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仙志
当前位置: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书库首页 > > 牧仙志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太阳的味道

牧仙志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太阳的味道

[更新时间]2018年05月16日 02:54 [字数] 3715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饕皇自觉对青年知根知底,可面前青年,熟悉的面孔下是一个无比陌生的灵魂。

一次次碰撞接触间,灾力便被吸去些许。灾力岂是随便可吸食,饶是饕皇自己多年都不敢如此,否则双方也不会僵持数千年。

若灾力可以随便被吸食,饕皇就没可能夺回触角全部掌控。

“吱1青年左手捏剑指,右手握成拳,睨视饕皇,“莫自以为,唯有你的修为不断精进,而我在大瘪山长眠怠惰。”

这一刻,饕皇感觉自己彻底与本体失去联系,联想之前青年咀嚼生吞火参本体,“你是谁?1饕皇不信,他并不害怕青年。他更忌惮青年背后,是不是有一个强大的组织。

“吾孙儿,恁地把汝爷爷忘了?”青年一笑,左手剑指只刺饕皇眉心,拳头直掏饕皇心窝。

时空冻结,饕皇如深陷泥潭,寸步难行。一身灾力喷涌,冲垮一口,饕皇堪堪躲过青年攻伐。青年的剑指愣生生戳穿一条鸿沟,拳头洞开秽云一条朗朗乾坤大道。

饕皇一身灾气萦绕,决刀斩出十字,只闻一声“嚓嚓”,破开时空枷锁。右手持刀,左手结印,秽云残卷聚来。整个大地都在颤动,饕皇身后八条触角虚影,若隐若现。

“定1手印按入虚空,言出法随。

饕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触角增幅下,饕食国境地时空停止流动,一切事物皆止。青年还未反应过来,一道寒芒一闪而过,自头往下,一劈两半。

咦,饕皇惊疑,原来他未见青年溅血流肠。只见两半尸体伤口处,一片扭曲光景,花红柳绿。忽觉腰部一紧,丹田灵台沸腾,力量涌泄不止。

饕皇低头一看,不知何时血色“长鞭”将己身束缚,吸**气神。“鼠仙?1饕皇脸上终露难堪,做梦也想不到胆小如芝麻的鼠仙竟敢对他下手。

左手拈花一指弹,决刀颤吟刀气乱放。

吱吱吱,一阵怪叫,血色“长鞭”寸断。忽有所觉,抬头一看,青年已恢复如初,挥掌武拳攻来。

饕皇挥刀反制,刀影生花幻蝶,一个照面,青年被搅成无数碎块,融入无尽黑暗。“你究竟是谁?1饕皇环顾四周,他不认为青年就这么死。

心灵一动,忽生一计,左手摊开,欲唤出莎皇灾气。五指弯曲成爪,青筋爆绽,左手巍巍颤颤,憋出几粒金沙,而后又沁入体内,返回本位。

“孙儿,吾当是汝爷爷。”声从四面八方来,语气轻松,且带戏谑。

饕皇闻言,一鼓作气,触角凝实,刀龙卷自脚下生起。熔浆加入,刀火龙卷接天连地,大瘪山山脉被连根拔起,大瘪山被无情绞碎,只剩偌大一地坑。

“祭1饕皇一声大喝,声波荡开如潮,穿过刀火龙卷,传至八荒。

呜呼呼,鬼哭狼嚎,地面升腾无数怨灵,密布漫天飞舞,尽是那些病入膏肓的灾民之魂。

“你不是签下命契保住灾民吗?”青年身影忽闪忽闪,剥开秽雾走出,“恁地吸食这些可怜人的业力,送其遂下轮回?”毫发无损的青年,脸上写满戏谑。“恶灵变成灾,是不是比做精怪还爽?想杀人就杀人,一切不过功德点增减罢了。”

“你不是鼠仙?”饕皇眼睛微眯,饕食国境地的鼠仙他无一不熟,面前这位一点鼠仙该有的腐朽气息都没有,反倒有一股无法言说的淡香。“无论你是谁,不该入我饕食国境地,还妄图我道果。”

“你与道牧的命契条件改变了?”青年反问,黑洞洞的眼睛,没有一丝光芒,“七成?六成?五成……”讲到五成的时候,饕皇细微的表情变化被青年捕捉到。“原来降到五成,也难怪你肆无忌惮。”

见青年屈指成爪,虚空一抓,拘来一团老气,放于面前端详,“你的伴生兽,品相还行,过得去。”

饕皇眼睛半眯,不祥预感愈甚,他讨厌这种失控的感觉。双方实力,对方比自己弱,可此刻饕皇对青年无可奈何。青年对饕皇亦无可奈何,只得趁饕皇不注意,吸**气神。

“你想拖延时间?若完全融合八触之力,你的确能给我造成不小麻烦。”青年揉捏老气,如是一块面团,“你说这只伴生兽,爆炸的威力如何?”

话才落,饕皇攻势再临,青年不闪不躲,顷刻间再度被斩成碎末。饕皇左手探出,欲将老气拘来。

谁知老气刹那膨胀,一股无形冲力排斥,饕皇一个不留神,被冲飞十数里外,正是刀火龙卷湮灭的地方。

“不1饕皇愤恨咆哮。

老气已化作一团白火,虚空摇曳,秽气就似沼气一般,燃了。

咧咧咧,焰火如一条条火龙,腾空冲天,一下点燃秽云。秽云如同燃烧的稻草,绵延开来,怨灵们在赤焰中,烟消云散。

“你说,剩下两团伴生兽,让他回归大地母亲的怀抱如何?”青年于大瘪山废墟坑洞边缘,不知何时又拘来剩下的两团老气。“尘归尘,土归土,气化万物生。何不让他们渺小来,伟大而去,是吧?”

