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仙志
当前位置: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书库首页 > > 牧仙志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十道功德

牧仙志

第一百九十五章 十道功德

[更新时间]2018年05月16日 02:54 [字数] 3660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李焕柏竖耳倾听道牧详解,双手背负在后。长袖下,右手紧攥毛笔,左手紧握成拳。不知是不是在紧张,两手都在轻微颤抖。

“蚂蛔蛊……曾有耳闻,不曾亲见……”李焕柏的浩有什么东西,声音嘶哑不清,且还带点颤音,“该如何治疗?”

道牧没有抬头,依是低头观察二人。正寻思一个方法,让蚂蛔蛊进入休眠期,这样李焕成夫妻好受一些。

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道牧直言道,“或是寻得下蛊之人,心甘情愿让其损耗寿元和修为,以祛除蚂蛔蛊。或是断蚂蛔蛊的养分,在蛊主没有发现的情况下,驱其侵入他体……”

“没了?”李焕柏见道牧欲言又止,还以为道牧会继续说下去,还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侄儿学识尚浅,所知只有这两种办法。”道牧这才抬起头,他绞尽脑汁也没找出更好的办法。两种办法,都是积极艰难,可谓是不可能的办法。“杀了蛊主,所有被下蛊的人,都得跟着陪葬。所以,祛除蚂蛔蛊的本质,就是让蛊主心甘情愿。若非心甘情愿,无解1

“心甘情愿……”李焕柏哑然,想起专研过的蛊书。蛊书中描绘极其邪恶的蛊时,多是要蛊主心甘情愿祛除才行。

李焕柏难免会认为,驭兽斋分明是要置人于死地,而非威胁以谈判。“降服灾兕之后,自然需要大量生命。驭兽斋眼中谪仙封地,就是砧板上的肉。迟早剁了,煮来吃,骨头都不带吐。”

“蛊亦是生命,可被灾厄摄龋若谪仙封地的亿万子民,每个人都如叔婶这么严重……”道牧脸色煞白,想来就后怕。

当初死亡沙漠中,如果自己出甚差错。人祸之下的灾害爆发,不比饕食国的灾害弱,只会规模更大,更可怖。

“这些死鬼,不老实呀1李焕柏头微低,在想其他。刀眸幽光闪烁,手心满是冷汗,抓得毛笔呱呱怪响。

嚓!

决刀插入坚冷地板,浑如插入沙堆一般。

道牧心念才动,手印打在决刀上。决刀以肉眼不可见的幅度震颤,如蜜蜂般低吟,一股秘力瞬息荡漾开来。

“小牧,你作甚?”李焕柏有感,猛地抬头。眼眸森幽泛白,好比死人瞪眼,不似活人圆睁。

道牧差点着了李焕柏的道,所幸道术断续的瞬间,给道牧连续上,他也不怪李焕柏,而是凝声沉重道,“小叔,我需要你帮我隔绝外界联系,我尽快将二叔二婶体内的蚂蛔蛊引到我体内。”

“然后,眼睁睁看着你死?”李焕柏眼睛半眯,也无法挡住森幽的目光,反而更甚。

道牧身体一阵痛颤,如亿万蚂蚁啃食身体。一粒粒金沙自道牧的骨头分泌而出,在道牧手上游动如蛇,“我体内有一抹莎皇灾气,蚂蛔蛊应该伤不得我。”

“我不想听‘应该’二字……”话没说完,李焕柏眼睛猛然瞪大,眼眸彻底灰白,与死人眼无二样,毫无生气。“这股气,难道是她?1

“小叔,你认得莎皇?”道牧疑惑,目光不离李焕柏,那双灰白的死人眼。

道牧心绪百转,寻思李焕柏参悟甚道术,死阴气竟如此厚重,不亚于他习练尸经。他这个小叔,怕不是误入那个邪魔外道。

想到这,道牧的右手在衣袖下,习惯性握紧放松,握紧放松,握紧放松。如此不断循环,只要李焕柏突然发难,他可立马拔刀反制。

“间接打过交道……”李焕柏指着决刀,坚决道,“小牧,你把它收起来。人已看到,你也该走了。”大袖一挥,秘力消失,决刀停颤。

李焕柏这一行径,让道牧更加怀疑。

“小叔,二叔可是你亲哥,二婶待你不薄1道牧手一招,决刀飞入手中,无惧李焕柏的威压,“你,是我小叔吗?”决刀微微出鞘,幽光亮胜寒,莎皇灾气如一个个顽皮的兔子,在刀上蹦跳欢舞。

“你不会,真以为自己翅膀硬了?”李焕柏小跨一步,好似大岳压顶,将道牧推后十几步,以决刀插地,才止步不退。“若想历练,试手道术,我可派人将你送往剑机境地。谪仙封地的事情你不要管,有多远走多远。”

“你在害怕什么?”道牧眯眼冷笑,他可不认为李焕柏这么好心,“这么急着杀人灭口?”

