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美人谋律 >第六章你真爱钱

第六章你真爱钱 (1/2)

小说名称《美人谋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时间:2013-04-02 17:51  字数:3588

“你说什么?”韩无畏冷笑,“无论如何,我倒真佩服你的胆气,这时候还没吓得屁滚尿流的。只可惜,我不能纵容你胡作非为。你顶谁的名号行骗不好,非得顶皇上的!”

说着,伸手连点骗子身上的几处大穴,令他除了嘴巴、脸上的肌肉、眼珠子还能动,其他都部位僵住,就像一根人棍儿那样,笔直的站着。接着,迅速把春荼蘼拉到身后,剑指骗子的两名贴身之人。

几个动作,兔起鹘落,迅捷又准确。春荼蘼只觉得眼前衣袂飘飘,剑风微凉。接着,传来两种极煞风景的惨叫。怎么回事?不是应该刀剑相交,连战数个回合,让她这个现代人好好欣赏一下古代的武学之美吗?

叫什么?谁叫?干吗叫得像杀猪一样!

定晴细看,那位冯公公整个人侧躺在地个,身子蜷缩成一团,护着头不断叫救命,声音尖利急促,就像被惊吓的母……鸡?!再看那个高大魁梧的,正声若宏钟讨饶,动作笨拙如熊的左支右绌地推挡着,看样子都急哭了。最后,为了躲避韩无畏挺普通的一招,居然不小心自己撞在墙上,当场晕了,哪有半点风范?

诶?!这两个不应该是武功奇高的保镖吗?一个是大内高手,一个是绝顶侍卫?

不不,是她和韩无畏太想当然了,进入思维误区。

既然这位皇上是冒牌的,他身边的人当然也是骗子啊。而骗子,怎么可能有武功?若真是高手。直接打家劫舍多方便?不过他们胆子真大,菜成这样,就敢做出这翻天的事。可也难怪了,毕竟。谁敢和“皇上”身边的人动手?

一边,冒牌皇帝看不过眼了,劝道。“诶诶,不要打他们吧?他们够不成威胁的。冯公公是个小娘子扮的,那个大汉……脑子有点问题。”

喷!如果可以喷血的话,一定要喷满墙。自从穿越到如今,眼前的冒牌皇帝不断挑战着春荼蘼的理解极限。这人,不会也是穿的吧?毕竟,在古代找到这种极品不容易。

韩无畏很泄气。

他布置了外防、偷袭的人手、自己也全神戒备。还设计了无数抓捕罪犯的方案,还以为得痛快淋漓地大战一场,哪想到却有杀鸡用牛刀、有劲使不出的感觉。

春荼蘼递了个眼神,意思是:我们一直发愁怎么让这冒牌货露出膝盖,但结果我却不小心扒掉他的裤子。当真相那么轻易地呈现于眼前时。是多么突然、无力,而且难以置信啊。你懂的,是吧?

韩无畏闭了闭眼睛,顺手把那两人也点倒。

终于,整个世界清静了。

然后他再度顺手,重新把长剑搭在冒牌货的脖子上。其实骗子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他之所以这样做,纯粹因为看对方不顺眼。

“说!”他低喝。

“说什么?”冒牌货愕然,就好像眼前发生的事都与他无关。他不是主角,只是旁观者。

韩无畏一怔,经过刚才这么闹,他还真有点忘记了。

“你为什么要冒充皇上这么大胆?”好心的春荼蘼提醒道。

“哦,这个呀。”冒牌货的唇角露出些讽刺中带着得意的笑容,“这个你们就不懂了。撒谎这种东西,要么别做,要撒就要撒大谎,越是天一样大的谎,就越是戳不破。你没看到吗?整个洛阳的权贵都被我蒙蔽了。”他笑眯眯的,好像被逮到的人不是他,“我的倒霉,在于遇到了个不信邪,只信自己的春荼蘼。是她先怀疑我的对吗?”

“你怎么知道?”这下,连春荼蘼都好奇了。

“小姑娘,人的情绪都在双目之中。你虽然聪明,城府却不够。普通人倒罢了,可若遇到行事老辣,眼睛奇毒的人,你的心思就像写在脸上似的。”那骗子笑笑,头微微侧着,显然怕被剑锋伤到,“我只是没想到你找来的这么快,还加上一个贤王世子。”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春荼蘼下意识的接口道。嗯,以后要修炼城府。如果总能被人看透,她以后还混个屁啊。她的目标,可是要做大唐第一状师。

“没错,这话说得真好。你这个女子,经常有惊人之语啊。”骗子赞赏的叹息着,“但你要知道,坐在皇上这个位置,就算再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平民或者普通官吏见之,即使不是诚惶诚恐,也会由尊敬而生惧怕。可你,却是疑惑和不信任,这不是很说明问题?之前,咱们在洛河边谈天说地之时,我还感觉你对我是极有好感的……哎哟,小韩,麻烦你手稳一点。”

他提到洛河边的相遇,身子纹丝不动的韩无畏抖了抖,锋锐无比的剑刃就割破了那骗子的一点皮肤。有隐约的血丝,微微渗了出来。

活该啊!春荼蘼唇角上翘,对这人没有丝毫同情。还有点遗憾怎么没再狠点?只要不是直接杀了他,疼得他呲牙咧嘴、血染前襟的才好,怎么只划破儿一点油皮儿?

不是春荼蘼残忍,而是这骗子太气人了。也许因为他自己也不在意,好像玩捉迷惑被发现了,顶多输一局就是,完全没意识到冒充皇上,《大唐律》上虽然没有明确的罪名认定和惩罚条款,但以类罪推论,绝对是砍头的罪过。

他那样美形,就算被揭穿也那样坦然,被宽大的雪白衣衫衬得,有如谪仙之人。可正是那种有恃无恐、甚至奸计得逞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很欠抽,让他吃点苦头是必须的。

春荼蘼现在就想骂一句:他令堂的,到底是谁被谁抓到,谁才是大反派啊!

而且,他为什么兴高采烈的?难道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