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科幻小说
当前位置: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 书库首页 > 科幻小说 > 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 第十四章 祸水东引(五千大章)

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第十四章 祸水东引(五千大章)

[更新时间]2018年06月13日 14:59 [字数] 6291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卧在床上已经是第三日了,岳舟爬起来,他现在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贪这个便宜。

洗筋伐髓而已,不就是十来万真理点的事情吗?干嘛要省这个花销?把自己弄到如今的地步。

“唉1一声长叹,自己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点。

自己拿禳命女要挟南风不竞,虽然让他签下了契约,保证不会对自己动手。

但是,自己却忘了一点,洗精伐髓,不算动手。

三天之前,按照约定,南风不竞耗费自身功力替岳舟洗筋伐髓,重塑武骨。

一开始岳舟贼开心,直到疗程开始,他的眼中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无他,一切都很好。

只是,他没有想到,洗筋伐髓居然是这么痛苦!

所谓洗筋伐髓,根本就是将自己一身的血脉、筋肉、骨骼利用深厚的根基,强行梳理洗涤肉身,祛除筋脉之内所积累的后天杂质。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南风不竞这厮趁机报复自己,使用的手段只能用极其粗暴来形容。

于是,岳舟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痛不欲生的滋味。

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块骨骼、每一寸血肉都好像是被钢刀刮过一样,那滋味,实在是惨不堪言。

而且洗筋伐髓完毕,岳舟身体极度虚弱,根本无法起身。

而南风不竞这厮,只是每日灌给他一碗药汁,除此之外根本不管他。

还好蝴蝶君为了保证自己的任务顺利完成,还没有离开,每日倒是能陪他聊天,不至于太过无聊。

一直躺到了现在,身体总算是恢复过来。

不过,虽然洗筋伐髓极度痛苦,但是带来的好处也是非常的明显。

现在,刚刚恢复过来,即使不用刻意去感受。

也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力量比起先前来说,至少强了一倍。

筋肉、骨骼、气血比起先前,都要来得更加强大,内脏运转的力量也是同样,整个人神清气爽,精神饱满。

苦头吃了,好处自然是有的。

体内后天杂质都被排出,可以说,现在的岳舟,虽然暂时境界还是处在灵肉合一的先天武师,依然处在练脏的阶段。

但是经过这一遭,他随时都可以达到练髓大宗师的境界。

并且,日后要达到练髓如霜、血如汞浆的武圣境界,也要容易太多。

可以说,虽然遭了痛,但是岳舟这一次洗筋伐髓,当真好处无穷。

人仙武道方面尚且如此,更不用说苦境的内气武道了。

不过先前卧床三日,不能妄动真气,他倒是还没有试过自己如今的身体,修炼速度能够达到何等程度。

正在沉思着,此时,南风不竞已经悄然而来。

看见岳舟已经能够起身,眼中神色颇有些讶异。

“虽然我每日都以原生草汁为你养身,也想不到,你竟然三日便能起身。”

“看来你所修炼的外功,不简单。”

关于外功和人仙武道的区别,岳舟也懒得解释了。

反正在苦境,纯粹修炼肉体的武学,就是外功,硬要这么算,人仙武道也可以算是外功。

“确实,现在我对五十年后那一战,稍微抱有些期待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蝴蝶君也悄悄来到了现常

听见此言,南风不竞面露兴趣,看向岳舟:“你与他有约战?”

“开口,南风不竞可以为你出手杀他。”说着,南风不竞看向蝴蝶君的眼神,颇为不善。

看得出来,在这三天里面,蝴蝶君和南风不竞之间,怕是没少出现摩擦。

不过也对,南风不竞性子狂傲,蝴蝶君虽然表面随和,实际上也是傲气暗藏于心,这两个人凑到一起,如果不是成为好朋友,那肯定就会互相看不顺眼。

显然,蝴蝶君先前和南风不竞交手,两人不分胜负,让南风不竞非常不爽。

如此,这两人自然不可能好好相处。

听见南风不竞略带挑衅的口气,蝴蝶君轻挑长发,微微轻笑:“你若是想找死,随时来阴川,蝴蝶君等候大驾。”

