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暴君刘璋 >第355章西羌攻略(求订阅)

第355章西羌攻略(求订阅) (1/2)

小说名称《暴君刘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时间:2013-06-27 00:36  字数:3492

法正一惊,答道:“如今西羌多有心向川军部落,只是我们骑兵实力不厚,所以选择依附强大的韩遂,如果我们能拿下先零羌,青衣羌必定完全归附,其他摇摆部落也会归附……不对。

法正突然眉头一沉:“如果青衣羌和摇摆部落归附,现在西羌空虚无比,其他羌部,也会担心他们的家人牛羊,就像青衣羌因为顾忌草原,而一直不敢反马超一般,那些羌部将不得不投降,整个西羌十三部都将在我们控制之中。”..

“没错,而且不止如此,有了西羌部落的依托,我们可以控制先零羌这个西羌第二大部落的马场,牧场,组建我们自己的草原骑兵,这次我就要让那些摇摆的羌人,完全断绝归路。”

“可是,此事不易啊。”法正说道。

“哦,孝直说说,有什么不易?”刘璋问道。

法正道:“第一,西羌草原遥远,我们如何过去?怎能不被西羌和西凉军发现。

第二,西羌虽然空虚,但是先零羌还纠集三万人准备歼灭细封池和白马羌,如果发现老营有失,两万人足可驰骋回援,我们如何与敌?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现在遭遇二十万大军攻伐,我军步兵却只剩下四万多人,而骑兵只有两万多,还都是新归附的西凉兵和羌兵,军心不稳,我相信,与西凉军作战,只要战败,这些人必定投降。..

如何还能分兵西羌?如果分少,根本不可能攻下先零羌老营,如果分多了,我们怎么办,要是被突破汉中北方险塞,得一个西羌,得不偿失。而且那时也根本守不住所谓的马场,牧场。”

“说得很有道理。”刘璋点点头:“既然孝直都这样说了,那也没人能猜到我军真会分兵西羌,此战胜机又增加一分,孝直,我只问你。”

刘璋看着法正道:“我不分步兵,西凉军到达五rì之后分走一万骑兵。剩下一万,你能守住汉中一个月吗?”

“一万军心不稳的骑兵如何进攻西羌?”

“我只问你能否守住汉中。

“能。”法正大声道:“我会在木台,上关,铁龙,呈品字形布防,一万骑兵为驰援,西凉军军心不齐,又驰骋于山地,休想向前一步。”

“好。这就没问题了。”刘璋笑着道:“不止如此,吴班伤好,我已经命他带着汉中一万兵来支援你,这次我要在两个月内结束战事,彻底安定北疆。你不是说了汉中粮草还能支撑两个月吗?”

“至于你说的第一和第二点。”刘璋笑了一下:“如果我派一支五千人的部队,打着东州jīng兵旗号,袭击天水,马腾韩遂会怎么样?”

法正沉吟道:“天水乃西凉军粮草转运之地。大军外出,守备空虚,西凉军必定恐慌。马腾韩遂必定回援。”

“不会。”刘璋否定道:“仅仅五千人,还没到马腾韩遂回援的地步,这次大动干戈,韩遂不会轻易收手,而且秘密行军,到了天水郡地界,再让西凉军发现,他们回援也来不及,他们只有一个选择,就是调集羌人驰援,而此时他们能调集的羌人,只有先零羌。”

“如此一来,先零羌在西羌的领先优势,就被破了。”法正惊道。

“没错,这时候,再袭击先零羌老营,还有危险吗?”

“如果不用主公分走那一万骑兵,谁能袭击?”

刘璋抬头看了法正一眼,笑了一下:“孝直,连你也忘了?我们还有萧芙蓉的四万五溪大军呢。”

法正猛地一惊,这才想起萧芙蓉的蛮军,最开始本来打算是在阳平关一战大败后,扼守上关木台等地,将马超掐死在阳平关。

后来马超大败,又想着蛮军阻断马超归路,却被魏延抢了先,难怪当初刘璋一直问魏延六千人是否能挡住西凉败兵,还不惜将马云禄搬出来,引诱西凉军攻杀。

原来都是为腾出萧芙蓉的蛮军,向西羌进发。

法正现在完全明白了,看向地图,西羌的南脉都是山,山脉重重,地势陡峭。而西羌与匈奴乌桓人不同,大多数并不逐水草而居,就算逐水草而居,变更也没那么频繁,而且一定有一个老营。

羌人有自己的羌寨,并非简单的帐篷。

羌寨一般建在高半山,故而羌族被称为“云朵中的民族”,有的大型羌寨还建有碉楼,在古代来说,这些碉楼,就相当于近代的碉堡了,石片和黄泥土砌成,高三丈以上,修建时不绘图、吊线、柱架支撑,全凭高超的技艺与经验。

碉楼建筑稳固牢靠,经久不衰。是西羌大部落御敌和储存粮草的重要地方。

碉楼和羌寨的存在,已经决定羌人的迁移xìng远不如匈奴与乌桓等平坦草原民族。

而羌地南脉的大山,正好给了五溪人发挥的空间,这个配备白杆枪的专门山地部队,在刘璋汉中大军掩护下,要偷渡到羌地腹心,易如反掌。

当然,这只是法正觉得,事实是不是易如反掌,只有偷渡的人才知道。

大军驻守汉中北塞,派五千军偷袭天水分先零羌之兵,五溪大军偷袭先零羌,一步步环环相扣,显然,刘璋早就这样想了,就是在等待一个时机,等待韩马大军南下。

当初要堵死马超,却不歼灭,正是为了马腾韩遂南下,却被马超跑了,功亏一篑,而yīn错阳差之下,西凉军竟然还是来了。

“主公,你这样说,我心里就有底了,请主公放心,法正就算拼上xìng命,也一定守住汉中北塞。”

刘璋拍了一下法正肩膀,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