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书香贵女 >第九十九章区别

第九十九章区别 (1/2)

小说名称《书香贵女》 作者:流晶瞳  更新时间:2013-05-17 20:54  字数:3024

男人不在,妻妾争也是白争,赫连老七离京后,七皇子府很是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

江南管事报来喜讯,桑园出现了彩茧,有不少罕见的明黄色。林家大喜,遣了心腹过来告之,林若拙做出惊喜的表情,随后很贤良的表示这些就全权交给哥哥处理。亦意味着交由林家利用。

心中则更加肯定,赫连老七是重生的无疑。

赫连濯的正妃人选被定下不久,新川公主出嫁的日子到了,皇后终究是疼她的,选了个不显赫,但人口简单,孩子老实的勋贵之家。

婚宴那天,林若拙代表七皇子府去吃喜酒。宴席上坐满了人,她们这一席是皇子正妃,隔壁一席是几个公主。再隔壁便是侧妃们落座的席位。

婚宴本该喜气洋洋,然而皇家总有那么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二皇子妃自从祖父被罢免,就备受丈夫冷落。她虽有子傍身,然只是一根独苗,眼瞅着府中侧妃你承宠,她有孕,一腔怒气无处发泄。今日碰见林若拙,想到若不是林梓言领头上折子,中书省哪有那么容易废除。有了发泄渠道。

“七弟妹,府上那个怀孕的丫头,身子养的可还好?你没生过孩子不知道,这头几个月,最是要小心。”

林若拙大喜,来得好!她正愁没理由闹呢,老七一走,段娉婷跟蔫了的菜叶一样安分守己,害她寻机会都寻不到。立时板了脸:“二嫂,我府里的事我自己会管?不劳您费心!”

二皇妃仗着自己是长嫂,教训道:“我是嫂子,不过好心问一句,你这是什么态度!”

林若拙立刻道:“我就这态度,嫂子怎么了?嫂子就能管小叔子房里的事了?三嫂家里的事你问没问,四嫂家你管没管,五嫂家侍妾哪个有孕你是否如数家珍?有没有?有没有!”一连串的高声。“若是有便罢,若是没,你凭什么只盯着我们家!我们家到底是哪儿入您的眼了,这么关切!”

二皇妃被噎的浑身直抖,气的手里的杯子都在哆嗦。四皇妃立刻来帮腔:“老七媳妇,你这么大声做什么。二嫂是好意。在座的妯娌谁新婚不被叮嘱几句。怎么到你嘴里话就这么难听。”

林若拙帕子一扯,一把捂住脸,呜呜哽咽起来:“你们都是一伙的,欺负我新婚半年没身孕,让个通房抢了先。你们笑话我。呜呜……”

这,就哭上了?

二、四皇妃目瞪口呆,这是正妃的做派吗?这分明是小妾的手法!林六她疯了?她就不怕丢脸?不怕给老七拖后腿?老七是想争的吧。对吧?

林若拙哭声越来越大,三皇妃劝她别哭了,她一头倒在潘氏怀里,使綽眉恿肆系呐磷硬裂劬咽艿募绨蛞徊徊n匚匮蒲频某橐?

这一闹,隔壁席上的公主们都围了过来,问怎么回事。林若拙抢先抬头,哽咽着道:“都是我没本事。快半年了还怀不上,丫头有我也认了,二嫂。您就别说了,我心里难受,我难受啊!”又用帕子捂着脸呜呜呜。

二皇妃气的仰倒。合着全成她的不是了?她就问了一句,一句!

旁人犹可,临川公主第一个听不下去,她才是怀不上的老大难问题,长年累月下来本就多心,立时眼光就不善:“二嫂管的也太宽了,旁人生不生孩子与你有什么相关?”

林若拙立刻抓住机会,又嚎:“二嫂,我知道我年轻。四嫂,我知道我才新婚,经验不足。不会照顾有孕的通房。所以才特特请母妃派了女官回府,专门照看那通房。我做的还不够好么,你们还要我怎么样!”

长川公主立时就明白了纠纷缘由,对二皇妃的小心眼也明了,心道她这回是踢了铁板,没料到老七媳妇这么难对付。遂打圆场:“好了好了,不过一场误会。二嫂也是无心,七弟妹别再伤心了。”

林若拙今天是要把事情闹出去的,呜哇一声哭的更响:“都是我没用,半年了都怀不上,我对不起七爷,我对不起母后、母妃。呜……都是我不好……”

临川公主顿时火冒三丈,大声呵斥:“哭什么哭!怀不上怎么了,怀不上还能天塌了不成!你有点出息好不好!”

林若拙爱死她了,厚脸皮的继续:“呜……我就是难受,我也想有孩子,呜……我要去拜菩萨……呜……我好命苦……”

被她这么一哭,众人也没了话。新婚才半年,没怀上真不是什么大事。通房这时有孕的确打了正妃的脸。林若拙处理的又大方,没半分可挑剔。本就不是她的错。闹成这样……到底是谁不长眼提这事的?

一时间,人人拿眼瞅二皇妃,那意思是:您给陪个不是?不然不好下台呀。

二皇妃那个气,林六分明就是在耍心眼。偏还揭穿不了,只得忍气吞声:“七弟妹,是我一时多嘴,你别往心里去。”

林若拙呜咽:“二嫂,我不气,我就是恨自己不争气,我明儿就去庙里拜菩萨,人说心诚则灵,我诚心诚意,老天必定要给条活路的。”

众人又是一番劝,好容易平息下来。

结果婚宴结束第二天,七皇妃就收拾了行李,去了皇觉寺,宣称要斋戒三个月,诚心求子。

二皇子闻讯立时就冲到正院,冲二皇妃狠训了一通:“……你就不能长点眼色?现在满城都说是你把七弟妹给逼去庙里了!”

二皇妃那个冤枉,她就说了一句,一句!

但事到如今,谁还管她说了几句,事实是七皇子妃已经住进了皇觉寺。

偏偏皇后又病了,晚间贪凉,着了风寒,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