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仙志 其他类型

牧仙志

第一百五十五章 驭兽斋

[更新时间]2018年05月16日 02:54 [字数] 3592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道牧见同行一个个不为所动,丝毫没有要离开的迹象。旋即道牧话锋一转,这才将憋了很久的心里话说出。

“恁地,突然问这个?”石麒麟停止进餐,脸上笑容瞬间凝固。周围空气也停止流动一般,温度骤降,“你从何得知真阳教?”

“自是灵兽天,还能有哪?”道牧漫不经心,话语半真半假。

“这是个极端宗教,见之远离,切莫参染因果而自误。”石麒麟突然没了胃口,见他慢条斯理放下手中餐具,跟道牧那般以茶水漱口新手,抖开餐巾擦净。

道牧立马坐直身体,脸上显露惊讶与好奇,“可,你不是说我是……”

“正因为你是,所以你更该远离他们。”未等道牧说完,石麒麟夺口断话。那模样就同他本体一般威严肃穆,让人毋庸置疑。

石麒麟与灭心牧剑,都说类似告诫。且他二人对真阳教的厌恶,丝毫不加掩饰。

这时,热闹场走来六人。前头是一华服牧袍男青年,面冷眼利。

“方过一个半时辰,本尊兴致才起,就要退场,我驭兽斋何时沦落至此?”男青年一举一动,无不透着上位者的贵气。

“二少主,奴下已触犯法令,让您在场中多时。人眼气氛逐渐沸腾变味,若出个什么意外,奴下担不起责。”中年甲卫,鞠躬卑微,腰间宝剑,从不离手。

“哼1男青年大手一挥,背负在后。冷冷的余光,带着怒意瞥视中年甲卫,“若是乔羽生,就不是这个结果了吧?”

众人闻言方知,来人竟是驭兽斋的二少主乔羽帆。一桌桌纷纷起身招呼,乔羽帆闷气怒火充斥一身,肯本不理会这些来路不明的殷勤之人。

乔羽帆身后四个青年,一个个犹如骄傲的公鸡,哼唧唧仰视众人。见气质和装束不熟者,才会寒暄几句。

这块区域只剩一个桌席,且还在道牧这一桌席后方。明面上来看,那个桌席显得愈加冷清。实际上,却比道牧这一桌更引人注意。但凡热闹场中的人,目光掠过此处,就只会注意到那一桌。

中年甲卫眼利,立马看中道牧这桌席。见他大步跨来,对石麒麟行一礼,“这位道友,能否请你们挪一下位。”说话间,拿出一枚西瓜大小的墨绿雷鸟蛋,放于石麒麟面前,“一点小礼,还望收下。”

牛郎嘴巴微张,正要驳斥,被道牧那双血眼瞪住,欲言又止,只好作罢。

“不愧是驭兽斋,出手当真阔绰。”石麒麟单手捧起雷鸟蛋,摇晃几圈,放于耳边,手指轻敲几下,听得声音厚实,石麒麟脸上绽放阳光。

“既然,你这么有诚意。这桌席,让给你们便是。”手下翻,雷鸟蛋消失无踪。哒哒哒,石麒麟点了点桌面,“走吧,我们不亏。”

黄显峰麻溜起身,没来之前的那种兴奋劲,此刻全无。这种场合真不适合自己,见要离开,比道牧还积极。

黄巍和牛郎呜呼哀哉,一脸幽怨看着众人。道牧和候大壮缓缓起身,不悲不喜。

“诸位,这是要去哪?”见道牧他们径直往外走去,侍女不禁问道,“可是还要陪侍?”虽然道牧他们喜欢“吹牛皮”,但是无论怎么看都比现在来的人好相处。

“饭也吃了,酒也喝了,等的人来不了,还能去哪儿?”牛郎头也不回,抬手挥了挥烟枪。

“站住1乔羽帆了解状况后,不理中年甲卫告诫,“你们人可以走,雷鸟蛋放下。它不是你们这些人,配得上。”

道牧他们理都不理,仿佛没听见那般,脚步如旧,不快不慢。

“少主,莫要乱来。”中年甲卫一把抓住乔羽帆的手臂,欲要警醒乔羽帆,不要触令惹事。

“哼1乔羽帆气自心中来,牧袍猎猎鼓胀,震开中年甲卫的手。下一刻,他已经瞬移到石麒麟面前,“本尊怀疑你们私自混进雅集。”

石麒麟半眯眼,笑吟吟示意道牧,“红眼小子,拿请帖甩他脸上。”此刻,石麒麟的心有点躁,只因从道牧口中得知真阳教踪迹。

乔羽帆已将整个人堵在刀口上,石麒麟还是在看雷鸟蛋的份上,按住爆炸边缘的躁气。

道牧见石麒麟手握成爪,下一刻又松开,敏锐感受到石麒麟情绪波动,只望乔羽帆别犯蠢,愣是往刀口上撞。

道牧环视周遭一圈,他们已踏入热闹常已有人开始注意到他们,或好奇,或走来。遂,道牧不再迟疑,拿出请帖。

乔羽帆拿出自己的请帖对比,材质一模一样。乔羽帆对比请帖中的词藻,立马发现端倪,“你是道牧?”抿嘴眼睛半眯,望着石麒麟,脸上写满嘲弄。

道牧他们六人除却石麒麟,每个人都有腰牌。若他目中有人,看一眼便知,可乔羽帆却一脸嘲弄问石麒麟,意图再明显不过。

“我是道牧,牧剑山道牧。”关注的人渐多,道牧直觉此事,怕是难以罢休。

“是你?你是道牧?”乔羽帆拿着道牧的请帖,拍道牧的脸几下,“牧剑山是什么?你道牧是什么?”说着,慷慨激昂挥指全场,“放眼望去,全场上下除了侍女,全都是天牧天剑。”

