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名门医女 >第二百六十九章可贺

第二百六十九章可贺 (1/2)

小说名称《名门医女》 作者: 希行  更新时间:2013-07-06 19:25  字数:4110

定西侯府此时还未曾入眠。

“侯爷,你疯了吗?”周姨娘情绪失态,以从未有的态度冲定西候发脾气,“你在干什么!赔偿!认错!你要毁了定西侯府吗?”

“也没多少钱,不算什么。”定西候混不在意的说道,一面看周姨娘笑,“咱们家的家底你还不知道吗?”

老侯夫妇大概也知道自己这个儿子指望不上,所以拼命的为他攒下了大笔家财,足够他挥霍享福,纵然因为和离被那女人搬走了将近一半,但余下的也是不输于任何权贵之家”“。

这个周姨娘当然知道,因为这些在她看来都是自己的。

不过她现在要说的可不是这个。

“侯爷,咱们家的家底也不是用来被人败坏的!你以为这是香会上施舍呢!”她气道,“为了这一个逆子,凭什么要全侯府为他陪葬!”

“你说什么话!”定西候皱眉说道,“什么逆子!他是我儿子,我是他老子,他出了事,我不管,谁管?这世上他还能喊别人为父亲吗?”

说到这里,定西候忍不住心中感慨,想到大街上常云成冲自己跪下喊的那声父亲。

父亲他子女多,这个称呼听的多的很,但从来没有那么一刻,这声父亲喊的他整个心都颤起来。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好像浑身上下有一万只蚂蚁在爬…

酸涩麻痒,但又豪气万丈,似乎那一刻就是让他去死,都眼睛不带眨一下。

有什么啊,怕什么啊,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不就是图口气嘛!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如同展开双翅的雄鹰,傲视天下,牢牢的护住身后的子孙晚辈。

这种感觉太爽了!

“侯爷!那也得看什么事啊!你这样纵容他成什么样子!”周姨娘气道,用力推了定西候一把。

定西候从激动中被推醒,很是不高兴。

“什么纵容,他是我儿子,挣来两次朝廷封赏的shihou是我儿子,惹来麻烦的shihou就不是我儿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有用时捧着没用时扔掉,就是一般人这样做也是有失大义的。更何况他是我儿子,亲儿子,我纵容他不稀罕,我不纵容他才是见鬼呢!”他没声好气的说道,看惯了周姨娘如花解语般柔顺的面容。今日看她这般怎么看都不舒服,“去去。男人家的事。你多什么嘴,回去歇着吧,有着功夫,好好伺候着云起,就要考试了,别给我丢人!”

丢人!谁丢人!

常云成干出这样的事不丢人!云起如果考不好就成丢人了!

周姨娘喘气不平。恨不得一口啐定西候脸上。

这就是嫡子和庶子的区别吗?

再好再努力也比不过那孽子的一根手指吗?

凭什么!凭什么!

要是眼前的人换了是谢氏,那此时此刻估计都打起来了。

但眼前的人不是谢氏,所以周姨娘深吸几口气神情恢复。

“是,侯爷。那妾身先告退了。”她柔声说道,抚了抚定西候的胳膊,“侯爷也早点歇息,这几天可是内忧外患的受累了。”

这话定西候爱听,他mǎnyi的点点头。

周姨娘冲他温柔一笑慢慢的走出去了。

一直回到自己的屋子,周姨娘脸上的笑才烟消云散。

屋子里早有一个丫头等着。

“姨奶奶。”她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的又不安的笑,“你看这事…侯爷这边硬要给…”

周姨娘坐下来。

“给你们就拿着吧。”她不咸不淡的说道。

“哪能啊。”丫头忙过来,跪下来给她捶腿,一面带着讨好的笑,“她们不能要的,姨奶奶给的yi精够多了,再说…到底是…没达成姨奶奶要做的事…”

这次还真是亏得很!

白花了那么多钱!农户的钱!几个闲汉的钱!还有那几个酸儒的钱!

周姨娘握紧了手里的茶杯。

谢氏没死,虽然给常云成抹了黑,但侯爷这个蠢蛋不知道那根弦抽了竟然替子受过,不是应该借这个机会夺了他的世子之位吗?怎么反而将侯府都拉进去了!那她的儿子不是也要跟着倒霉吗?

真是…

周姨娘咬牙闭眼。

丫头自然察觉到她的情绪,本就紧张的人更加紧张起来。

“姨奶奶,侯爷给的那些东西,都存在东街钱庄了,也不留名,只有标记,这是给姨***。”她从袖子里摸出一个木牌捧起来。

周姨娘深吸一口气,恢复和气面容。

“那好吧,我拿着你们也心安。”她说道,伸手接过。

丫头果然松口气。

“谢姨奶奶。”她叩头说道。

“你舅妈一家走了吧?”周姨娘又说道。

丫头忙点头。

“是,下午就走了。”她忙说道。

周姨娘舒了口气。

“走得越远好,最好,这辈子都别回来了。”她说道。

“是那是自然,有姨***赏,走哪里都能好好的过一辈子呢。”丫头讨好的笑道。

周姨娘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

“小蹄子,大头你都吃了吧?”她说道。

丫头面色微微

红了下。

“哪有啊。”她嘻嘻笑道,“我跟着姨奶奶过的就是他们几辈子过不来的好日子,谁还在乎那点东西啊。”

周姨娘笑了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

“就你会说话,去吧,下去吧。”她说道。

丫头笑嘻嘻的退下去了。

屋子里陷入夜色的安静,昏暗的烛灯下,周姨娘脸上哪里还有半点笑容,她抬手挥灭了灯,整个人被黑暗吞没。

谢氏一天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