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随喜 >第一百四十四章学堂(上)

第一百四十四章学堂(上) (1/2)

小说名称《随喜》 作者: 归晔  更新时间:2013-04-19 09:41  字数:0

第一百四十四章学堂

李尤炀在庄子里呆到几乎快天黑的时候才回去,这期间已经从随喜口里了解到关于顾衡那小子的一切,包括顾老侯爷如今扬言要袒护随喜的事情,想到过两天他离开西里城还有这么一个人在保护着随喜,他对顾衡的反感减少了几分。yzuu看小说就到~

随喜在李尤炀离开之后,便到耳房去检查了一下夏兰的伤势,喝了药的夏兰还在沉睡中,她看了一眼就回屋里了。

折腾了一天,此时她才觉得全身疲倦乏力,歪在床榻上看着在收拾东西的平灵,目光有些飘远,不知在想什么。

“平灵,去把江家的叫过来,我有话问她。”过了一会儿,她才轻声开口,眉眼间有掩不住的倦意。

“姑娘,您不休息一下吗?”平灵走了过来,拿起团扇给她扇风。

实在是很累啊今天她是用尽了力气,可是她的心无法轻松下来,“去吧。”

平灵不再多说,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没多久,就领着江家的过来了。

江家的如今对随喜更加毕恭毕敬,别说如今大姑娘不同以往的柔弱好欺,就是她背后有顾三少爷和李二少爷撑腰,都能在西里城横着走了,再说还有以前的旧情,她也得将大姑娘当主子。

她原来是前夫人提拔上来的管事娘子,现在的夫人当家作主之后,她就被分配到这里了,虽然心中也觉得委屈但庄子里的生活也安安稳稳,不必每天过得提心吊胆,可当她看到大姑娘从马车上下来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这种沉静的生活大概就要被打破了。

“……你是说,自从我阿娘离开之后,原来家里所有的人都换了吗?那么,那些人呢?”随喜挺直了腰板,强打精神问着江家的。

江家的低声道,“刘妈妈给夫人打发回去了,崔妈妈跟奴婢一样,如今都在庄子里当差。”

刘妈妈是阿娘以前的奶娘,崔妈妈是关家以前的厨娘。看小说就到~

随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郑淑君还真做得真彻底,凡是阿娘用过的人,她一个都不用,是怕这些人不好控制吧。

“那个郭姨娘……在这里过得怎么样?”随喜低头看着自己修得整整齐齐的指甲,问起另一个让她恨之入骨的女人。

江家的抬眼看了大姑娘一眼,“按照先前老夫人交代的,过得也算不错。”

老夫人之前交代的……那不就是逼着郭静君天天抄经念佛,过着跟尼姑没什么两样的生活吗?所谓的静养,也只是要惩罚她而已。

“郑淑君不知道郭姨娘在这里么?”随喜问道。

“不曾听夫人问起。”心里纵然不喜欢郑淑君,但毕竟是关家的下人,不能像大姑娘一样,表面的尊敬还是必须有的。

随喜眉眼间一片明朗的笑,“郭姨娘的娘家人也没来关心过她?”

江家的一怔,“自从郭姨娘被罚到庄子里静养的时候,郭家那边就没来人了。”

这就太出乎意料了,就算郭静君让郭家的颜面尽失了,也还是郭家的人,怎么这些年就不闻不问了?有些不太对劲。

“那……大爷有来过这里吗?”随喜又问道。

“不曾。”江家的回答。

随喜露出个满意的笑容,轻声吩咐,“从明天开始,郭姨娘那边的膳食就比照我这边的,我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江家的惊愕地看着随喜,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没什么事了,你先下去吧,平灵,打水给我冲洗。”随喜没再看江家的和平灵一样不敢置信的神情,从容地继续道。

“是,姑娘。”江家的脸上很快恢复淡定,深深看了随喜一眼,退了下去。看小说就到~

平灵压下心头的疑惑,服侍随喜沐浴。

被温水包围全身的随喜舒服地喟叹一声,眉眼间的倦色稍减,她睁开微蒙的双眸,看着**言又止的平灵,笑了笑,“有话想说吗?”

平灵手里拿着干绫巾,正准备给随喜绞干那海藻一样的湿发,犹疑的目光对上随喜洞悉一切的眼睛,低下头,轻声地问,“姑娘……不恨郭姨娘了吗?”

随喜发出一声冷笑,“何以见得?”

“那为何对她那么好?”平灵疑惑地问。

“自然是有我的道理,以后你会明白的。”随喜站了起来,已经开始发育的少女**在昏黄的灯光下,散发着白皙润亮的光泽。

平灵急忙张开绫巾包住她的身体,“奴婢明白了。”

第二天,随喜很早就起身梳洗,今天才要正式上课了,想到要去面对岑素各种挑剔的目光,她心里有些无奈。

夏兰有伤在身不能跟着她出门,便由平灵跟着她一块儿去书院。

今日她穿了一套撒花纯面百褶裙,梳了个双髻,插着一对点翠缠银梅花簪,清雅不失俏丽,去女子学堂是为了研习礼仪和琴棋书画,但说白了,也就是和其他各家名门千金互相攀比,女子之间的高低之分,看的就是将来能嫁给什么样的夫家了,所以随喜对上课的兴趣其实并不大。

磨磨蹭蹭到差不多的时候,才终于出门。

到了云淙书院,她有些为难地站在路口。

平灵在她身边低声地问,“姑娘,怎么了?”

随喜叹了一声,“不知道该怎么走了。”端木盼颜虽然带她在书院走了一圈,但这里实在太大了,她想不起来女子学堂的路该怎么去。

平灵愕然,“那该怎么办?”

“走吧,说不定走着走着就找到路了。”日头就要上来了,再站下去,说