空气突然安静,气氛降到冰点,剑拔弩张的硝烟,弥漫开来。

正当时,李焕成夫妻剧烈抽搐,幅度甚大。就如离开了水的鱼,拼命挣扎,想要跳回水里,蒸床“吱吱咔咔”叫个不停。

道牧大声失色,拔起决刀,直冲而上,大喝一声“阿萌1一人一兽,欲夺李焕成夫妇二人逃跑。

“你这小犊子,太放肆1李焕柏两眼生光,绚烂夺目。

道牧顿觉头晕目眩,身体深陷泥潭,眼睛被蒙上一层纱,视线模模糊糊。隐约看到一张煞白的死人脸,挥着一根毛笔,听见阿萌委屈怪叫。

道牧立芦手,将自己拽住,猛地一拉。连没反应过来,道牧身体快速下坠,眼前一片漆黑。

道牧阿萌消失之后,李焕柏手持毛笔,虚空画符。一道道符咒,压在李焕成夫妻二人身上,抽搐幅度逐一减小,最终恢复如常。

毛笔摇身一变,成了一袭白衣的仙子,精致的面容上,一双眼睛更是纯白,闪烁异光,“官人,你这侄子,不简单。不知,他这牧剑山,是不是那个牧剑山。”

“我侄子的福缘,深厚得骇人。如今积累的功德,不该是他这年纪和修为能有。”李焕柏正蹲着给蒸床加水加药,头也不抬道,“你帮我查查,实际多少。”

“可,因你胡闹,奴家只能查活人一年事迹。”白衣女子仙容微皱,对李焕柏甚是不满,脸上可见她不愿意理会李焕柏的神态。

“如今,我的状态,无法分辨他是否是道牧,遂麻烦你了。”说完,李焕柏对着蒸床呼气,呼得面红耳赤之后,这才停下,嘶哑道,“你且查查便是,若实在不行,我再想他法。”

十息不到,蒸床下的药水,又开始“咕噜噜”翻滚。浓郁的药物升腾,彻底将李焕成夫妻笼罩其中。

李焕柏见状,长舒一口气,颤悠悠起身,看着白衣女子,带着些许期待,“如何?”

“此道牧,就是彼道牧,为你侄子无疑。”白衣女子一边说着,一边走近李焕柏。

她也不嫌恶李焕柏,一身散发浓郁酸腐恶,左手一把搂住李焕柏的胳膊,右手抬起,对着虚空画门。

闻言,李焕柏释然,死白的脸色多些许红晕。在白衣女子搀扶下,二人缓步走向对方的书殿。

“道牧,实岁二十一,三月零十六日。于牵牛星,谪仙封地,镇灾除恶,功德记十道。至今共修功德,一百零九道。”

“一百零九道,一千零九十德,一万零九百善,十万零九千功,百万零九万得……他才二十一……这不可能……”

“世间,善恶总是相抵,道牧实岁二十一岁,减去怀胎十月,也不过二十出头。修得一百零九道,足可比拟世人崇敬的得道高僧,确实奇幻。”

“你看我侄子,哪里像是得道高僧?这十道功德竟然在谪仙封地……”

“且还是一年之内……”

域门消失,空间依稀在回荡二人的对话。

哐哐哐……

好好的床铺,给道牧阿萌撞得稀巴烂,且还在地面和墙上,豁开水缸一般的大洞。

道牧将阿萌从自己身上推开,顿觉这房间无比熟悉。慌忙站起身来,就近推开窗户一看,果然回到了牧府。这个房间,正是道牧自己的房间。

“怪哉……”道牧望向李家的方向,眼眶目波不断,陷入沉思。

李焕柏为何不将他和阿萌直接抹杀?

哪怕不杀人灭口,为何不将他和阿萌囚禁?

自己所遇的李焕柏,不是披着人皮的邪魔外道,真的是自己小叔?

小叔李焕柏究竟拜入哪个门派,缘何森阴至此?

……

自己该做何打算?

道牧猛然想起那张唐龙画皮,自己该不该再度披上,深入龙潭虎穴,探明谁是蛊主,以便斩断祸首,免得祸害其他生灵?

尽管,道牧心中早已认定是朱虹,可是猜测毕竟是猜测。仅仅凭仗唐龙凌乱残缺的记忆,直接判断难免太果断。

“算了。”道牧“啪”一声拍窗框,转过身去,收拾房间残局。

几经挣扎,最终道牧还是放弃再披画皮的想法。

印象中,女人的直觉,恐怖异常。以唐龙凌乱残缺的记忆碎片,想要逃过朱虹的眼睛,怕是难于登仙。

更何况,朱虹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是一尊天境巅峰的蜘蛛精。

道牧结印念咒,右手挥出一抹光,墙体和地面恢复如常。唯有那充满着道牧乳臭气息的床铺和衣柜,无法还原。

道牧望着面前一堆断木板,过往的画面在脑海中流转。悲伤难以掩盖,自心中随这血液流遍全身,最终以厌世和绝望的气息,呈现在表。

“哞1阿萌用头蹭道牧的胸怀。

道牧耳朵回荡一下鼓声,血色妖红的星眸,瞬息被黑暗吞噬。整个眼睛浑如黑色宝石,雕刻而成。一息不到,眼睛又恢复血色。

“矫情。”灭心牧剑哪会放过讽刺道牧的机会。

道牧听得见,且很清晰,却同往常一般,华丽无视灭心牧剑的话。垂下头,揉着阿萌后脑,看着阿萌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纯净得不带一点瑕疵。

蓦地,一道灵光划开道牧的脑海,璀璨开花。

一个大胆的想法,显现雏形。

(快捷键:←)牧仙志 第一百九十四章 小叔 牧仙志目录(快捷键:回车) 牧仙志 第一百九十六章 童年小巷(快捷键:→)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牧仙志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