙撞出个大洞,难免让你们感觉到强烈震感。”

“中城里,随便一个剑修都能虐你千百次,你跟我说你把一个胖子击飞?那胖子该不会是你身后的幼兽吧。”黄雨逸喝上一大口茶,眼中鄙夷浓郁,“等下我姐的未婚夫来了,你就不要再吹牛,否则我姐都救不了你。你死是小事,莫要连累我黄家跟你一起遭罪。”

谁知道牧压根没听他说话,而是跟女侍者,含情脉脉,“你们这里有糖果卖吗?实在没有,给我几罐蜂蜜也行,吃饭没有糖,味如嚼蜡。”

话才落,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向道牧。

“从哪里走出来的怪胎?”黄雨逸话刚说出没多久,黄泛筱的未婚夫说来就来,身边跟着一老妪。

看到桌席人数,比原先说好的多一人,原本就阴沉的脸,愈加阴仄。黄泛筱感觉背后升起一股寒意,转过头去,却见自己未婚夫笑吟吟看自己。

黄泛筱皮笑肉不笑,“莫墨来了。”语气僵硬,好似吃了个苹果,吃到一半,看到半只虫子。

“筱筱,你我一年不见,你又漂亮些许,出尘气质与日俱增。”莫墨做到黄泛筱身边,好似什么都不懂的情场初哥面对自己的初恋情人,变得扭捏拘谨起来。

随行的老妪坐在最外边,一老叟和一老妪将黄泛筱和莫墨夹在中间,怎么看都觉得别扭,气氛很不对头。

道牧余光扫视一眼,便不再理会他们,手心捧茶杯,俯瞰窗外景色。

“这位道友是谁?未曾见过面,也未闻筱筱有你这一号朋友。”莫墨微笑,伸手轻轻握住黄泛筱的手,黄泛筱几度挣扎,终将手挣脱,莫墨嘴角抽一下,眼光一寒,却见他笑道,“筱筱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姐夫,这小白脸叫道牧,人家此次来牧牛城,为入织天府学牧而来,他还认识童伯羽兄妹呢1未等黄泛筱开口,黄雨逸双手环抱在胸,语气阴阳怪气,目光玩味,表情浮夸。

“喔,这就巧了,小子不才,正好与童伯羽兄妹有些许交情。”莫墨脸上泛起冷笑,身体慵懒靠在椅子上,一手摸着茶杯边缘,一手在饭桌上点动。“怎么不知道他兄妹二人在外还有这么一个奇人异友。”

“奇人异友?”道牧头也不回,抬起手中茶杯,轻抿一口,自嘲道,“不过年少轻狂,胡乱吹牛罢了,不足挂齿。”

“当初道公子可不是这么说辞。”黄雨影见道牧这般目中无人,恨得咬牙,对莫墨抛了一下媚眼,娇笑连连,“道公子当初为讨好我姐姐欢心,不仅狂言自己与童伯羽兄妹交情不浅,且还说要一定可以进织天府学牧,更是给我姐姐一颗朱果,这可怎么说?”

“二姐,你这话真可笑,都这样了,还能怎么说,道公子一定跟童伯羽兄妹相识,且交情不浅,否则他怎么会有朱果。”黄雨逸阴阳怪气,目光神情不无戏谑,“只有他与童伯羽兄妹交情不浅,他身上一切不可能,都说通了。”

莫墨闻言,身体僵硬一下,不由将目光投向老叟,老叟对莫墨点了点头,莫墨得到老叟点首确认,眼睛转向道牧,眼神再冷几分。

“道公子出手就是一颗朱果,怕是还有些许存货,不知能否出售几颗?”说着,莫墨一把抓住黄泛筱的玉手,任由黄泛筱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只要认命,见黄泛筱不再挣扎,得意笑道,“倘若道公子肯出售几颗朱果,我莫家必有重谢。”

“呵呵……”道牧轻笑几声,捧起手中茶杯一口饮尽茶水,转过身来,将茶杯轻放桌面,直视莫墨,“其他人便算了,奈何我对莫家没有一丝好感。”

“放肆!阿猫阿狗也敢瞧不起我莫家?1老妪眼神一凛,“砰1一声响,枯木般的手完全没入桌案,“一袭破烂剑机阁剑修服,定然是被剑机阁逐出师门,突发奇想来织天府学牧,这想法真是愚蠢可笑,你觉得以你资质,你能进?”

