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科幻小说

从苦境开始当主神

第三十四章 风起

[更新时间]2018年06月13日 14:59 [字数] 5037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当夜,失血过多有些虚弱的令狐冲仍然是支撑着,找了个地方将田伯光下葬。

岳舟没有拦他,好歹刚刚交手田伯光对令狐冲手下留情了,自己虽然不可能为此就放了田伯光,但是让令狐冲为他收尸还是可以的。

将田伯光下葬之后,令狐冲这才转而看向岳舟这为他心目中驻颜有术的前辈,又看看扶着自己的小师妹,心头疑惑吐出:“小师妹,这位前辈是?你又怎么和这位前辈在一起?没和师父在一起吗?”

令狐冲是最早离开华山的,并不知道后面岳不群的安排,他又是一路游山玩水,现在还没赶到衡阳城,见到劳德诺和岳不群等人,自然不知道岳灵珊是被岳舟抓走的事情。

岳灵珊脸色颇有些为难,看了看岳舟,又看了看大师兄,似乎不知如何开口。

此时岳舟倒是直言不讳:“这小丫头是我的俘虏。”

“俘虏?前辈说笑了。”令狐冲摇摇头,却是不信岳舟说的,哪家的俘虏会是这个样子的?

眼见令狐冲不信,岳灵珊松了一口气,也没有解释的心思,毕竟岳舟的武功她清楚,要是大师兄现在知道了真相,肯定会爆发冲突的。

大师兄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现在大师兄当成是说笑,那是最好了,反正这人也没把自己怎么样,岳灵珊心头一松。

岳舟显然也懒得解释,有时候,人说真话,旁人反而不信。

“不知前辈高姓大名,多谢前辈刚才指点,只是有一事令狐冲不解,还请前辈解惑。”此时,令狐冲看着岳舟说道。

岳舟点点头:“别叫我前辈了,我看着也没那么老,我叫岳舟,你叫岳兄就行。”令狐冲一口一个前辈听得他很是别扭,明明他的年级还没令狐冲大。

令狐冲一愣,随后哈哈一笑,他本来就是个不羁的性子,也不在意:“那就岳兄吧,不知岳兄能否为我解惑?刚才你明明是已经对田伯光起了杀心,有意出手,只是为什么不直接出手,反而要用这种方式来指点我?还不惜传了我那么高明的一套刀法。”

岳舟微微一笑,这令狐冲有时候虽然糊涂,但是人还不傻,点点头,道:“那是因为,我想看看你是不是可造之材。”

“可造之材?岳兄的意思是?”令狐冲有些疑惑。

“既然你能领悟浪子三唱,就说明你和这套刀法颇有缘法,我有意选你作为此刀传人。”岳舟看着令狐冲。

令狐冲顿时瞪大了眼睛:“岳兄不可胡说,我令狐冲是华山弟子,绝不会背叛师门的1

“无需你背叛师门,刀剑双修也可,日后若是融会贯通,我连你的名号都想好了,便叫‘刀狂剑痴’如何?”岳舟脸带笑意,却是恶趣味发作。

“刀狂剑痴?这名号不错碍…等等!我华山剑法博大精深,令狐冲一生都练之不尽,哪还有余力分心?多谢岳兄美意了。”令狐冲义正言辞的拒绝。

“别急着拒绝,你先收下刀谱,练不练,日后由你自己决定。”此时,岳舟却是不容他拒绝,直接取出书籍,以黑为底,赤红朱砂为墨,杀气腾腾两个大字:《神刀》!

令狐冲一看,只感觉一股滔天的凶气似乎化为赤红浪潮,朝他汹涌而来,这两字之中蕴含着书写者的刀意精神。

这刀意,凶而不恶,烈而不狂,看似满含为杀气的魔刀,实则是再堂正不过的神刀。

令狐冲摇摇脑袋,清醒过来,不再看这秘籍,看向岳舟。

“相信我,青龙现世,将席卷天下。无论是你们五岳剑派,还是日月神教,都避不了这场风波。”

“这门刀法可以助你,你现在不想练没事,先收下,总有一天,你会愿意的。”岳舟直接将《神刀》塞进了令狐冲的手中。

“这……”令狐冲仍是一脸迟疑,不愿接受。

岳舟一笑:“你忘了你欠我一个人情吗?我也不强要你练,只要你将它带在身上,不可传与他人。”

这下子,令狐冲是真没法儿拒绝了,岳舟连刚才的恩情都用上了,他不收也得收。

只是,他仍有迟疑:“岳兄所言青龙是何物?”