“你大可试试……”饕皇咬牙切齿,不知身体是气得发抖,亦还是本能的恐惧。

呼咧咧,秽云化作漫天火云,灼得天地时空皆曲。呼呼声中,一颗颗火球自火云坠落,引燃半空的秽云。

本是黄蒙蒙,暗沉沉的饕食国境地,早已火光通天彻地。

饕皇的心,就同这秽云一般,快要歇斯底里的燃爆。饕皇做梦都没想到,青年竟比自己更看淡饕食国众生生死。

“那就试试。”青年煞有介事,话才落,已将手中老气掷下坑洞。“吱1一声,青年化作一道火光,一齐消失在森黑坑洞。

嘶呼,嘶呼,嘶呼……

饕皇睚眦欲裂,呼吸沉重,心嘣嘣狂跳,血脉贲张,血液沸腾。嗓子憋着一股火,忍不住闷吼一声,人影闪动,已入大瘪山坑洞。

轰轰轰,隆隆隆,轰隆颅…

天在烧,地在崩。天在坠,地在陷。天火呼呼沸灼,地火隆隆涌喷。

火,血红的火,炽热的火,愤怒的火,怨恨的火,无私的火,牺牲的火……

一切的火,不过是天地间汹汹燃烧的,不过是众生业火罢了。

大灾地,饕食国境地,彻底沦陷,化作一片火之炼狱。

这一刻,所有火山暴怒而发,灾厄壁垒亦随之破碎。火势蔓延向外数千里,所过之处,生灵化灰烟,土地大岳化焦黑,川河流淌咕咕熔浆。

一河之隔,一边火之炼狱,一边青山绿水。

“咦,这味道?1莫甯惊呼,纤手再抓来一团气,于鼻前闻闻,“是否像我们喝的药酒?”气团伸到肖菁菁李慧雯二女面前。

“这是……”肖菁菁与李慧雯相互对视,都看到对方眼中惊讶。“太阳的味道1肖菁菁李慧雯异口同声,她们都曾有幸于织府闻过,那是仙乌的最后一滴心血。

李慧雯想起道牧出身织府,心不由焦急起来,怕不是道牧出了什么意外?

思绪间,脚步跨过界线,深入炼狱。

地底熔海。

道牧盘坐一块黑岩,漂浮于熔海之上。决刀横放腿根腹前,两手合捧蕴木。头顶趴着一头肥硕黑鼠,黑鼠血色的尾巴勒着道牧脖子。

明明环境恶劣,道牧却觉浑身暖洋洋,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气,甚是喜爱。

咚,咚,咚……

道牧的身体响来阵阵咚咚声,绵绵不绝,黑红道袍鼓风猎猎,毫无规律。

“何必挣扎,你受我度化,早日脱离苦海,岂不妙哉?”道牧口未开,眼未睁,话却响出,回荡四周。

“千算万算,算不到你竟是如此狠人1饕皇狠声切齿,若非命契威慑,他定会撕碎道牧的魂魄,一口一口吞咽,“亿万生灵,顷刻间命丧火海,你到现在还如此心安理得?”

“哟呵。”道牧终笑出声,“恁地,你我角色互换了?悲天悯人并不符合你的人物设定呀。”语气轻松,不无讽刺。

饕食国陷入火海后,命契条件不成立,饕皇便要逃离道牧的身体,以免受到命契反噬。谁知他前脚才交出权限,道牧后脚便彻底控制。

然,道牧的身体,就如同一个密不透风的牢笼。饕皇发现自己被困住了,根本出不去。

命契悬门,再度夺取控制权是不可能了的。只怕还未夺取成功,已被命契摧毁,结果便宜了的道牧。

蕴木在吸食他的灾力,牧影鼠亦在吸食他的精气神。再这般下去,灾核终将破碎,届时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只剩一道灾魂,终生被困道牧体内。

“以身作牢笼,只为困住寡人。以命契做诱饵,实则只为自保。”咚咚咚,饕皇没有放弃,还在寻求破绽,整个熔浆海跟着气浪拍案。“寡人倒是小看了,人性的卑劣险恶1

“我同意。这红眼小子,的确不是个什么纯粹的好人。”牧影鼠哈欠连连,鼠眼也就开那一线。

“别吵吵嚷嚷的,老老实实道化入轮回。指不定还能跟那死老太婆的儿子,再做一对冤家,又纠葛一世,不是极好的?你若轮回成女人,你们两个……”

“吱吱吱……那画面太美,本天尊不敢继续想下去。”

短短时间,牧影鼠不止一次,抱怨自己把牢笼做得太完美,以至于蕴木和它都不能好好吸食饕皇的精气神。

“尊为天灾落到你如此狼狈,真乃是三界奇闻。鼠辈,以你现今的能力,无法将我灾魂吞食,也就只能吸食我放的屁罢了。”

“吱!聒噪!红眼小子,加紧参悟度牧经!将这脏东西摁下黄泉1

……

一天灾,一地灾,天地相撞。

就如同熔浆浪潮,不断拍打侵蚀石壁那般。连空气中的味道,也开始变了模样。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牧仙志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