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暴君刘璋 >第641章塞外接头

第641章塞外接头 (1/2)

小说名称《暴君刘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时间:2013-09-17 23:47  字数:4438

诸葛亮这时才安心下来,就害怕曹羡帮助曹操,至于川军,除非诸葛亮真是妖怪,一个被逼嫁的对象,还是杀死曹羡未婚夫婿的人,诸葛亮无论如何想不到曹羡会帮助川军。

以曹羡性格,有这么多过节与川军水火不容绝不为过。对这一点,诸葛亮并没有怀疑。

曹羡看着惊讶之后慢慢镇定的氐人将领,凝重道:“这次我逃婚一次,却被川军抓了回去,我对刘璋虚以委蛇,趁着长安吸纳流民城内混乱,晚上再乔装逃走,可是却意外听到一个惊人秘密,乃是川军的绝密军事计划。”

“绝密军事计划?”众将都凝重起来,诸葛亮也仔细听着,心里想到是不是川军还是要对曹操孙权采取军事进攻,川军这么大动作收缩防御,难道是欲进却退?那这代价也太大了吧?

却听曹羡道:“具体的计划我没听到,只听说了川军要对我们氐人动手,而且这次出兵规模会很大,应该是要将我们一举拔出。”

众人听到曹羡的话都惊愕不已,川军竟然是要对氐人动兵,而且是大规模出动,如今氐人虽然控制了河套地区,可是远远没有扎下根基,还面临东部鲜卑的强大压力,如果这时候川军对氐人动手,氐人真的招架不住。

诸葛亮仔细想了一下,还真的觉得大有可能,川军收缩防御以后,与曹操隔出一个中原,根本就不会见到兵锋,江东孙权更是一蹶不振,整个江东实力还不及荆州十分之一。

可以说川军现在根本不受威胁,而现在川军要休养生息面临的唯一隐患就是北方的氐人,因为谁都知道折兰英与刘璋是生死大仇。

川军现在进攻氐人肯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哪怕氐人的根基不稳,哪怕有鲜卑人牵制,川军要想出长城与氐人大战。不出动大军是不可能的,而且根本不可能完全灭了氐人。

而最重要的是,诸葛亮知道川军粮草较少,这时候进攻很不明智。

按照常理这个时候川军不该进攻氐人,可是诸葛亮想到了南蛮和西羌,这两场战争何尝不是川军在很疲弱的时候出兵,并且彻底荡平的。而这两场战争同样是为了休养生息。

也就是说以刘璋的性格,为了让川军休养生息,真的很可能先灭了氐人,曹羡说的话绝非没有道理。

“哼,川军就算再强,要灭了我们氐人刘璋还缺一副好牙口。”一名氐人将领恨声道。

所有将领都知道这将领说的是气话。川军要灭氐人是很难,可是只要川军与氐人开战,东部鲜卑一定会趁火打劫,那个时候氐人面临两面夹击,就算不灭,也完全不能恢复。

很可能氐人回到折兰英以前的氐人时代,散落各处。再也无法崛起。

“首领,我听说川军要率军西征崛起的莎车,难道这是川军放出的烟雾吗?”诸葛亮问道,虽然诸葛亮出口问了,但是诸葛亮是不相信川军虚张声势的。

川军可以假装去西域,然后假途灭虢,灭了氐人,也算是一个奇袭计策。

可是这个计策一旦施行。就算灭了氐人又怎样?川军的威信将完全扫地,因为川军做出这么大声势去进攻西域,还说是为蜀商出头,还说是援助大汉的藩属国,还说是捍卫大汉天威。

如果后来证明这是一场乌龙,刘璋根本不去西域,是要灭氐人。那川军就什么都不是了,要知道就算是现在的川军地盘,虽然世族的观念淡化,对大汉天子的忠诚没那么高。基本都是忠于刘璋个人的。

但是大汉不管世族,百姓,还是商人官员,都是以大汉为祖国的,大汉这两个字足够让他们骄傲,刘璋要是拿“大汉”这两个字开玩笑,那开的就有点大了。

这比川军西征西域失败还要严重太多。诸葛亮相信刘璋还不可能这么蠢,要是这么蠢,那今天的天下就没有刘璋这个人了,更别说什么天下第一大诸侯。

而诸葛亮之所以明知道刘璋不会虚张声势还要问,不是怀疑曹羡说的话,曹羡说的逃出长安,以及川军要对氐人下手,诸葛亮都没怀疑,因为有足够理由支持。

但是诸葛亮还是怀疑,就是因为曹羡说这么多合理的事情扎堆了,这很蹊跷,要不是肯定曹羡不会帮刘璋,曹羡与川军是死敌,诸葛亮甚至会怀疑曹羡要出卖氐人,可是曹羡是氐人首领,这很荒谬。

诸葛亮只有一点点疑惑,所以问了这句试探的话,如果曹羡回答川军的确是虚张声势,诸葛亮还是不会怀疑曹羡,但是一定会想刘璋是故意把消息放给曹羡的,然后故意让曹羡逃婚的。

“应该不是烟雾。”曹羡肯定地道:“据我所知,在我离开长安的当天,川军大将赵云在长安挑选精兵准备西征楼兰,而真正要进攻我氐人的统帅是周不疑。”

诸葛亮听了曹羡的话,终于凝重起来,看来川军是真的要对氐人下手了,“周不疑”,诸葛亮沉吟一下,才想起是当初第一届四科举仕辩倒大儒许靖的人,后来成都平叛也有此人的影子。

诸葛亮隐隐感觉这个周不疑是个有本事的人,但是因为周不疑从来没出现在川军台面上,所以也拿不准。

而一个将领先问了出来:“周不疑是谁啊?”

“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一直跟随在刘循身边,现在刘循管理长安,这人一直出谋划策。”曹羡说道。

“十五岁?刚成年?”众人都疑惑,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想这么年轻一个人有什么能耐。

“好了。”氐人大将阿科站起来,对曹羡行了一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