哞,一旁阿萌被老妪突然一出,吓一大跳。

“老婆婆,你说话归说话,可是你能否正常点,瞧你这恐怕模样,吓到小朋友了。”道牧转身摸头抚慰阿萌,头也不回,“我都不替自己操心,你一个陌生老太太却为我前途如此操心,听起来怪别捏的。像我这样的人,他织天府不要我,是他织天府的损失。”

哈哈哈……

道牧话才落,整个楼层的人都笑了。

“世上怎会有这种不自知的极品?”隔壁桌一年轻人嗤笑。

道牧唤阿萌挤进墙角,坐在他身边,这才转过身来,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模样,看着隔壁桌那年轻人,“或许,这就是人吧。”

哈哈哈……

人们再度轰然大笑,黄雨影都笑得花枝乱颤。

莫墨眉头微皱,手指急促点动桌面,看看阿萌,又看看道牧,“血眼,剑机阁剑修服,一头类似河马的幼兽,难道就是这家伙?”

莫墨心中暗想,不自觉用力过猛,将黄泛筱的手抓得泛白,疼得黄泛筱眼角晶莹。“咳咳……”老叟佯装咳嗽几声,方才将莫墨拉回神。

莫墨没了哄黄泛筱的心情,双眸登时变得阴仄仄,道牧顿感被毒蛇盯上那般,脊髓骨升起一股寒意,心发毛,浑身不自在,“道公子可曾在外城东区逗留?”莫墨有意无意说这句话,试探意味浓烈。

“本道爷就是从外城东区进入中城。”道牧红玛瑙眼睛,眨巴眨巴,若有其事道,“莫公子还真别说,说来我就气,牧牛城如此神圣的地方,强盗竟然如此猖狂。本道爷我气不过,便拔刀为民除害。”

说着,道牧数起手指头,十数息后,咧嘴灿笑,竟恢复当年几分灿烂,“我手持一把刀,从街头一直砍到街尾,又到中城城门前。

估摸着,杀的恶徒不少于六百人,且还杀了一个叫什么什么阿豹哥,这家伙驳剑境巅峰,却弱得跟老人家那般,杀他就跟切豆腐那样。”

“放肆1莫墨两手拍下,整个桌子碎成粉末,碗碟茶具摔碎一地,“原来你还真是行凶杀害普通居民的恶徒?1

“你脑子带出门了吧?”道牧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手安抚阿萌,一手拍大腿根,“他们先要杀本道爷,就暂且不说,连一个像这老婆婆一样苍老年迈的老人家,他都不放过。本道爷自小立志成为正义的伙伴,怎会容忍这事发生。

道爷我愤怒拔刀,平荡东区不平。说起来你们可能不相信,这些恶徒死了之后,整个东区的老百姓都欢呼雀跃,甚至放鞭炮庆祝。

日后,我该回一趟外城东区,铭刻丰碑才是。”

“你可知道他们是我莫家的人?1莫墨猛地站起身来,一股强绝气息弥漫开来。

“知道啊,所以我才说我对你们莫家没有一丝好感。”道牧仰头看向莫墨,如同再看一个白痴那般。

“你……”莫墨闻言,为之气结,剑拔过半,寒光照耀整个楼层。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1眼睛一花,黄泛筱站在二人中间,看一眼道牧,又转头看向莫墨,“有话大家坐下来好好说,不行吗?”