“青龙吗?所谓天青如水,飞龙在天,说的便是‘青龙会’,现在你们或许还不知道它的可怕之处,但是很快,你们就会见识到。”岳舟却是故作神秘,不欲多说。

此时,岳舟看了岳灵珊一眼:“小丫头,既然遇到你大师兄了,那你就跟着他一起走吧。”

“啊!你愿意放我走?1岳灵珊顿时吃了一惊。

岳舟不再多言,他抓岳灵珊只是想要试试能不能将岳不群给引出来,若是成功,他便可以直接掌握五岳之一,吞噬江湖的速度会更快。

不过岳不群也不知道真的是没有来,将计划完全交给了岳灵珊和劳德诺,还是他真是铁石心肠,明摆着岳灵珊被抓,他也不肯现身暴露自己。

不过,都无所谓了,现在都到了衡阳了,岳不群必然在此,继续扣着岳灵珊也没意义。

……

次日,华山派众人所居客栈大堂之中。

岳不群似乎不在,一众华山弟子正围在一起,似乎是在讨论着什么。

令狐冲和岳灵珊两人一路打听,终于是来到客栈,一踏进门,便看见众多师弟在此。

“师弟们,我和小师妹来了1进门,令狐冲招呼一声。

一众华山弟子哪来还坐得住,纷纷围了过来。

“大师兄?你怎么和小师妹在一起?不是说小师妹被人抓走了吗?”一阵纷杂之中,却是二弟子劳德诺开口了。

他是亲眼看着岳灵珊被抓走的,所以他是最疑惑的。

令狐冲顿时一愣:“二师弟,你在说什么啊?!那不就是岳兄和小师妹开的一个玩笑吗?”

“这……怎么会?1劳德诺有点懵,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岳灵珊也是点头:“对啊,二师兄,你别瞎担心了,就是个小小的玩笑而已。”

一阵喧闹之间,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一大早你们这这里吵闹些什么?成何体统?华山派的门风要不要了?为师在楼上练气都被你们吵醒了。哼1一声冷哼。

众弟子转头看去,却见不知什么时候,岳不群已经站在后面,正皱着眉头看他们,视线在众多弟子身上扫动。

当他的目光看到自己的女儿岳灵珊之时,却是微微一怔,随后面露喜色:“珊儿。”

岳灵珊乳燕投林一般的到了岳不群的身边,一脸笑容:“爹,我回来了。”

岳不群一脸笑容点点头,随后看向令狐冲,然后开口:“珊儿,冲儿,你们是一起回来的?”

两人点头,岳不群转身上楼:“你们两个跟我过来。”

三人上楼,一间客房之中,岳不群坐着,岳灵珊和令狐冲站着。

“说说吧,珊儿,到底怎么回事?还有,你怎么和冲儿在一起?”岳不群看着他们两人说道。

岳灵珊点点头,将一路所见所闻都说了一遍,听到最后,岳不群仍是面色如常,点点头:“我明白了,原来如此,看来这只是那位岳先生跟我开的一个小玩笑而已,既然没事那就好。”

此时令狐冲也是笑道:“岳兄的确不是个坏人,看来这也就是个玩笑而已了。”令狐冲这人便是如此,只要有所交情,他必然什么都往好的方面想,所以说他是个糊涂蛋。

“冲儿,刚才珊儿说那位岳先生传了你一门刀法。”岳不群看向令狐冲。

“是,师父,徒儿原本是不想要的,可是岳兄实在坚持,又说什么青龙会,更是拿之前指点我的事情来说事,我实在没办法推却。”令狐冲脸色显得颇有些苦恼。

“无妨,只要不破门叛出,修炼一些其他的武学,为师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岳不群点点头,一脸浑不在意,只是从他的眼神深处,却可以看出来,他的内心不像表面那般的毫无波澜。

“不过,这青龙会,为师在这江湖之中,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却从未听说过,那位岳先生便没有多说什么吗?”岳不群再问道。

令狐冲摇头:“没有了,他只说我们很快就可以见到它的可怕之处。我看那位岳兄不像是喜欢胡言乱语之辈,师父……”

岳不群点点头:“好了,这件事情我自有想法,你们下去准备一下吧,再过一阵,便是你们刘师伯的金盆洗手大典了,可不能误了时辰。”

令狐冲转身要走,便在此时,岳不群却是突然想起一事,再次开口:“冲儿,等一下。”

“师父,还有事吗?”令狐冲停住脚步转身道。

岳不群皱眉看了他一眼:“冲儿,你忘了为师平日里是如何教导你的吗?”

