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美人谋律 >第一百二十一章又被绑架

第一百二十一章又被绑架 (1/2)

小说名称《美人谋律》 作者: 柳暗花溟  更新时间:2013-10-17 01:06  字数:3315

自从重生以来,春荼蘼过了一个最热闹的年。

有祖父、爹娘、老周叔,两个丫鬟,还有白世遗和郭姨娘。虽然人数比在安国公府中少很多,但都是相亲相*的,自然感觉不一样。

可惜,相聚时难别亦难,年后开了春,春荼蘼就要回长安了。开始收拾东西的时候,白蔓君就经常红眼睛。自从生下女儿,她和春大山被迫分别很多年,身在小道观,却日日相思。现在有了儿子,对女儿的*意却更加深厚了。不过她也知道西域不是久居之地,家中老父也需要有人尽孝,只能强行割舍。

其实春青阳和春大山也是舍不得春荼蘼,好在有春小山这个小肉包子在,好歹精神上有所寄托。但春小包子有一次偷偷摸摸钻到白蔓君为春荼蘼打包的行李里,闹得全家人乍毛。找到他的那一瞬间,白蔓君又开始掉眼泪,“我们小山也舍不得姐姐呢。”

“节……节……”春小山在一边点着头叫。

好半天,众人才回过味来,嘴笨的春小山,说话这么晚的春小山,终于会叫姐姐了。喜得春荼蘼抱着春小山一通狂亲,涂了宝宝一脸的口水。

离开龟兹城的前一天,春荼蘼再度去逛街,打算买点纪念品,好回去打发府里的人。给白敬远的好东西,那是早就备好的。对长安安国公府中的众人,也只有白敬远才是她真正放在心上的,其他人就是个礼节,大面儿上过得去就得了。

因为昨天订好了位。中午一行人就在上回的食肆吃了饭,还带了些特色的风干牛肉。上了马车回家的时候,大约是被马车摇晃的,又大约是因为吃得饱。她很快就困倦了。小凤和过儿也是一样。迷迷糊糊之际,她无意间看到车厢内不知何时挂了一个香包。绝对中土的式样和刺绣,确切的说是长安风格,有一丝极淡的幽香从香包中散发出来。若非意识模糊,她的嗅觉可能还不这么清晰。

可是,她从来不*挂香包,特别还是在车厢这种空气流通不畅的地方。

本能中,她感觉到了阴谋和危险,拼尽了力气才抓到那个香包,却终究抵不过睡意,整个人都栽倒在对面小凤和过儿的身上。只下意识的,把香包紧紧抓在手心里。

再度睡开眼睛时。发现是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她没有贸然起身。因为感觉全身上下都沉沉的。血管里流动的也不是温热的血液,而是沉重是的铅水。重新闭上眼睛,再睁开。看到半球形穹顶……是帐篷。她现在睡在一个帐篷中,一个不是很华丽。但也很不错的帐篷中。

情况不对。

如果她没有记错,在她丧失意识前,是在马车里的。而大都护府内,根本不会有帐篷。从周围的环境和自身的状况看,她确定肯定以及一定是被人掳走了,并且时间不短,因为她饿得前胸贴后背,嘴唇疼痛,大概是干裂出血了。

“春六,你不会想到会有今天吧?”旁边,有个女声响起。就算她没有大的动作,也被人发现苏醒了。而她也不必回头,就听出说话者是谁:杜含玉。

“我的丫头和侍卫呢?”略沉了沉气,春荼蘼平静的问。

她与杜含玉是死仇,在这种情况下相见,必是杜含玉精心设计的结果,多说无异,不如问点实际的。一来,无关紧要的问题,容易令对方放松警惕。二来只要说得上话,就能露出蛛丝马迹。三来,杜含玉这算是第一回赢她,心中必是得意,她偏偏不闻不问,憋也憋死丫的。

最重要的一点,她不能急,要始终保持头脑清醒。

“没用的人,就没必要活着。”杜含玉冷声道。

“你以为我会哭,或者愤怒?”春荼蘼仍然直直躺着,望着帐顶。

“原来你是个冷心冷肠的贱人。”

春荼蘼忽的一笑,“我只是知道你会怎么做罢了。”

“别以为自己很聪明。”

“我是副都护大人的女儿,相当于安西四镇的活公主。”杜含玉冷笑,“你绑架了我,我父亲必倾尽兵力来追。也就是说,你必需马不停蹄的要逃走才行。你这样能算计的人,怎么会随便弃掉可用的棋子?我的两个丫鬟,你东扔一个,西扔一个,为追兵布下疑阵。再让她们迷迷糊糊中听到一点错误的信息,给予我父亲的人错误的引导,你就能争取更多的时间逃离。”

“乡下来的贱人、野种,还好意思自封公主?”杜含玉的声音里满是恨意与不甘。

“我没猜错吧?”春荼蘼倒是很平静,“你这个人,行事永远不够磊落,总要显示你的那点子小聪明,算计来算计去。就算是要她们死,也不会给她们一个痛快。”

“说得很对啊。”杜含玉幸灾乐祸,“天气这么寒冷,她们命再大,能保证不冻死?再不然还有野狼出没,鲜活的血肉,简直是上天的恩赐。”

“打个赌?她们一定会捱到我父亲的兵士们来救。”

“你就自我安慰吧。”杜含玉得意的笑起来。

春荼蘼不回话,帐篷中就寂静下来,只听到外面风的呼啸。

她身上非常不舒服,却并不疼痛,只无力得连呼吸也懒得进行。于是她干脆闭上眼睛,想着再晕睡过去也好。

杜含玉见她如此,立即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火。她本来跪坐在一边的毡毯上,打扮得光鲜靓丽,桌边有美酒美食,附近有火笼温暖。而春六却成为阶下囚,如一摊烂泥一样躺在冰冷的角落里。两相对比,春荼蘼一定剜心般的痛苦,就像她输给这贱人时所经历的那样。

有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