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补天记 >第15章真假镜像(粉红60+)

第15章真假镜像(粉红60+) (1/2)

小说名称《补天记》 作者: 寒武记  更新时间:2013-05-03 23:18  字数:2770

荣慧卿偎在罗辰怀里,懒洋洋地道:“那你还对……伍姑娘负责吗?”

罗辰低了头,将脸靠在荣慧卿的额头上,长长叹了一口气。

荣慧卿眨了眨眼,刚才一团糊涂的脑子突然清醒过来,一把将罗辰的脑袋推开,“你是看过她的身子!你还差一点把她打死!要不是我救她,你就真的把她打死了。你怎么会因为看了她的身子就负什么责?――辰叔,你是不是随便拉她过来做挡箭牌,想让我知难而退?”上一次在石萝镇,伍红欢被翼蛇看的光溜溜的,还想诱惑罗辰来着……

那就是借口了,一个要将她的真心拒之门外的借口。

她不知道罗辰为什么这么矛盾,明明心里有她,但又总是心事重重,似乎跟她在一起,让他有不可承受之重。

罗辰苦笑,“看,你又叫我辰叔了。这是我最最害怕的地方。”说完这话,罗辰沉默了半晌,才又接着道:“实话跟你说,我以前受过伤,但是不记得在哪里受的伤,也不记得受的什么伤,但是我伤的很重,重到我的脑子都有些问题。我想不起我是谁,从哪里来的。我以前跟你说过,我睁开眼睛,就躺在朵铃山庄的草庐里面。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我一点都记不起来。我问过朵铃夫人,她却从来不给我句实话。后来,她被雷劈死了,我就更加没法子了。”

荣慧卿不解,撑着罗辰的胸膛问道:“那又怎么样呢?我知道你是好人,这就够了。”

罗辰凝视着荣慧卿澄澈的双眸,突然低下头,重重地在她唇上啄了一下,“……我是你一个人的好人。在别人眼里,我是十恶不赦的坏人,我只能在你一个人面前,做好人。”

荣慧卿心里暖暖的。将头靠在罗辰胸膛上,倾听着他勃勃的心跳,心满意足地道:“那就够了。最好只对我一个人好,我不要你对别人好,特别是别的女人,包括伍红欢。”

罗辰苦笑,“你听我把话说完。――在朵铃山庄,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有一种特别的熟稔感,觉得我应该认识你,还很熟,我们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可是那时候,你还是一个而你,出口就叫我‘辰叔’。”

荣慧卿咯咯地笑,扬起脸,在罗辰的脸上亲了一下,“我才你辰叔叫什么?如果可以,我愿意叫你一辈子……”

罗辰厉声打断她的话。“我不愿意!――我不愿意你一辈子叫我辰叔!”

“怎么啦?一个称呼而已。”荣慧卿莫名其妙,拍拍罗辰的胸口,“消消气,消消气。不叫就不叫,有什么打紧?”

“你不懂。”罗辰的声音里带了苦涩,“我总觉得,我对你。还有亲人一样的感觉……我害怕……如果我们真的是……是我不好,管不住自己,自己的事情都没有想清楚。就对你……”说着,别过头去,声音哽咽起来,有些湿漉漉的水珠从他脸上流下来,滴到荣慧卿的手掌之上。

荣慧卿满脸的血色一下子褪得干干净净,“你说什么?我不认识你!我以前根本就不认识你!我家也没有姓罗的亲戚……”

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冒了出来。

荣慧卿想起跟孟林真在琅缳宝镜的镜,她是荣尚书家的嫡女,而她在那里的娘亲姓罗!最可怕的是,她也看见了另一个罗辰在那里出现,还在她出嫁的时候,出来送嫁!那时候,镜跟她说过,这是她的表叔,罗辰!

在琅缳宝镜里面的那一段往事,荣慧卿总是下意识遗忘,总告诉自己,那是幻境,那是假的。可是自己在幻境里面实实在在成长了五年的事实,却轻而易举将她这个念头击得粉碎。

荣慧卿打了个哆嗦,喃喃地在心“不可能……不可能……那是幻境,是假的……”

定了定神,荣慧卿仔细回想起来。那时候,她在琅缳宝镜的镜己面前的这个罗辰被阵法困在龙虎门的后山,自己脱困之后,罗辰才脱困。

就算镜实有其人,也不是自己面前的这个罗辰,对荣慧卿来说,这就够了。

荣慧卿又有些好奇,盯着罗辰仔细看起来,和镜罗辰暗r/>

她记性好,过目不忘,特别擅长记忆画面图像。

镜那个罗辰,似乎更年轻儒雅,更加阳光,也没有自己面前的这个罗辰满身煞气,而且这股煞气近年来越来越重,让他整个人越发阴沉。

除了在自己面前,荣慧卿就没见罗辰的眉头舒展过。

伸出细长的手指,荣慧卿将他紧皱的双眉轻轻抚平,淡淡笑道:“不是,不可能。我知道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叫你辰叔,是习惯而已。你若是不喜欢,我以后不叫就是了。”

“那你叫我什么?”

“……嗯,我叫你辰哥?”

这种称呼太有杀伤力了,还不如辰叔。

罗辰打了个寒战,紧紧将荣慧卿搂在怀里,似乎要将她揉到骨头里,低头吻上她的唇,唇齿缠绵间,咬牙切齿地说道:“还是就叫辰叔吧。不管怎样,我认了。就算是我们真的是……,我也不会放过你了。如果要下地狱,我们一起去。无论哪里,我都陪你……”

荣慧卿心满意足,紧紧搂住罗辰的脖子,热烈地回应着他的吻,不故作羞涩,更不退缩畏惧。她爱他,他也爱她,两个相爱的人做爱做的事,没什么好羞愧的。

月亮从云层亮的月辉透过迎客松的松针缝隙投射进来,照在荣慧卿和罗辰两人身上,织出斑驳的剪影。

渐渐地,天上的月辉变成了金黄色,一团团絮状的帝流浆,飘飘洒洒,又从月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