说到此处,口气一顿,眼神同样挑衅:“不过,你来之时,记得带够钱。”

“虽说蝴蝶君相杀免费,但是你死之后蝴蝶君还要费心埋你,得收丧葬费,不然暴尸荒野多难看。”

“呵。狂言1南风不竞冷笑一声,内元微提,风怒之势初露端倪。

蝴蝶君手已然搭上蝴蝶斩,冷眼相对南风不竞。

看他们俩这熟悉的架势,怕是这三天里面,打了不止一架了。

岳舟哪能让他们打起来,连忙阻止:“不用,我与蝴蝶君是武决,非是死斗,无需插手。”

“哼1看出有岳舟在,不可能让他们两人打起来,南风不竞冷哼一声,散去内元。

蝴蝶君也是松开手中蝴蝶斩,看向岳舟:“你的事情,赶紧处理,这个地方蝴蝶君已经腻了。”

“六出飘霙不欢迎你,若非与他有约,我已杀你。既然不想留,还不出去1南风不竞冷眼以对。

“你让我走,我便不走,蝴蝶君向来吃软不吃硬。”蝴蝶君同样冷言。

岳舟头都大了,让这两个主继续这么吵下去,迟早要打起来,自己还是别让他们继续说话了。

连忙阻止了蝴蝶君和南风不竞之间的火药味,岳舟转移话题:“南风不竞,你答应我的东西要怎么给我?”

说到此处,南风不竞手一扬,化出十多卷书,丢向岳舟:“接好。”

“这几天,我南风不竞已将毕生所学的机关、阵法、武学、术法、医术乃至于所有学识,尽数书在这十三卷中,你拿去吧。”岳舟连忙接下来。

这十三个卷轴很大,重量更是极重,至少有数百斤的重量,不过岳舟如今身体素质更强,这点重量还不放在眼里。

拿起卷轴,岳舟喜不自胜,连忙随意斩开一卷,却正好是记载武学的卷轴。

看见当先第一门武学,竟然便是《兵甲武经——神之卷》,岳舟大吃一惊,随后更是欢喜。

南风不竞果然是将自己所有的学识都书写在其中了,连神之卷都没有遗漏。

卷轴已经交出,南风不竞看向岳舟:“现在,应该是你履行承诺的时候了,将她的一切都告诉我1

岳舟点头:“不用急,先坐下吧,慢慢说。”

三人坐下,南风不竞急不可耐,再次催促岳舟。

岳舟只是微微一笑:“我先前便已说过,禳命女并非此界之民。”

“我已知晓,苦境之外,尚有集境、灭境、道境。她到底是哪一境的人?我要去哪一境找寻方法?”南风不竞皱眉看向岳舟。

岳舟哑然失笑,随后摇头:“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我说此界,指的乃是苦集灭道四境,算作此界。而禳命女,她之出身,不在苦集灭道四境之内。”

一听此言,南风不竞顿时大吃一惊。

先前,他只以为,岳舟口中的此界,所指只是苦境,却想不到,竟是苦集灭道四境。

她竟是出身苦集灭道之外!

此时,连蝴蝶君也来了兴趣:“噢?!苦集灭道之说我也曾听闻,想不到苦集灭道之外,还有异界?1

南风不竞只是微微一惊,随后恢复过来,看向岳舟:“你继续说,莫说四境之外的异界,只要能救她,便是死地,南风不竞也是欣然前往。”

一听此言,蝴蝶君看向南风不竞的眼神都有些改变:“我原以为你只是一名不知天高地厚的狂人,现在看来……”

“如何?”南风不竞直视蝴蝶君。

蝴蝶君扬手取出一坛酒:“仍是狂人,却不失情义,为你的情义。他日你若上门阴川做业务,蝴蝶君给你打八折。”

