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都市娱乐小说 >官场之财色诱人 >第四百四十二章死亡的代价

第四百四十二章死亡的代价 (1/2)

小说名称《官场之财色诱人》 作者:官场痞子  更新时间:2013-09-13 06:34  字数:3496

“喂,问你话呢,傻不拉几的愣在那儿干嘛?”见姚泽一双贼眼直勾勾的打量着自己的双腿,极具猥琐之态,周楠婷俏脸绯红不已,顿时感觉别扭,不由得加紧了双腿,羞涩带着狡黠的道:“是不是动心了?”

姚泽咳嗽一声,悻悻笑道:“真是有货啊,没想到你有一双这么诱人的美腿,那啥,要不今晚我不走了?”

周楠婷嘻嘻笑着走到姚泽跟前,带着挑逗意味的道:“你敢吗,不怕陈家灭了你?”

“怕是怕……”姚泽望了一眼那近在咫尺的极品美腿,笔直紧绷的让人想冲上去按倒把玩一番的冲动,腆着脸笑道:“你不说我不说,陈家知道么?”

“那如果我说我要告诉陈家,你还敢嘛?”周楠婷挑眉望着姚泽,

姚泽似乎憋了一口气,嘴巴蠕动一下,半响才毫无骨气的幽幽叹了口气,道:“还真不敢。”

“真让人失望。”周楠婷学着姚泽的模样叹了口气,幽幽道:“你走吧。”

姚泽悻悻笑道:“那我可走了。”

望着姚泽带上门走了出去,周楠婷怒其不争的跺了跺脚,娇声骂道:“傻蛋。”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生气,难道真是希望姚泽留下来?

……

接下来的几天姚泽投了紧张的工作中去,香港和淮源的情况不同,这边并不适用发展农业,所以香港方面打算只是在三个有农业种植的区域进行试点农改。

大清早,政务司办公室的张齐辉主任便带着周大志、姚泽已经李陆菲和淮源农业发展处的四名同志一起去大屿山进行初步调研。

车中,姚泽望着香港最大的岛屿‘大屿山’感叹的笑道:“也只有这种地方适合小规模的农业种植,香港确实不怎么适合农改发展啊。”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张齐辉扭过头笑了笑,道:“可不是,其实这次发展农业有很多领导层是持反对意见的,最后行政长官一句:”发展一下也没什么坏处嘛。”所以的反对声音都销声敛迹了。

姚泽抿着笑了笑,心想行政长官作为香港政界的老大,他发话了倒确实没什么人敢反对,不过香港太过敏感,涉及到政事的话题姚泽自动闭嘴不提,只是将目光望着窗外蓝的海,葱郁的大屿山,愣愣发呆。

李陆菲坐在姚泽的左侧,也是将目光望向窗外,抿嘴不语,这几天几乎没怎么见李陆菲开口说话,姚泽望着她的侧脸,眉头微蹙,老感觉她的似乎极其苦闷,眼神中带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来之前她还是很活泼啊,难道是和男朋友吵架了?

还是……

姚泽想起了前天晚上,从杨颖那里回来时,不经意撞见周大志从李陆菲房间出来的事情,心里顿时微微有些深沉起来,难道他们真的……

姚泽再次望向李陆菲的侧脸,此时李陆菲似乎注意到了姚泽的眼神,收回窗外的目光,朝着姚泽挤出一丝笑意,姚泽报以微笑,周大志坐在后排的另一侧,将两人的对笑看作了眉来眼去,心想,两人不会也有那种关系吧?

如果姚泽和李陆菲也有那种关系,那她还在我这里装什么纯?

想到这里,周大志心想,这女人都被那么多男人玩过了,自己再玩几次应该没什么问题,只要给足她一些恩惠。

回想起那晚李陆菲年轻的身子,**无助的挣扎,周大志无耻的硬了。

在这种场所他硬了。

穿着西服裤顶起了一团,他怕人瞧见异状,赶紧夹住了双腿,咳嗽一声,甩开脑海的旖旎,目光望向了大屿山。

大屿山岛是香港地区最大的岛屿,其面积比香港岛大近一倍。位于珠江口外。大屿山地势西南高峻,东北较低,是全香港第二高峰。大屿山岛上山多平地少,只有山溪下有小块平坦土地,而这块土地就被当地人拿来农耕了。

张齐辉领着姚泽等人登上大屿山,笑眯眯的说道:“这里有很多风景区,要不要先带大家去参观一番?”

周大志笑着道:“等闲暇了再来玩吧,咱们来这里本来就有很多人不欢迎,如果在一副悠闲模样,不更是让别人有话可说吗,到时候别被别人给赶了回去,那才丢人丢大发了。”

“怎么会,周厅长说笑了。”张齐辉尴尬的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就带着众人朝着农户家中而去。

……

秦海心的母亲秦月娥下午抵达香港后直接去了医院看望秦海心,在秦海心住院期间,李恒德没有再出现过,仿佛人间消失了一般。

当秦月娥找到秦海心的病房,见秦海心可怜巴巴的一个人躺在病房里,秦月娥一阵心酸难过,眼泪忍不住就流了出来:“海心,妈来了……”秦月娥哽咽的走了过去,坐在秦海心床头握住她有些冰冷的手,低泣起来。

秦海心红着眼眶喊了一声‘妈’然后也是哽咽起来。

“妈,你能告诉我,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两人一阵哭泣之后,秦海心帮着秦月娥擦掉眼泪,然后有些幽怨的问道。

秦月娥自然知道秦海心问的什么,她一脸痛苦之色,犹豫不决,秦海心用力紧了紧秦月娥的手,温声道:“妈,我不小了,如果有什么秘密应该告诉我了,我可以帮你承担的。”

秦月娥目光望向秦海心,一脸慈祥的摸了摸她的侧脸,红着眼眶哽咽道:“孩子,这些年苦了你啊,其实……”

“其实……”秦月娥不忍心将埋在心里快二十年的事情说出来,更不想让自己女儿再度伤心。

“妈,你倒是说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