“这恐怕不行。”道牧嗤笑,越过黄泛筱肩膀看莫墨,“瞧那蠢样,就是一个可爱的智障。真是想不通莫家怎会盘踞牧星山如此长久。”

“筱筱,你让开。”莫墨寒声,犹如十二月飞雪,刺骨冰寒,那双眼睛阴仄,快要将眼前所有一切吞噬。“事关重大,你黄家莫要自误1语气淡漠,咬牙切齿。

“筱筱。”老叟轻道,黄泛筱闻言,浑身一震,脸露难色,转头看向道牧,无论怎么看,一个初阶驳剑境的剑修都不可能杀那么多人,而且还杀了外城东区杠把子,阿豹哥。

“一定是因为自己,这才给道牧招来仇恨。”想到这,黄泛筱眼睛不由泛红,露出悔意,颤悠悠道,“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你快……”

未等黄泛筱说完,道牧上前拍拍她肩膀,递给她干净手绢,“别担心,别自责,这一切都跟你没有关系,跟你们黄家没有关系。”

“可是……”黄泛筱听见道牧这般说辞,内心愈发愧疚,自己本来好心,结果办了坏事,想着想着,开始抽泣。

“甘老,拉开筱筱,我不想让你们黄家也牵着其中,后果不是你黄家可以承受。”锵,莫墨拔剑,剑光耀亮寒人心。

甘老深深看道牧一眼,旋即叹一口气,手中烟斗一招,黄泛筱顺势飞到他身后。

“你望眼欲穿也没用。”莫墨见道牧目光跳过他,看向背后楼梯口,抬剑轻弹,嘤嘤颤吟,戏谑道,“剑机阁怎会为你这废物与我莫家翻脸,也不撒泡尿照一照镜子。”

“哟1一声戏谑笑声从莫墨身后传来,“怎的?莫少爷还有这般好兴致来此喝茶,外城东区的血案居然还没让你焦头烂额,莫少爷真乃莫家小辈精英中的精英,对面精英楼才是你该去的呀。”

“冯阳,你剑机阁还真来了。”莫墨面寒冰冻,悠悠转过身去,“剑机阁何时没落到,不惜跟莫家翻脸,出来保一废物。”

“你还真看得起你这一脉。”冯阳正是那打招呼的领头人,“你的层次顶多跟我相当,还没能力跟道牧同等呢。”

冯阳不惜贬低自己,且还将莫墨一同拉下水。

“就凭他?1莫墨怒极反笑,剑在手,狂抖嘤吟,直指道牧,面色扭曲狰狞。

“就凭他,牧苍之子。”冯阳身后跟着数十剑机阁弟子,这是中城所有剑机阁弟子,皆为剑机阁沸沸扬扬一传奇人物而来。

“道牧,牧苍之子……穆清,剑机阁穆家……”莫墨笑得很灿烂,眼神愈加阴仄,浑身颤抖,并不是害怕,而是给气的,“很好,很好,非常好,你穆家竟为一毫无血缘关系的废物,跟我莫家大动干戈,穆家义破云天,真乃名门正派榜样1

“的确,莫少爷,我冯阳第一次赞同你说的话。”冯阳点头赞同,却不忘损莫家,“你们莫家人都太脏,脑子脏,心更脏,所以你是无法理解这种超越血缘的亲情,这很正常。”

“放肆1老妪怒视冯阳,两手握成爪,远看好似秃鹰巨爪,指甲尖锐,紫黑欲滴。“哪怕是你剑机阁之人,哪怕他是牧苍穆清之子,杀害七百八十九条无辜性命,足以让他万劫不复1

“噗嗤1冯阳嗤之以鼻,睨视老妪,“那些个恶徒手上沾染多少条人命,你莫家最清楚吧。一个臭婊子,装什么清高给自己立贞节牌坊,笑死个人。”

哈哈哈……

剑机阁一众弟子笑出声,哪怕有害怕模样。

“咿呀?1对面精英阁突然传来一阵悦耳声音,“道牧,是你吗?1

道牧循声望去,赫然是雀跃兴奋的童婕,亦还有淡漠如水的童伯羽,两兄妹身边跟着一众青年俊杰,皆将目光投向这里。

(快捷键:←)牧仙志 第三十五章 荟萃楼 牧仙志目录(快捷键:回车) 牧仙志 第三十七章 愉快的相遇(快捷键:→)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牧仙志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