“不需要。”南风不竞仍是冷言,眼神之中,却已没有先前那般重的敌意。

不过,看到酒,他又是眼神一变:“这不是我的剑南春?1

“哈哈。”蝴蝶君哈哈一笑:“别在意,为你的情义,干一杯。”说着,蝴蝶君指现刀芒,削木成杯,斟上三杯美酒。

“哼。”南风不竞冷哼一声,未再多言,显然并未计较,端起面前木杯,一饮而荆

“边喝边说吧,你也来。”蝴蝶君又是一杯递向岳舟。

岳舟一杯干下,赞一声:“好酒。”

“本就是好酒1南风不竞表情仍然冷傲。

三人一杯接一杯的开始喝酒。

岳舟也是继续讲述:“苦集灭道四境之外,有一异界,其名为四魌界。”

“四魌界界内由上而下共可切分成四个区域,分别代表四个国家,最上层的诗意天城,其次为慈光之塔,再下为杀戮碎岛,最底层为火宅佛狱,而禳命女,便是出身杀戮碎岛。”

“禳命女出身碎岛王脉,乃是碎岛戢武王之妹,是碎岛的长公主。”说到这里的时候,岳舟面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这点变化恰好被南风不竞捕捉到了:“有什么便说出来,不用顾忌。”

岳舟摇摇头:“啧,只是想到接下来要说的,或许你听了不会太高兴。”

“噢?!是吗?说吧。”南风不竞再次催促。

“你们有所不知,杀戮碎岛国民非是胎生,乃是由树所孕育,碎岛女子无孕……”

岳舟说到此处,便被南风不竞打断了:“你要说的便是如此?不孕又如何?我南风不竞岂会在乎?”

蝴蝶君却是竖起了大拇指:“为了爱情连后代都可以不要,有情义。蝴蝶君欣赏你,再喝1

“……”岳舟翻了个白眼一脸无语,你要想这个问题,太早了,先搞定禳命女再考虑吧。

接着,摇摇头,继续道:“你们误会了,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碎岛之人由树孕育,碎岛女子无孕。故而,碎岛之人,重男贱女,女子地位极低,甚至都不允准拥有自己的名字。”

听到此处,南风不竞面色微微有了变化,脸色有些难看。

“不过禳命女乃王树孕育,出生王脉,是碎岛公主,比起一般女子已经好了太多。至少,她能够有自己的名字,湘灵,是她的名,禳命,是其父王所赐之号。”

“湘灵吗?”南风不竞喃喃念道,面色有些温柔。

岳舟继续道:“不过,你可能不知道,禳命女是偷偷离开碎岛。她是杀戮碎岛的大祭司,这样偷偷离开,算是擅离职守。”

“依照杀戮碎岛贱女之习惯,等她回归,恐怕罪责不轻。”

“她不是还有一个做王的兄长吗?”此时,却是蝴蝶君开口询问。

岳舟摇头:“呵呵。杀戮碎岛内部政治状况复杂,王权、军权、神权互相纠缠。戢武王虽是碎岛之王,但也有人在掣肘他,他不能随心所欲。”

“更何况,杀戮碎岛的贵族一脉和神权一脉,对王权一脉一向多有觊觎。”岳舟简单地分析了一下碎岛的情况,当然,他只是小小的歪曲了一点事实。

以戢武王如今的威望,加上贵族一脉有棘岛玄觉在,是翻不起什么风浪来的。

但是岳舟就是要趁现在,给南风不竞心中埋下一颗种子。

恐怕有了如今自己这番话,等到禳命女解封,若要回归杀戮碎岛,南风不竞便是死皮赖脸都会跟过去。

他绝不可能明知道杀戮碎岛万分危险,还放任禳命女孤身一人回归。

反正他也没说假话骗人,只不过是隐藏了一点小细节而已。

果然,岳舟虽然没有挑明,但是南风不竞已经是领悟了他的意思。

南风不竞脸色阴沉:“你的意思是,若湘灵回归,贵族一脉和王权一脉必然以此为突破口,拿湘灵开刀,对湘灵兄长戢武王下手。”

