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随喜 >第五十四章千金(下)

第五十四章千金(下) (1/2)

小说名称《随喜》 作者: 归晔  更新时间:2013-04-19 09:41  字数:3517

到偏院作法给郭静君安神定惊除邪的时候,关娘子也在一旁看着,换了个地方,换了个人,就没有生相八字相冲的忌讳了。

隔着屏风,郭静君双手紧紧抓着被褥,呼吸有些急促,耳边是那道长低沉的念咒声,她听着心烦,但不得不强忍心头的烦躁。

她想方设法才求了老夫人请道长来做法,可不是就这样让他念几句咒语,贴几张灵符就完事儿的,她听兰娘说过,当初她之所以能一举得男,也是求了道长的灵符戴在身上,甚至那道长还能说出兰娘怀的是男是女,算出她命中共有三儿。

这道长既是从居士林而来,又是青居真人的徒弟,想必道行也算高深,应该也能知道她这肚子里怀的是男是女吧。

如果她有兰娘的运气,那她下半辈子就无忧了。

可眼见那道长的作法就要完毕了,屋里还站了不少的人,罗惠云不离开,她就没机会开口跟道长问话,心里愈发地焦急,脸上的不耐烦再也遮掩不住。

除了站在床边的妙琴和妙音知晓郭静君此时的不耐之后,站在屏风外面的关娘子等人并未察觉。

悟明道长已经将灵符交给关娘子,嘱咐只要放在郭姑娘床头,便能避开噩梦,不再受梦魇之苦。

关娘子温声答谢,让妙琴过来将灵符拿去安好。

悟明不留痕迹地看了屏风一眼,与郭静君的心情一样,他也有些焦虑,总不能他突兀开口,说那郭姑娘怀的是女儿吧……

郭静君听到悟明道长就要告辞的意思,再顾不得还有那么多人在场,急急地开口,“道长请慢,信女尚有一事求道长解答。”

关娘子目光微沉地看向屏风,又看向悟明道长。

悟明暗自松了一口气,低眉敛目,“郭姑娘请问。”

屏风后的郭静君安静了许久,才压抑着努力让声音听起来平静自如,“道长可否算出信女能否顺利诞下麟儿?”

关娘子脸色微微变了变,目光更加冷凝起来,在场各人的脸色也都十分难看。

悟明掐指细算,屋里安静得针落可闻,俊俏的道长额头已经蒙上一层薄汗,心里正受煎熬折磨,一旦他照着关姑娘的意思说出来,将来居士林的名声岂不是……

可若是不然,他心爱的人就会……眼神顿时坚定起来,他收了掐算的手指,面无表情地抬起头。

“如何?”郭静君焦急地问。

“以姑娘生辰八字算来,结合孩子出世时辰,应是千金之躯才是。”悟明缓缓开口,一字一句,仿佛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吐出嘴唇。

郭静君脸色顿时成灰,颓然倒在床榻上。

关娘子挑了挑眉,亲自送着悟明道长出去,还照着老夫人的意思,厚礼奉上。

悟明道长目光掠过掩在人群后的随喜,看到她对自己绽开一抹绚烂的笑容后,才和关娘子客气寒暄了几句离开关家,心中不无忐忑,不知关姑娘是否真愿意替自己守住秘密。

送走悟明道长之后,关娘子返身来到郭静君屋里,交代她好生养胎,有了悟明道长的灵符,相信不会再收梦魇影响才是,言下之意,其实也是警告郭静君不要再作怪。

郭静君仍沉浸在悟明的打击之中,对关娘子的话置若罔闻,又笑又哭的自言自语着。

关娘子摇了摇头,低声交代刘妈妈等人好好照顾郭姨娘,便到上房去跟老夫人汇报今日之事。

屋里只剩下郭静君和妙琴,鼻息之间尽是尚未散去的檀香味,妙琴把窗户打开了一面,来到床沿看着仍旧还没缓过神来的郭姨娘,忍不住出声安慰,“姨娘,那道长说的话未必是真,说不定也有算错的时候呢。”

“他说我生的是女儿……”郭静君轻轻摇头,双手捂着肚子,泪盈于睫。

“哪能道长说是女儿就是女儿,姨娘还是且放宽心,莫要耿耿于怀。”妙琴劝道。

“我要生儿子,我要生儿子!”晶莹的泪珠滑落在大红色的被褥上,如盛开的花儿般浸晕着。

“姨娘,您别激动,保住孩子要紧,就算……就算是女儿,也是大爷的孩子啊。”妙琴见郭静君听不见自己的话,心里也有些着急,生怕她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到时候她们当奴婢的就逃不了罪责了。

郭静君一巴掌甩了过去,“谁敢说我生的是女儿,是儿子,是儿子!”

妙琴捂着脸颊,咬唇忍住泪水,“是,姨娘一定会生个小少爷的,是奴婢说错话了。”

郭静君大笑起来,“你说的有什么用,道长都说了,这是千金之躯……就是个不值钱的贱丫头!”

“姨娘……”再怎么样,也是自己的骨肉啊。

“下去吧,我想静一静。”郭静君挥了挥手,让妙琴退下。

躺在床上,她心头千万思绪,所有的期待和希望还想一下子如凋谢的花朵,好不容易攀上了大爷,好不容易怀了他的孩子,好不容易让他将自己带回关家,就差一步,她在关家的地位就无可动摇了,怎么会是是女儿……

当日花了那么多银子才求来的偏房,明明说会生儿子的,怎么就是女儿呢?

生下来和不生又有什么区别?看那个叫随喜的贱丫头,在家里还不是不受重视,大爷何尝有将她放在眼里?

何况还是庶出的女儿,更是没地位吧。

但到了这个地步,还能不生下来吗?到底是自己的骨肉,就算将来不得老夫人和大爷的喜欢,也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只是不能为自己固宠,不免有些失望。

想着想着,郭静君模模糊糊地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