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都市娱乐小说 >美女请留步 >第十九章审判

第十九章审判 (1/2)

小说名称《美女请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时间:2014-05-17 18:42  字数:3672

赵钢镚被铐着双手双脚,走出军区大院。

此时天已经亮了。

赵钢镚被人带着,坐上一辆吉普车,随后被蒙上了双眼。

只听到吉普车的没打算跟碾过路面的吱呀声。

十几分钟后,吉普车停了下来。

赵钢镚被带下了车。

出现在赵钢镚面前的,是一幢迷彩颜色的大楼。

大楼的门口画着一个天平。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军事法庭了。

赵钢镚一路上也没听到什么人说话,那个王国名一直沉默不语,就这样带着赵钢镚进入到了军事法庭内。

几个荷枪实弹的士兵,将赵钢镚带到了一个审讯室内,王国名在嘱咐了一下士兵赵钢镚的重要性之后,就离开了。

大概过去了1个小时。

赵钢镚都有点打哈欠了,才有人推门进来,然后带着赵钢镚离开了审讯室。

不多久,赵钢镚就被带进了一个类似于审判庭一样的地方。

在审判席上坐了很多人,那些人全部穿着军装,最低的军衔都是少尉。

赵钢镚坐在了正中间一个被四面围起来的位置上。

他看到了梁山,还有之前见到的几个军区的将军。

这些人都坐在第一排的位置,身上也都穿着军装。

现场没有一点声音。

所有军人都保持着十分标准的坐姿。

赵钢镚坐在椅子上,打了个哈欠。

梁山似乎没有看到赵钢镚一般,不时的跟旁边的人说着话。

不多久,王国名就站起身开口了。

“今天将诸位同僚都召集起来,主要是因为就在昨天晚上到今天凌晨,首都军区里,发生了一些恶**件。”王国名脸色严肃的说道,“这些恶**件,导致多人死亡,并且在今天早上,我们的一位将军,也惨遭毒手!而这一切的凶手,就是坐在那里的那个人!”王国名指向赵钢镚。

整个审判庭内依旧没有什么声音,尽管大家都很震惊,但是军人的良好素质,让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

“我说这位将军,不管什么事,咱们都讲究个证据。”赵钢镚耸了耸肩,说道,“你说我做了那么多恶**件,你倒是给我弄个证据出来,没有证据的话,我可告您污蔑哦。”

“证据?”

王国名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文件袋,说道,“这是王将军的尸检报告,尸检报告显示,他是被人以力破坏大动脉导致动脉大出血失血性休克,随后死亡的!而据我所知,在王将军被送到医院之前,正是你,用你的手,掐住了王将军的脖子,并且导致王将军出现短暂昏迷!在场有多人可以作证!”

赵钢镚皱了皱眉头,说道,“我当时只是弄晕他而已,并没有杀他。”

“是么?那请问你怎么解释王将军的死?”王国名问道。

“我不知道。”

赵钢镚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

王国名冷笑一声,说道,“人被你掐断了脖子,你就说不知道?”

“我说过,你再这样乱说,我可告你诽谤。”赵钢镚说道,“我碰过他,不代表后面没有人再碰过他,假设我现在打你一个耳光,那回去以后你颅脑出血死掉,是不是就证明你是我杀的?”

“强词夺理!”

王国名说道,“根据相关调查,王将军的脖子上只出现了你一个人的指纹,如果你说是别人杀了他,那请问,为什么没有别人的指纹?”

“我现在同样可以不留下任何指纹杀死你。”赵钢镚说道,“我要真想杀她,我也用不着当着你们的面,我大可以找个时间悄悄杀了他。”

“可我听证人讲,你在对王将军动手的时候,似乎具有非常强的攻击下。”王国名说道,“这可能跟你之前刚做过的事情有关,接下去,我们就要说说你在昨天晚上所做的滔天罪孽!”

赵钢镚笑了笑,没有说话。

“就在昨天晚上,你伙同你的同伴,在军区某处,屠杀了52个人,是否有这件事情?”王国名问道。

“试练之地么?”赵钢镚问道。

“不错!”

王国名点头道。

“没错,我在里面杀了人,不过,我可是记得,在试练之地里面,生死,都是由命的。谁杀了谁,谁被谁杀了,好像,都是合理合法的?”赵钢镚说道。

“但是你是屠戮!”

王国名怒道,“试练之地的作用,是给所有人一个锻炼自己的机会,而只有生死斗,才能让人更快的成长,所以才会有那样一个规则,在试练之地里生死全部靠自己,但是,你现在却是利用这个规则,在试练之地里进行单方面的屠杀,这已经超脱于规则之外,你说,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指使你?”

“首先我想说的是,那些被我干掉的人,都是来杀我的。”赵钢镚说道,“对于想要来杀我的人,我的做法,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干掉他们。所以他们就都死了,至于他们为什么会来杀我,其实很简单,因为你嘴里的王将军跟我有一些私仇,所以王将军让他们来杀我!可没想到我这人命硬,所以就没死。”

“哦!你跟王将军有私仇,所以你才会对王将军下死手么?”王国名问道。

赵钢镚笑了笑,这王国名移花接木的功夫倒是十分了得,不过,这种程度的扯淡对于整天忙着扯淡的赵钢镚来说,却只是小意思。

“有私仇不代表就得下死手,虽然他让那么多人去杀我,我很愤怒,但是,他毕竟是老人家了,也活不了多久,我也就懒得跟他计较。”

“哈哈,懒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