此时南风不竞心中忧虑,倒是忽略了湘灵为什么偷偷离开杀戮碎岛。

岳舟心中松了一口气,他并不准备供出枫岫主人,但是有契约在,是不能撒谎的。

所以他一口气将这些讯息抛出,轰炸南风不竞,让他将关注点放在其他的地方,暂时性的忽略一些问题。

岳舟轻抿一口酒,心中稍安,看来自己成功了。

“你明白就好。”岳舟看着南风不竞道。

南风不竞脸色彻底的沉了下来,随后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如此,双方之争,湘灵必然首当其冲……此事若是真的发生,谁若敢动湘灵,不管他是谁,南风不竞定杀不饶1

“多谢你告知我这些了。不过,你说的寻找破解石封的线索在哪里?”随后,下定决心,南风不竞看向岳舟。

岳舟轻轻一笑:“禳命女进入苦境,是通过她的好友,火宅佛狱公主寒烟翠的阎魔之术越境而来,受到阎魔之术反噬,才会被石封。”

“你要找破解之法,最简单的便是从火宅佛狱入手。”

“如何入手?”南风不竞追问。

“佛狱三公之一的凯旋侯,如今化名拂樱斋主,隐居在苦境一处名为拂樱斋的所在。他乃是佛狱高层,必然有办法解开阎魔之术的反噬。”

“不过,此人阴险狡诈,在佛狱以智谋出众。你找上门去,断然不能听信他的任何花言巧语,唯有以力逼服他。”

没错,岳舟并不打算把枫岫主人给供出来,而是准备将祸水引到凯旋侯那边去。

枫岫主人和天下封刀太接近了,离自己也太近了,自家便宜老爹多年来一直和他斗智斗勇。

南风不竞直接把火烧到枫岫的身上,到时候必然引起刀无极的注意,以自己先前露出的异状,说不定最后会暴露自己。

这是岳舟不能容忍的,他不能冒这个险。

所以,他将祸水引到了凯旋侯的身上。

顺便,还给凯旋侯上了一个眼药。

南风上门,以凯旋侯的心计,必然祸水东引,利用南风不竞去试探枫岫主人。

有了他这句话,就算凯旋侯想要转移目标,用南风不竞来试探枫岫主人,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枫岫啊!我也算是对得起你了,保佑我一下,千万别把火烧到我身上来。岳舟在心中默默道。

随后继续:“不过,凯旋侯乃佛狱三公之一,你之能为,或蝎是想要以力服他,恐怕不够。”

此时,却是小蝴蝶开口了:“南风不竞,要是不够力,可以来阴川蝴蝶谷找我,看在你有情有义,蝴蝶君给你八折。”

“哼1南风不竞冷哼一声,没有答话。

“便是如此了,我已经将线索告诉你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我自然明白。”南风不竞点头。

到此时,契约仍没有反应,岳舟心中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商店所出的契约,虽然不能违反,但是也有漏洞可钻。

岳舟在契约上所写的,只是要将线索告知南风不竞。

但是,却并没有说,一定要将全部的线索说出,这便是漏洞。

反正他说的话句句都是实话,只不过是隐瞒了一点东西而已。

南风不竞虽然聪明,天赋才情极高,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还是经验不够。

抡起这种文字游戏,地球现代出身的岳舟,比起他要强了太多了。

玩文字游戏钻了契约的漏洞,岳舟还是有点良心不安。

不过,仔细一想,现在要是让南风不竞找上枫岫,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要是让枫岫来替禳命女解开石封,有枫岫在,南风真是一点机会也没有。

以他的性格,说不定还要和枫岫主人生死一决。

如此一来,无论胜败,都只是距离禳命女更加遥远。

倒不如像如今这样,若是真的是从凯旋侯之处得到解开石封之法,禳命女找不到枫岫主人。

死缠烂打之下,南风不竞总还是有那么一点机会的。

至于凯旋侯会不会借这个感情问题见缝插针,岳舟完全不担心。

毕竟,寒烟翠知道湘灵喜欢楔子,所以追到苦境来,但这件事情发生之时,凯旋侯应该早就已经进入苦境。

就算没有,他也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情,毕竟,寒烟翠难道会将她和禳命女之间的秘密说出去?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这个闷亏,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凯旋侯是吃定了。

想到这里,岳舟觉得好多了,这样一来,自己也不算是坑了南风不竞,良心又可以活蹦乱跳。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从苦境开始当主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