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随喜 >第一百一十二章生病(上)

第一百一十二章生病(上) (1/2)

小说名称《随喜》 作者: 归晔  更新时间:2013-04-19 09:41  字数:0

接下来数天,顾衡每次见到随喜是一如既往的没有好脸色,基本连说话也不曾,随喜捉摸不透他的性子,明明那时候他笑得那么开怀,还以为他们之间会起什么微妙的变化,至少见面了不会跟见了仇人似的,没想反而更糟糕。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的人!

顾老侯爷虽然还是不喜欢喝药扎针,但拿捏住他的脾气,很容易就能让他听话喝药,老人家难免有些孩子气,老侯爷又是个爽郎不拘小节的人,很多时候都被随喜的激将法哄过去了。

能按时喝药,偶尔配合针炙,顾老侯爷的病也好了五六成,本来是能回家再慢慢调养的,却不知是不是在山上住得舒心,竟不想回顾府,让顾衡陪着继续留在居士林。

这五六天来,顾勃和顾惟又来看了老侯爷两三次,但每次老侯爷都不怎么亲切跟他们说话,只是淡漠地应付了几句,就把他们打发回去了,好像只对顾衡特别了一些,虽然每次见了顾衡,他都要大骂几句臭小子,但谁都看得出来,老侯爷很喜欢这位三少爷。

难怪那顾大少爷这么嫉恨顾衡。

顾夫人也经常来看望老侯爷,老侯爷对她十分和蔼慈祥,看起来很满意这个儿媳妇。

随喜一直觉得顾夫人不好接近,但接触了几天,才发觉她虽然不怎么爱说话,看起来端庄高贵不好接近,但是其实很亲切,不是那种柔弱的女子,顾夫人让人觉得有一股坚强的韧性。

顾勃对待顾夫人的态度却十分不好,虽然表面仍然恭敬,但眼底却一点真诚都没有,一声母亲是叫得心不甘情不愿,教随喜这个旁人听了,都忍不住皱眉,顾夫人却仿佛听不出来他的敷衍,仍然不咸不淡地应着,风轻云淡的,有些淡定从容的优雅。

有这种胸怀风度的女子,想必不是出自小家碧玉之家,但如果是名门的大家闺秀,又怎么会当了顾绍观的继室?还如此得不到前室的儿子的尊重,如果不是那顾绍观纵容自己的儿子,谁又敢侵犯顾夫人的威严和地位?她的儿子又怎么会被送到京城去……

当然,这些都只是随喜自己的想法,无关顾家人。

炉里的药滚开了,随喜回过神来,不去想关于顾家的矛盾,她利落地将药汁倒了出来,瓷碗上还隔着白纱布,是为了隔开药渣的。

门廊的红灯笼已经点上了,夜空中几点星光熠熠。

顾老侯爷和顾衡吃过晚膳,两人正在对弈。

澄清了药汁,随喜才端着托盘走了进来,“侯爷,该喝药了。”

顾老侯爷瞟了她一眼,置若罔闻,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直盯着棋盘。

“侯爷?”随喜再次开口。

“观棋不语!这不是还没下完棋吗?我是不会半途而废的,棋品就是人品。”顾老侯爷不悦地瞪了她一眼。

老实说,顾老侯爷不止棋艺不怎样,连棋品也很一般,开始的时候,顾衡都要赢他几步,后来他恼起来就骂顾衡不懂尊敬他老人家,是个不孝孙子,于是顾衡开始让他几步,最后打成平局,他又都不高兴了,说顾衡看不起他……之后顾衡没让他了,老头子到最后发现无路可走的时候,又耍赖推翻棋盘……

竟然好意思跟她讲棋品?!

顾衡瞥了随喜一眼,起手落子,老侯爷被杀得片甲不留。

老侯爷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臭小子,这局不算,重来,我刚刚只顾着说话了。”

“祖父,您该喝药了。”顾衡淡笑,对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

随喜将药端到顾老侯爷面前,“侯爷!”

顾老侯爷哼了哼,没好气地接过瓷碗,一饮而尽,然后连呸几声,“这药喝得老夫舌头都生茧了。”

“侯爷身子痊愈了,也就不必喝药了。”随喜笑着呈上甜枣,甜甜笑着。

顾衡冷冷看着她脸上的笑容,眼底闪过一抹流光。

“明天我要吃烧鸡!”顾老侯爷丢了一颗甜枣进嘴里,故意吃得吧唧吧唧响,表情十分嚣张。

随喜轻笑出声,“侯爷今天不是才吃了蜜蜡乳鸽?”

顾老侯爷挑眉看着她,“胡说八道,谁偷吃了?”

“难道长生下山不是给您带了乳鸽?该不是被他自己偷吃了吧。”随喜笑着道,将瓷碗收了放在托盘上。

“没错,就是被他偷吃了。”顾老侯爷说得理直气壮。

可怜的长生,总是被老侯爷支使着下山带吃的上来,如今还要背上一个偷吃的罪名。

其实随喜也没阻止顾老侯爷不能吃什么,他和顾衡都是身份尊贵的人,平时吃惯了山珍海味,哪里能习惯居士林的粗茶淡饭,开始是为了他身体着想,不能吃太多荤肉,如今只要不是吃得太多,倒也无所谓忌口。

顾衡无奈地看着顾老侯爷,难怪最近长生总是不见人影,原来是被祖父指使下山去了……

“我不打搅你们祖孙二人下棋了。”随喜笑着道,端着托盘离开房间,将外面的三足提炉熄灭之后,收拾了东西便回自己房间。

回到自己房间没多久,就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随喜正打算,听到声音就赶紧过来开门,竟是下山数天的三师兄回来了,她不禁笑颜逐开,“三师兄,你回来了?”

悟明脸上的神情严峻,身上的道袍也染满尘土,有些狼狈,看起来几天不曾休息过的样子,“随喜,吴家村出事了。”

“怎么了?”随喜一惊,那是阿娘所在的地方啊。

“因为转季的关系,村里的人没有多注意,染了邪气风寒,一传十感染了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