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美人谋律 >第四十二章别惹我(中)

第四十二章别惹我(中) (1/2)

小说名称《美人谋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时间:2013-05-01 23:09  字数:2948

“你还敢提白家?”白敬远一拍案,“白家是靠本事能耐棵起来的,不是靠名声美人谋律!你们谁有那个本事,让皇上对白家另眼相看?你们有谁熟知唐律,倒背如流,那可是国之基石!你们有谁能有她的至孝,不惜名节,上堂为父申冤?你们谁能这样聪明,屡破迷案?她是个女孩儿家不假,可你别忘了,白家前两代,女眷的功劳如泼天之大!”

白毓秀垂下头,不回话美人谋律。

曾祖那代,白家出过女将军,女扮男装,征战沙场,虽是前朝的事,却为白家立下了汗马功劳。祖父那代人中,出了位皇后,是当今的亲母。可那个春荼蘼算什么,连姓也不肯敢,只动嘴皮子的人,还能做什么大事?难道……

“祖父,贤王世子与她·……我是说六妹妹”他突然想起一种可能,皱紧了眉,“您不是说过,圣上强势,而白家风头太劲,保持如此就好,不应该再进富贵,徒惹猜忌吗?”不敢说的是:正因为如此,才让大伯尚公主,远离朝政,致使大伯那样的文武全才,抑郁而终。

白敬远点点头。

长孙能想到这一点,也不算太废物。毓秀大约只是年少气盛,所以受不了在他心中的宠爱地位,被那丫头取代,这才做下愚蠢的事。说到底,府里没人看得上那丫头啊。正因为所有人都是一个意思,毓秀才会鲁莽行事吧。

这孩子在学习代表白家出头,可是远没学会代白家看清形势,取舍优劣。更重要的是,他分不清楚里外,看来以后要好好教育才是。

“你如何知道?”白敬远抚须问。

“祖父,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白毓秀有些愤愤,因为他很高看的两个人,都卷入和春荼蘼的绯闻之中,“京城双骏之前就与她见过·后来在冒充圣上案中,也一直与她有来往。宫中虽然没传出什么闲话,但康正源和韩无畏都去官驿找过她几回,而且还都是在不方便见客的晚上。”

“你打听得挺仔细。”白敬远眯眯眼。

“京城的权贵子弟·谁不知道?罗语琴和罗语兰姐妹还亲口对四姑、五姑说过,说说那春……六妹妹,一个人钩着两个呢。”

“混帐!”白敬远登时大怒,把茶盏扫到地上。

他很少这样突然发火,吓得白毓秀连忙跪在地上,下面的话就不敢说。

白敬远气得站起来,在书房中来回走了好几趟才略消了点火。他没有意识到·血永远浓于水,尽管他接回春荼蘼是为了利益,为了女儿的一点念想,但听到别人背后这样说外孙女,还是觉得心如火烧。

他的嫡女,掌上明珠,蔓君惟一的女儿,怎么可以被人这样糟蹋!

“真是混帐!”他又骂了句·“看来,我得让罗立管管他那对双生庶女了。荼蘼行事,嚣张尖锐是很有些·却光明正大,怎么能被说得如此不堪!你!”他指指白毓秀,“听到这话就得给我一巴掌打过去!打不得女人,难道罗家没有儿孙在长安?你有本事陷害堂妹,就没本事去给白家换脸?从小,我教你软胳膊软腿了吗?身为未来家主,你得护着气,一口白家的气,在家里有才什么矛盾都不要紧,一笔写不出两个白字。对外·却不能容人泼污水!去,回去告诉你娘,往后不许咱们白家的女孩儿再与罗家来往!”

“遵祖父命。”白毓秀不敢起身,低头道,心中却震惊。

祖母早逝,欧阳夫人只是妾室·之前的公主大伯娘又是不管事的,所以白府的当家主母是他的亲娘葛氏。至于罗家祖父曾经说过,罗家也是有大功,但行事谨慎的家族。对这样的聪明者,不要交恶。而很多情况下,男人不便交往的,往往就是通过女眷来表达友好。

但现在,祖父不惜为了那个野丫头和罗家翻脸吗?罗氏双姝虽然庶出,人也不太聪明,但长得美,在长安权贵子弟中很有人脉的。

“你回去吧,把我刚才和你说的话好好想想。”半晌,白敬远疲惫的声音响起,又轻蔑的冷哼了一声,“罗家那两个丫头,是自己肖想长安双骏,可也不瞧瞧自己的身份能耐。你连这个小心思也看不出来,人云亦云,太让我失望了。”

白毓秀本来已经站起,听这话说得重,复又跪下,“孙儿不孝。

“从今天开始,你给我老实点。”白敬远踱到白毓秀的面前,“你们这些勋贵子弟,最大的毛病是眼高于顶,不明白英雄莫问出处。想当今圣上,祖上是给突厥人养马的,如今不也龙行大唐?你看不起荼蘼之行事,但你懂不懂,皇上一句话,贱业变贵业,这世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

“是。”

“你要真懂了才好,不是在这里跟我敷衍。”白敬远有点恨铁不成钢,“在白家,别人可以和荼蘼互斗,唯你不能。你是未来家主,你知道家主是做什么吗?不是逞威风,不是权利,而是责任,很重的责任。你得给白家选择方向,你得给白家善后。所以,任何事,你都不能先表态,要认真观察,然后当机立断。你懂吗?”

“孙儿不懂。”白毓秀倒老实,“但孙儿可以回去认真想想,慢慢会明白其中道理。只是若四姑五姑他们为难春六妹妹,我当如何?”

“看着。”白敬远道,“只要不阄大就不要管,我也在看,想知道那丫头如何自处。”

“是。”白毓秀闷声闷气的,也不知今晚这些话听进去多少。

白敬远暗暗叹气,负手走出书房。

第二天便是小年,晚上一家子要吃小年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