“少主,你太过了1中年甲卫上前,出言阻止乔羽帆。当他要再说的时候,人已被定在当场,无法言语。更可怕的是,乔羽帆等人完全没有察觉。

说到激动处,乔羽帆又拿道牧的请帖拍道牧的脸,“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里面的词句,是对你说的吗?你作假的时候,请用点心1

“花了不少代价,才搞到这张请帖吧?”

“你这是何苦呢?”

“这种地方是你们能够来的吗?”

“我驭兽斋特产的雷鸟,怎能玷污在你们手中?”

“……”

乔羽帆说一句,拍一次道牧的脸。

“拿开,道歉。”道牧目波不惊,语气淡淡,左手已悄然握住决刀。细看左手臂,能感觉道牧的手在颤抖。靠近细听,能听见决刀在轻吟。

“你是不是傻?”啪,请帖重重打在道牧脸上。

嗷,牛郎捂脸怪叫。嘶,石麒麟倒吸一口冷气。吖,候大壮捂住半边脸。咕噜,黄巍黄显峰两兄弟对视一眼,咽了咽口水。

周遭已围满人,对着道牧等人评头论足,皆以为他们是害怕的表现。侍女们见势不妙,自知新人无法稳住局势,早已结队离开,寻求师兄师姐帮助。

“拿开,道歉。”道牧又言,语气冷若刀锋。左手却不再颤抖,决刀却在欢快的颤吟。

“嫩货!敢对本尊这么说话,你犯事还要本尊道歉,谁给你的勇气?”乔羽帆又是“啪”一声打脸道牧,寒面冷嘲,“诸位,可曾听说牧剑山,可曾听说道牧?”说话间,将道牧的请帖展示给众人一圈。

立马引来一片哗然,或是嘲讽,或是幸灾乐祸,或是同情,或是淡漠,众生百态相。

“拿开,道歉。”道牧再言,脑海浮现牧家灭门惨案之后,谪仙城百姓那一幕幕。决刀停止颤吟,声音戛然而止。

“你……”乔羽帆话未说完,请帖再次甩脸而来。

锵,锵,两声连绝,幽光如夜静逸安详。

噗,一声响,乔羽帆的右手臂掉落地上。

一切都太快,没有人反应过来,乔羽帆本人一开始都感觉不到痛,大脑停止运转。看着自己断臂,看着不断喷血整齐伤口,眼睛写满不敢相信,下半身已悄然流出一滩黄色液体。

血液和尿液将请帖侵湿,血腥味夹杂着尿骚味,沁鼻入肺。乔羽帆终回过神,疼痛如海啸一般将他淹没。杀意瞬间爆发,席卷全场,引得主场和外场,一齐瞩目。

迎宾处。

彬棘猛地回望主场内,他已感受如浪潮一般的杀气。奈何,主场内有不少老怪,彬棘只能强忍以灵识探知。

“已超半个时辰,我们一齐进场吧。”丰云清大手一挥,朝场中跨步而去。

彬棘见状,眼睛半眯,微笑要吐,跟上丰云清的脚步,其他人随后一齐跟上。

这时,一侍女打扮的曼妙女子,自场内急匆匆而来,“诸位师兄师姐,大事不好了1侍女缓了一下,又道,“驭兽斋二少主乔羽帆和牧剑山道牧发生冲突1

“什么?1童頔,莫琪,彬棘,彬隆,异口同声。四人相互对视,一个个表情诧异。

“不是吩咐过你们,道牧来了,立马向我汇报吗?”彬棘很是不满,认为其他入口,隐瞒不报。

“我再三确认,其他三个入口,都称没有见过道牧。更何况,道牧与他五个同伴,在东南角那处最不显眼的角落,我们根本没能及时发现。”侍女可不愿意背锅,她再三确认以后,这才来找彬棘他们。

“既然,道牧他们这么低调。缘何,他们还能跟乔羽帆发生冲突?”童頔疑惑之余,更多的是担心,“我们一边走,一边说。”话毕,拉上侍女的手,便望场中大步跨去。

“抱歉,我奕剑门来晚了。”

“诸位道友,匆匆忙忙,这是为何?”

“……”

童頔他们回头,便见十六个男女,自无尽的黑暗踏步而来。其中四人最引人瞩目,李慧雯,肖菁菁,莫归海,莫甯,四个显得风尘仆仆。

“继戎呢?”丰云清寻了一遍,不见好友踪影。

丰云清自是认识莫归海,不过已近两年没见他。传闻莫归海脱离天府的职位,回奕剑门继家了。

“死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牧仙志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