“啊!师父的教诲,徒儿不敢或忘1从小到大,令狐冲在华山闯的祸太多了,自家师父的语气一变,他自然就知道,自己肯定又有什么事情惹得自己师傅不高兴了。

岳不群哼了一声:“你还敢说?刚才珊儿说,那位岳先生指点你败了田伯光之后,你竟然要放了田伯光?你还记得吗?”

“呃……”令狐冲语噎。

“为师平日里教导你们,身为侠义道,一定要以除暴安良,斩除妖邪为己任,你看看你想什么?田伯光这样的大恶人,你竟然想放他一条生路?”

“哼!若非那位岳先生看得清楚是非,那田伯光是不是就要被你这不明是非的糊涂虫给放了?”岳不群此时怒气冲冲,对着令狐冲呵斥道。

岳灵珊连忙抱住自家老爹的胳膊,为令狐冲求情:“爹,那田伯光不是都死了吗?你就别追究了嘛1

令狐冲也是连连认错:“是啊,师父,我知道错了。”

岳不群一拍桌子:“以往的小错小过都无伤大雅,你这次却是大是大非分不清楚。这次我必须要狠狠罚你,等会到华山,你给我上思过崖去面壁半年,不许下来1

听见自己师傅的语气,就知道,他是铁了心了,令狐冲垂头丧气。

接着,岳不群背对二人,吩咐道:“好了,下去,好好准备。”

……

令狐冲和岳灵珊离开之后,岳不群的眼中闪过一抹阴霾。

玩笑?哼!这摆明了就是冲着他岳某人来的。

当日,他本人便在附近,看着一切发生,只是为了不暴露自己,所以他选择了继续隐藏下去。

结果见识到了岳舟抓走岳灵珊之时的速度,太快了,快得让他心中忌惮,更是不敢现身。

恐怕也只有自家大弟子这个大糊涂才会真觉得只是个玩笑而已。

不过,看来自己那时候不曾现身果然是对的,田伯光是何等的人物?虽然的确是令人不齿,但是他的武功可是没话说的。

自己的武功若是全力施展,自然能胜得过田伯光,但是那个岳舟,竟然只是指点了冲儿一招,便让冲儿将田伯光斩于剑下。

那岳舟传给冲儿的刀法,该是何等的高明!岳不群心中谋划着。

有这般刀法在冲儿身上,自己何必要舍近求远去谋求那林家辟邪剑法的秘密?

仅仅一招便可让冲儿败了田伯光的刀法,若是自己能够练成,光大华山便在眼前。

不过,冲儿却是答应了那岳舟不传他人。

哼!冲儿不传,我便自己去龋

等到冲儿上了思过崖,我自然有机会。

岳不群心中暗暗谋划。

不过,现在还是先去参加金盆洗手大典吧,听说这次嵩山没人来。

左冷禅不知道在谋划什么?

岳不群脑中思考,已然推开房门下楼。

……

黑木崖上,日月神教大本营。

庄严肃穆却又颇为暗沉的教主大厅之中,今日,迎来一位意外的访客。

一身身上绣着“福威”二字的镖师,手中捧着一个锦盒,小心翼翼的进了大厅。

一位风华绝代的红衣女子坐在上方大位之上,冷眼俯视。

“将东西送上来。”东方教主轻轻开口,旁边的侍女自然过去,接过锦盒。

锦盒送上,东方教主轻抚锦盒。

此时的她,身上气息比起先前,更显沉敛,已不如之前那般气焰张扬,这代表她的修为已经确实的更进一步,真正抵达三星境界。

打开锦盒,一卷书册静卧其中。

封面白底蓝字,“太白”二字似有一种快而无痕的剑意蕴含其中。

“太白?”东方教主轻轻呢喃,翻开首页。

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剑意弥漫!

“这是他要送来给我的吗?”合上书页,东方教主看向下方的镖师。

“是!是岳先生托我们镖局送来的。”镖师有点战战兢兢的意思,一口大气都不敢出。

“嗯。”教主轻轻点头:“都下去吧,赏。”

大殿之内,众人皆退,唯余一人一书。

“唉!你不明白吗?我要的不是剑……”幽深暗沉的大殿之中,一声叹息。

……

殿內的人,正在幽幽而叹,叹的是孤独,是寂寞。

她并不知道,在这大殿之外,在那山下的江湖之中。

已是风起。

Copyright© 2012-2013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扒书网_热门小说,最新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章 从苦境开始当主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