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美人谋律 >第九十一章严肃点行不?

第九十一章严肃点行不? (1/2)

小说名称《美人谋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时间:2013-06-15 08:09  字数:3492

回到凉亭时,杜含玉已经得了信儿,说春荼蘼失踪。正焦′,失踪者就回来了,杜含玉就有些责备的问去哪里了,叫她一通好找。

春荼蘼琢磨着这事瞒不住,杜老头会把事情告诉他自己的孙女,倒不如由她坦承。那些瞎话是现成的,说出来由着杜含玉翻来覆去地问她。法庭上交叉质证她都是高手,这种程度的问话,对她来讲是小菜一碟。对方明明知道有破绽,却也问不出什么。

一场探病,最后不欢而散,高兴的就只有春荼蘼而已,因为她找到了自己的答案。

回到家,照例是忙碌起来,为上公堂做各种准备,小凤、大萌和一刀,包括春大山在内被她支得团团转,按照她的指示,进行秘密调查,然后各信息都汇总到她这儿,再由她分析和整理,最后清楚的罗列下来,做为呈堂证供。

律师,古代的状师,其实像考古学家一样,不屈不挠的从最微不足道的细节处,获得全部事实。包括有关的和无关的。因为有时候看似的无关的事实,可能会令有关的事实浮上水面。

而法庭的辩护技巧也不外乎:充分掌握对自己有利的证据。改善劣势证据。对己方不利的,不能一味否认,否则会陷入被动。了解对方的劣势,适时穷追猛打,给予致命打击。

本案中,想借机扳倒杜府是不太可能的。杜家树大根深,难动摇其根本。但,要大大的丢一回杜家的脸。这样,外祖父会高兴,皇上会满意,而有这两尊大神在背后竖着,虽然不能出手帮她,她却可无所顾忌,安全方面也不成问题。

皇上拿她当刀使就是要杀杀各大家族的威风,别以为可以凌驾律法之上。那么,她就当一把合格的刀。而外祖父让她披荆斩棘,为白家撑起一片天她就舞动起来。她很想得开,有利用价值是好事,前提是不违背她自己的意愿、不涉及她的底限。

至于真正动手杀人者,她必叫其付出生命的代价。在现代,死刑是否废除,一直是法学界争论的焦点。但做为传统的中国人,她只奉行一句话: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按中国传统的吉凶理论,每月的初五、十三、二十四,诸事不宜,做什么都不太吉利。可是大兴县衙放告,于庆平十七年四月十三这天,颇有点轰动的枯井红绣鞋案终于要开审了。

案子本身被传得灵异异常,妖魔鬼怪都被拎出来溜了一圈。而被告,是佛法昌盛大唐的两个和尚状师,是白相年前认下的六孙女,连皇上都夸奖过大唐第一女状师据说还是个娇滴滴,年方十六、七的小美人。这事若放在现代,绝对具备上娱乐和法律、以及皇家新闻版头条的资格了,所以像真假皇帝案一样,为免得县衙挤太多人,看审的百姓名额被限制,甚至需要门票进入。又因为此类门票,衙门不收银子,于是好多百姓通宵排队。一时之间,大兴县衙的各差役、杂工都成了红人四处有人求。没办法,一票难求。

而最终拿不到票的,都跑去茶馆了,因为总有第一手消息从大堂传出来,整得跟现场直播似的,虽然有点不太同步算是略有延迟吧。为此,春荼蘼好好享受了把超级明星的待遇。

上公堂的衣服,自从家境富余了之后,春荼蘼特意准备了好几身,风格和现代的职业装相同,追求式样简洁大方,但衣料高档,裁剪优雅精致。又因为她是女子,却穿男装,为显得体型不太纤细,全选的是有膨胀感的浅色系。今天是天青色窄袖斜襟袍子,黑色小靴,蓝色腰带上挂着雕竹玉佩。因为场合正式,戴着黑色小纱冠,扁方形,弃了幞头不用。

“小姐,老爷也来了,就坐在旁听席。”春荼蘼在公堂侧面的隔间做准备时,小凤往外张望,头也不回的跟春荼蘼汇报,“可惜位置不太好,正是最角落的地儿。”

旁听席,是上回真假皇帝案后新兴的词汇,是指两班衙役身后各加放两排椅子,毕竟权贵们或者清流们要来看审,不好与平民挤在一处。这个时代虽然开放自由,但等级观念还是很重的。春大山本还不够资格坐在那儿,但谁让他是今天状师的“养父呢”,所以勉强得一席。

“哎呀小姐料事如神。”小凤又惊叹,“老奉国公也来了。他的位置好,占着头排头座。”

“看乐舞呢?还头排头座!不过他摊上的可是大事,若不亲眼看看我有多能耐,怎么能放心?”春荼蘼哼道,“表面儿上,还落个爱护晚辈的好名声。这些所谓权贵做事,一举都要好多得,哪像咱们这么简单。”

“外面真的好多人。”过儿也跑过去看,虽然有点习惯这情景了,却还是不放心,“我就说准备点水果点心吧,不然小姐饿了要吃什么?这里的茶水也不好,茶粗得很。”

真是档次上去了,就下不来啊。春荼蘼垮下肩。从前在范阳,家里日子算不得穷苦,但也精打细算的,过儿何时这么挑剔过?

“不用,告诉你吧,今天这一堂眨眼就过。”春荼蘼挥挥手,“人多,不一定就审理的时间长。这个案子决胜在第三堂,前面是试探,中间是激战,结果需要耐心。”

听她这么说,过儿就再不多嘴。因为,她是真心信任自家小姐的,就算春荼蘼说鸡蛋是长在树上的,她也会说,对,前天我还借梯子摘了两个。

只是她犹豫了下,有点不开心地道,“可惜白相没来。从前,小姐上公堂,老太爷总是要亲自去看的。”虽然入了白府,春荼蘼真正的身世也没和两个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